力皇

第三十五章 挑战柳无心

就在这时,一艘造型别致美观的长梭飞船疾驰而来,飞行的方向,竟是直朝着他们。

“有趣,想来是许久没有出门,这天下人都把我们忘记了,我倒要看看,此人究竟是什么来路。”

同属于大夏王朝九大天骄之一,雪公子云逸在看见这艘飞船驶来之际,眸中闪过森森杀意,于此同时,易天行的眉头同样皱了起来。

他们都是王朝这一辈最顶尖的人物,虽不敢说站在整个大夏王朝金字塔顶端,但自有一份傲气在胸中。此刻眼见来者不善,首先生出的念头不是害怕,反而是一种强烈的杀意。

两人说着话,那长梭飞船却是渐行渐近,不多时已经靠近长剑和雪鹰不过百十米处。

这个时候,那飞船突然停了下来,随即从里面走出一名长相威武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神情透着几分憔悴,似乎有些意外竟然在这里见到易天行等人,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

遥向这边抱拳拱手道:“原来是无极宗的易天行和飞雪山庄的雪公子云逸两位天才少侠,在下雄霸山庄葛州霸,今日有幸见到二位少年天才,实乃葛某之幸。”

世人皆知,大夏王朝四大宗门分别指的是无极宗,落霞宗,飞雪山庄,无双谷。

这四大宗门,可说是整个大夏王朝武学圣地,是站在王朝第一梯队的超强势力。而除此之外,王朝各地还有许多家族和其他大小门派无数。

但若给这些家族门派再排一个档次,那诸如同属于南边的冰堡,或者是南边的独尊堡,又或是东边的雄霸山庄,无异于可排进第二梯队。

至于如凌志所在的汴梁城凌家,基本上连三流四流都算不上。

作为第二梯队势力之一的雄霸山庄庄主,葛州霸实力不俗,乃是一名地武境的高手。哪怕他本人连九大天骄之一都比不上,但在整个大夏王朝的修行道中,还是有一些薄名的。

易天行三人听见葛州霸放低姿态的自我介绍后,眼中的杀意渐渐褪去,随即同样抱拳拱手道:“原来是雄霸山庄的葛庄主,之前看葛庄主气势汹汹而来,不知所为何来?”

“哦,两位少侠误会了,葛某可不敢对你们气势汹汹,我这趟,是专程去落霞宗要个说法的……啊,不说了,落霞宗已经到了,诸位,如果有暇,葛某欢迎诸位以后去雄霸山庄做客!”

葛州霸说完后就很干脆的回到船舱,随即整艘长梭飞船调转方向,飞速的朝下面落霞宗宗门而去。

“哈,今天不知赶上什么日子了,没想到大家都是冲着落霞宗而去,易兄,既如此,不如大家同行如何?”云逸看着下面的落霞宗宏伟山门,朝易天行提议道。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易天行笑着应道。

两人客气一番,双双朝下面的落霞宗山门而去。

刚刚才落到地上,落霞宗的山门突然大开,随后就看见一白发老者,在一众门人弟子的簇拥下鱼贯而出,“竟然是九大天骄的雪公子和剑尊易天行两位贤侄大驾光临,落霞宗有失远迎,还望两位贤侄见谅!”

“原来是落霞宗十二峰的白帝峰峰主白长老,白长老客气了,今日我等冒昧拜访,还要白长老恕罪才是!”

无论是易天行还是雪公子云逸,虽然都是威名赫赫之辈,但到底是来到别人山门,姿态还是放得很低。

至于率先下来的雄霸山庄葛州霸,更是在三人见礼完毕之后,这才上去朝白帝城打起招呼。

“那个御剑飞行的男人就是易天行?传闻他是九大天骄之一,果然风度极佳,我要是及得上他万分之一,只怕小师妹就不会爱上别人了。”

“拉倒吧,就你那衰样,还想跟易天行这种惊才绝艳的天才相比?不过我倒是觉得雪公子更有味道,其他不说,你看他刚才下来时乘坐的坐骑雪鹰,分明是一只地妖兽,连地妖兽都能驯服为坐骑,那雪公子的实力得有多强大啊?”

“哎,我说你们光顾着说他们,那跟在雪公子旁边的师姐实力也不错,她难道也是九大天骄之一?”

人群见到易天行几人的身影后,纷纷议论起来,许多人的眼中都露出了崇拜之情。

说起来,同属于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落霞宗原本也是有一名跻身九大天骄之一的天才弟子。

只不过那名弟子成名不久,就毅然抛弃了落霞宗门人的身份,转而投效到大夏王朝的皇族势力中。据说那反骨仔现在已经被王朝的皇族授予了一个爵位,成了货真价实的皇亲国戚。

也因此,有关此人的事情,一直是落霞宗的禁忌。落霞宗高层早就颁布过严令,任何人在宗门内,都不许议论此人的任何事迹。

白帝城和易天行等人简单寒暄一番后,就领着他们朝宗门的议事大厅而去。

“两位贤侄,还有葛庄主,不知今日大驾光临鄙宗,有何见教?”

在议事大厅里,白长老命人奉上瓜果糕点后,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起来。

三人的名头虽然都不小,可落霞宗也不是吃素的,白帝城作为十二峰主管外事的峰主,倒用不着和他们过于客气纠缠。

“易兄!”

