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二章 看不上你

凌志笑着道:“黄青青小姐,我自然是认识的,至于找她做甚……嗯,还未请教小姐芳名?是否黄府中人?如果方便的话,能否帮忙代为通传下,就说凌志求见……”

“你就是凌志?”

火红女子脸色一变,倏地反应过来,强作无事的撇过头去,但一双美眸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多看了凌志两眼。

却见凌志负手卓立,一身白衣,长衫飘飘,随意往那一站,亦给人以潇洒飘逸之感。若是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单这身皮囊卖相,还真有可能吸引无数大姑娘小媳妇的爱慕。

可惜,这是武道的世界,而对方,偏偏正是那传言中不可修习武道的废脉垃圾。

莫说现如今自己已经有了易风这个如意郎君,即便没有易风的出现,她黄青青也不可能钟情于此等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废物。

“咦?你认识我?”虽然火红女子的讶色只是一闪而逝,但凌志还是精准的把握住了,甚至心头已经隐隐有些猜测。

“不认识,倒是听说过你的名字,汴梁城赫赫有名的城主府九少爷,说的该是阁下你了吧?呵呵……”

黄青青玩味的看着凌志,故意把“赫赫有名”四个字咬得极重,其中讽刺的意味不言自明,“行了,你不是有事要找黄青青吗?在这等着吧,我会帮你转告,至于她见不见你,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说罢转身,朝旁边的易风温柔道:“易大哥,咱们进去吧。”

“好。”易风点了点头,跟着黄青青一起朝黄府大门而去,至始至终都没有拿正脸看过凌志一眼,但那平静的眸子中却隐有锋芒闪现。

“杀气?他想杀我?”

凌志目光微凝,瞟了易风的背影一眼,很快又重新把视线落在那火红女子身上,半晌,嘴角边扬起一个淡淡的弧度,“有点意思。”

黄府大宅,黄青青屏退下人,亲自领着易风穿过重重庭院楼阁,来到家族最为隆重的前厅正院。

在那里,黄家家主黄东行正领着一帮族人恭敬的候着。见到自家宝贝女儿平安归来,尤其是跟随女儿一起的易风易大公子,自是免不了一番热情寒暄。

众人分宾主坐下,由下人奉上茶水果点,简单的聊了一会天后,就见黄青青从位置上站起,带着不满的情绪来到黄东行面前道:“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要答应把我嫁给那个废物?”

“青青,这个……”

黄东行面露苦色,朝易风看了一眼,见对方并未表露出半分不悦,这才苦笑道:“青青,一言难尽啊,你不知道,在你离开的这大半年里,我们黄家一连好几批货物都遭受到不明势力的拦劫,这还不算,就连汴梁城中,属于咱们黄家的商铺,酒楼,也接连遭人破坏,所以爹……”

“所以爹你就不顾女儿的幸福?”黄青青秀美紧蹙,越发显得不高兴,“爹,亏女儿平时那么尊敬你,你就是这么做人家父亲的?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女儿往火坑里跳?”

“我的宝贝女儿,爹也没有真让你嫁给他啊。”

黄东行又忍不住朝易风瞟了一眼,“爹早就跟他们凌家谈过了,让那废物入赘咱们家,你根本就不用嫁过去,完全就是向外界表明个态度,你想想,以那废物的实力,来了咱们家,他还能把青青你怎么样?”

“那也不行!”

黄青青气得狠狠一跺脚,实话说,如果没有易风的出现,为了家族的利益,老爹这样安排,她未必就不能接受。

可是现在,她早已经是易风的女人了,像这种有损女儿家名节的事情,她能答应吗?如果她答应了,那易风的脸子该往哪里放?

“青青,你真把爹当老糊涂了?现在既然易风贤侄来了咱们家,爹当然不会再同意这件事了。”

黄东行说到这里,露出讨好的笑容朝易风看过去道:“易风贤侄,你放心,我现在就让人去把那废物赶走……”

“不必了!”

易风淡淡一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敢打青青主意的男人,我倒是很有兴趣会一会他。”

“贤侄,你这是……”黄东行一听着急了,脑门上都隐隐浸出汗水来。

要从易风和那个废物中选一个作为女儿的良配,他当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但无极宗虽强,易风本人实力也不弱,可老话说得好,县官不如现管。这里毕竟还是在汴梁城的一亩三分地上,就算要悔婚,他也不希望把凌家得罪太狠。但现在听易风的口气,分明就是不想轻易放过对方,这却是如何是好?

