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二十九章 各方驾到

“哈哈哈,女人,你简直不知所谓,敌人要杀我,就因为我比敌人的实力强,所以不仅不能还手,反而要绑起手来任由敌人喊打喊杀了?因为我一旦还手,就变成了恃强凌弱,残忍嗜杀对不对?”

“你……”

“我杀人就是恃强凌弱,你要杀我,却是大义的主持公道,哈哈哈,女人,不得不说,你虽然实力不俗,但智商却是负数,如果你永远保持这种高高在上的心态,我奉劝你,还是赶紧找个男人嫁了相夫教子的好,武者的世界,不适合你!”

凌志目露嘲讽,一席话说得掷地有声,不说听到此话的柳无心已经气得杀意燃烧,那一旁的华雄却是脸皮抽抽,心脏提到了嗓子口。

这凌志,也太……太太彪悍了吧?竟然敢如此跟柳无心说话,他难道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是动一动手指,就能碾死他们无数次的超级大强人?

空气,在这一刻仿佛凝固起来……

就在华雄心怀踹踹之时,柳无心终于强自平静下心思,但脸上的寒意却似万年寒冰般冻人心扉,“狡言厉色,任你说出朵花来,也掩盖不了你残忍嗜杀的事实,今日如放你归山,只怕落霞宗将后患无穷!”

冰冷的话声还未落下,一片熊熊燃烧的火焰已经出现在漫空,下一瞬,只听柳无心檀口亲启,“净火焚天!”

“柳师姐手下留情……”

“还留情个屁,这娘们已经疯了,咱们走!”

凌志早在柳无心变脸之前,就已经暗自戒备,几乎是那片火云升起的同时,一枚短距离挪移符已经出现在掌心,一把抓住华雄的衣襟后,朝着柳无心淡淡一笑,“女人,再见了!”

符纂捏碎,一道光芒闪过,带起两人瞬间离开现场。

“王级符纂?又是王级符纂!”

看着凌志二人离开的身形,柳无心一脸阴沉,娇躯急颤。随即,她的目光闪过一道锋芒,“我不信这种高等级符纂你用不完!”

说完,卷起一道狂风,呼啸着朝往生谷内而去。

“咳咳,呸呸呸……”

一处空旷的低谷内,只见虚空中一道光芒闪过,随即显出两道人影来。

华雄刚刚一落地,整个人就被摔了个狗啃泥,忍不住连连咳嗽起来,“凌志,你,刚才用的是……”

同样出身一个小家族,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路。仅仅只是一枚符篆,就带得二人离开原地数百米,由不得华雄不心惊。

“满嘴泥还掩不住你的嘴?”

凌志无语的哼了声,突然掌心一翻,从戒指里取出两张面具来,“戴上,我看那娘们八成已经疯了,这面具你戴上,再换套衣服,咱们找个人少的地方先避避,这往生谷灵气的确很丰富,在这里修炼,效果只怕比外面高几倍都不止。”

华雄也是聪明人,听见凌志这么说倒不好意思继续追问,再说柳无心这个大麻烦还在,也没时间问其他。

接下来,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戴上面具。

本来,虽然改换妆容,但如果往生谷就他们二人戴有面具,也同样很容易被人认出来。

但当他们改换一新,朝着往生谷深处走去时才发现,里面带着面具的武者并不止他们二人,几乎能见到的武者都改变了气质容貌,脸上遮有面具。

稍微一想才明白,这往生谷虽然不禁杀戮,可是到底是同门间的竞争,正所谓抬头不见低头见,如果是两个熟人碰上,又做过一场,事后未免有些尴尬。

“凌志,我看那边灵气似乎更加丰厚些,咱们去那边吧!”

两人在往生谷内走了一阵,那柳无心不知是已经放弃,还是真的被两人改头换面给蒙混过关,竟然并没有继续追来,这倒让他们很是松了一口气。

“行,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反正我这趟过来是陪太子读书。”

凌志笑着回应。说起来这往生谷天地灵气极为浑厚,比昔日在柳无心的那座修炼山峰更适合天道修行。

但问题是这里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各种杀戮,即便强如凌志,也根本不敢放下心神,完全沉浸在自然诀的修炼当中。

“凌志,我已经想过了,如果时时有你在身旁,我想通过战斗感悟修为根本就不可能,我看咱们还是约定个地方,暂时分开来走吧!”

