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十八章 令牌的好处

戊剑的话声刚落,底下人群立刻纷纷议论起来,许多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不满。

当然,这其中也有例外,诸如韦独,风狂,又或白冰清连同她的一干拥护者。虽然不愿承认,但他们的实力的确远超同阶,哪怕是最先上台守擂,至多也是面临两到三名对手,却是半点也不惧。

“好了,各位都静一静,听我把下面的话说完!不知各位还记不记得在第一轮比赛开始时,我提醒诸位,尽可能多的收集邀请令牌?……是的,没错,有关于第三轮比试上台的顺序,就是按照你们手中持有的令牌数量决定!

持有令牌最少者最先上台,之后以此类推,可以说,持有令牌最多的那几人,很可能最后连一场像样的比试都不用!”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真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对于那些手持令牌众多者,自然是满心欢喜,而那些刚刚猎取满十枚之人,却是哭丧着脸。

“华兄,你身上有多少令牌?”听完戊剑讲明规则后,凌志朝一旁的华雄问了起来。

如果说这第三轮比试最不用担心者,只怕就是凌志了。就算没遇见白冰清那档子事之前,他的戒指中就有近乎五百块,之后又连续收刮了金远征,白冰清的令牌,现在身上的令牌数早已经破千,很可能这最后一场比试,他根本就不用上台。

“我之前的令牌全都被葛存志那小白脸给抢了,不过后来我收了他的储物袋,加在一起也有近两百块之数,应该不用最先上台!”华雄哈哈大笑,脸上倒看不出什么担忧。

“两百块吗?只怕不够啊!”

凌志看了华雄一眼,这小子之前被葛存志伤得不轻,尤其现在韦独等人又看见他和自己站在一起,如果等会主动上前去挑战华雄,那后果就有些麻烦了。

“这里是五百块令牌,你拿去,应该够你最后一轮上台。”

凌志说着,就从储物戒指中分了五百块准备交给华雄。却见刚才还笑呵呵的他,突然脸色一变,语带诧异的看向凌志道:“凌志,你这是干什么?还把不把我当兄弟了?”

“华兄何出此言?”

“前面两轮,靠着你老兄的帮忙,我顺利晋级,心头已经很感激了,但第三轮,我想自己痛快的战一场……”

华雄说着,眼中露出丝丝精芒,“武者的道路,必然是披荆斩棘,危险不断,如果处处躲在别人羽翼之下,连一颗基本的强者之心都不能保有,那还谈何进击强者之路?凌志,我的兄弟,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但同为武者,希望你理解我!”

看见华雄眼中的锋芒,身上涌出的强烈战意,凌志嘴角边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这华雄,神经粗大,做事看似鲁莽豪爽,但也不失为一条汉子,既然他选择更加艰难的道路自己走,自己唯有祝福他!

“好了,想来各位也休息得差不多了,现在,请把你们收集的邀请令牌取出来,放在身前,我会根据你们每人的令牌多寡,指定由谁开始上台。

当然,作为收集令牌更多者的特权,你们不仅有后上台的权力,如果在比赛的过程中,想提前和哪个对手交战,只要向我提出,也是可以的!”

戊剑的声音再次响起,接着众人纷纷从各自的储物袋中取出令牌。凌志注意到一个细节,这九十人当中,拥有储物戒指的仅仅只有他和韦独两人,其他包括风狂和白冰清等人,全都是使用的储物袋。

“哇,快看,那小子究竟是谁?一个人竟然拥有三百多块令牌!”

“嘘,小声点,你不会连他都不认识吧?那是枫林山庄的韩笑天,黄武境九重修为,实力深不可测,能抢到三百枚当然不在话下……”

“啊?!天,我的眼睛没看错吧?那个人头上显示的数字竟然是一千二百多?他是……风狂?万兽山庄的杀神风狂?”

“还有还有,你看韦独,头上的数字也是接近一千一百,靠,这得多大的实力?这个数字中又隐含了多少鲜血?”

就在众人刚刚把令牌放到地上,只见戊剑袍袖一挥,众人的头顶顿时准确的显出一个数字来。

凌志本以为自己接近一千块令牌的数字就算不是最多者,至少也能排进前三。

可是当他看过韦独和风狂头上的数字后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

但最让他震惊的远不止如此,凌志万万想不到,这九十人的参赛选手中,获得令牌数最多者,竟然并非是万兽山的杀神风狂,又或唯我独尊韦独,亦或是冰堡白冰清。而是其中一个中等身材,黄武境八重修为,额头上仿佛长了第三只眼的男人。

他头上的数字竟然是可怕的一千九百二十三块。

注意到此人的显然不止凌志一人,身旁许多人群看见那人头上的数字后,都忍不住倒抽冷气,甚至连主持这场比赛的戊剑,也忍不住朝那人多看了一眼。

“那人是谁?”凌志朝旁边的华雄问道。

“接近两千?怎么可能是他?”

华雄状若未闻,只是呆滞的看向那三只眼的男人,半天才会过意来道:“星月世家的方寒,你注意到他额头上像是眼睛一样的印记没有?相传那是他们方家的独门武魄,星眸,据说只要被星眸盯上一眼,就会心神大乱,最后变成一个失去思想意识的白痴。”

“竟然如此神奇?那星月世家在大夏王朝一定很出名了?”

