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二十八章 再遇柳无心

没有任何理由,在凌志的脑海中,很自然就浮现出一张绝美无瑕的面孔。

那个女人,至今他都不知道名字,但根本不作其他考虑,此女,当是柳无心无疑。

“揽月榜第一人吗……”凌志的胸中,燃起热血。

揽月榜第一人又如何?还不是被自己搞得狼狈不堪?或许用不了多久,当自己晋级筑基后期,不,或者只需筑基中期,能够施展的修真手段更多,未必就不能和她做过一场。

而一旦跨入金丹期,莫说区区一个柳无心,哪怕地级高手碰到,同样不会放在眼底。

“喂,兄弟,你在想什么?我刚才的话你有没有听见?”

看见凌志在听见“柳无心”三个字后,脸色就变幻不定,华雄不禁好奇起来,“嘿嘿,看你的呆逼.样,难不成认识她?”

“人家揽月榜第一人,落霞宗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我哪里有资格认识她?”

凌志无语的啐了一声,突然正色道:“我说华雄,你好歹也是黄武境后阶,即便是整个落霞宗外门弟子中,当排进第一梯队之列,我怎么看你现在越来越八卦了?今日你来找我,难道就是说这些废话不成?”

“嘿嘿,客气,凌兄客气了……”

华雄听见凌志的话后,脸色难道的变得尴尬起来,旋又敛去,讪讪道:“对了,凌兄,问你个事,你听说过往生谷吗?”

“往生谷?”凌志目光一凝,眼中闪过一道锋芒。

这个名字,他当然听说过,不说是他,就是整个落霞宗,只怕没人不知道往生谷的名讳。

落霞宗作为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发展不知多少年,各种规章制度虽然说不上最合理,却又最完善。例如同门之间,禁制生死相残,哪怕一定要分生死,也必须签订生死状,上战神台决斗。

但这往生谷,作为落霞宗弟子历练之地,却是唯一的例外。

据说一旦踏足往生谷,无论修为身份,你可以找任何人切磋决斗,甚至分生死较量,都不会有人说半个字。

也因此,往生谷一直被誉为强者胜地,冒险家乐园。在哪里,没有任何规则,只要是你看中的任何东西,只要你认为能够吃定对方,就可光明正大的杀人夺宝。

按说,如此危险之地,除非自诩修为逆天,不把天下人放眼里的狂妄之辈,否则谁愿意踏足进去?

可事实却非如此,每日进入往生谷的落霞宗弟子,不说多如过江之鲫,但也不乏其人。原因很简单,据说整个落霞宗,除了十二个长老居住的主峰外,就属往生谷天地灵气最为浓厚,最为合适武者修行。哪怕是内门弟子所居的内山,和往生谷比起来连提鞋都不够。

至于其中可能面临的劫杀危险,不是还有组队一说吗?

你本身可能实力低下,但宗门偌大,谁还能没几个朋友?只要关系过硬,联系上几个实力高强之人一起进入,基本上不会出现无端端身陨的下场。

而且往生谷虽然不禁杀戮,没有任何规则,但多年流传下来,还是渐渐形成了一些潜规则。例如内门弟子,或者说玄武境的武者,一般不会主动同黄武境的外门弟子动手。

又比如,即便动手,如果一方主动示弱,愿意交出被看中之物,强的一方同样会适可而止,不必一定要对方性命。

说到底还是一个宗门内的同门,你杀戮太过,就算在谷里没人收拾你,出得谷外,难保不会引起有心人,特别是落霞宗高层的看法。

“华兄,你什么意思?难不成想去往生谷走走?”

简单回想了下有关于往生谷的信息,凌志就看着华雄打趣道:“没想到华兄竟然如此有志气,不过我听说,凡是进入往生谷历练者,基本上没有低于黄武境九重的门人,即便许多玄武境初阶,没有什么保命手段的人,也都不愿意踏足其中。”

“嘿嘿,这我当然知道,不过凌兄你可能不知道,我的武魄,非得要生死历练,才能突破,变得更强,想平平顺顺修炼,按部就班的来,也不是不行,但那样所花费的时间,可能是正常武者的十倍二十倍都不止。”

凌志不以为意道:“就算是追求力量,你总不能把脑袋别裤腰带上吧?”

“哈,这不是来找兄弟你了吗?怎么?凭咱们哥俩的交情,做一回哥哥的保镖,难不成还委屈了你?”

华雄哈哈大笑,突然瞥见凌志一脸古怪,又忍不住扭捏起来,“嘿嘿,其实也不是让你保护我啦,怕就怕出现那种明显欺负人的情况,到时候免不了让你掠掠阵,闲话休提,你倒是给句痛快话,究竟答不答应?”

……

两个时辰后,落霞宗,往生谷外。

“华兄,这就是你说的往生谷?我看也没什么了不起嘛!”

二人站在一条空旷的峡谷口外,凌志瘪瘪嘴,脸上有些不以为然。

“切,这不是还没进去吗?等进去后你就会知道不一样了,事不宜迟,咱们赶紧走吧!”

华雄神目如电,浑身涌起强烈的战意,说着扯起凌志就朝里面走。

“站住!”

这个时候,一把声音突兀响起,话声未落,空气中“嗖嗖”两道破空之声传来,就看见两名黄武境九重,窄脸阔嘴的男人,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伸手拦在了他们面前。

“咦?”

