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十章 好酒量

“你桌上的几道菜,加上一壶酒,顶多值四五两银子,我算你十两好了,这里是一锭金子,价值绝对超过一百两银子,拿了钱,赶紧走吧。”

中年汉子隔着凌志几米的距离,随手一抛,“啪”的一声,一锭金元宝径直落在凌志的面前。

话落又朝厅门外喊道:“小二,进来收拾一下,……小姐,我们先过去吧,小二马上就来了。”

“有劳五叔了。”

白衣女轻点了下头,随即领着一众仆从朝凌志的方向迈去。似乎无论是她,还是那所谓的“五叔”,从始至终都未考虑过被驱赶的凌志,究竟会不会同意让座。

但,需要考虑吗?

当几人来到凌志的桌边时,闻询赶来的店小二也正好走了进来,见满堂食客就白衣女几人是站着的,赶忙屁颠屁颠跑到近前问道:“几位客官,叫小的有什么吩咐?”

“你耳朵聋了吗?我不是让你赶紧收拾一下?”那“五叔”见小二如此没眼力健,脸色就有些不好看。

“大爷息怒,小的这就收拾,这就收拾……”

店小二点头哈腰,习惯性的扯起毛巾就准备找张桌子擦拭,可是当毛巾捏在手里后才发现,这整个大厅都坐满了人,哪里有空位置需要收拾?不禁苦着脸道:“几位爷,不知要小的收拾哪里?”

“你眼睛瞎了?难道不会自己看?咦……”

“五叔”话未说话,眉头突然皱了起来。却是到现在才注意,自己一行人都走到近前了,那黄武境五重的垃圾小子竟然浑似没事人一般,犹自吃自己的菜,喝自己的酒,完全就是把他们当成了空气。

“小子,还坐着?是要我亲自动手请你起来吗?”五叔看着凌志冷声道。

凌志停下喝酒的动作,缓缓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五叔”道:“咦?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我认识你?”

“你!”

五叔面色一滞,转瞬间,一股冷意划过眼角,“你想找事?”

“滚!”

凌志同样面色一冷,如果那中年汉子只是态度恶劣点他还不至于如此,但就是刚才那瞬间,他竟然在对方眼中看见了杀意。仅仅为了一个吃饭的座位,就动杀念,对于如此残暴之人,他会有好脸色才是怪事。

“你找死!”

那中年汉子“五叔”完全就没想过凌志竟然敢说出这样一个字来,怒气勃发间,一只布满元气的大手当即就朝凌志的胸口拍来。

“且慢!”

间不容发间,一把轻柔好听的声音响起,却是旁边的白衣女说话了。

“小姐,这小子不识抬举……”

“行了,你退下吧。”

白衣女露出笑容,迈步来到凌志旁边,盈盈笑道:“我五叔性格直率,做事难免鲁莽了些,如果刚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朋友不要介意。”

她声音柔美,好似百灵鸟歌唱,配合婀娜身段、笼罩身外那层神秘而又对男人极富吸引力的烟霞之气,只是一句话,立刻吸引得满堂食客频频侧目,甚至暗吞口水的声音都不知发出多少。

凌志同样心头一荡,暗说这女子傲是傲了点,但不乏礼数,正欲起身回礼,却见对方突然低下头,带着阴冷之气道:“是嫌价格不够吗?”

“嗯?你说什么?”凌志一愣。

“如果是嫌钱少,我可以再给你一锭金子。”

女子轻启贝齿,露出一个可令天地黯然褪色的绝美笑颜,“对了,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自我介绍下,小女子白冰清,这整个大厅里,很多人应该都认识我。”

“那又如何?”

“呵呵,你说呢?他们现在都还看着我呢,如果你执意不让座,我会很没面子的哦,而我要是没了面子,少侠,那后果可就有点严重哩……”

凌志目光凝了一下,倒不是被她名头给镇住了,完全就是想不到如此倾世绝伦的一名女子,竟会是如此肤浅的一个人。

但想想也是,造物主本就是公平的,在给了人不俗的样貌后,总会要收取点什么才算公平。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冰堡小公主白冰清小姐,在下倒是失敬了。”凌志突然长声一笑,不过语气中却没有半分失敬的意思。

白冰清倒是未注意到这点,闻言只是直起身子,嘴角边勾起一丝淡淡傲然的笑意。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任你之前表现得多么骄傲,在听见本小姐的名头后,还不是软的跟条哈巴狗一样?

然就在这时,只见凌志伸手入怀,取出一锭比之前“五叔”抛给他还要大的金锭递到眼前,“冰清小姐,这个请收好。”

“嗯?你这是……”白冰清笑容一滞,有些搞不懂凌志究竟是什么意思。

“哦,之前你们不是用一锭金子让我走吗?现在我手里这锭金子只会比你们给我的更多,算是回报,就当帮帮忙,请你,还有你的狗腿子们离开我的视线好吗?我是真的觉得你们不仅碍眼,还很影响食欲啊!”

“你!”白冰清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道锋锐。

就在凌志以为她即将爆发时,却见她突然“噗嗤”一笑,若有深意的看了凌志一眼后,竟是直接朝左右一挥手,“我们走。”

说罢转身离开。

“小子,趁吃饭的家伙还在,有的吃就吃,有的喝就喝,以后,这样的机会可不多了,嘿嘿!”

那中年汉子“五叔”在白冰清转身离开后,冷冷的看了凌志两眼,才追着众人屁股后面离去。

“威胁我?”凌志冷笑,却是半点也不放在心上。

正所谓是非只因强出头。刚才的事情,只要他稍微低下头,不仅可以收获一锭金子,更是可能免除一场祸事。

但,能退吗?

