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十九章 白冰清出手

随着戊剑一声令下,三十面战台上立刻展开了捉对厮杀。

华雄的对手是一个黄武境七重的武者,无论境界还是表现出的气势,都差了华雄几条街不止,这场比试根本就没有任何悬念。

凌志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就把注意力放在了白冰清所在的战台上。

作为这次参赛名气最大的四个人之一,凌志已经同其二有过对决,对于这个傲气大过天的女人,他还真有几分兴趣。

不过观看的结果却让凌志很是郁闷,他才刚刚把视线投过去,白冰清的对手就已经躺到了地上,浑身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冰霜,生死不知。

总共三十人的交战队伍,白冰清应该是最先完成战斗的,快得连凌志都还来不及细看。

“第十六号战台,白冰清胜,请下一位挑战者上场!”

战台上,一位身穿落霞宗衣服的裁判高声唱了一句,随即,失败的对手被抬下台,紧接着,另一名选手上台。

毕竟是属于第三梯队,这人头上的数字已经接近三百。本身是黄武境八重修为,无论境界还是气势看起来都很是不弱。

“久仰白小姐大名,接下来的交手,还望白小姐手下留情!”这人刚一上台,就朝白冰清抱拳客气道。

“如果你害怕,就滚下台去,我白冰清没有留手的习惯!”白冰清一脸冰冷,连正眼也不看对方一眼。

“你……”

那人脸色一滞,他说手下留情,不过是客气话而已,没想到对方说话如此不客气。

他堂堂黄武境八重修为,难道还真会怕了一个女人?

“既如此,那魏海就领教高招了!赤云霸手!”

自称魏海的男人一声大喝,浑身气势暴涨,两只手朝着身前极限一挥,一股炽热炎浪诡异的出现在虚空。

紧跟着,又见他身形猛地朝前一窜,那两只带着滚滚炎浪的大手,在空间里突兀的暴涨开来,瞬间变得犹如两柄粗大的斧头般,带着霍霍炎热飓风,闪电般朝白冰清身躯拍去。

“冰!”

白冰清一声轻喝,就看见刚刚还迅猛如雷的魏海,动作突然变得迟钝起来,当他两只粗壮若斧头的大手即将靠近白冰清身前时,一层白色的冰霜,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身周,不仅瞬间浇灭他身躯表层的赤热炎浪,连他的整个人都给冰封起来。

“噗通!”

终于,在整个人快要触碰到白冰清犹如冰雪女神般圣洁冰清的娇躯前一刻,魏海化作一团冰坨,整个的跌到地上,又在众人眼睁睁的注视下,碎裂成无数的冰渣,却是连一滴血,一块皮肉都看不见。

“嘶……”

看见这一幕,底下许多人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能够和杀神风狂或者唯我独尊韦独等人齐名的女人,实力岂容小觑?

“十六号战台,第二场,白冰清胜,请下一位挑战者上台!”

随着战台外落霞宗裁判高声唱和,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已经是第二轮了吗?

而这时候,那插在整个战台外围的一炷香,根本连十分之一都没燃到,而另外二十九方战台,也不过两三人刚刚结束第一轮战斗。

“冰武魄吗?倒是有点意思!”

凌志站在台下,冷眼看着这一幕,不过也就那样,白冰清的冰武魄再厉害,碰上此刻的他,也只有歇菜的份。

同时又心生疑惑,凌志想到了早前自己准备干掉葛存志时对方的表现,以白冰清的智商,她应该判断出正确的形势才对,可即便如此,当时的她不仅没有半分服软,反而依旧骄傲,甚至还敢出言威胁。

“究竟是有什么底牌没用,还是她另外有所恃?”

凌志眉头微皱,忍不住思考起来,“还有,她变幻态度后,一心‘祝福’自己能够顺利晋级,成为落霞宗弟子,似乎当真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落霞宗的一份子,这又是为何?”

越想,心头越是纳闷,突然念头一闪,凌志双目闪过一道锋锐,“难道说,在落霞宗内,有着某位强人,和她关系匪浅?她希望我能够顺利成为落霞宗弟子,就是想借助这个强人收拾自己?”

“冰清小姐实力高强,绝世无双,司晗昱甘拜下风!”

这个时候,一把声音突然在高台上传下,凌志蓦然惊醒。抬头朝高台上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是第三位挑战者,见识了白冰清的辣手后,根本连打都未打,直接拱手认输!

“废物!”白冰清冷冷的哼了一声,眼神十分不屑,令得那人表情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你是自动弃权吗?”战台外的裁判见此一幕,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朝司晗昱再次确认道。

“嗯,前辈,我弃权!”

