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九章 酒楼论天才

一股杀意,如水银泻地般扑面而来,正欲捏碎玉简的易风突然神情一滞,没有任何犹豫,他停下了手中动作。

捏碎玉简虽然用不了多长时间,甚至连一息都不用,但他更知道,就是这一息,很可能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脑海中再次闪过那快若奔雷的一刀,易风甩了甩头,努力使自己显得平静一些,“你要怎样?”

“你说呢?”凌志好笑道。

看见凌志眼中的揶揄,易风吞了吞口水道:“凌志,你够了吧?那黄青青贱人你若喜欢,大不了让给你好了,就算我之前有眼无珠,冒犯了你,可是你已经杀了我师兄,天大的仇总该消了吧?你还想怎么样?”

说完看到凌志无动于衷,又急吼道:“你要杀我?不!凌志,你不可以杀我,你如果杀了我,无极宗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是无极宗的门人,无极宗你总该听说过吧?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

你就算不为你自己安危考虑,总该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身后的凌家吧?”

凌志摇了摇头,“你说的或许对,但我已经杀了你师兄,他应该也是无极宗的门人吧?”

易风死命的摇头道:“不,不一样的,魏仓虽然是无极宗的弟子,但只是外门弟子而已,可我不一样,我的大哥易天行,乃是无极宗的核心弟子,你杀了我,我大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他不光会杀了你,还会让你整个凌家陪葬……”

凌志眉头一皱,有些意外的看着易风问道:“你说,你的大哥是易天行?”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传闻,整个大夏王朝修习武道者不下百万之巨,但如此庞大的基数里,被世人公认的当世青年天才,却只有九位。

这九个人,被世人誉为大夏王朝“九大天骄”,据传每一个“天骄”,修为至少都是地武境以上,更有传言,九大天骄是数百年来最有可能晋级天武境的最天才。

而易风口中的易天行,很不幸,正是九大天骄之一。

本以为只是踩死一只臭虫,没想到竟然牵出一头绝世凶兽。

看见凌志脸上的变化,易风一扫心头的惊慌,眼角露出一抹傲然之色,“原来你听过我哥的名字?不错,他正是整个大夏王朝当世‘九大天骄’之一,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如果你敢动我一根毫毛,你绝对会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那如果我放过你,你是否就不会报复我了?”

“当然不……”易风脱口就想说不可能,但临到嘴边才想起现实的处境,略微顿了顿道:“你我之间并无太大的仇恨,如果你肯放过我,我保证不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我哥就是……”

“哦?是吗?那我真该谢谢你的好心了!”凌志就笑,话落突然单手一扬,可怕的刀气肆虐而过,带起一蓬殷红的血水,易风顿时僵在当场,眉心渐渐隐出一条血线,进而大半个身躯都化着一滩血肉。

一刀劈死易风后,凌志又随手丢出两个火球,把易风和魏仓两人的尸体都化着齑粉,这才重新跨上马背,扬鞭而去。

无论易风是不是真有一个“九大天骄”的大哥,凌志都没打算要放过他。对于想杀自己的人,他从不会手软。更何况正如他之前说的,就算放过易风,凭对方睚眦必报的性格,会不报复?

至于来自易天行的威胁,凌志却是想也未想过,武道争锋,岂容半分软弱?既然选择了这条强者之路,万般荆棘险途,唯有淡然处之。

……

落霞宗位于整个大夏王朝版图以西,距离汴梁城数万里之遥。

就算骑着的是照夜狮子马这等千里良驹,凌志也整整花了半个月时间才进入落霞宗的地界。

当然,半个月中,凌志也不尽是光顾着赶路,除了放松心情,领略沿途的异域风光外,他还不忘抓紧每一分时间修行。

但修仙一途,本身就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靠的是不断吸纳天地灵气滋养自身,动辄以十年、百年为单位。

短短半个月时间,修真境界自然不可能有所增进。倒是武道境界,凭借这半个月持续不断的摸索修炼,已经由原本的黄武境四重,一跃而晋级到黄武境五重,虽然还停留在黄武境中阶,但全力一拳挥出,已经能达到八千石的力量。

随着距离落霞宗越来越近,原本荒凉的古道上,也渐渐变得热闹起来。时不时都会遇见一些踏着良驹疾驰的骑手,而这其中,多是以年轻人居多。

不用说,这些人大多是抱着和凌志同样的目的,来参加落霞宗弟子选拔的。

又行了一日,一座恢宏磅礴的城池轮廓,在辽阔的地平线尽头,渐渐呈现。

“星月城,这里应该是进入落霞宗最后一站了吧?”望着眼前那座颇具古风的宏伟建筑,凌志脸上闪过一丝动容。

各条宽阔的马路至少可同时容纳八匹马通行,一座座大厦拔地而起,高过数十层的都不在少数,而且造型全都十分精致美观,更像是一座座巨型艺术品长廊。

“果然不愧是王朝四大宗门下辖之地,只看这座城池的规模,就可以想象落霞宗又是如何的气派。”

缴纳了一定数量的银两,凌志牵着马走进城,随意打量起城中风光。这才想起,自己虽然答应了凌太冲的赌局,愿意来参加落霞宗弟子选拔,可除此之外,一应信息全然不知。

稍微沉吟后,凌志就决定先找一家酒楼客栈暂时住下,要打听消息,想来没有什么地方比酒楼更合适的了。

街道上摩肩擦踵,随处都能见到各种修为的武者。因为距离落霞宗弟子选拔大比日期将近,星月城人口暴增,凌志一连寻了四五家酒楼都是人*满,最后好容易找到家还有位置的酒楼,上到二楼的大厅一看,也只剩下角落一个偏僻的位置空着。

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点了酒菜,凌志就放开听觉,仔细的倾听起周围食客的谈话。

“听说了没有?这次落霞宗公开招收弟子,规模虽然搞的大,不过我听人说,最后他们只要前三十名年轻天才。”

“只要前三十名?怎么可能?就这几天从各地赶来的人,最少都不下过万了,如果真只要三十人,那竞争得多大?你究竟听谁说的?”

