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二十五章 要杀凌志

凌志左右看了看,露出个无辜的笑容道:“不是师姐你让我走的吗?”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子!”

美女一声冷笑,“我问你,你是武者吗?”

“在下虽然实力浅薄,但也是黄武境六重的修为,当然是武者。”凌志搞不懂对方的意思,但还是直接回道。

“既是武者,当有武者的风度,你无故闯入我洞府偷看我修炼……”

似想到自己早前练功时的样子,美女一贯清冷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晕,旋又敛去,继续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是武者的大忌,既然你知道,还故意为之,按照武者的规矩,你不留下点东西,今天就想这么轻易离开吗?”

“留下点东西?”

凌志心头一愣,他还真不知道这所谓的武者规矩到底是什么,稍作沉吟后,道:“不知师姐要我留下什么?”

美女素手轻抬,伸出两根青葱玉指对准自己的双目做了个虚挖的手势,“一对招子。”

“你说什么?”凌志脸色一变,“你要我一对眼睛?”

“你看了不该看的东西,留下一对招子,自行离开吧!”

美女淡声道,说完看凌志竟站着不动,美眸中闪过一抹怒色,“还不动手?莫要让我看不起你,三息之后,如果你自己不动手,那留下的可不仅仅只是一双眼睛了!”

“哈哈哈,可笑,当真是可笑,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谁知道你喜欢光屁股练功?要说不该看,你之前不也看了凌某我的身体?那是不是我也要你赔我一对招子?女人,你简直莫名其妙!”

凌志嘴唇上翘,脸上再无半分恭敬,随即单手虚拂,一枚挪移符已经捏在掌心。

“你找死!”

美女勃然大怒,她神仙般的人物,何曾听过此等污言秽语?抬手就是一片火海朝凌志挥了过去,“净火焚天!”

“焚天,焚你自己吧!”

一片恐怖炙热的火云罩来,凌志的身影,却在同一时间变淡,再变淡,随着一道光芒闪耀,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空间武魄?……不对,这是王级符纂?”

看着在一片火云中消失的凌志,柳无心神情愣了愣,竟是没反应过来,不过随即,她那张清冷绝美的脸上就升起一丝冰寒,“就算你有王级符纂,今天也给我留下。”

声音消散,空间里那片火云突然大盛,发出一声爆响,下一瞬,一道比之早前冲击凌志时越发凶猛的火龙出现,卷起柳无心的身影就朝洞府外蹿去。

“这女人太暴力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一枚挪移符刚刚把凌志给送出洞府外,凌志犹有余悸的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正欲迈开脚力朝山下奔去,突然背后传来一片炙热,滚烫的炎浪,隔得老远已经烧得他的后背生疼。

“阴魂不散,你还真来劲了?”凌志站在洞外,心一横,血饮狂刀对准洞口就是一刀劈下。

轰隆隆!

阵阵山石垮塌的声音响起,飞沙走石,遮天蔽日,巨大的洞门口连半分坚持都没有,直接被凌志劈出的巨石土屑给填了个结结实实。

“咦?怎么回事?刚刚你们听见没有?好像有山崩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山脚下,等着看凌志出丑的人群听见响动,神情变得疑惑起来。

“嗯,以我的经验估计,应该是开打了,不过,说起来那外门弟子也算不错,竟然能在无心师姐手里弄出这么大响静,死也值得了……”

又是一个人点头品评道,只是话没说完,突然神情一滞,就看见树木遮掩的半山腰上,一道人影,如风般朝着山脚下疾驰而来。

来人好似刚刚经历过一场大火,头发眉毛被烧得一点不剩,就连脸膛都被熏得乌漆麻黑,模样极为狼狈。不过即便如此,众人还是能够认出,此人,不是早前找死上山那个外门弟子还会有谁?

“没死?这小子竟然没死?无心师姐怎么没有杀死他?”

“哈,我猜肯定是无心师姐顾念同门之谊,只是小惩大诫,并没有要他小命,你们没看见?那小子刚才样子有多狼狈?这是吓尿的节奏啊……”

人群议论纷纷,全都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然而就在这时,一把怒意滔天的声音滚滚而起,“凌志小贼,你给我站住!”

话声未落,一条炽热的火焰苍龙从天而降,不仅精准的锁定住快速奔逃的凌志,就连山脚下“看戏”的人群也给全部覆盖了个遍。

“快闪!”

凌志老远就看见了山脚下被吓傻的一小撮人,一声大喝提醒之后,却是顾不得那么许多,顺手又是一张挪移符被捏碎。

狂奔的身形在一道光芒闪过之后,已经出现在了数百米以外,却是连半分耽搁也不敢,飞快给自己脚底贴了张低级神行符,整个人化作一道狂风,转眼间消失在众人眼底。

轰!

