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二十章 技惊四座

“嘭!”

一只脚板,结结实实的印在韦独的肚子上,使得他的身体,犹如滚地皮球般,一连摔出十多米,才重重砸到地上。

直起身,缓缓从地上爬起,一步一步的朝凌志重新走来。韦独的表情就好像便秘了三天三夜一般,充血的眼眶,难以置信的看向凌志。

这只蝼蚁,仅仅只是黄武境五重的垃圾废物,竟然敢踢他?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废物不单踢了,还偏偏就踢中了!

“你敢踢我?”

强忍着腹内翻江倒海的疼痛,韦独面皮扭曲,目露狰狞,额头上迸起一根根拇指粗的青筋。

“白痴,你都要让我后悔活在这个世上了,我不踢你踢谁?”凌志看着韦独,笑容中出现一丝讥讽。

“小杂种,我要活剐了你……”

韦独心头吐血,可怕强横的杀意疯狂的释放开来,抬手就是一柄巨大的狰狞斧头朝凌志猛劈而去。

巨斧才刚一出现,一道凝若实质的杀气斧影就出现在虚空,霎那间,整个战台再无他物,全都被这道霍霍斧影所笼罩,霸道绝伦,威猛无双。

“好恐怖的斧头武魄,难怪韦独才黄武境修为,就敢号称唯我独尊,连玄武境的高手轻易都不愿招惹,就凭他展现出的武魄,同阶之中,的确罕逢敌手!”

“那小子也不知道什么来头,区区黄武境五重修为,竟然连韦独都敢挑衅,这下死定了!”

“岂止是死定了那么简单?我看他根本连点尸体都不能留下,在这样强大斧头武魄的威压下,就算他拥有再多底牌,此刻也只能引颈就戮!”

战台下,人群看见韦独释放出的恐怖巨斧武魄,全都大摇其头,朝凌志投去可怜的目光。

现场似乎正朝着人群议论的那般发展。面对如狱如海的狂暴斧影杀势,凌志整个人就好像吓懵了般,站在那里连动也不动。

但,真的如此吗?

就在这时,只见凌志嘴唇上翘,身躯稍微往旁边一错,同时单臂上扬,对准那遮天蔽日的巨斧虚影就是一刀劈出。

简简单单的一刀,看起来再是稀松平常不过,却在漫空斧气杀影中,卷起一道殷红的血气刀光。

刀光化作一条血色苍龙,在可怕的斧气杀影中纵横驰骋,所过之处,斧气杀影纷纷退散,溃不成军。

韦独头皮发炸,这一刻,他的眼中再没有凌志的半分影子,只看见一道血色洪流,遍及四方八面,卷动起天威般可怕的杀气扑面而来。一瞬间,竟然忘记了防御,或者说,任何人面对天威,都只能束手就缚,坐以待毙。

“住手,我认输……”

终究是纵横无敌许多年的黄武境巅峰高手,韦独在最后一刻醒悟过来,当即放声狂叫起来。

此刻的他,胸中涌现的不单单是对于死亡的恐惧,生存的渴望,更多是一股蚀骨彻心的悔意。

他恨!恨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嚣张,那么的目中无人。

他和凌志,本不存在任何解不开的仇怨,就为了那可笑的强者威严,偏偏要找死的去撩拨他!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而凌志,更不是那种被人打了左脸,还伸右脸出去的大善人。

杀人者人恒杀之,别人都要让他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了,他岂有放过对方的道理?

殷红刀气肆虐的同时,凌志更是没有半分留手。雪饮狂刀猛地往前一卷,一道可怕血气刀光绽放,前一刻还高高在上视天下人如无物的韦独,整幅身躯完全被绞碎,在战台上洒下一片嫣红的血雨。

元气爆炸的声音消失,凌志收刀卓立,右手凌空虚摄,一枚从天空掉落的须弥戒指顿时被收入囊中。

早前他已经注意到,这满场参赛者中,就他和韦独两人拥有须弥戒指,其他人全都是用的储物袋。就凭此点,此人显然来历不凡,家底丰厚。收走他的须弥戒指,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惊喜。

战台下,人群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半天也反应不过来。

这就结束了?被无数人誉为今次选拔大赛四强之一,很可能是众人最强者,就这么败了?不仅败了,而且还败得如此彻底?连完整的尸体都不能保留?那黄武境五重的小子,究竟是谁?

还有刚才那一刀,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他的真实实力体现,还是借了神兵之威?

他手中能够放出血光的长刀,会是一把天级战刀吗?