武道的世界,犹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来不得半点虚假。

如果仅仅因为对方强,哪怕欺辱到头上来也不吭半声气,在心中留下阴影,还谈何武道争锋?

进击强者之路,又岂能没有半分危险?

摇了摇头,凌志决定不再去想白冰清的事情,只是端着酒壶,一口口小酌起来,同时不忘继续倾听有关于落霞宗外门弟子招选的信息。

转眼间半个时辰过去,整个大厅里食客换了一茬又一茬,但让凌志很郁闷的是,因为刚才白冰清等人出现闹的那么一出,众人谈话的焦点多是围绕在白冰清身上,附带着把凌志也给好好评论了一番,有关于落霞宗的消息却是再也没听到。

总这样甘坐下去也不是办法,凌志想了想,眼神在大厅里扫视一圈,之后端起酒壶,径直朝早前发出过嚣张笑容的华雄一桌走去。

他这一动,立刻就吸引了许多人的注目,毕竟是刚才和白冰清硬顶过的人物,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尤其是坐上的华雄,看见凌志走来,两只牛眼眯成一条缝,释放出危险的光芒,“朋友,什么意思?”

凌志扬了扬手里的酒壶,“一个人喝酒太没劲,怎么?华兄难道不欢迎?”

“你说什么?你要和我喝酒?”

原本还一脸戒备看着凌志的华雄,听见他的话后两眼立刻冒起精光,“好,坐,坐坐,我正愁没人陪我喝酒呢!”

“华雄!”旁边同伴眨了眨眼,又看了凌志一眼,似在提醒。

“行了弓昶,你有事就先走吧,难得今天碰到个敢找我喝酒的,哈哈……”

华雄大手一挥,那同伴还想说什么,被他一瞪眼,却是再也说不出口,只得警告似的瞪了凌志两眼离开。

看只剩下两个人后,华雄突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朝外吼道:“小二,来十坛上好的女儿红……嗯,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凌志!”

“好,凌志,既然是你主动找我喝酒,那我就说说我的规矩,酒,我请,喝多少管够,不过,咱们喝酒只能凭本身酒量,不可以内力化酒,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凌志哑然失笑道:“内力化酒那有什么意思?”说着拍了一锭金子在桌子上,“小二,再切十盘熟牛肉,嗯,华雄,既然你请我喝酒,那我请你吃肉,不过我没你那么多规矩,允许你以内力化肉,只要吃得下,随便叫!”

“哈哈哈!内力化肉?这说法倒是新鲜,废话不多时,干!”华雄哈哈大笑,排开一坛酒的封泥,对准大嘴就咕噜噜灌了下去。

凌志本就存着主动交好的心思,也不含糊,同样抱起一坛酒开始猛灌。

那华雄明显是好酒之人,而且酒量极为了得,一坛酒下肚竟然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可转头一看,凌志竟然已经开始喝第二坛了。眼珠子一转,却是不惊反喜,大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连看凌志的眼神都变得格外的热切起来。

转眼间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十坛陈年女儿红全都被两人牛饮下肚,让华雄没想到的是,十坛酒他只喝下四坛,而另外六坛竟然全都被凌志给干进肚子里。

“哈哈哈,好,痛快,实在是痛快,凌兄,你这个朋友我交了,难怪你连白冰清那娘们也不放眼里,原来你酒量这么好啊?”华雄“哐当”一声把喝剩下的酒坛砸地上,满是欣赏的朝凌志道。

凌志顿时无语,貌似酒量好和敢与白冰清顶牛并没有什么逻辑关系吧?

“华雄,我听说那白冰清好像是来参加这次落霞宗弟子招选大比的,不知华兄对这次大比的事情了解多少?”

“不错,那娘们傲是傲了点,不过实力还不错,这次大比前三十应该有她一份。”

华雄听见凌志突然转移话题也不以为意,不过他虽然粗线条,却并不代表人笨,在说完这句话后,突然看着凌志问道:“咦?你问这个事情干什么?怎么?难不成你也准备参加?”

话落看凌志点了点头,那有些惺忪的醉眼突然闪过一道精光,就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盯着凌志猛瞧。

“华兄,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什么话?”

“哈哈哈,没错,不愧是酒量只比我差一点点的人,就是够种,哈哈哈,凌志,你放心,既然认了你这个朋友,大比的时候我华雄一定会罩着你的!”

华雄豪爽的在凌志肩头锤了一拳,让凌志再一次体会到此人的奇葩,似乎只要酒量好,干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一般。

两人随即又要了几坛酒,喝酒吃肉,好不畅快。一来二去中,凌志终于顺利的从华雄口中知道了所有关于这次落霞宗弟子招募大比的规则。

“小娥,你说的就是那人吗?”

就在这时,微醺的两人突然听见一把阴冷的声音传来,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出现在大厅门口。

其中的男子雄武高大,目光犀利,穿一袭月白色长袍,整个人看起来如一柄厉刀般锋锐剔骨。而男子身旁的女子,赫然是早前跟在白冰清旁边的丫鬟。

“是他?”看见两人的出现,华雄目光一凝,浑身的酒似醒了一半。

“他是谁?华兄你认识?”凌志有些好奇问道。

“葛存志?竟然是雄霸山庄三少爷葛存志,难怪整个人看起来如柄霸刀般犀利慑人,传言此人刀武魄,战力可媲美玄武境,他既然来了,那小子估计就惨了!”

华雄还没来得及解释,周围人群倒是纷纷议论起来,更有人甚至已经朝凌志投来可怜的目光。

PS:同志们,兄弟们,给……给十三点鼓励吧,本书后面只会越来越精彩!收藏,我要收藏,投票,大伙都给投起吧,另,一号开始每天两更走起,不定时三更,朋友们,啥也不说了,你们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