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二十七章 揽月榜第一人

“我凌慕辰活到世上十数载,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找死还嫌麻烦,既然你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及,我就成全你好了!”

凌慕辰蓦然转身,脸上出现张狂的大笑,不仅是为对方的无知,更是因为他能够如此顺利完成母亲的嘱托。

“同样的话,我送给你,如果有下辈子,记得做人低调点,免得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凌志反唇相讥,脸上看不见半点应有的惧意。

“死!”

凌慕辰双目一凛,抬手就是一巴掌朝凌志脸上扇去。对付这区区黄武境的垃圾,根本就不必使用任何的武技,只需一巴掌,绰绰有余。

凌志不动如山,同样不作任何反应,直到那挥来的一巴掌即将靠近自己脸前时,才不紧不慢的抬起手臂,五指微微一紧,一下就抓住了凌慕辰挥来的巴掌。

“废物果然是废物,你只看见我这一巴掌,却不知,玄武境的实力,哪怕仅仅是单纯一巴掌,又岂是你这蝼蚁抓得住的?”

凌慕辰目露讥讽,说话间,挥出的巴掌猛的竖指成掌,一道凶猛的掌风顺着掌心吐出,带着尖锐骇人的破鸣声,直直朝着凌志的脸颊射去。

“玄武境的实力,我真的好怕啊!”

凌志冷笑,不等那道掌风临近,扣紧的五指猛然用力,紧跟着,一股汹涌如海啸怒涛般的力量顺着手臂传人掌心。

下一瞬,他抓住凌慕辰的手掌直接往前一带一抡,竟然牵动起凌慕辰的身子不受控制,被抡到半空,化作一面肉盾,直直的挡在了他自己射出的掌风之前。

噗嗤!

嘭!

两道声音,几乎是同时发出。

前一声是掌风入肉,溅出鲜血的声音,后一下,却是凌慕辰的整幅身躯,被凌志带起大力给抡到地上,身躯砸地的声音。

“啊!!!不可能!这不可能!!!!!”

地上的凌慕辰,脸色苍白,额头暴起根根拇指粗的青筋。肉体的疼痛还是其次,他万万不能接受的是,自己堂堂玄武境三重修为,竟然会败在一个黄武境的垃圾手里,不仅败了,更是在那废物手里连一招都走不过。

“畜生,我杀了你!”

急怒攻心中,凌慕辰潜力爆发,一只恐怖嗜血的荒兽猛然从背后冒出,张开的血盆大口,带起一阵阵腥臭的恶风,朝着凌志一口咬下。

“破兵式!”

凌志单手持刀,对准暴力扑来的荒兽就是一刀。

他从前还是筑基一重时面对易风玄武境二重就能一招败敌,凌慕辰虽然是玄武境三重,但凌志同样已经是筑基期三重,无论真元的质与量,都不知比重新浑厚精纯了多少倍。

一道破灭的刀光之后,那只带着原始凶戾气息的荒兽,连一声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直接化成虚无,消失在了漫空之中。

于此同时,祭出荒兽武魄的凌慕辰,同样脸色剧变,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中喷出。

武魄被灭,哪怕以后可以恢复,但他的根基已损,却是受了严重的内伤。

“你……你要做什么?”

见到凌志一刀灭了自己的武魄后,竟然又提刀朝自己看过来,凌慕辰的心脏抽紧,感觉到了一丝死亡的恐惧,“我们是亲戚,我是你堂哥,之前就算我不对,现在也够了,你还想做什么?”

“堂哥?呵呵,你可真是我的好堂哥啊,早前粗暴打断我顿悟修行的是你,后要我死无葬身之地的也是你,现在倒来认亲戚了,凌慕辰,你不觉得你的话很可笑吗?”

“不,你不可以杀我,杀了我,我娘不会放过你的,对了,还有葛向阳,你不知道葛向阳是谁吧?他是被你杀死的葛存志的哥哥,你放了我,我可以劝说葛向阳……”

凌慕辰心骇欲死,不管能说的不能说的一骨碌往外抖,可惜,任凭他巧舌如簧,看见的只是凌志一张冰冷的脸。

“我必须死吗?”颤抖着身躯,凌慕辰朝着凌志最后一次问道。

“这话不应该问我,而是应该问你,如果易地而处,换我落到你手里,你会放过我吗?”凌志冷笑,话落再不给对方任何开口的机会,直接暴起一刀,把凌慕辰给化成了血水。

“杀死你,我或许会有些麻烦,但同样,像你这种小人,如果留下,我的麻烦只会更大,至于你口中所谓的葛向阳,如果他有种,尽管来找我好了,既踏上武者之路,我凌志,就没想过回头!”

凌志收刀卓立,平静的目光朝四周围人群缓缓扫过。

这些人当中,很多都是幸灾乐祸,巴不得别人遭殃的小人之辈,其中更有如风狂者,暗地里不知搞多少小动作,以期望自己遭殃。

今日强势斩杀凌慕辰,当众立威,这些人知趣便罢,如若还要一意孤行,只要犯到自己手上,绝不手软。

……

汴梁城,凌府。

“你说什么?慕辰他……他……”

拥有一副魅惑身段的二夫人红菱,一句话没说完,突然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丰腴修长的身子软软朝着地上栽去。

“夫人,保证身体啊!”

一旁的丫鬟见此脸色大变,赶忙上前去扶住她,“夫人,这消息也只是谣传,并没有得到证实,你想想,少爷他已经是玄武境的大高手,而那废物不过只是黄武境而已,两人间差了一个大境界,少爷就算不敌,怎么也不可能会陨落吧?”

