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十一章 如此威风

“葛少,就是那人,不仅粗鄙无礼,且贪得无厌,黑了小姐一锭金子不说,还死赖着位置不肯让,小姐就是被他给气跑的。”

丫鬟小娥指着凌志的方向朝葛存志介绍道,脸上充满了幸灾乐祸,看向凌志的目光更是如同看一个死人般。

“哈哈哈,凌兄,看来你的麻烦来了!”华雄哐当一声把酒坛砸地上,粗犷的面上满是揶揄之色。

凌志倒提酒坛凑到嘴边喝了一口,似是浑然未觉道:“不过一跳梁小丑罢了,来,华兄,喝酒,别让人扰了咱们的雅兴。”

“跳梁小丑?”

华雄面色一滞,倏地,他突然一巴掌拍桌子上,朝凌志竖起了大拇指,“牛!凌兄,你真牛,哈哈哈,我华雄平生极少服人,但今天,我是真的服了你,不错,那葛存志小白脸虽然名声在外,但既然甘愿做一女人唆使的狗腿,不是跳梁小丑是什么?”

两人旁若无人的谈笑着,不说周围食客纷纷露出震惊意外之色,那葛存志听见却是脸黑成了锅盔。

想他堂堂雄霸山庄三少爷,黄武境九重修为,一刀霸绝震九州,即便是玄武境的大高手碰到,如非必要,都不想和他为敌。现在一个区区黄武境五重的垃圾小子,外加一个粗鄙不文的乡下汉子,竟然敢当众说他是跳梁小丑。

“葛少,他们……”感受到葛存志身上透出的冷意,旁边的小娥忍不住轻唤了一句。

“他们今日必死!”

葛存志一声冷哼,双目杀机闪耀,脚步一跨,已然来到凌志二人的桌边,挥手朝背后轻轻一拂,一柄雪亮大刀擒在手中。于此同时,庞大的气势铺天盖地的笼罩而出。

如果说之前的葛存志给人感觉仅仅只是气质有些出众,那此刻擒刀在手的他,完全已经化作一把出鞘的绝世宝刀,陡然间绽放出超越烈日的光彩。

“我葛存志六岁习刀,到今日,浸yin刀道已然十余载,十年寒暑从未间断,自三年前刀道有成后,从未和境界比自己低下之人交过手,但今日,既然你二人存心找死,却是怪不得葛某!”

葛存志双眸凝视手中大刀,一股霸道绝伦的刀道气质由口中徐徐吐出,“报上名来,葛某刀下不收无名之鬼!”

“少给老子装,你六岁习刀,你爷爷我还三岁习武呢,要打就打,哪里来那么多废话?”

面对如山如岳的刀气肆虐,哪怕以华雄的粗线条,此刻亦难做到云淡风轻。只见他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双目毫不避让的和葛存志对视,浑身透出一股强烈的战意。

凌志心头一动,原就猜到这华雄是豪爽之辈,但现在看见他竟然硬顶着对方可怕刀锋压迫,强势插入这原本不干.他事的梁子中,心头不禁又高看了他几分。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落在他的肩头,还没等他会过意来,华雄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旁,“走!”

话声未落,华雄已经抓起凌志的身躯,两人化作两只大号皮球,撞破背后木窗,双双朝酒楼下面奔逃而去。

“嗯?”

那葛存志手握宝刀,眼睁睁看着二人破窗而逃,神情变得要那么古怪就那么古怪。

在他的想象中,那粗鄙汉子既然如此嚣张,不是应该和自己做过一场吗?怎么临到头他却是率先逃跑了?

“靠,两个废物!”

嘴里狠狠骂了一句,葛存志却并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对方,脚步一起,顺着之前二人撞破的大洞朝楼下落去,只是当他来到酒楼下面的街道上时,除了满大街摩肩擦踵的路人,哪里还有两人的半分影子?

“该死!以后最好别让我碰见!”

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一周,确认真的失去两人的踪迹后,葛存志一口唾沫吐地上,那表情,简直比出门踩屎还要难看。

……

星月城,熙攘的大街上,两道年轻的人影在急速狂奔,直到离开之前那座酒楼数条街道之远后才堪堪停下脚步。

凌志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有些郁闷的看着华雄道:“华兄,你刚才玩的那一出似乎有些,有些……哈哈哈……”

却是看见华雄一脸的晦气模样再也说不下去了,随即两人目光对上,双双爆发出一阵畅快的大笑。

“哼!亏你小子还笑得出来,想我华雄英雄一世,今日竟也有被人追得如头丧家之犬的一天,劫数,这是老子的劫数啊!”

凌志摇了摇头,看着华雄说得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在他肩头锤了一拳,“华兄,今天算兄弟我连累你了,不过,以华兄的身手,应该不惧那小白脸吧?”

“嘿,我倒是不惧他,不过有你这个拖油瓶在旁边,你还让我怎么打?”

华雄笑咧咧的回了一句,也不怕凌志是否会生气,说罢突然看见凌志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老脸一红,忍不住哂笑道:“行了,我承认,那小白脸的确有些真功夫,我对上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对了兄弟,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凌志好笑道:“打算?我之前不是说过吗?这趟出门就是为了参加明日落霞宗弟子选拔大赛的!”

