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七章 虎毒食子

豪华的城主府议会厅,分左右,一共坐着不下二十人。

居中是一位看起来年不过三十,穿一袭深蓝色长袍,头戴冠冕的年轻男子。如果不是他看人的眼神透着沧桑,眼角隐隐有道道皱纹浮现,这人几乎就是比凌志大不了几岁的年轻后生。

当然,就算借个天作胆,凌志也不敢把此人当着普通年轻后生看待。莫说年轻后生不可能在人才济济的凌家议会里坐上首居中的位置,单是他早前那一喝,连怒意勃发的凌太北都能镇住,此人的强大,可见一斑。

不错,这看起来比凌志大不了几岁的年轻后生,正是整个汴梁城一哥,赫赫威名的城主府城主,同时也是凌志的父亲,凌太冲。之所以看起来如此年轻,不过是因为修习武道有成,驻颜有术罢了。

除了凌太冲,最引人注目是他旁边一左一右两名年轻女子。左边女子拥有一头炫目的紫发,眼神有些狐媚,却偏偏又给人以端庄温婉之感,正是凌太冲的原配大夫人,紫罗。

右边女子则是满头艳丽的红发,面容娇媚可人,只是露在外的皮肤白皙得有些诡异,给人仿若刺手玫瑰,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奇妙感觉。此女是凌太冲的二夫人,红菱。

除开上首的三人,坐在凌太冲左手边依次往下的则是凌太冲上一辈的叔伯,同辈的兄弟,而右手边多是些外姓或者庶出的长老执事。

简单观察过屋内各人情况后,凌志的目光忍不住凝了一下。无怪乎凌家能够雄霸汴梁城多年而屹立不倒,就算撇开最上首的城主凌太冲不提,在场之人全都气息悠长浑厚,目光有神,竟然没有一个是低于玄武境修为的武者。

而这还不代表凌家的全部,其中还有许多重要人物因为各种事务耽搁,今日并未来到现场。

“叶清影,凌志,你们好大的胆子,难道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竟敢在凌府族会时捣乱,究竟该当何罪?”

“说得是,叶清影,你太放肆了,韩总管为凌府管家,操持多年,就算稍有言语不敬,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凭什么未经请示就斩杀他?”

“可恶!可诛!大家或许还不知道吧?就在刚才,叶清影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挑唆他的废物儿子偷袭五爷的公子凌子楚,更是残忍破了凌子楚的丹田,如此大逆不道的行为,不杀不足以正家法!”

“族长,此女无德,还纵子行凶,恳请族长清理门户,以整凌家家风!”

大殿中,因为属于大夫人势力的凌东来长老首先发难,立刻引得一阵阵随声附和。叶清影母子虽然也算凌家族人,但毕竟失势多年,如果能用简单几句话就卖得大夫人的好,何乐而不为呢?

这时候,就看见上首的大夫人紫罗冲着叶清影母子投来冷冷一瞥,随即朝旁边的凌太冲道:“太冲,你也看见了,这叶清影实在闹得太不像话了,你若顾念旧情,不愿背不义之名,就让我来做这个坏人好了。”

说罢转头朝堂下道:“叶清影母子冲撞族会,残杀族人,实乃大逆不道,东林长老,烦劳你将他二人拿下,废去修为,逐出咱们凌家……”

“贱妇,闭嘴!”

叶清影面带寒霜,朝紫罗骂了一句,又冷冷瞟向一旁蠢蠢欲动的凌东来等人,冰凌剑瞬间悬浮在头顶,冷凝刺骨的杀意席卷漫空,“谁敢动我儿子一根毫毛,我要他的命!”

“哎呦呦,太冲,你看看你看看,这叶清影像什么样子?连在这种地方都敢喊打喊杀,还不知道平日是多残忍多嚣张的人,东来长老,不要理她,直接给我拿下!”

“紫罗贱人,让你给我闭嘴没听见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不过你放心,对于凌太冲此人,我早已死心,不会跟你争宠,你也用不着处处针对我!”

叶清影怒斥一声,说罢再不看紫罗一眼,而是直接朝凌太冲望去,“凌太冲,我今天来就是要你一句话,是不是真要我们母子死?”

“大胆!太冲,你听听,这小贱人有多横?竟然还敢直呼你的名字!”

紫罗柳眉倒竖,眸中闪过一抹冷冽杀意,又看凌太冲似没有反对,当即转过头来,冲着凌东来冷声道:“还愣着干什么?赶快给我把她拿下……”

“够了!”

“太冲,你……”

“我说够了,你没听见吗?”

这个时候,自叶清影母子俩进殿后就一直未发一言的凌太冲,终于冷冷的哼了一声,话毕又朝几欲动手的凌东来瞟了一眼,这才把视线落在叶清影的身上,“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不好……”

凌志突然心头一紧,不作痕迹的朝前走了一步,隐隐把叶清影的身躯给护在后面。

杀意!

就在刚才那一刻,他竟然清晰无误的从凌太冲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抹杀意。在之前,虽然他早体会过凌太冲的冷酷无情,否则也不会把母亲打入冷宫十数年,更是任由自己这个儿子自生自灭。

但,虎毒尚且不食子。

两世为人,自诩为摸透人心的凌志,最后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凌太冲的冷酷,他,竟然欲弑、妻、杀、子!