爆裂的火龙如期而至,犹如滚滚岩浆般冲击在山脚众人的眼前,在地面犁出一道数十米长的深深沟壑。

柳无心哪怕再是盛怒,总算没有失去心志,在火龙飞临众人头顶的前一瞬,稍微控制了下方向,把罩定众人的火龙给硬生生往旁边拉了十多米。

不过即便如此,当看见眼前那道被火龙冲击而成的深深沟壑以后,周围无数劫后余生的人群还是被吓尿了,这无心师姐,也太……太太霸道了吧?刚才那条火龙如果稍微再偏一点,自己这些人怕是连点灰都不能剩下……

“臭小子,以后别让我在落霞宗看见你!”

站在一颗茂盛的大树之巅,柳无心冷冷看着凌志消失的方向,一双美眸满满全都是恨意,倒是并没有继续追去。

只看那小子各种符纂层出不穷,就算追去只怕也白给。

……

“怎么样?白长老怎么说?”

一把阴鸷的声音,从一个年轻男子口中缓缓吐出。这个年轻男子,身材高大、欣长,脸容方正,俊朗,一双星眸,开阖之间,偶有精芒闪烁,显示出他不同于年龄的高深修为和旺盛气血。

“我三叔已经出关了,早前我去见他,说明了缘由,他老人家只说了一句话。”

阴鸷声音男子的旁边,坐着一男一女,男的俊,女的俏,如果凌志此刻在这,一定会认出,这个女子,正是在大比时有过数次交集的冰堡小公主白冰清。

另一名样貌不输于那阴鸷男子的男人,豁然乃是他的堂兄,同时也是他便宜老子凌太冲和两个姨娘打定主意狙击他来落霞宗的依仗,凌慕辰,——落霞宗内门弟子,玄武三重修为。

而早前说话的阴鸷男子名叫葛向阳,同样身为落霞宗内门弟子的他,实力却是远超凌慕辰,年纪轻轻,已经是玄武境六重的修为,只差一步,就要晋级玄武境后阶。

除了落霞宗内门弟子的身份,葛向阳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雄霸山庄大少,同时也是葛存志的亲哥。

原本,在座的三个人,全都是和凌志有大仇,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人物。

但因为宗门的规矩,特别是葛向阳和凌慕辰二人内门弟子的身份,如果直接找凌志的麻烦,很可能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这才一拖就是近一个月的时间。

当然,他们并非盲目的等待,这其中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那就是身为落霞宗十二峰主之一的长老白帝城,堂堂地武境修为的大高手,乃是冰堡堡主的三弟,同时也是白冰清的三叔。

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讲,二人都想听听这位大长老的意见。

然而天不从人愿,自白冰清等人入门开始,这位大长老就一直在闭关,一直到今日,才出关。而闻讯的三人,立刻派了白冰清上山,把事情的缘由告之了白长老。

“快说说,白长老究竟是什么意见?那蝼蚁,竟然连我的弟弟都敢杀,白便宜他活这么久了。”葛向阳听见白冰清的话后,重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双目暴起森森杀意。

“我三叔说,同门间的正常切磋较量,他不会管,其他长老同样不会管,不过……”

说到这,白冰清把视线落在凌慕辰身上,“但如果,这种较量,只是同一个家族长者对于后辈的提点教训,那就更加的名正言顺了。”

“是这样?”

葛向阳听完后眉头微微皱了下,旋即看向凌慕辰,语气有些不善道:“慕辰,长老的意思你都听见了,他虽然可以控制事情不会捅到上面去,却不希望我们这些外人直接出手,那蝼蚁到底是你的弟弟,你究竟是个什么态度?给我们说说!”

“弟弟?”

凌慕辰听完后露出一丝冷笑,“葛兄,还有白师妹,想必你们还不知道吧?这小子根本就是个六亲不认,凶残霸道的畜生,在来落霞宗之前,我一个堂弟好心和他切磋,却被他残忍破了丹田,废了修为,像这种残忍之辈,我凌慕辰恨不能杀之而后快,岂会当他是弟弟?”

“慕辰你能大义灭亲,我心甚慰,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对了,我这里刚好还有些灵石没用完,慕辰你即将大战,就用这些灵石巩固下修为吧!”

葛向阳说着,甩了一个储物袋过去,凌慕辰眼中闪过一抹炙热,接过后赶忙收入怀里,“葛兄,还有白师妹,那我就回去了,你们就把心放肚子里好了,不出一天,我必取他项上首级!”

说完转身离开。

“葛师兄,你觉得他能行吗?那凌志,虽然只是黄武境五重的修为,不过我总感觉此人有些古怪,杀韦独,也只用了一刀而已。”看着凌慕辰离开的背影,白冰清有些担心的问道。

“哈哈哈,我巴不得他不行呢!”

“啊?葛师兄你……”

“白师妹,我虽然没见过那个凌志一眼,不过听你们形容,那小子似乎天性凶残无比,如果凌慕辰这个废物杀不掉他,肯定会被他反杀,如果真是那样,咱们正好借了替慕辰报仇的借口,逼他上战神台决斗。

换一面,如果凌慕辰这废物侥幸得手,那反而更好,无论最后宗门追不追究,反正是他们兄弟间的事情,跟咱们没有一点关系,白师妹,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