“十六号台,第三轮,白冰清胜,下一位挑战者请上台!”裁判得到确认后,机械性的唱和了一声。

“蓝明杰认输!”

“咸高岑弃权!”

“翁兴生放弃……”

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出现,一连数名选手上台,都是战都不战,直接认输。而这些时间加起来,连半柱香都不到,另外二十九方战台上,大半人群连第一战都还未结束。

第三梯队总共就三十人,倒是被白冰清一人就给淘汰了近乎三分之一,剩下二十来人中,许多人都心脏抽紧,眼神巴巴的朝其他战台望去。

原本他们还觉得戊剑一炷香的限制时间太短,而此刻直恨不得一炷香赶快燃尽。因为一旦香燃尽,那就代表其他战台时间到,有人被淘汰,而他们接下来就不用面对白冰清这个女修罗。

凌志自然不惧,不仅不惧,更是巴不得和白冰清对一场。可惜天不如人愿,随着时间推移,其他战台上也陆续有人被淘汰掉。

而剩下第三梯队能够留下来的人就更少了。直到最后只剩下凌志,韦独,风狂,方寒四人时,刚好二十三号战台有人被淘汰。

四人中凌志令牌最少,自然该到他上台。

“还需要战吗?”

凌志的对手是一名黄武境九重的矮胖男人,气息浑厚。之前头上显示的数字七百三十二,比凌志并差不了多少。

刚才上台时,他一招就击败了对方一名同样是黄武境九重的男人,显示出自身超强的实力和境界。

“你要弃权?”凌志嘴唇上翘,露出一丝笑意。

“你找死!”

那男人脸色一变,森然的杀气扑面而出,“给脸不要脸,那就去死吧!潇江妖破,杀!”一声轻喝,男人身躯电射而起,同时只见他单手一拂,虚空中一道黑色的半月形光晕突兀闪现,刮起阵阵令人目眩心颤的飓风,当头朝凌志的胸膛斩下!

“滚!”

凌志屹然不动,血饮狂刀瞬间祭出,毫无任何花里胡哨的虚招,就是那么迎头一斩!

一道殷红的刀光闪耀,纵横霸道的刀气刚刚一发出,那黄武九重男子脸上的笑容瞬间化作了惊骇,想要召回圆环光晕抵挡,但又如何来得及。

轰!!!

公西雨的身体凌空飞了出去,脸上僵硬的表情显得格外的难看。一刀,他竟然连这黄武境五重垃圾一刀都受不住,枉他还自诩为天才绝艳,即便不如风狂等杀神,亦不逊色几分。

“二十三号战台,第三轮,凌志胜!”

凌志所在的战台外,落霞宗的裁判眼皮微颤,语带疑惑的唱和道。

随着凌志这一场胜利,台下仅仅只剩下韦独,风狂,方寒三人。同时也意味着,三人中,必定有一人要和凌志交手。

不过就在这时,空气中几乎是同一时刻响起两声比赛结束的唱和,代表着另外两方战台也结束了战斗。

这并非单纯的巧合,随着比赛进行到越后面,剩下的人选也越来越少,而空出来的战台却是越来越多,像这种同时三方战台结束战斗的情况,并非多奇怪。

“哈哈哈,果然是天助我也,风兄,还有这位朋友,不知可否打个商量如何?”

就在这时,韦独突然哈哈大笑,朝旁边的风狂方寒询问起来。

风狂面色一愣,旋又笑道:“韦兄什么意思?”

“按照规则,你二人令牌都比我多,本该你们先做选择,但比斗之前在下曾发过誓,必让凌志后悔来到这个世上,不知风兄和这位朋友能否成人之美?”韦独森森的看向台上凌志,嘴角勾起嗜血的笑容。

“有何不可?”

风狂心头狂喜,别说韦独提出要求,就算对方不说,他也不会去傻到主动邀战凌志,现在既然有人主动找虐,他岂有不同意之理?

匆匆抛下一句话,似乎害怕韦独反悔一般,风狂身形一起,已经朝另一方空出的战台飞奔而去。

于此同时,那方寒也在饶有深意的看了凌志一眼后,朝着剩下另一方战台跳去。

“哈哈哈!废物,还记得比赛前我说的话吗?如果你那时同意,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不过已经晚了,就算你现在跪下来求我,*脚趾,我一样要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韦独看着凌志,脸上说不出的得意猖狂,那神情,仿佛对方已经是个死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