“云兄!”

听到白帝城的话后,易云二人同时出声,旋又露出笑容。

最后还是易天行开口道:“嗯,既然白长老有此一问,那易某就直接说好了,我这次刚从宗门闭关出来,就听闻贵宗的首席弟子柳无心柳师妹,修成了一门净火神通,以玄武境的修为,可战地武境而不败!

易某自问天资也算不俗,但像柳师妹这般越级挑战,特别是在玄武境时战胜地武境的高手,那是万万做不到的,一时心痒难耐,所以今日冒昧上门,希望贵宗可以给在下一个向柳师妹挑战学习的机会。”

“原来是踢馆来了。”

白帝城平静的听着易天行讲明来意,心头却是冷笑连连。

这易天行,话说得客气,实则好生不要脸。

你堂堂地武境的修为,而且还是成名五六年,威震大夏王朝的九大天骄之一,现在竟然厚颜无耻的说要向一个玄武境的挑战。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给出答案,而是继续看向雪公子云逸道:“那云贤侄的来意呢?”

“哦,我和易兄的来意有些类似,不过却不尽同。”

云逸说着朝身旁的师妹凌若心看了一眼,道:“我觉得,武者想要变得更强,单纯的胜负切磋,根本就没什么意义,我听闻贵宗有一决斗场,名为战神台,但凡上战神台者,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所以在下斗胆,希望贵宗能够允许我和柳师妹签订生死状,上战神台痛痛快快的战一场,生死由命!”

“你竟然是想和鄙宗的柳无心上战神台?!”

白帝城再好的涵养,听见这句话也有些挂不住,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随即又转头朝葛州霸看去,“那葛庄主的来意呢?莫不是也要向柳无心挑战?”

这话说得就有些怄气了。

那易天行和云逸之所以敢如此无礼放肆,最主要的依仗就是他们和柳无心分数同辈。而葛州霸虽然也只是地武境修为,但他的辈分却要比云易二人高一辈。

可以想象,如果葛州霸也敢说出这样的话,白帝城就算立刻动手灭了他,也没人会说什么。因为白帝城,论辈分,和葛州霸同样是同辈。

“白长老这话说得就言重了,葛某小门小户,哪里敢对落霞宗说什么挑战。”

葛州霸不软不硬的顶了一句,随即面色一沉,带着几分痛心道:“白长老,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的两个儿子,大儿子葛向阳,六年前进入落霞宗修行,之后顺利成为内门弟子。

葛某很感念贵宗的栽培,所以在我二儿子葛存志成年以后,也一力主张让他进落霞宗修行。

但,贵宗大门大户,难道就是这样对待那些对落霞宗抱有尊崇好感的人吗?甚至连堂堂内门弟子被人用奸计害死,也不闻不问?”

白帝城脸色一变,“葛庄主这话什么意思?”说完不等葛州霸回答,突然招过旁边一个伺立的弟子,小声耳语起来。

不多时,在他挥退这个弟子之后,面色变得铁青。

葛州霸看见白帝城脸上的变化,就知道他已经了解了原委。

正欲说什么时,却见白帝城朝他招了招手,“你的事情我已经了解了个大概,不过还需要彻查清楚,如果你相信落霞宗,那么请葛庄主暂且在鄙宗住下,我将禀明宗主,以后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话落,白帝城直接朝易天行和云逸看过去道:“两位,你们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吗?”

“当然!”

易天行和云逸同时点头,嘴角都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想以势压人吗?大家都是地武境修为,论战力,他们未必会怕了姓白的。至于凭宗门力量用强,落霞宗敢吗?无极宗和飞雪山庄可不是吃素的。

“好!很好!”

白帝城主持外务多年,各种经验不可谓不老道,看见二人坚决的态度后,心头越发冷笑得厉害,“好了,我现在就可以回复你们,对你们的挑战,我门下弟子柳无心,拒绝!”

“拒绝?白长老,你这样不太好吧?是不是要问过她本人的意思呢?”

“就算不问他本人,至少也该问问你们宗主再做定夺吧?”

“可笑,当真是可笑,偌大一个落霞宗,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难道除轩辕不古以外,就再也无人了吗?”

轩辕不古正是昔日落霞宗出走的天才弟子,同属于九大天骄之一,不过现在已经是玉京城位高权重的爵爷。

“大胆!”

听见二人的各种讥讽,白帝城脸色变得越发阴沉,“两位,白某给你们面子,可不要得寸进尺,这里是落霞宗,不是无极宗和飞雪山庄。”

“哈哈哈!好,当真是好,白长老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们马上离开就是,不过从今以后,我等将在整个大夏王朝宣扬,偌大的落霞宗,根本就是浪得虚名,面对别派的挑战,连应战的勇气都没有,最后还得靠宗门前辈以势压人!告辞!”

“易兄说得即是,什么四大宗门之一,简直徒有其表,我飞雪山庄耻于和落霞宗齐名,回去后我就禀明家师,让他上玉京城上书皇城,这落霞宗,还是解散罢了,师妹,咱们走!”

云逸和易天行相继发出嘲讽,话落再不停留,转身就朝大殿外而去。

“等等!”白帝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