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五章 霸道叶清影

夜凉如水!

庞大的卞梁城宛如一头沉睡的远古巨兽,静静的盘踞在地平线上。

然而,属于卞梁城最大最豪华的建筑,城主府凌家,却是灯火辉煌,人头攒动。星星点点的宫灯,将宏伟宫阙完全照亮,种种富丽堂皇,并不因黑暗而有半分褪色。

但,这一切和凌志,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穿过道道假山楼阁,最后来到一僻静清幽的偏院。和种种繁华的城主府相比,这里就好像另外一个世界。

少了几分喧嚣、浮躁,却多出一分宁静,或者说——冷清。

不大的院落以竹篱分作前后两进,其内陈设极为简洁,却又收拾得窗明几净,清幽怡人,透着一种居家的温馨和舒适感。

此刻,幽冷的孤月下,一道清丽的身影倚月而立,手握一支晶莹剔透的玉笛,她的目光,正一眨不眨的看着笛身,就仿佛,那根笛子是世间最美好的风景。

“母亲!”看着那月下单薄孤寂的背影,凌志忍不住唤了一声。

月下丽人正是凌志的母亲,叶清影。婉约端庄的容颜依稀能看出凌志的几分影子,身材欣长,高挑,不过此刻她的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眉宇之间似透着淡淡哀伤抑郁的气息。

听见凌志的呼唤,她赶忙转过身来,不着痕迹的把玉笛藏入袖中,露出笑容道:“小志,你回来了?嗯?你……”

看着凌志,叶清影面上好看的线条突然微微颤动了下。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又睁了睁美眸,不确定道:“小志,娘没有看错吧?你怎么……”

“是的,母亲!”

见到母亲动容的表情,凌志狠狠的点头,同时念头一起,一团模糊的影子徐徐从后背升起,“画武魄,虽然暂时还没发掘出什么威力,不过的的确确是武魄觉醒,孩儿现在已经是一名黄武境四重修为的武者了。”

“好,好好!”叶清影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已经泣不成声,十多年了,当全世界都认为她生了一个废物儿子,唯独只有她,从未对凌志失去过信心。

但那种坚信,更多出自于一位母亲感性的一面。理智告诉她,儿子,无法觉醒武魄,今生今世都只能做个平凡人。

天可怜见,这一刻,她恨不得昭告全世界,自己的儿子,武魄觉醒了,凌志,再也不是人们鄙夷的废物了。

不过,短暂的激动后,叶清影又很快冷静下来,有些不忍的看着凌志道:“小志,那件事情,你都知道了?”

“嗯,我都知道了。”凌志点头,他自然知道母亲说的是什么事。

“小志,委屈你了,只怪娘无能……”

“不,母亲,这件事和你没关系。”

不等叶清影说下去,凌志就开口打断她道:“母亲,我想见见‘他’,你能带我去吗?”

“什么?你要见‘他’?”

叶清影的面色骤然一变,紧接着,那张清幽若空谷幽兰的脸上流露出凄苦的表情,“没有用的,小志,娘比你更了解‘他’,那人的无情是你绝对想不到的……”

“不,母亲,我必须要见他!”

凌志摇了摇头,毅然道:“孩儿以后的路,自己走,谁都不能横加干涉,就算是‘他’也不行!”

身躯一颤,叶清影有些意外的看着凌志。十六年来,她还是首次在儿子眼中看见锋芒,难道,这就是武魄觉醒后带来的改变吗?

可是,小志你又知不知道,就算是武魄觉醒,以十六岁之龄还只是区区黄武境四重,在那人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这一刻,叶清影犹豫了,不过当她抬头再一次面对凌志毅然决然的目光时,内心突然狠狠的震了一下。

武魄觉醒,这是儿子进击武道之路以来首次表露出自信,更是十六年来首次向她提出恳求,她,能拒绝吗?

武者的眼中揉不得半粒沙子,如果这次自己拒绝,儿子固然可以保得一时安稳,但挫了锐气,将来还谈何进击武道更深的康庄大道?

一瞬间,叶清影想通所有关节。

不能拒绝!

不仅不能拒绝,反而要尽自己一切所能维护儿子难得的尊严与自信。

“好,小志,你有这样的志气,娘也替你感到高兴,明日正好是家族三个月一次的族会,娘就带你去见他!你有什么自己的想法,就放开手脚去做吧,出了任何事情,娘替你担着!”

……

翌日,庞大的城主府凌家,迎来了热闹的一天。为期三个月一次的族会,定在今日召开,但凡凌家有头有脸的人物,无论天涯咫尺,都会尽量在这一天赶回凌府。

“看见了吗?那就是二爷,城主的亲弟弟,看他龙行虎步,神华内敛,只怕修为又精进了不少,说不定已经达到玄武境后期了。”

“嘿嘿,二爷我当然认识,不过说到修为,咱觉得还是五爷胜算更大,你知道不?听说五爷前段时间一直在大夏王朝北边的雾洲,和那些蛮夷做生意,那些蛮子的实力你应该听说过吧?五爷既然连未开教化的蛮夷都能制得服服帖帖的,足见他的修为有多高。”

随着一队队在外的凌家高层不断步入城主府,四周围都能听到类似的议论声,不过这一切,却因为两个人的出现,而瞬间达到高.潮。

凌志跟随母亲从偏院出来,还未来得及踏入城主府的正堂,无数人的目光立刻落在了他们身上。

“咦?看见没有?那废物母子俩今天怎么来了?难不成他们也是来参加族会的?”

