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二十一章 宝阁危机

这已经是凌志加入落霞宗一个星期后了。

一个星期以来,凌志除了用少量时间来了解落霞宗的各种规矩外,其中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泡在宝阁中。

当然,他进入宝阁,和其他人目的不同。其他人一般是进入选择各种武技功法,而他,则是专门来阅读那些前人留下的各种见闻日志。

令人有些无语的是,即便只是宝阁一二层,每日对每一个外门弟子的开放时间也仅仅只有一个时辰。而且看重的无论是功法还是武技,杂志见闻记录,每次也只能借阅一本。

“没有?还是没有?为什么会这样?”

放下一本前人笔记,凌志有些颓然的坐到地上,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失落。

终究和其他武者不同,哪怕基于种种限制规则,一个星期以来,凌志还是把一二层的前人笔记阅读了个大半,可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在这些各种见闻中,凌志压根就没有看到关于雷劫的半分影子。

“难道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不同,所以没有雷劫一说?还是说,这一二层仅仅只是很低级的一些功法见闻,留下笔记的前人境界不够,所以并不知道有关于雷劫的事情?”

凌志想到这里,突然有种强烈想要进入三四层去看看的冲动。

“咦?不对啊,虽然我现在还不能去三四楼,可是我的神识,却并不受这些规则的限制,为什么不能探出神识去上面看看?”

倒不是凌志没想过用神识作弊,实在是一个星期以来,光是阅读一二层的各种见闻笔记,就花去了他大量时间,根本就没有精力去顾及其他。

现在既然想到了,凌志自然不会有任何犹豫。至于门规限制,凌志却是想都没想过。之所以来落霞宗,他本就是为了这件事情,而落霞宗这样区别对待门内弟子,更是不会让他有什么好感。

稍微观察了下楼层四处那些阅读功法武技的同门,凌志从地上站起,随手拿起一本功法,装着认真阅读的样子,神识却偷偷的释放而出,顺着二楼的楼梯直朝三楼涌去。

“当当当……”

突然间,一阵刺耳的钟声响起,几乎是同一时间,凌志直感觉头皮一麻。那探出的神识好似受到某种力量的冲击,在被切断的同时,一股如针刺虫咬的剧烈疼痛顺着被切断的神识就冲击而回,刺激得他的识海撕裂般的疼痛。

“呃……”

凌志喉结发出一声低吟,哪里还不知道被发现了。但还不等他脚底抹油,一股强悍的威压扑面而来,令得他脸色一变。

“啊!”

这时候,一声声惨叫发出,凌志猛的抬头,这才发现,原来,受到压迫的并非他一人。此刻在楼层的所有弟子,全都脸色发白,有些心志不坚者,更是口鼻迸血,瘫软到地上。

“所有宝阁弟子听令,十息之内,全部退出,否则格杀勿论!”

一把浑厚威严的声音响起,清晰的传入每一人的耳中。

凌志目光微凝,心脏更是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大意了!

一直以来,凌志接触的都是些低阶武者,这让他潜意识里形成了一种惯性,那就是这个武者的世界,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发现他的神识。

但现在他却是知道,这里是落霞宗,是可能拥有天级武者存在的大宗门。莫说天级武者那种传说中的人物,单就是地级武者,实力已经远胜于他,哪怕没有神识,属于武者的神念又会何其强悍?

像宝阁这类关系一个宗门传承之地,又岂会没有点防御手段?

容不得凌志犹豫,在那把威压声音发出后,周围人群已经疯狂的朝门口涌去,这时候凌志根本就不敢表现出哪怕半点的迟疑。

“咦?是你?”凌志刚刚才冲到一楼的楼梯口,一把声音就传入耳里。

方寒夹杂在人群中,看着他的目光中透着一抹高深莫测,“凌师兄可真是爱学习啊,方某已经观察凌师兄好几天了,我发现入门以来,方师兄每天都会来这宝阁一趟。

但让我很好奇的是,凌师兄遍阅这些典籍,为什么没有看见你练习过哪怕一种?”

“你什么意思?”凌志目光一寒,眼中闪过一道锋锐。从见到此人第一眼开始,他始终觉得此人有些邪乎。

“没什么意思,随便说说而已,啊,凌师兄,咱们还是别耽搁了,你看,大家都出去了!”