红菱闻听后身躯一震,“小翠你说的没错,那小畜生再厉害也仅仅只是黄武境而已,我儿子早就是玄武境修为,怎么可能死在他手中?快,快扶我去宗祠,我要看少爷的魂牌……”

红菱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看见来人以后,红菱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又要栽倒地上。

来人是一很普通的青衣小厮,但他在凌府担当的职责却绝不普通。整个城主府,所有先辈的灵牌,包括嫡系族人的魂牌,都是这个青衣小厮负责看守。

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此人,也难怪二夫人红菱会心脏抽搐,但她还是带着期望试探道:“你过来,是路经此地吧?不是专程来找我的吧?”

“回禀夫人,小的的确是专程过来找您的,就在刚才,小的看守的宗祠内,慕辰少爷的魂牌,不知为何突然崩裂破碎了……”

“啪!”

小厮的话没说完,红菱就一下瘫倒在桌子上,“传言竟然是真的,畜生,凌志小畜生,你敢杀我儿,我现在就去要了叶清影那贱人的小命!”

“哎呀,妹妹,何事如此惊慌?闹得要喊打喊杀的,这不有失体统吗?”

这个时候,一把娇滴滴的女人声音传了进去,却是大夫人紫罗,扭摆着款款腰姿,缓缓朝门外走了进来。

“是你?你别管,我现在就要去杀了叶清影那个贱人!”红菱在看见大夫人进来后,只是稍微愣了下,就一脸怨毒的朝门外冲去。

“行了,红菱,你闹够了没有?”

紫罗的脸色突然一沉,似乎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出了这样的事,大家心里都不好受,但你就这样冒冒失失的去杀叶清影那个狐媚子,老爷会同意吗?

姑且不说老爷的意见,就是那狐媚子手底下的功夫,你红菱应付得来?”

“那怎么办?难道我儿就白死不成?”

“白死?呵呵,当然不可能了,你放心,两个时辰以前,我已经传信给我家大丫头若心了,让她亲自跑落霞宗一趟,别人你不信,我家若心的实力你总该相信吧?只要她肯出马,那小畜生还不是手到擒来?”

听到紫罗提起若心的名字后,红菱的神情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也不再哭喊着要去找叶清影拼命了。

实在是凌若心的名气太大,不单在她这一辈中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就连许多长辈执事,实力都不如她。

本身已经是玄武境七重的修为,而且身具寒冰武魄,一身实力深不可测,正如大夫人紫罗说的,只要她愿意出手,小畜生凌志的确没有半分希望。

……

“哈哈哈,来,干,干,凌志,好兄弟,兄弟我服了,是彻彻底底的服你了!”

凌志的住处,华雄端着一大坛酒,笑呵呵的朝凌志竖起了大拇指,“原本,我知道你厉害,但也仅仅是在咱们这个层次,没想到你连内门弟子,凌慕辰那种强人都能干趴下,不服不行啊!”

凌志无语的瞥了他一眼,“华雄,你来看我就是说这些废话啊?”

“当然不是了!”

华雄闻言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葛向阳你知道吗?嗯,看你的样子应该听说过,不错,这人就是葛存志的哥哥。

他娘的,我现在终于知道昔日明明你占优势的情况下,白冰清那娘们还要说你不可以杀葛存志了,原来有这样一个大靠山。”

似乎看出凌志的不以为然,华雄又拍着巴掌道:“凌志,你别不当一回事,不错,你打赢了凌慕辰,的确值得骄傲,但是我要告诉你,虽然同是内门弟子,但那凌慕辰给葛向阳提鞋都不够!”

“哦?听你的意思,那葛向阳还多生了几条腿不成?”

“亏你还有心情说笑,我问你,你来落霞宗也有近一个月了,‘揽月榜’这个名字你该听说过吧?”

“揽月榜”凌志当然听说过,那是属于内门弟子中一个实力排名榜单,一共排了五十位,据说能上榜的,不仅修为必须达到玄武境中阶以上,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独门绝技。

事实上不仅内门弟子,外门弟子同样有着一个类似榜单,叫什么“摘星榜”,同样排了前五十名外门弟子进去。

就像凌志,虽然战力不俗,但刚进落霞宗,连进榜的资格都没有。而因为昨日斩杀了内门弟子凌慕辰,这才排进了摘星榜第十七位。

凌志虽然听说过这两个榜单,但对此并无特殊关注,甚至连自己上榜这件事都不知道。

“那葛向阳,排名在揽月榜第二十八名,也就是说,整个落霞宗里,数万名内外门弟子,他的战力能够进前三十,而被你斩杀的凌慕辰,却连上榜的资格都没有,所以我提醒你,这段时间务必小心,如果事不可为,那就暂退一步,就算求宗门的庇护也不丢人……”

“等等,我问你件事,那揽月榜排名第一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你说什么?”华雄盯着凌志,只感觉一阵梦幻,感情自己说了半天,这小子竟然压根没听进去?

“什么你呀我的?看你人五人六的,不会不知道吧?”

华雄顿时瞪起牛眼,一巴掌拍自己胸脯上,“靠,谁说我不知道了?听说揽月榜排名第一的,是一个娘们,叫什么柳无心!

丢人啊,数万弟子中,男弟子占了大半,竟然让一个娘们骑在头上,咦?兄弟,你那是什么表情?嘴张那么大干什么?要吃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