“你真准备参加啊?”华雄有些意外,之前酒楼上虽然也听凌志这么说起过,但他还以为对方只是开玩笑的。

不过他本就是豁达之人,见凌志说得坚决,也并未多劝,只是拍了拍自己胸膛保证道:“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必须参加,不过我华雄既然认了你这个朋友,那你就放心,明日大赛无论遇见任何麻烦,只要我华雄还有一口气在,一定替你担着!”

两人又聊了些关于明日大比之事,华雄本打算邀请凌志一起去自己居住的客栈打尖,但凌志想到自己的马还在先前的酒楼,便寻了个由头拒绝了。

随后约定好明日碰面地点,直到目送华雄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后,凌志这才转身,朝着先前的酒楼而去。

“啊?是你?”

小二看着去而复返的凌志,眼珠子差点没掉地上,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态度有些不礼貌,赶忙赔笑道:“客官,你的马我已经帮你喂饱了,是现在牵出来给你吗?”

凌志抛了一锭银子给他,笑着道:“那倒不用,我想问问,你这里还有客房吗?”

“啊?什么?客官你还要住这里?”

“怎么?有问题?”凌志眉头一皱,他自然知道小二为什么会如此惊讶,不过那葛存志等人,他还不放在眼里。

“没没,没问题,小店里客房倒还剩下几间,客官既然要住这里,就跟我来吧!”

……

一夜无话,或者真应了那句“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最安全”的老话,凌志固然不担心白冰清等人的报复,可这一晚上竟然也住得踏踏实实,并没有任何人来打扰。

按照昨天从华雄处获得的信息,今日大比地点位于离星月城外百里地的落英大广场举行。

当凌志骑着马赶到落英广场时,只见偌大的广场上人山人海,粗略一算,怕不下上万人。

不过想想也是,这次弟子选拔大赛是面向整个大夏王朝公开招募,各世家门阀都派有子弟参选,以举国之力,凑出这上万人也是情理之中。

凌志寻了个地方把马放下,这才朝广场走去。如此多的人,想找到约定好的华雄倒有些艰难,不过好在华雄实力不俗,如果最后两人都能成为落霞宗弟子,总会有碰面的一天。

“嗯?”

就在这时,突然心生警兆,当他停下脚步朝四周围看过去时,却发现,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赫然站着一群男女。而为首之人,赫然乃是昨日酒楼碰到的冰堡小公主白冰清。

那白冰清似乎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见凌志,见凌志望着她后,脸上神情一冷,随即凑过脸朝旁边一中年汉子低声交代了什么。

很快,就看见那个汉子“五叔”嘴角勾起一抹狞笑,缓缓朝凌志走来,“小子,我真的很佩服你,昨天受的教训还不够吗?今天竟然还敢来这里?”

凌志摇了摇头,道:“你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只是小姐看你碍眼,让我来问你一件事。”五叔玩味道。

凌志疑惑道:“什么事,你说吧!”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自废丹田,然后哪儿来滚回哪去,第二,选择留下,不过那样的话,我会亲手拧下你的脖子!”五叔说完,故意捏了捏拳头,把骨节握得嘎巴作响,其中威胁的意味不言自明。

凌志看着他,沉默少许,随即嘴角上翘,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还未等“五叔”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只见凌志突然仰起头,朝着广场四周围大声喊道:“落霞宗,号称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威名赫赫,难道就是让人来此送死的吗?”

他声音洪亮,又携带一缕真元而发,即便是闹哄哄的落英广场,亦传出老远。听见这把吼声的“五叔”瞬间会过意来,神情大变,森然的杀意蓬勃而出。

只是还不等他有所动作,一股庞大自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威压从天而降,紧跟着,就看见两名身着素色灰袍,胸前写着“执法”二字的老者出现。

“何事喧哗?”其中一名老者刚一出现,就看着凌志冷声问道。

“好强的气息,体内力量近乎和我筑基期的真元同属,但又比我真元浑厚,当是地武境的强者。”

看见这二人出现后,凌志心头咯噔一下,赶忙抱拳道:“前辈,我是来参加此次落霞宗外门弟子选拔的,不过刚一来此地,没招谁没惹谁,这人却要杀我。”

“是这样的吗?”

老者闻言面色一寒,冷冷的看着“五叔”,“你的年龄,早已经超过本次大选的规定条件,为何来此?”

“五叔”心头发寒,面对堂堂地武境大高手的逼问,脑门上汗都冒出来了,坑坑巴巴道:“回两位执法大人,我是陪我们家小姐来参加……”

“你刚才要杀他?”老者打断“五叔”问话道。

“我……”

“落英广场禁制杀戮,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

“滚!”

老者一看“五叔”的表情就知道凌志说得不假,根本不容对方再行分辨,直接大手一挥,一巴掌已然落在了“五叔”身上。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五叔”人还在空中,已经洒下大片的血水,当他身躯落在广场外面的空地上时,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随手拍死一个玄武境的武者,那执法老者就似做了见微不足道的小事,旋又抬起头来看着凌志道:“这样处理,你还满意吗?”

凌志目光一凝,知道自己刚才大呼的举动应该是引起了对方的反感,连忙抱拳道:“谢前辈主持公道,晚辈很满意。”

“满意就好!”老者若有深意的看了凌志一眼,转身就朝人群中走去,而另一名老者,却是至始至终都未发一言,不过看向凌志的目光,却是比剔刀还要犀利。

“凌志,你很不错!”

就在二老刚刚才离开,白冰清已经带着一帮人走了过来,不过那目光,已经再看不见半分高高在上,有的,只是赤.裸.裸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