方寒潇洒的耸耸肩,朝凌志露出一个笑容,下一秒,已经跟随人群快速的走出了宝阁大楼。

“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最好别惹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看着方寒消失的背影,凌志皱了皱眉,朝对方传音道。那方寒听到凌志的传音后,身躯明显顿了顿,却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跟随着众人朝外面奔去。也不知听见没有。

凌志来到宝阁大楼外时,外面已经站了上百人。其中分成两个队伍,大约二十多个玄武境的武者站在一起,这些人几乎清一色都是内门弟子。另外七十多人则全是黄武境的外门弟子,其中夹杂一两个低阶玄武境。

在这两只队伍的前面,两名灰衣老者,正一脸冷冰冰的看着他们。其中一个头发花白,身躯干瘦的老人凌志认识,正是这宝阁门口的看守者。

“全部按照各自的阵营站好!”

看见跟随凌志出来的最后一批门人后,那干瘦老者朝着他们吩咐了一句,随即抬头朝另一名满头苍发,气势雄浑的老者道:“未长老,人全部出来了!”

“嗯!”

苍发老者淡淡的点了点头,旋即转身,对着背后的宝阁沉声道:“不知哪位朋友光临本宗?还请现身一见!”

声音滚滚,高而不亢,却自带三分威严,空气似乎都在颤瑟起来。

然而,没有回应!

任凭苍发老者威压释放到极限,一连三声问话发出后,宝阁内没有任何回应,更别说有什么人现身相见了。

“朋友既然敢以神念窥探鄙宗藏宝阁,却不敢现身相见吗?是要未某亲自来请你?”

那苍发老者说完这句话后,身形一闪,不见他如何作势,整个人已经消失在众人眼里。

转眼数个呼吸过去,空旷的宝阁楼下,未姓长老再一次出现。此刻只见他脸色铁青,目中带着冷厉的杀意。

“长老,发现什么没有?”那看守宝阁的老者见状立刻上前问道。

“没有,但罗生门不会无故示警,刚才宝阁内一定有神念入侵!”

未姓长老说完,犀利的目光如刀锋般落在眼前两只队伍的身上,“从得到示警,到老夫来此,间中不过数个呼吸,如果真有外人入侵,绝不可能趁此溜走,除非……”

说到这里,他的瞳孔猛然一缩,释放出有若天阳般刺目的精芒,“除非,敌人就在你们中间!”

此言一出,人群立刻变色,即便是凌志,目光也微微凝了下,刻意的低下头去。倒不是他受不了未姓长老的目光,而是别人都不敢和其对视,如果他不低头,立刻就会暴露。

“无论你是谁,我希望你自己站出来,老夫给你们十息时间考虑,如果十息之后还没人站出,老夫将会使用搜魂之术,我想,既然能站到这里,成为我落霞宗的门人,有关于搜魂术的后遗症,你们自当明白!”

“搜魂术?长老竟然要对我们这么多人使用搜魂术?”

“长老,手下留情啊,不是我,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黄武境弟子,求长老饶命!”

“不!我不要变白痴,长老,真不关我的事,求长老不要对我用搜魂术!”

人群听见未姓长老要用搜魂术时,全都勃然变色,其中很多人甚至哭丧着脸跪地求饶起来。

凌志站在人群中,脸色同样变得很难看。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多年,他虽然没有具体见过人使用搜魂术,但也听闻过许多传闻。

据说搜魂术只有高阶武者,准确来说只有地级武者修为以上才能使用。而施加的对象,必须是比自己境界低的人。当一名高阶武者对低阶武者强行使用搜魂术后,被施术者将会灵魂错乱,最严重者甚至会灵魂消散,变成一具失去魂魄的尸体。

“长老手下留情,能否听弟子一言?”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把声音从人群中响起,听见这把声音后,凌志整个人猛的一震,忍不住朝说话之人看去。

方寒仿佛知道凌志正在看他,遥遥朝这边抛来一个玩味的笑容,旋又敛去,化作恭敬笑容,抬步朝人群外走去。

“外门弟子方寒,见过两位长老,求长老手下留情,不要对大家使用搜魂术。”

“理由!”未长老脸色阴沉,目光更是锋利如锉刀般刮在方寒脸上。

“理由很简单,因为弟子知道刚才罗生门示警的原因!”

方寒不慌不忙的回道,随即头微微抬起,目光缓缓朝背后人群扫去,最后定格在凌志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