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六章 废物的挑战

“是五爷,难怪拥有如此强大的气场,仅凭一口气就震得我体内血气翻滚!”

“那废物的母亲虽然也很厉害,一招就轰杀了玄武境初期的韩总管,但对上五爷,怕是凶多吉少了……”

人群看见这突然出现的两人,目光都凝了起来,不约而同的往后退出一段距离。

“韩放恶奴欺主,以下犯上,不仅口出污言秽语,更是试图对我母子俩动手,我身为凌府一员,我儿子更是凌府堂堂正正的九少爷,杀他有何不可?怎么?凌太北,你是想问我罪不成?”

叶清影面色冰冷,哪怕深刻感受到对方传来的威胁,依旧半点面子也不给。

“哈哈哈,以下犯上,恶奴欺主?我没听错吧?一个弃妇,加上一个废物儿子,这算哪门子的主子?更有何资格谈‘堂堂正正’四个字?”

不等五爷凌太北回答,那细长眼青年,也就是凌太北的儿子,凌子楚就率先嘲讽起来。

“你再说一次!”叶清影双眸寒芒大放,她可以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轻贱,但羞辱儿子,就是不行,那已经触及心中底线。

“嫂夫人真是好大的威风,怎么?当着我的面,你难不成还想动手不成?”凌太北一声冷笑,无视叶清影释放的杀意,眼中满是揶揄之色。

“我威风?凌太冲,你就是这样教儿子的吗?”

叶清影面色愈寒,目光牢牢锁定在凌子楚身上,“让他道歉,否则别怪我这个做长辈的不客气!”

“道歉?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子楚刚才有说错什么吗?难道他说的都不是事实?”

凌太北冷笑着看向叶清影,连虚伪的客套都懒得再装下去,“还是说,你儿子并不是废物?又或者,你不是被大哥放弃的女人?”

“凌太北,你莫要欺人太甚!”叶清影娇躯剧颤,下垂的双手拳头握得嘎吱作响。

“三姨娘,虽然现实很残酷,可那终究是现实,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你的儿子,本来就是废物嘛,至于你,哈哈哈……”凌子楚瘪瘪嘴,又是一阵放声大笑。

“混账!”

叶清影眼神愈冷,单脚一跨,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杀意,于此同时,武魄冰凌剑由背后飞出,挟裹无尽杀势,牢牢锁定在凌太北父子身上。

凌子楚笑容一滞,只感觉周身冰凉,下意识朝凌太北背后躲去。

“咦?怎么?嫂夫人,你要动手?!”凌太北目露讥讽,一股强大的荒霸之气瞬间扑出,空气中冰冷的气息顿时为之一消。

“这凌太北看似跋扈嚣张,但实力却不弱,仅凭释放的气势,就能和祭出武魄冰凌剑的母亲对抗,他的实力,最少已经达到玄武境七重,就算是我,即便不惜暴露筑基期的实力,想要斩杀他都需废一番手脚,母亲,不是他的对手!”

一旁的凌志冷眼瞧着这一切,心中做出判断,随即,只见他往前一步,看似随意,却又刚好插入两人气机对碰的中心,冷声道:“住手!”

“小志危险!”

“嗯?”

叶清影和凌太北同时叫道,旋又双双露出惊色。尤其是凌太北,完全没想到凌志在这种情况下还敢站出来,而且脸色还是如此的平静。

不禁心生好奇,盯着凌志道:“你刚才,是在冲我喊的吗?”

“五叔,我母亲爱子心切,因为听见你们对我一些不好的评价,一时难以接受,行为有些冲动,还请五叔大人大量,收了气势,小侄这里向你赔罪了!”

凌志说着,朝凌太北深深一揖。

“小志,你……”叶清影目光一闪,有些疑惑的看向凌志。

凌志不等叶清影说话,又转身朝她道:“母亲,收手吧!”

“小志你……你不用担心娘的……”

“母亲,交给我处理,好吗?”凌志直视叶清影的双眸,目光中饱含坚决。

“好……吧!”叶清影虽然心有不甘,但既然是儿子的决定,还是顺从的收起了武魄,但浑身的冰寒之气却并未减少半点。

“有趣,哈哈哈,当真是有趣!”

凌太北一阵大笑,目露揶揄道:“凌志,你虽然废物了点,倒是很懂礼数啊,不过,你娘之前杀了韩总管,刚才又对我父子动了杀念,如果仅仅凭你几句话就放过她,是不是有点太简单了?”

“就是,凭你这废物几句话就想蒙混过关,你以为自己是谁?”没有了叶清影的杀机压迫,凌子楚只觉浑身轻松,又不忘嘲讽起来。

“当然,小侄人微言轻,自然不可能简单几句话就让五叔揭过此节,不过……”

微微一笑,视线落在凌子楚身上,“身为人子,父母之过,自当由儿子承担,所以我这个废物,相向五叔你的天才儿子凌子楚挑战……”

“你说什么?”凌太北面色一怔,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光是他,周围无数围观众也都露出了惊容,像看白痴一样看向凌志。

都没听错吧?

凌志,被世人公认的废物,竟然主动提出要挑战凌子楚?是不知者无畏,还是找死呢?

但更让人想不到的还在后面。

此刻,就听凌志继续道:“如果我侥幸赢了,斗胆请五叔放过此节,并让我们母子进入正殿。”

“如果你输了呢?”凌子楚冷冷注视着凌志,脸色有些难看,那感觉就像吞了一只死苍蝇般恶心。

任谁被世人公认的垃圾挑战,只怕心头都会不好受。

凌志平静道:“如果我输了,不用你们开口,自当以死谢罪!”