两人刚一出现,在看清楚凌志二人的修为境界后,脸上立刻出现一抹诧异,“一个黄武境七重,一个黄武境八重,身边还没有任何玄武境高手带队,你们想进去?”

“不错,早听说往生谷里面灵气浓厚,适合武者修行,我兄弟二人正是想进去见识见识,两位兄台无故拦路,不知是何缘故?”华雄咧嘴一笑,充满疑惑的看着二人。

“白痴,真当往生谷是天堂了?”

二人目光交换,忍不住露出嘲讽的笑容,随即,那个窄脸武者双目一寒,冷声道:“留下储物袋,滚进去吧……等等,你手上戴的是……须弥戒指?”

那窄脸男人话未说完,突然看见凌志手指上的储物戒,眼神立刻变得炙热起来,根本连废话都懒得说,直接大手一伸,就朝凌志的脖子抓来。

凌厉的攻势,四溢的杀机,看那架势,此人不仅是要夺宝,分明还要杀人!

“兄弟小心!”

华雄目光一凝,但还不等他有所反应,另外一名阔嘴的黄武九重已经暴起身形,两道闪耀森森寒气的利爪,当头就朝他心脏刺去。

“还真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杀人夺宝,连基本的面皮都不要!”

凌志一声冷笑,却是半点也不惧,甚至连血饮狂刀都懒得祭出,直接简单粗暴的一拳挥出。

这一拳自然不带任何武技,全凭筑基三重的深厚真元而发,刚刚一击出,空气中就响起一声刺耳的音爆,下一秒,那临头抓来的窄脸武者脸色大变。

哪里还不知道踢到铁板了?但还不等他收手变招,那一拳已经直直落在了他的左脸。

嘭!

一声爆裂的炸响,窄脸男人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直接化成了血水,消失在漫空之间。

“老三!”

另一边,刚和华雄纠缠在一起的阔嘴男人见此一幕,亡魂皆冒,后悔的同时,更不敢久留,连续两次大威力攻击逼退华雄后,转身就朝往生谷内跑去。

“你兄弟都下去了,你还想走?”

凌志心头冷笑,血饮狂刀瞬间祭出,对准阔嘴男人的后背就是一刀。

“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把清越冰冷的声音遥遥传了过来,人未至,那浑厚恐怖的威压却是当先罩了过来。

那阔嘴男人听见这把呼声过后,绝望的脸上立刻涌起一阵激动,当即撇头朝背后大吼道:“师姐救我……”

“救你?她救得了吗?”

凌志目露锋芒,劈出的一刀不仅没有半分收势,甚至变得更加狂猛起来,只见一道殷红的刀光闪过,那阔嘴男人身形一滞,瞬间步了他兄弟的后尘,化作一滩血水。

“大胆!”

这时,那从遥远处传出呼声的人影,终于来到现场,刚好看见凌志一刀劈死阔嘴男人的残忍画面,脸上不由得闪过一抹寒意。

“年纪轻轻,出手竟然如此狠毒,他刚才已经求饶了,为何还要下辣手?……等等,是你?”

柳无心一句话没说完,熊熊的怒火噌的一下就燃烧起来,那双钟天地灵气的美眸更是杀机闪耀,“真是老天开眼,上次侥幸被你逃脱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你!”

凌志眼皮抽抽,他也没想到这突然喝声制止的女人会是柳无心。要说整个落霞宗数万弟子中,如果还有什么人给他印象深刻,让他心生忌惮者,一定是眼前的女人了。

“女人,那两人,是你朋友?”

即管明知不敌,但凌志却不是软柿子,更是嘴角轻浮道:“我以为,堂堂揽月榜第一人,天仙般的人物,当是不食人间烟火才对,没想到竟然和两个劫道抢劫的粗鄙汉子交朋友,凌某倒是高看你了。”

“你……你是揽月榜魁首,柳无心,柳师姐?”

一旁的华雄,在听见凌志的话出口后,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双目闪过深深忌惮。凌志的实力不错是事实,但他再不错,对上落霞宗公认的第一人,华雄也不认为会有半分胜算。

“伶牙俐齿,他们是不是劫道抢劫我不知道,但你恃强凌弱,残忍杀害同门我倒是看得清清楚楚!”

柳无心秀美微蹙,并没有因为凌志的一句话而收敛杀机,反而气势更胜。

“柳师姐,凌志说的都是真的,刚才我二人进入往生谷……”眼看着柳无心就有动手的趋势,华雄也顾不得丢人,立刻朝柳无心解释起来。

听完华雄的解释后,柳无心美眸眨了眨,又朝凌志淡淡瞟了一眼。以她的修为经验,自然看得出,这华雄说的多半是真的,自己刚才出言喝止,却有些鲁莽了。

不过,就算对方说的是真的,那叫凌志的小贼今日也绝不能放过。她柳无心活到现在,不说处处受人尊重,但像凌志般口出污言秽语,偷.窥了她身子还如此理直气壮的无赖,她还是第一次碰到。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但大家都是落霞宗同门,你们明明拥有留手的余地,却偏偏下如此残忍重手,我身为落霞宗大师姐,没看见倒也罢了,既然见到,今天的事情就一定要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