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二十六章 废武魄不废

即便感觉到背后的凶残女人没有追来了,凌志还是一口气跑了近一个时辰,直到脚下的神行符化为灰烬,已经远远离开内门弟子的内山所在,凌志才堪堪停下脚步。

找了个稍微干净点的草地,凌志一屁股坐到地上,心头泛起丝丝冷意。

“实力,说到底还是实力不够,如果今天我不是筑基期一重,而是金丹期一重,莫说看了她的身体,就是把她给就地正法,她又岂敢多废一句话?”

凌志的拳头,狠狠的捏了起来,同时把那张美若天仙,却又毒如蛇蝎的脸蛋,给深深的刻入心底。

并非睚眦必报,但如杀身之仇都可以不计较,那凌志也不必修武道,不必说什么追求强者之路了。

“可是,要踏入金丹期,又谈何容易?就算不说那海量的灵气需求,单是这个世界有没有雷劫,都还是两说,如果没有雷劫的洗礼,即便修为积蓄到筑基期大圆满,始终没有凝元成丹的一天!”

想到那遥不可及的金丹期,凌志不由得微微有些气苦。

在原地休息了一阵,又看了看天色,凌志暗骂了声晦气,随即转身,朝自己的住处走去。

凌志居住的地方是外山一灵气稀薄的峰顶。落霞宗虽然对外门弟子毫不假以辞色,总算在居所这点做得很到位。

凡是落霞宗弟子,无分内外门,全都拥有各自单独的房舍,分别只是大小,地理位置不同而已。

凌志猜测,应该是因为这个世界武者的修行,最忌讳别人打扰的缘故,所以才单独建筑房屋供弟子居住。

回到房里,凌志烧了盆热水随便清洗了下身子,盘膝坐到床上,这才有闲心查看起自己的伤势来。

之前在内山洞府内,被那狠毒女人一记火龙冲击,当时只感觉腹内气血翻滚,真元紊乱,但现在细查起来,竟然有多处经脉都被撕裂,就连丹田,都出现了道道牛毛般的裂纹。

“可恨!”

凌志目光微凝,眼中释放出一道锋芒,随即手掌一摊,两枚灵石分别出现在左右掌心。值得一提的是,在大比时他收刮走韦独的储物戒指,没想到还真有意外惊喜。

他竟然在戒指里找到了近二十块成色不错的下品灵石。

二十块下品灵石,如果是上个世界,只怕丢到地上他捡都懒得去捡。不过这个世界,一块灵石就能换到一堆金锭的武者世界,却是要多宝贵就多宝贵。

灵石入手,自然诀徐徐运转,久违的精纯灵气纳入体内,游走在四肢百骸之中,舒服得凌志几欲呻.吟出声。

不知不觉间,两块灵石就被吸纳殆尽,化为了齑粉。而这时候的凌志已经完全陷入了修炼状态中,几乎是在灵石消耗掉的同一时刻,凭着本能,又是两块灵石被从戒指中取出,徐徐的抽取着其中的灵气以供修行。

如此凌志此刻还清醒着,一定会肉疼得咬牙,用灵石修练当然没问题。

可问题是这个世界灵石比任何天材地宝还要珍贵,哪怕只是二十块下品灵石,有时候也能起到保命之用。可如果仅仅只是用来修炼,凭他此刻筑基期一重的“吞吐量”,只怕连一滴浪花都激不起,简直就是暴敛天物,浪费之中的浪费。

正所谓修炼无日月,更是无知觉。

不过是区区二十块下品灵石,正常情况下还不够他一次战斗状态下的灵气消耗,根本没用去半个时辰,所有灵石全都化为齑粉,掉落在他的指缝之间。

但此刻完全陷入自然诀运转中的凌志却是浑然不知,依旧费力的修炼着,强力的吸收起灵气。

就在这时,凌志的后背上,一副依稀带着山水轮廓的模糊画卷缓缓升起,正是从前被凌志认为废武魄,自上一世便宜师父送给他的神秘法宝《山河社稷图》。

画武魄就好似一片似虚还实的云彩,在从他后背冒起后,很快就漂浮在了他的头顶。随即,只见那副山水图表面朦胧的烟霞之气一阵剧烈的运转翻滚,最后凝聚出一道婴儿手指粗细的氤氲气柱,直接落向了修炼中的凌志天灵盖上。

嘶!

一声酣畅淋漓的低吟由鼻孔发出,完全沉浸在修炼中的凌志,直感觉一股比之先前更加精纯,更加浓郁的灵气纳入体内,整个人都好似泡入了灵气的海洋,全身十万八千颗毛孔都透着一股股难以言表的舒爽与写意。

充盈的灵气气柱入体,凌志更是不会有半分迟疑,自然诀越发的运转开来。体内就好似出现一个个漏斗,任由画武魄释放出多少灵气柱,却是很快就被吸收殆尽,进而转化成愈发浓郁浑厚的真元纳入四肢百骸,各条经脉中。

转眼一夜时间过去。

当东方泛起鱼肚白,第一缕阳光顺着窗户照进屋中,照在凌志身上,照在他头顶的模糊画卷中时,凌志依旧沉浸在那酣畅淋漓的修炼中。

但如果此刻旁边有人就会发现,原本还能依稀看出山水轮廓的《山河社稷图》,因为连续一夜释放出灵气柱供凌志修行,整幅画卷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那山山水水的轮廓,如果不是聚集目力,根本就看清半点。

“凌志小畜生,滚出来!”

