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八章 劫道

幽冷小筑。

从城主府族会上回来已经两个时辰了,这期间,母子俩都一言未发。

叶清影只是默默的在房间里忙活着,而凌志,则完全就似个没事人一般,坐在一旁悠闲的把玩着手中一枚碧蓝的小令牌。

这枚令牌是他便宜老子凌太冲在族会上亲自命人交给他的,而接过这枚令牌,也就意味着凌志答应了凌太冲提出的条件。

由不得他不答应,无论其中有任何阴谋,单是对方提出能够让母亲享受到城主府正常地位,凌志就没有理由拒绝。

但现在看来,自己的选择貌似并没有错。不久前,他已经从母亲口中得知,原来,二夫人红菱的儿子凌慕辰,也在落霞宗修行。

而凌慕辰的修为,据说早在两年前已经达到玄武境初阶,是整个凌府,凌志这一辈中,仅次于大夫人之女,凌若心的第二人。

不用说,那所谓的阴谋,无外乎就是凭借凌慕辰来阻挠狙击他进入落霞宗罢了。

但,可能吗?

一想到这里,凌志就忍不住想笑。可以想象,有朝一日,当凌太冲和他两个姨娘知道自己费尽心思想除掉凌志的计策,反而成了他踏入落霞宗的垫脚石,脸上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吧?

“小志,真的必须去吗?如果是担心娘过得不好,你完全用不着如此,娘这十多年来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安静,如果突然让我搬到外面去,娘反而会不习惯。”

叶清影整理出一个包袱,满脸不舍的看着凌志。

凌志摇了摇头,突然看着叶清影认真道:“娘,你是不相信我吗?”“我……”

“武道,从来都不是一马平川,想要走得更远,一味的躲在家里怎么行?汴梁城太小,既然有机会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娘,我为什么要拒绝?”

凌志眼中透着一抹锋锐,事实上有件事他没有告诉叶清影。此行去落霞宗,除开和凌太冲的赌局算一方面,最真正的原因是,他还想看看,那个号称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的落霞宗,究竟能不能帮助自己修真那条路上走得更远。

修真进入筑基期,配合上一世的种种手段,以他现在的年龄,同辈间,已经鲜逢敌手。但自从晋级筑基期时没有遭遇雷劫,他的心中就始终藏着一道坎。

究竟只是筑基期没有雷劫,还是这个世界就没有雷劫这一说?

如果前者也就罢了,万一是后者,那他想凭借修真弥补武道不足的心愿,只怕就是梦幻泡影。因为没有雷劫的洗礼,他将永远无法涅槃金丹。而如果永远只在筑基期徘徊,哪怕修到筑基期顶峰,最多也只相当于这个世界地武境而已。

看到凌志眼中的锋锐,叶清影也是叹息不已。她何尝不知道儿子说的是正确的?想要武道走得更远,一味的躲在自己羽翼下,的确不是明智之举。但知道归知道,作为母亲,而且还是明知道前途如此凶险的情况下,她又如何舍得儿子去犯险?

“小志,你有这样的雄心壮志,娘也替你感到高兴,不过娘也希望你明白一件事,这个世上,并不是只有武道修行,如果事不可为,娘希望你该放手时且放手,娘,只有你这一个儿子啊……”

“放心吧母亲,区区一个落霞宗,儿子还不放在眼中,就算是大夏王朝,也不会是儿子最终的归途,儿子的目标,是这片天下,是整个浩瀚的九州大陆!”

凌志走到窗前,看着窗外一片碧蓝的天空,眸中有精芒闪烁,透着一股强烈的自信与雄心。

九州大陆,很浩瀚吗?武道之途,很艰难吗?

既然上一世,在修真界那样残酷的环境下,他都能以凡人之躯,险些修成三次天劫,元婴期的大修士;而这一世,拥有两世记忆,现在更已经是筑基期的修为,起步只会更高,他又有何惧之?

汴梁城外,荒凉的古道上,凌志翻身跨上一匹母亲刻意给他准备的照夜狮子马,朝叶清影挥手告别:“母亲,请回吧,三个月后就是凌家年末族会,到时候我一定回来,让母亲堂堂正正坐上族会上首的位置!”

年末族会,不只是凌家族人团聚那么简单,还将举行同辈间的大比,只要夺得大比第一,他相信母亲的地位一定会大增,甚至超越紫罗和红菱两位姨娘也犹未可知。

“小志,记住娘的话,万事当心,娘等你回来!”

叶清影冲着儿子不断点头,视线中,看着儿子的身影化作一片天边流云,渐渐的消失在地平线上,那清冷的脸颊,终忍不住流下两行慈母的清泪。

……

与此同时,就在距离汴梁城外数十公里的一道岔路口上,赫然站着两道如剑般的笔挺身影。

“师兄,我实在搞不懂,就汴梁城巴掌大的地方,那城主凌老儿也不过一乡巴佬而已,师兄你既然来了,咱们为什么不进城?要在这里喝西北风?”

此时,其中一名脸色苍白,眉宇间隐隐透着几分萎靡的英俊青年突然说话了。如果此刻凌志在这,一定会认出,此人正是他在黄家一招重伤,被黄青青许为今生最好归属的无极宗弟子,易风。

灰衣青年,同时也是易风搬救兵请来的师兄魏仓,听完易风的话后,两条浓眉微不可察的皱了皱,随即淡笑道:“无极宗,号称大夏王朝四大宗门之一,可以说,只要是在大夏王朝境内,没有任何人敢不给面子,但,这里到底是汴梁城啊!”