一瞬间,脑子飞驰电转,思考着各种退路……如果真到了最后一步,即便不惜暴露修真底牌,甚至玉石俱焚,当以保全母亲为先。

叶清影自然不知道短短霎那间,儿子竟然闪过如此多念头。只是看凌志突然拦在自己面前,有些疑惑。

随即轻轻推凌志一把,迎着凌太冲冰冷的目光道:“听不懂?呵呵,好吧,既然你装不知道,我就告诉你好了,你是不是让我儿子入赘黄家?”

“入赘黄家?”凌太冲面色一愣,看他表情,似乎真的不知此事。一旁的紫罗目光微凝,赶忙凑过去道:“太冲,是有这么回事,那凌志不是不修武道的废物吗?我考虑着,他已经十六岁了,按照家族规矩……”

“规矩?什么规矩?紫罗,究竟谁告诉你我儿子是废物了?又是谁告诉你他不能修习武道了?”

叶清影目露讥讽,随即看向凌志道:“小志,把你的武魄展现出来,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看看,我儿究竟是不是不修武道的废物!”

“母亲!”

凌志本想拒绝的,因为自从在凌太冲身上感受到杀意后,他就知道这事并非自己想得那么简单。

但现在母亲态度如此坚决,稍作沉吟后,他还是选择了配合。

念头一起,一大团模糊黑色的虚影徐徐由后背升起,同一瞬间,凌志平息静气,猛的朝前挥出一拳。

“啪”的一声,拳风拂过,在空气中引得一声爆响。

“黄武境四重修为?”

看见凌志武魄加上刻意只挥出了四千石力量的一拳,凌太冲发出一声惊叹,双目再一次微微眯了起来。

“又来了……”

这个时候,凌志飞快的收起“画”武魄,心头却是狠狠抽紧。他突然发现,就在自己展现出武魄修为后,凌太冲身上本已消失的杀意,竟然再一次出现,甚至比之前还要来得强烈明显。

“因为我展现出了有别于废物的能力,他作为父亲,不但不感到高兴,反而更想杀我了吗?但为什么?就算是修真界的魔头,像他这般冷酷之人也很少吧?”

感受到越发浓烈的杀意,凌志心头暗凝的同时,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时候,就听叶清影道:“怎么样?凌太冲?我儿子已经觉醒了武魄,说明他不是废物,可以修习武道,那入赘黄家之事,是否可以免除了?”

“不过区区黄武境四重修为,凌家同辈中,就属他修为最低,即便觉醒武魄,但废物之名,只怕还是实至名归吧?”紫罗目露讥讽,又紧张的看向凌太冲,深怕他真的会同意叶清影的请求。

“呵呵,真的已经是黄武境修为了,既然这样,再入赘黄家,我看怕是不再合适了。”

这时候,一把清脆好听的声音响起,却是坐在凌太冲右手边的二夫人红菱突然说话了。

此言一出,不说人群感到意外,那紫罗更是投去杀人的一瞥,“红菱妹妹你说什么呢?莫非你也觉得那废物很了不起?”

“呵呵,姐姐我可没这么说。”

红菱露出一个千娇百媚的笑容,看吸引住众人的目光,这才看向凌太冲,“太冲,凌志既然觉醒了武魄,虽然起步晚了点,不过终究是你的嫡子,我觉得,咱们不能再这么放任自流下去了,免得被外人说闲话。”

“红菱,你……”紫罗目光冰寒,显然是对红菱一再的插嘴不满。

凌太冲眼角颤了颤,面无表情问道:“那依你之见,该如此安置那个逆子?”

“前段时间,大夏王朝四宗门之一的落霞宗不是向各个世家后辈发出邀请了吗?希望各个世家都可以派出优秀子弟去参选他们这一次的外门弟子选拔,咱们城主府正好也获得了三个参与选拔的名额。

凌志这一辈,小羽若心他们都各自有了自己很好的前程,唯独凌志,刚刚觉醒武魄,而且还是太冲你的嫡子,为何不让他去落霞宗一试?”

“你开什么玩笑?刚才不也说了,人家要的是优秀子弟,就凭他,区区黄武境四重的废物,如何能够选得……”

几乎是红菱话声方落,紫罗就出言讥讽反对,但话未说完,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话锋一转,同时笑盈盈看了红菱一眼道:“嗯,妹妹这个提议不错,我觉得太冲可以让他去试一试。”

凌太冲眉头一皱,眼中寒意更胜,但就是这个时候,他似乎看见了紫罗和红菱相继传递来的眼色,心中豁然开朗。当即嘴唇咧开,露出一个看似和煦的笑容朝凌志道:“凌志,刚才你两位姨娘的话你都听见了,你可愿意接受?”

“嗯?”凌志心头一凛。

虽迄今为止还看不出这件事究竟对自己有何坏处,但本着敌人赞成的,就是我要反对的原则,还是拒绝的好。

正欲开口反对,就听凌太冲继续道:“如果你能够顺利被挑选上,成为落霞宗弟子,哪怕是外门弟子,你们母子今天的逾越,我可以不追究,不仅不追究,从今往后,你母亲还可以走出冷谷,享受和你两位姨娘同等的地位。”

稍微一顿,凌太冲脸色骤寒,“但是,如果你无能,被淘汰了,那不仅你的母亲罪责难逃,免不了被继续幽禁甚至更严重的命运,我还会亲自出手,废去你的修为,我凌太冲英明一世,不需要废物儿子,你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究竟是接受还是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