蓦然间,一把刺耳的怒吼响起,声震云霄,即便隔着凌志住所几里内的人都能听见。

“谁?究竟是谁那么大胆?竟然敢在别人屋外大喊大叫?”

“那凌志又是谁?竟然跟人接下如此大仇?都让人不顾规矩找上门来了!”

声声议论,接连不断,紧跟着,就是一道道身影,飞奔着朝凌志的居所而来。

落霞宗有铁律,任何人,都不得故意在门人弟子居所外大声喧哗,更不能强行闯入别人住处。因为很多人都习惯在自己房里修炼,如果正遇上有人顿悟,或者是正值冲关的紧要关头,冒然被人闯入打扰,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然而现在,来人不仅大吼了,更是含着元气而发,简直胆大包天到极点,又如何不会使人惊奇?

不说外面的人群议论纷纷,屋内的凌志同样郁闷得吐血。

一夜的修炼,在不知不觉间,他天道修行已经从筑基期一重,晋级到了筑基期三重,就连武道修为,也从昨日的黄武境六重,而晋级黄武境七重,达到了黄武境后阶。

凌志自然不知这一切都是那被认作废武魄的《山河社稷图》的使然,因为自当他被凌慕辰一言惊醒后,画武魄就自行收入体内。

不知道原因,那就只有一种解释——顿悟!

修行者中传闻百年难得一遇,千年难得一求的顿悟,竟然被他给碰到了,更气人是,这种顿悟,偏偏因为一声该死的大吼,而给切断!

此刻凌志的心情,不用想都知道该有多遭,“只差一点,只差一点我就可晋级筑基期四重,达到筑基中阶,甚至如果不被打断,说不定我能够直接晋级金丹期都有可能!”

凌志的眼眶,瞬间变得通红起来,两只拳头更是握得嘎巴直响,“毁人修行,犹如杀人父母,今日我凌志不宰了你,誓不为人!”

怀着浓烈的必杀之心,凌志脚步跨出,瞬间来到屋外。

凌慕辰在见到凌志的身影后,冰冷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讽,“废物,你终于敢出现了?我还以为你会躲在屋里一辈子呢……”

“你是……凌慕辰?”看着眼前之人那张依稀有点熟悉的面孔,凌志收割记忆,老半天才想起一个名字来。

“不错,总算是记起来了,凌志,你这个畜生,在辣手毁掉五叔儿子凌子楚的修为时,有没有想过自己也有今天?”

“也有今天?”

凌志冷笑,目光中出现一抹玩味,“听你的意思,你今天也是来废我修为的?”

“废你修为?”

凌慕辰看着凌志,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废物,你想多了,就凭你干过的那些事,你以为,仅仅是废除修为那么简单吗?”

“我干过的那些事?”

凌志心头一愣,话说他还真不知道自己究竟干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不对,昨天好像得罪了个狠毒娘们,但貌似和他凌慕辰没有任何关系吧?

“你倒是会装,行了,凌志,如果你想走得体面点,现在就跟我去战神台吧,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不过如果是那样,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到时候我最多受点责罚,但你,很可能连点全尸都不能留下!”

凌慕辰说完转身就走,心头却是冷笑连连。

他巴不得凌志拒绝,虽然宗门铁律,生死决斗必须在战神台进行,但自己今天的行为,是得到了十二峰峰主之一白帝城的默许,在人少的战神台下面动手,反而方便自己行事。

“站住!”

这个时候,凌志突然一声怒吼,看凌慕辰停步转身后,这才道:“你刚才的意思,就是我不上战神台,你也可以在这里杀死我?”

凌慕辰笑而不语,但那表情,却是再明确不过。

“既如此,不用那么麻烦,就在这里动手吧!”

凌志冷笑一声,直接朝凌慕辰扬起了手。

“这个凌志,究竟是谁?为何胆子如此之大?他难道看不出对方内门弟子的身份吗?”

“他或者有自己的底牌,但玄武境和黄武境之间,说是天壤云泥之别也不为过,他这样冲动,今日却是死定了!”

人群看见凌志如此嚣张,纷纷摇起头来,暗自感慨凌志的不自量力。

“凌志啊凌志,本来我还想亲自动手的,没想到你自己作死,就算你昔日一刀砍死了韦独,但这个凌慕辰,分明已经是玄武境的大高手,没有跨入那一步,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玄武境和黄武境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人群中,风狂站在人后,冷笑连连,胸中说不出的得意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