“汴梁城又怎么样?难不成汴梁城那狗屁城主还敢不给我们无极宗面子?”易风忍不住急道。

“汴梁城,离无极宗太远了……”

魏仓感慨了一句,回头看见易风还是一脸懵懂的模样,心头不禁有些鄙夷,但想到对方在无极宗的背.景,终还是解释道:“凭借无极宗的强大,区区汴梁城当然不敢不给面子,可是师弟你要知道,无论是你我,都不过只是无极宗的外门弟子而已。

我听人说那汴梁城城主凌太冲,似乎已经达到地武境的修为,我们如果硬闯汴梁城,或者对方会客客气气,甚至会亲自斟茶认错,可让他交出自己的亲儿子,你觉得可能吗?”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放过那小杂种不成?”易风不甘道。

“所以我们才要在这里埋伏,堵住那小杂种的路,然后取其项上人头,再回汴梁城凌家,那时,凌太冲就算心头再恨,可儿子已经死了,凭借我们无极宗的威名,想来他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而师弟你,既报了仇,羞辱凌家的目的同样也达到了。”

“好好,还是师兄你想得周到,嘿嘿,到时候我要亲自提着凌志的人头,让他老子给我斟茶认错,哈哈哈……”易风抚掌大笑,显然对师兄的安排极为满意。

这时候,又听魏仓道:“不过,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那小杂种是不是真的会走这条路。”

“哈哈,师兄这点倒不用担心,出来时我已经再三向青青确认过,根据他们安置在凌家的眼线说,那小杂种已经获得了家族推荐资格,只要他是去落霞宗,一定会走这条路。”

魏仓嘴角露出一丝鄙夷,忍不住摇头道:“看来汴梁城真的只是小地方,没什么人才,竟然连凌志这等废物都派出去参加竞选……咦?来了!”

远处,苍翠的树木掩映间,一骑手绝尘而来,掀起漫天尘埃,速度竟是极快。

“师兄,你待会当心点,那小杂种虽然修为不算什么,但好像是影子武魄,速度也快,我就是这样才遭了他的道。”看见远处不断靠近的凌志,易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似乎现在还在隐隐作痛,眼中带着无尽的怨毒。

凌志跃然马上,筑基期的神识老远就发现了前面堵住去路的两道人影,初时还以为是大夫人紫罗不甘,派出杀手半路劫杀。

不过当看见两道人影其中熟悉的易风时,当即心下了然,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速度不仅不减,反而越发提了起来。

不多时,带着仆仆风尘,照夜狮子马已然来到了易风二人面前,凌志勒住缰绳,随意瞟了两人一眼,很快就把目光停在易风脸上道:“咦?你身体倒不错,挨了我一脚,没想到这么快就好了,怎么?今天来是给我送行的?”

“你找死!”

易风怒不可遏,背上长剑“锵”的一声飞了出来,“凌志,别以为你是影子武魄就天下无敌,今日我师兄在场,你休想活着离开。”

“师兄?”凌志嘴角翘起,朝魏仓道:“你是他师兄?不错,已经是玄武境五重的修为,比这废物强多了。”

面对凌志的故意挑衅,魏仓平凡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很是平静道:“黄武境四重修为,倒是高看你了,自己滚下马,自废修为,我或者可以看在你老子的份上,留你个全尸。”

“滚!”凌志笑容不改,但吐出的话音却能让人肺都气炸。

“师兄!”易风脸色一变,眼中杀意如有实质,“我们一齐上,宰了他!”

“他是我的!”魏仓朝易风摆了摆手,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同时身形爆进,惊鸿若电,庞大的威压猛扑而出,已经不打算再给凌志半分开口的机会了。

“十绝剑!”魏仓一声大喝,背后宝剑飞射而出,同一瞬间,漫空剑气四射狂飙,气势恢宏,恐怖无比,仿佛空气都被他的剑气刺爆。

这个时候,却见凌志巍然不动,在魏仓可怕剑气都快要刺到眼皮了,整个人还端坐马上,嘴角更是噙着一丝冰冷的笑意。

“死!”魏仓眼中杀意大盛,对方那副淡定从容的表情看在眼里,就是最大的讽刺,身为猎物,毫无猎物的自觉,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可就在下一秒,他的脸色突变,瞳孔猛的收缩,连呼吸都要停滞下来。

但见漫空的剑气中,突然蹿起一道殷红的血光,霸道狂放,嚣张肆虐!刀气!可怕的刀气斩天破地,镇压一切,从无到有,从虚到实!

锵!

一刀而过,大地恢复清明。

静!

空间里出现一阵死一般的沉静!

呆滞的看着地上的尸体,易风张大嘴,有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一刀,仅仅是一刀,在自己眼中强大无比的师兄魏仓,就被直接斩杀,甚至连开口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刚才那一刀,好快,好霸道。”

咕咚咽下一口口水,易风艰难的抬起头来,缓缓朝凌志看去,不过很快,他眼中的呆滞就被无尽的怒火取代。

如同看死人一般看向凌志,易风癫狂的大吼道:“你杀了他?小杂种,你竟敢杀死他?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死定了,凌志,你死定了,不,不光是你,包括你整个凌家,所有和你相关的人,全部都要死!”

话落,易风飞快的从怀里掏出一枚玉简,两指一紧,就朝着玉简狠狠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