华雄站定,想了阵后朝凌志提议道。

既然是华雄的选择,凌志自然不会拒绝。不过沉吟片刻后,凌志还是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枚传信玉简递过去,“如果真遇到什么必死之局,记得捏碎玉简。”

无论是所谓的挪移符,还是神行符,又或这种传信玉简,都是上一世修真界低级得不能再低级的小玩意。

昔日凌志还是练气期时,在加入那个赤血盟杀手组织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集了一大堆炼制这些小玩意的材料。

直到他晋级筑基期后,又作手炼制了不少符纂,所以像柳无心担心的那种他符纂用尽的事情,至少暂时不会出现。

看见凌志随手拿出的东西就是如此神奇,不用说,华雄的脸上又是异彩连连。不过或许是见多了反而麻木了,这一次他倒是很明智的没有多问。

两人借机分开,凌志正准备去别处看看,这个时候,突然一名身材修长,穿一袭青衫,黄武境九重的男子款款而来。

此人脸上同样带着一个面具,透过面具的目光,直接略过凌志,最后直直落在华雄身上。只是一眼,此人的双目就涌起熊熊战意,嘴里干脆利落的迸出一个字,“战!”

“战!”

华雄哈哈大笑,浑身同样涌起强烈的战意,飞身上前就是一拳轰出。

“来得好!”

此人见华雄如此豪气,目中闪过一抹欣赏,随即也是单纯一拳朝华雄迎来。

轰轰!

转瞬间,二人在空气中就交换了数十招,发出一连串劈哩叭啦震天的响动。

华雄到底境界低了一重,一番对拼过后,浑身多出皮肤崩裂,面具下的眼耳口鼻已经浸出丝丝血迹。

但他怡然不惧,稍微一番调整后,又是飞身上前。这一次,在前进的过程中,他的身躯突然快速拔高,同时一身威风凛凛的厚土铠甲覆盖全身,看起来犹如战神降世,甚是不凡。

“厚土武魄?不错!战!”

那人见到华雄一番变幻,目光微微凝了下,却并不退缩,同样祭出了自己的武魄。

一方霸气威风的战锤,呼啸着从后背生出,被他擒在手中,进而再次与华雄对轰在一起。

“哈哈哈,痛快,兄台,注意了,我要出绝招了,霸道蛮拳!”

华雄一声大呼,金黄的厚土在身前凝成一道金光灿灿的铁拳,带着无比威势朝着对方轰击而去。

“来就来,我怕你不成?锁天战锤!破!”青衫客一声长啸,战锤武魄无限拔高变大,竟是毫不避让的和华雄的厚土蛮拳对砸而去。

“两个疯子!”

凌志在旁边看的摇头,不过话说回来,像这般硬碰硬的大战,还真容易激起武者的热血。

只可惜他走的是另一条路,至少,如果仅凭单纯的武者修为,他还无法和现场任何一人较量。

就在这个时候,现场的战斗已经落下帷幕,只看见那青衫客长笑道:“好好好,兄台的厚土武魄当真不凡,今日能和你一战,是在下的荣幸,如果有缘,希望改日还能碰上!”

说罢大笑离开。

凌志瞥眼过去,只看见华雄单膝跪地,气喘如牛,身上的厚土铠甲被轰落了大半,忍不住问道:“你没事吧?”

“凌志,麻烦你帮我护法,我感觉自己的武道境界即将突破了!”

华雄朝凌志严肃的交代了一句,随即盘膝而坐,静静的运转起自身功法来。

“还真是个受虐狂,没想到被人痛殴一顿,竟然还要突破了。”凌志看着华雄一阵无语,但也知道像这种突破的关头,最是忌人打扰,赶忙收敛心神在旁边警戒起来。

“冰!”

一把清冷的声音,从天而降,随着这把声音发出,天空中突兀的飘荡起片片雪花。

那雪花来得诡异,温度竟是奇冷,刚刚才降落地面,凌志就听见空气中发出“咔咔”的脆响,那是连空气都被冻结的声音。

“噗嗤!”

这个时候,不远处盘膝而坐的华雄,突然脖子一歪,张嘴喷出大口鲜血,连面具都给冲击到地上。

“华雄!”

凌志心头一紧,旋即转身,看着远处翩翩而来的一名白衣女子,双目闪过森森杀机,“白冰清,你想找死吗?”

“她找死,那你就该万死!”

突然又是一把猖狂嚣张的声音响起,却见白冰清的身旁,一道人影,如电闪般落下,刀锋般犀利的目光,释放出能令天地勃然变色的凌冽杀气。

“凌志,昔日看你年轻,哪怕你斩破我藤武魄,我也让你三分,但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残忍杀害葛存志,今日有葛向阳师兄在此,我风狂,决定不再让你了!”

就在那眼神如刀的男子身形降下的同时,又是一把阴毒的声音传来,随即,空气中一阵腥风血雨,突然蹿起根根如蛇的荆棘藤蔓,不是风狂还会有谁?

“嗯?”

此刻,凌志突然心头一动,缓缓转过头去,朝另一方空地看去,“连你也来了?”

只见那方,一身材匀称,丰神俊朗,额头上有着一枚淡淡印痕的男子,姗姗而来,嘴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神态安详而从容,似乎丝毫也不受现场剑拔弩张的场面所影响。

“凌兄有礼了!”

方寒来到现场,隔着凌志大约十米的距离停下,又细数朝在场其他人抱拳见礼,“不才方寒,见过葛师兄,风狂师兄,冰堡小公主白冰清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