“凌志,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不过,黄武境终究只是黄武境,当你真正成为落霞宗弟子时,才是你噩梦开始的时候。”

一方战台上,早已结束最后一场战斗的白冰清,看见凌志淡然卓立的身影,冰冷的眸子中闪过一丝阴毒的光芒。

“这混蛋,还真是强啊!看来之前的策略得改一改,不到玄武境修为,一定不能去招惹他!”

风狂遥遥看着凌志,布满杀意的脸皮微微颤动,目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忌惮,只怕从今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凌志都会成为他的梦魇。

“天人转世?还是拥有外人不知的底牌?有趣,当真有趣!”

远处,方寒负手傲立,表情淡然,一张厚薄适中的嘴唇微微抿着,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整个由内而外透着一股洒脱飘逸的气质。

“哈哈哈,不愧是我华雄的兄弟,酒量比我强一点点,身手竟然也比我强那么一点点,不错,真是不错,哈哈哈!”

华雄哈哈大笑,心中满是欢喜。却不知,周围听见这句话的人群,纷纷朝他露出鄙夷的眼神。这小子刚才和一名黄武境九重的对手都要纠缠半天,最后虽然赢了,但满身挂彩,就这样还敢大言不惭说比凌志强,他是不知道马脸有多长吗?

不说周围人群的各种表情,作为本次大比盛举的主持者,戊剑在观看了凌志最后一轮比赛后,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极为精彩。

事实上无论是韦独风狂又或白冰清葛存志,在大比之前,他都是听说过对方名字的,甚至还曾刻意留意过。

在他印象中,如果最后有人晋级,这三十人中,一定有他们四人一份。

却不想,最后的结果大出意外,不仅让他很看好的葛存志在第一轮的令牌争夺赛中提前陨落,那被他潜意识认作参赛选手第一人的韦独,竟然也在最后一轮陨落了。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虽然陨落了两个本该属于落霞宗的天才弟子,但同时也涌现出了新的人才。

那被自己看走眼的凌志算一个,还有那个具有星眸武魄的方寒也算一个。这两人之前虽然名不见经传,但论真实战力,绝对超过陨落的葛存志韦独二人。

想到这些,戊剑心头就涌起一阵欣慰,这可都是落霞宗未来的财富。如果他们能够继续成长下去,假以时日,未必不会成为整个落霞宗的中流砥柱。

随即挥手招来旁边一个门人,指了指战台的方向道:“那个凌志,还有方寒,风狂,白冰清,以后重点关注。”

那门人闻言充满艳羡的看了四人一眼,他可是充分了解眼前的主是个什么样的人物,那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现在既然亲口说出要给四个新人重点关注,那几人以后的前途想不光明都困难。

稍作沉默,门人看着戊剑试探道:“长老,需要给他们一些特殊照顾吗?”

“特殊照顾?”

戊剑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如果连宗门这点竞争都需要我们特殊照顾,那他们也不配被老夫看重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

落霞宗,宝阁。

宝阁是落霞宗存放各种功法武技,乃自落霞宗传承历史,包括各前辈高人们留下的各种见闻日志的地方,一共分为四层。

前两层外门弟子可以进入,里面存放的主要是黄级武技,包括少量玄级功法,以及前人留下的许多修行笔记,供外门弟子挑选修炼。

而三四层则是专供内门弟子,上面不仅拥有许多高深的玄级功法,其中还有不少地级功法。

不单如此,据说三四层宝阁中,每日还有一名固定的长老执事坐镇,专门解答内门弟子的各种修行难题。

可以说,无论是从修炼资源,还是本身对于弟子的照顾,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都有本质区别。

其中很简单一个例子,外门弟子每月可领取一块灵石以作修炼,而内门弟子,每人每月则可领取十块灵石。修炼上,外面弟子不仅居住的是天地灵气更为稀薄的外山,而且修行全靠自身摸索,并没有师父教导。

内门弟子虽然也没有专门的师父,但他们可以去宝阁找前辈解惑,如果表现出的天赋出众,甚至拥有被宗门前辈收为关门弟子的机会。

当然,即便如此,也不是说外门弟子就一无是处。就算不说拥有海量的玄黄武技功法可供外门弟子挑选,就是每个月一块灵石的修炼资源,就是普通世家武者望尘莫及的事情。

至少,在汴梁城那么多年,即便是最富有的城主府,凌志都没有见过哪个同辈用灵石修炼过。据说只有对家族做过重大贡献者,才会破例被奖励一块灵石。

可以想象,这个武道世界,灵石是何等的稀缺宝贵。平时人们一应交流用度,也都是以银两,金锭计算,而所谓的修炼资源,更多是一些辅助修炼的灵草丹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