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三十七章 舍弃凌志

“等等,你告诉我,那凌志究竟什么修为?”短暂的震惊过后,慕容非凡忍不住问道。

“弟子查过了,那凌志现在是黄武境七重修为……”

黄武境七重!

武境七重!

七重!

重!

疯了,这小子简直是疯了,如果他现在是玄武境修为,众人好歹还不会如此震惊,可一黄武境,跑到往生林去猎杀地妖兽?

这,是在讲笑话吗?

“你究竟查清楚没有?他真的是去往生林了吗?对了,你知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去接这个明知必死的任务?”

这个时候,一直站在慕容非凡背后的未明海也忍不住问了起来。

“这……”

那弟子也是醒目之人,闻言后看了看厅内的葛州霸,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让你说你就说,吞吞吐吐像什么样子?”未明海眉头一皱,脸现不悦。

“是,我听说,昨日的战神台决斗,凌志一个叫华雄的朋友被重伤,之后凌志踏战神台,在击败斩杀了葛……葛向阳师兄后,为了救他朋友性命,就立刻去任务殿接了任务急匆匆赶往往生林了……”

“等等,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朋友被打伤,关葛向阳什么事?”未明海眉头大皱,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葛州霸更是怒不可遏,“胡说,一派胡言,照你所说,凌志小贼不过黄武七重修为,我儿堂堂玄武七重,中间差了不知多少个境界,他如何杀得了我儿?一定是用了某种阴谋诡计!”

那报信弟子闻言看了葛州霸一眼,却是并未理他,而是直接朝慕容非凡道:“宗主,各位长老,弟子已经问过昨天很多观战的人,事情的最开始好像是葛师兄找人,用捆仙绳偷袭华雄,令其重伤,之后凌志才忍不住上台……”

“住口!我儿岂会做这等无耻之事?你和凌志究竟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处处替他说好话?说!”

葛州霸哪里还忍得住?如果不是忌惮慕容非凡等人在场,只怕立刻就会冲上去生撕了那人。

“好了,都安静,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等凌志来了再说!”

慕容非凡若有深意的看了葛州霸一眼,之后就眼观鼻鼻观心,沉默起来。但他的心中,却绝不如表现的那么平静。

作为落霞宗当代宗主,他最大的遗憾就是发生了轩辕不古反骨的事情,同时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够在自己手中,再培养出一个九大天骄式的人物。

可惜,这个世上,天才从来不是靠培养就能达成了。就如揽月榜第一人柳无心,已经倾其宗门很大的资源,本身天资也算不凡。

但现在也仅仅才玄武境九重实力,净火神通虽然威力极大,可面对易天行之辈,终究差了不少。

然而现在,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凌志,似乎给了他极大的希望。

仅仅以黄武境七重修为而斩杀玄武境七重的葛向阳,如此越大级挑战而胜之,试问整个落霞宗有谁能够做到?莫说落霞宗,即便整个大夏王朝,能做到的又有几人?

可惜,天才每有出人之处。这小子既然拥有如此天赋,却偏偏找死的去接什么重塑灵藤的任务,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宗主……”

蓦地,一把细微的声音传入耳中,慕容非凡神情凝了一下,眼角瞥见白帝城目光如炬,知是他传音,当即不动声色的点了下头。

“宗主,早做决定啊!”

白帝城的声音,似带着巨大的魔力,令的他心脏不由得沉重起来,“那凌志,可能是个人才,可柳无心,已经花费了咱们大量心血,而且即将踏入地武境,宗主你要早做决定啊……”

“早做决定?决定?我该如何决定?”

这一刻,强大如慕容非凡,竟然犹豫了。他当然知道,如果自己力保凌志,那易天行和云逸将会继续挑战柳无心。

这一战,无论胜败,哪怕对方碍于自己这边的压力,不会要柳无心的性命,可是必然会给其留下阴影,使得柳无心以后的武者之路变得更加艰难。

“但,我是落霞宗宗主,肩负起落霞宗未来振兴的希望,如果凌志真的值得培养,我难道就这么轻易放手?”

眨眼间闪过无数念头,慕容非凡突然一咬牙,做下一个或许在外人看来并不是明智的决定。

“武者的世界,说到底还是强者为尊,只要我今日强势一些,硬逼着易天行和云逸离开,他们又能怎么样?如此一来,柳无心和凌志不都保住了吗?”