“嘿,你还别不信,我有一远房表叔的儿子的三大爷的二姑的内侄子,就在落霞宗内,这消息是前段时间他偷偷告诉我的,算了,不说这些了,反正我这趟过来也没抱什么希望,就是凑凑热闹,对了,听说八号胡同的姑娘不错,等会吃完饭咱哥俩去耍耍?”

凌志筑基期修为,拥有神识,即管酒楼人声鼎沸,谈论什么事情的都有,但他还是很快就从其中听到了有用的消息。

可惜那两人随后就把话题引到“女票”姑娘上去,倒让凌志有些郁闷。

“华雄,这消息已经证实了,的确只收前三十人,而且还是年龄必须十八岁以下,黄武境中期以上修为的年轻人,你对自己有没有信心?”

“哼,那又怎样?我华雄既然来了,那落霞宗弟子就一定有我一份,哈哈哈……”

这个时候,又是一道谈话的声音传入耳里,因为声音太大,而且语气嚣张,立刻吸引了许多人的注目。

凌志循声看去,见那自称华雄的是一个皮肤黝黑,脸容粗犷,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年轻人,黄武境八重的修为。他说话虽然嚣张了点,但眉宇之间却带着几分豪气坦荡,应该属于那种天生粗线条的人。

“华雄,我知道你的实力,虽然只有黄武境八重修为,但一般的黄武境巅峰根本就不是你对手,可是我已经找人了解过了,这次从各地赶来的参赛者中,有许多高手,特别是其中四个人,如果在比赛时碰到了,一定要小心。”

“哪四个人?我倒是有兴趣听一听。”华雄眉头一皱,似乎对同伴的话很不满。

“独尊堡的少堡主韦独,雄霸山庄三少爷葛存志,万兽山老兽王的小儿子风狂,以及冰堡小公主白冰清,这四人……”

华雄的同伴一一道来,话声未落,周围那些刻意倾听的食客突然大哗,一时间,有关于四人的事迹纷纷传进耳里。

“竟然是这四个人?简直难以想象,没想到他们也来参加这次的弟子选拔了,那独尊堡的韦独,绰号唯我独尊,据说已经是黄武境九重修为,荒兽武魄,一身蛮荒劲能够发挥远超同阶的实力,甚至有传言,早在两年前,他就曾击败过玄武境二重的高手。”

“雄霸山庄的葛存志也不简单,同样是黄武境修为,拥有刀武魄,是天生的练刀奇才,一刀出,鬼神惊,而且我听说此人霸道至极,凡是敢和他作对的敌人,就没有一个能活着的。”

“那老兽王的小儿子风狂才叫可怕呢,就像他名字一样,肆无忌惮,杀伐血腥,虽然只有黄武境八重修为,但身具神秘兽武魄,而且还能够控制强大的妖兽,据说就凭这一手,等闲玄武境初阶的高手都不敢招惹他。”

“哼!你们只知道这三人厉害,实际上我倒认为,那冰堡的小公主白冰清才是最可怕的,据说本身是冰寒体质,又拥有强大的冰雪武魄,一身强大的冰玄劲,据传闻和玄武境中阶的高手对拼都能不落下风。”

人群七嘴八舌,凌志听得也有些动容,没想到现实中还真有能够越级挑战的天才,而且一出现就是四个。

要知道,武道的世界,一步一个脚印,别说相差一个大境界,哪怕是仅仅一个小境界,实力也是天壤之别。

别看他斩杀玄武境武者如吃饭喝水般简单,可那是因为他真实的修真境界已经是筑基期一重,严格说起来,并不算越级挑战。

就在这时候,一群身影走入嘈杂的大厅中。为首的是一年轻女子,一袭白衣,肤白赛雪,眉目如画,最神奇是女子周身似有一层烟霞轻笼,如梦似幻,让人看不真切。

女子的身旁伴着一个同样模样俏丽清秀的丫鬟,除此之外,她的背后还跟着四名中年男子,皆是一般的气息浑厚,神华内敛,赫然乃是玄武境的高手。

这行人一出现,立刻就吸引了大厅许多食客的注意。凌志发现这些食客,特别是男性食客,在最初的惊艳一瞥后,很快就收回目光,许多人眼中更是隐隐带着几分惧意。

“哎呀,小姐,真是太可恶了,好不容易找到家酒楼,竟然又没位置了。”此刻,那丫鬟模样的女子皱了皱眉头,朝白衣女抱怨道。

“既然没位置了,那咱们就找另外一家吧。”白衣女淡淡的应了句,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小姐请等一等!”跟在白衣女背后一中年男人突然说了一声,“星月城这几天来的人太多,再找估计也很难找到。”

说着,目光缓缓朝大厅众人扫过,最后停在角落的凌志身上。或许是看大厅中就他这一桌只有一个人,而且修为也仅仅是黄武境五重而已,当即便做下计较,朝凌志疾步而来。

“等等!”

这个时候,那烟霞罩身的白衣女子突然开口道:“五叔,说话客气点,给他双倍银两,不要让人说我们持强凌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