“小志不可……”叶清影心头一紧,急忙拦在凌志面前,“为娘不许你这么做,走,我们马上走,离开凌家,你放心,娘就是拼着这条命不要,也不会让你去入赘黄家的……”

“娘!”凌志摇了摇头,“让我试一次,好吗?”

“可是……”

“求你了!”

凌志态度异常的坚决。

“不行,小志,什么事情娘都可以答应你,但唯独这件事……”

“哈哈哈,好,不愧是大哥的种,总算有点骨气,既然你诚心要为你母亲抵过,如果我再拒绝就不近人情了!”

没等叶清影话说完,凌太北就抢着说了起来,又转头朝凌子楚道:“子楚,既然别人诚心请教,你就好心答应他吧,不过,怎么说都是一家人,你下手不可太重,废了他手脚就可以了!”

“孩儿遵命!”

凌子楚跨步上前,目中闪过一抹阴冷,“废物,滚出来吧!”

凌志摇了摇头,正欲出去,叶清影却死死拽住他的肩膀,“小志,娘不许你……”

“相信我!”

凌志冲着叶清影微微一笑,一股真元闪过肩头,被拽住的肩膀就好像游鱼一般,瞬间脱离出她的掌控,使得叶清影心头一愣,那阻止的话到了嘴边却是再也说不出来。

刚才那股神奇的力量……蓦然间,叶清影发现,自己养育了十六年的儿子,似乎有些看不懂了。

“给你先出手的机会,如果你能抵住我一招而不死,这场比斗就算你赢!”

看见凌志平静的走到自己面前,凌子楚心头冷笑连连。打赢一个废物不算本事,但如果只用一招,就把废物轰残,众人总不至于再笑话他吧?

凌志摇了摇头,平静道:“还是你先吧,如果让我先出手,我怕你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你说什么?”凌子楚双目凶光大盛,杀死他!必须杀死他,不如此不足以泄心头之愤。

“废物死定了,如果他不出言挑衅,激怒凌子楚,大概只是残废,现在么,凭他区区凡体之躯,就算有天大本事,也不可能战胜黄武境六重的凌子楚。”

人群中不乏高明之辈,一眼就看出了凌子楚眼中的杀机,纷纷摇头叹息起来。

“这是你逼我的,可不要怪我!”

凌子楚终究忍不住了,话声方落,身躯化作一道闪电,暴起一拳就朝凌志脑袋砸去,空气中立时响起一道刺耳的音爆。

继承了父亲凌太冲蛮霸兽武魄的他,拥有远超同境界的实力,哪怕不释放武魄,但凭肉体力量,这一拳下去也有近乎七千石的力道。

原本就不太看好凌志的众人,看见凌子楚这一拳发出后,更是止不住摇头,似乎已经预料到凌志脑袋炸裂,变成破碎西瓜的场景。

就在这时,凌志也动了。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武技动作,只是稍微往侧边跨了一步,随后收腹提臂,对准虚空缓缓挥出一拳。

嘭!

沉闷的爆响传出,飞扑进攻的凌子楚,就好像着了魔一般,自己把胸膛送到凌志拳头上,下一秒,一道血箭喷出,只见凌子楚的身体倒飞而回,重重砸在地面上,挣扎着半天也爬不起来。

败了!

仅仅是一拳,拥有黄武境六重,而且还是蛮霸兽武魄的凌子楚竟然败了?

等等,刚才那一拳……究竟是巧合,还是那废物当真实力过人?拥有常人所不具备的高超眼力?

一时间,众人无不目光呆滞,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我堂堂黄武境六重,怎么可能被一个废物击败?巧合,一定是巧合……”

地面上,凌子楚眼神涣散,失魂落魄,似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子楚,你怎么样了?给我站起来,再战!”凌太冲一声大喝,想要唤回儿子失掉的信心。

“我的丹田……啊!父亲,我的丹田废了,那废物破了我的丹田气海……”凌子楚浑身剧震,这才感受到小腹丹田传来的阵阵剧痛,嘴里发出野兽般的惨叫。

“原本比武切磋,正常的输赢在所难免,可是在比斗之前,你目露凶光,分明是想杀我,但即便如此,念在同属凌氏一脉,我并不要你命,只是点破你丹田,这一战,你服是不服?”看着地上面如土色的凌子楚,凌志冷笑着说道。

“小畜生,你找死!”

凌太北听见儿子丹田被废,心头哪里还忍得住?眼中厉芒大盛,对准凌志就是狠狠一拳击来。

“老匹夫你敢!”

叶清影时时注意着这边的动静,冰凌剑飞快祭出,闪电般刺向凌太北的身躯。

“滚!”

凌太北不闪不避,一拳击在剑身上,冰凌剑发出一声悲鸣,“嘭”的一声被远远击飞,就在这时,叶清影已然赶到,运集起全身的元气对准凌太北拳头拍出一掌。

“贱人去死!”

凌太北玄武境七重修为,高出叶清影整整两个小境界,又是含恨出手,即管后者拼尽全力,但拳掌交接后,仅仅造成霎那间的停滞,紧跟着,叶清影就喷出一口鲜血,如柳絮般震飞而去。

“够了!”

一把高亢的声音响起,震得在场之人脸色发白,心脏抽紧,就连准备继续朝凌志发动攻击的凌太北,都下意识的停下脚步,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老五,子楚伤得不轻,你先带他下去疗伤,清影,凌志,你们也闹够了,还不赶快滚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