“宗主,万万不可……”

就在慕容非凡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时,白帝城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如果你那样做了,无极宗和飞雪山庄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仅仅只是他们两个宗门,或者还不敢硬来,可是宗主,你想过玉京城的那个反骨仔没有?

他可是时刻盼着咱们落霞宗倒霉,如果给他机会,上奏到深宫帷幕中,两大宗门再联合皇族力量,我们落霞宗能扛得住吗?”

说到这里,白帝城的声音稍微停顿了片刻,仿似留下给慕容非凡思考的时间。

少许过后,声音接着道:“为了宗门!白帝城恳请宗主,保柳无心,舍凌志!”为了宗门?别逗了,那凌志小儿欺冰堡无人,欺白冰清无能,不除掉他实难消心头之恨。

“为了宗门?!为了宗门!!!”

听见这四个字,慕容非凡原本还有些彷徨的心思,立刻变得坚定起来,“凌志,要怪,就怪你锋芒太露,为了宗门,你就安心的去吧……”

“报!”

突然,一把急促的声音响了起来,慕容非凡猛然抬起头来,就看见一名弟子急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记住了,作为一名武者,随时保持冷静,是最基本的素养!”白帝城冷冰冰的教训了一句。

“是,长老教训的是!”弟子低头,诚恳接受错误。

“行了,现在你可以说事情了,刚才何事那么慌张?”

“宗主,各位长老,刚收到的消息,凌志回来了,现在正赶往任务殿的路上……”

“什么?你说什么?”

白帝城豁然从位子上跳起来,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看得底下弟子心头腹诽,忍不住骂娘。你丫刚才还说武者要冷静,现在又一副火烧屁股的模样,这尼玛说话不当放屁吗?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人给我叫来!”白帝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朝四下看了一眼,急忙朝弟子吩咐道。

这次弟子的动作很麻溜,离开的速度很快,不过回来的速度更快。

没要到半柱香时间,众人耳中就再次听见了脚步声,并且还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来了吗?”

满场之人全都微微侧目,哪怕是欲杀之而后快的易天行和云逸,眼中也闪过阵阵慑人锋芒。

这黄武境七重的蝼蚁垃圾,竟然真的从往生林出来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这小子真的猎取了五枚地妖兽的内丹?

就在众人各种心思各种眼神的注视下,只见大殿的门徐徐被推开,随即,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是血,连走路都带着踉跄的年轻男子,缓缓出现在了众人眼底。

凌志!

一天一夜的奔波筹划,即便计划好所有一切,但世事总岂能尽如人意。

他所要对付的目标,到底是超越自己太多的地妖兽,有时候,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是枉然。

那个意外发生在最后一只木系地妖兽身上。

没想到这只地妖兽竟然毫不受爆生草的影响,在感觉到对头难以杀死后,就生出了退避之心。

那时的凌志毫无选择,最后只能使出浑身解数,配合另一只受到爆升草激怒发狂的金系地妖兽一起攻击,终于使得两只妖兽拼到最后力竭而亡。

不过饶是如此,凌志也几次遇险,有好几次他甚至连捏碎挪移符的机会都没有。

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一番生死拼搏,最后终于让他成功集齐五颗五行地妖内丹,如此一来,华雄就有救了。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还没来得及进任务殿,就直接被人叫住了,甚至直言说要见自己的人是落霞宗宗主。

这玩笑可开大了,凌志稍微一想就猜测,很可能是自己接了这个大任务而引起了宗门高层注意,现在是找自己过去盘问呢。

怀着这样的心思,凌志很配合的跟着来人进入议会大厅。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刚一踏入门口,他立刻就感觉到气氛不对。似乎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透着不善。

尤其是其中两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地武境高手,眼神里分明闪过浓烈的杀意……等等,那个女人是——凌若心?若心!心!

凌志心胆俱裂,第一时间就是摸出挪移符逃走,可还不等他有任何动作,一把夹杂浑厚真元的厉喝就响了起来,“凌志,你可知罪?”

说话的是坐在慕容非凡左首边的白帝城,根本不等凌志回答,他直接大手一挥,一条如龙似蛇的长绳脱手而出,瞬间缠绕上凌志的身躯,把他捆了个结结实实。

这个时候,一股彻实的寒意漫上心头,凌志突然发现,这看似平常的绳子,竟犹如修真界的法宝一般,任由他如何挣扎,亦没有半分松动的迹象。

不仅不松动,随着他每用一分力,那绳子反而勒得越近,直令他浑身气血不畅,连腰都快要被勒断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