“不可能,对了,我听说那废物今天要入赘黄府,而且是带着他母亲一起入赘,看他们母子两的表情,八成是来求城主大人收回成命的。”

“什么收回成命?那废物留在凌家也没什么好日子过,我看他们是觉得母子两个人过去太寒碜,多半是来求总管大人给他们调拨些撑场面的迎亲队伍的,哈哈哈……”

“如果真是那样,我看他们今天多半要丢脸了,谁不知道韩总管是大夫人的人?而大夫人一向看不惯废物母子俩……”

“嘘,别说了,他们过来了。”

人群看见走来的凌志母子俩,纷纷议论开来,正在这时,一把略带讥讽的声音突兀响起,“夫人,九少爷止步!”

说话之人身材高大,目光冷冽,正是人群口中的凌家总管,韩放。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下有好戏看了,韩总管虽然只是下人,可是深得大夫人器重,废物母子虽然是名义上的主子,但被打入冷宫已经许多年,无论他们今天为何而来,这脸子肯定是丢尽了。”

人群看见韩总管突然出现,还大咧咧拦在了凌志母子俩面前,纷纷露出兴奋的表情。

叶清影目光一凝,冷冷的看着韩放道:“韩总管什么意思?”

“三夫人,想来你是独居多年,连凌府的规矩都忘记了,今天是凌府三个月一次的族会,前面大厅来的都是凌家的重要人物,三夫人如果没什么要紧事,还是不要去惊动了客人为好,嘿嘿!”韩放冷冷一笑,哪有半分面对“三夫人”主子的恭敬。

“你放肆!”

叶清影面色一冷,寒眸直视韩放眼皮,“既是凌家族会,我为什么去不得?难道我不是凌家人?我儿子不是凌家人?”

“这……”

韩放被叶清影冰冷的目光刺了一下,顿时心头一跳,更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强势。他当然想回答说“是”,可有些事情,私底下议论可以,明面上却不能说出来。

“区区一个下人,凌家养的一条狗而已,竟然敢以下犯上,韩放,你是觉得我这个三夫人不敢治你的罪?还不给我滚!”见韩放还拦着不让,叶清影往前一步,目光越显锋锐。

韩放身为凌家大总管,权倾一时,如果被正牌凌家主子,如大夫人,二夫人,又或三爷五爷之类的训斥也就算了,可现在竟然被叶清影这种落难凤凰讥讽为狗,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双眼立刻暴凸起来,迎着叶清影冰冷的目光,韩放更是寸步不让,“贱卑!真当自己是主子了?一个打入冷宫的弃妇,生了一个不修武道的废物,有何资格说我?”

“再说一次!”叶清影寒眸冷冽,丝丝杀意迸射而出。

“说就说,怕了你不成?一个弃妇,生了一个废物……”

“死!”

不待韩放话声落下,空气中骤然冷了下来,一柄冰凌之剑,闪电般由叶清影后*出,卷动无边杀意,生生朝着韩放胸腔刺去。

一瞬间,无数围观众汗毛倒竖,都感到一阵彻骨寒意。那当然不是真的寒冷,而是由叶清影释放出的冰凌剑武魄卷动的杀意而生。

韩放勃然变色,没想到叶清影说动手就动手,更没想到对方实力竟然如此强大。刚要释放出自己的武魄,突然胸口一阵刺痛,紧接着,“嘭”的一声闷响,冰凌剑透胸而过,带起一团血雾,韩放高大雄武的身躯瞬间化作一团血色齑粉。

“母亲沉寂多年,没想到实力竟然如此强大,以她冰剑武魄,又是玄武境五重的修为,对付区区只有玄武境一重,而且还是最普通铁锤武魄的韩放,倒是并不怎么费力。”

凌志站在叶清影身后,冷冷的看着这一幕,目光平静,倒并不觉得意外。

“谁敢在凌府撒野!”

蓦然间,一把高亢的啸声传来,元气爆炸,天地动摇,众人只感觉一阵耳鼓发麻,脸色发青。

“小志……”叶清影面色一变,急忙挥出一道元气要护住凌志的身躯,却见凌志挥了挥手,淡笑道:“母亲,我没事!”

“是你这个废物?”又是一道声音落下,说话之人年约十六七岁,长得和凌志有些相似,只是一双眼睛稍显细长,看人时微微眯眼,给人极不舒服之感。

之前那把啸声自然不是这细长眼青年所发,而是站在他身后一清瘦中年人。只见他踏前一步,冷冷注视着叶清影母子俩,眼中闪过一抹讶色,旋又敛去,皱眉道:“竟然是你们?不知韩总管犯了什么事?为何要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