“不!恰恰相反,星月世家只是一个小家族,虽然家传武魄很神奇,可是百多年来,根本就没听说过什么惊才绝艳的后辈出现,甚至就是那个方寒,也从未听闻过有什么惊人战绩。

我之所以知道他,还是因为家族和星月世家有些生意上的往来,其他人只怕连这个家族的名字都没听说过。”

两人这边议论着,凌志突然心生感应,抬头,就看见那三只眼的方寒眼神直直朝这边扫来,一双寒眸精芒烁闪,流露出一丝嗜血的冲动。

华雄脸色一变,“那小子注意到我们了。”

凌志目光微微凝了下,旋即笑道:“没事,对了,一会的擂台战斗,如果可以选择,最好避开此人,我总觉得此人有些邪乎。”

就在这时,凌志心头又是一动,转头看去,却是人群中,白冰清正冷冷的注视着自己,那刻意表现出的清冷脸色中,流淌出丝丝寒气。

稍微一想,凌志便明白过来这小妞为何会如此了。只看她头上那可怜的“二十六”的数字,她不恨自己才是怪事。

只怕就是那二十六块令牌,也是那些跟屁虫转赠给她的,否则她连参加这轮比试的资格都没有。不过这并没有什么意义,哪怕凌志早前不抢她令牌,白冰清总共也只有三百块不到,在这九十人的队伍里,同样无法排进前列。

“下面我宣布,头上数字最少的三十人,立刻上台守擂,数字紧挨其上者,在擂台上有人败北后,立刻上台补上!”

无论是哪个位面的世界,天才总是少数。并非每个人都如凌志又或那方寒韦独之辈能够同阶无敌,甚至做到越级挑战。所以,能够拥有几百上千令牌的参赛者,也仅仅只有一个巴掌之数。

这第一轮上台守擂者,几乎清一色都是十多二十块令牌持有者。而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和韦独风狂等人齐名的白冰清,竟然也在这第一批次之列。

“怎么可能?那冰堡白冰清小姐,相传战力惊人,即便对上万兽山庄的杀神都未必会弱半分,她怎么可能只有区区二十几块令牌?”

“切,这还不好解释?一定是冰清小公主心地善良,不忍掠夺其他选手的令牌,否则你以为凭借冰清小姐的实力,会仅仅只有那几块令牌?”

人群看到其中一方战台上的白冰清时,忍不住议论纷纷。或者美女天生就带着几分好人缘,这些人倒是替她第一轮上台找出了极为合理的理由。

不过这种理由,听在白冰清的耳中无疑是刺耳的。她并不惧第一批次出场,但和她同一级数的韦独风狂凌志等人都还站在台下,这让她感觉极为的丢脸,看向凌志的目光更是变得越发的冰寒起来。

“好了,接下来,按照各自的数字多少,自行寻找对手上台挑战!”

当首先的三十人在高台站定后,戊剑立刻宣布排位后面的三十人上台攻擂。

这同属于第二梯队的人选数字起伏就有些大了,其中排在第三十一位者,令牌持有数仅仅只有三十多块,而到第六十名攻擂者,却有两百枚之多。想来因为第二轮比赛陨落的选手实在太多,才会出现这种诡异的中间断层。

华雄拢共一百八十五枚令牌,在这第二批次中虽然不算最多的一个,但也是前三名。按照规则,攻擂的选手是按照令牌多寡首先选择对手。凌志看见他眼角一眨不眨的盯着白冰清身上,心头就有些担忧,“华兄,来日方长,现在最重要是争取晋级名额……”

“凌志,你真当我傻啊?”

华雄咧嘴一笑,粗犷的脸膛显出一抹狡黠,“虽然我恨不得和那娘们大战三百回合,但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以我现在的情况,应该还不是白冰清的对手!”

说着,华雄很是潇洒的走上前去,而他选择的对手,则是一名仅仅只有十五块令牌获得者。

凌志这才反应过来,华雄看似粗神经,但并非莽撞之人,否则昔日在酒楼面对葛存志时,就不是见机逃走,而是和对方硬抗了。

“诸位,武者的道路,注定了荆棘满途,你们能够从万人中脱颖而从,站到第三轮比赛的现场,足以证明你们的强大,所以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够拥有属于强者的风度,诸如那种假打拖时间的事件,我不希望看到!”

当战台上所有对手两两站定后,戊剑一步踏出,登临虚空,俯瞰着底下众人:“落霞宗需要的是有真才实学的弟子门人。

那些抱着侥幸,投机取巧之辈,在别处我不知道,但在老夫这里,一定不行,所以我宣布,每一场战斗,必须在一炷香时间完成,逾期未结束者,双双视为淘汰!”

此言一出,无论是台上台下,很多人目光都下意识的凝了一下。

因为按照规则,并非是等三十人一一比完后,才轮到后面三十人上场,而是只要能够留到最后三十人,就视为晋级。

如果是这样,那其中就有个漏洞。实力强者,比赛完成得快者,注定要多轮几个对手,而那些磨洋工,故意拖延时间的参赛者,反而最后有可能投机晋级。

但戊剑这“一炷香”时间必须完成一轮比赛的规则限制,无疑是最大限度的弥补了其中的漏洞,由不得间中一些打定主意钻空子的人不失望。

“好了,下面我宣布,比试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