易风何许人也?只一眼就把黄东行的心思猜透了七七八八,却也并不点破,仍然平静的笑道:“好了,伯父,就这么说定了,放心,既然是我自己要去见他,那这件事就不会再和黄家有任何关系。”

说罢朝黄青青看过去,“青青,别人可是特意来找你的,怎么样?你也跟我一起去见见吧!”

“易大哥,我……”

黄青青脸色一变,搞不懂易风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但看见对方一脸平淡的模样,终究不敢拒绝,或者说不敢让易风心中留下任何不好的想法。

凌志静静的站在黄宅门口,这一站,就是两个时辰。这段时间中,不断有人从门口进出,可硬是没有一个黄家人出来招呼他,更别说见到黄青青本人了。

他可不相信黄家没人知道他来了,既然知道,又采取这种置之不理的态度,那唯有一个解释——对于这门亲事,黄家,同样是不同意的。

“越来越有意思了。”

嘴角泛起一个淡淡的弧度,凌志转身,他决定不再干等下去了,反正他也不是当真要娶别人的女儿。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嘎吱”一声响,紧闭的黄家大门打开,一名身着黄家家丁服装的中年大汉由内走了出来,径直来到凌志面前,恭敬道:“请问阁下是不是城主府的九公子凌志凌少?”

凌志点头道:“我是凌志。”

“原来真的是凌少爷啊,凌少,我们老爷刚从外面回来,知道是凌少来了,让我赶紧请你进去呢。”中年家丁神色恭敬,但嘴角却带着淡淡的嘲讽。

凌志哪有看不出的?但他顶着废物之名活了十多年,像这种事情早已司空见惯,倒也不以为忤,直接跟着中年家丁进了院门。

这黄家外面看着就挺大,里面更是内有乾坤。

整个庄园皆被山石草木隔成一处处小天地,院外有园,园外有院。凌志跟着家丁一路穿过几处院落,沿着条条幽深回廊,最终来到一处僻静的凉亭处停下。领他进来的家丁招手奉上香茗后,就告了声罪再次退去。

凌志在凉亭内坐下,本以为既然请他进来了,无论愿不愿意,当会有人来见他,却不想,这一坐,又是一个时辰过去。

直到以他两世为人的性情亦渐渐生出不耐时,耳旁中才传来渐渐脚步声。

转过头,就看见一男一女款款而来,那女的大约十七八岁,身着这个世界女子常见的素红武士服,眉目清越,透着一股子男儿家才有的独特英气。

男子乍看之下很平常,但那淡淡含笑的脸庞,却似蕴含一股内敛的神华,特别是那双点若寒星的眸子,开阖之间隐有剑光射出,夺人心魄。

“两位,真是巧啊,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凌志从座位上站起来,遥向两人打起招呼。

这两人自然是黄青青和易风了,听见凌志的招呼,易风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黄青青却是紧走两步,语带揶揄道:“正式介绍下,我叫黄青青。”

凌志点头道:“你好,我叫凌志。”

看见凌志听见自己介绍后竟然如此平静,黄青青心头咯噔一下,再次仔细的打量起凌志来。却见眼前的男人沉静若水,嘴角带笑,举手投足间似带着一股深不可测的神秘气度。怎么看,都与传言中不修武道的废物九少不相符。

忍不住好奇道:“你似乎一点不奇怪?”

凌志笑道:“奇怪什么?”

“你早猜到我就是黄青青了?”没有在这废物脸上看见半点波澜,黄青青有些不甘心。

凌志笑而不语,算是默认。

“算了,管你是故作高深还是老谋深算,我这趟过来,你应该知道原因吧?”

黄青青不想和凌志废话,有一点她不愿意承认的是,她发现自己越和这个男人接触,竟然会忍不住被他身上那股独特的气质吸引。

易风就在旁边,她当然不愿意对方误会,更不允许自己生出那种连自己都不能容忍的可耻念头。

凌志一如既往的平静,笑道:“多少猜到一点,我的身份,来历,黄小姐已经知道了,毫不客气的说,过了今天,我们将结成夫妻,当然,这是我们两家长辈的意愿……”

“你什么意思?”

“黄小姐听我把话说完,我知道,对于这桩婚事,黄小姐应该是反对的……”

说到这,凌志稍微一顿,见面以来第一次,把目光落在了黄青青身旁的易风身上,“如果我没猜错,你已经有意中人了,而这位,应该就是你不赞成的理由。”

“你……知道就好!”

黄青青紧咬下唇,盯着凌志的双眼直感觉一阵梦幻。

这还是那传说中的废物吗?废物为何会有如此飘逸绝尘的气度?想到易风还在旁边看着,立马寒下脸道:“看来传言有时候也会是错的,你应该不是那么废物,不过有一点你刚才说错了。”

凌志一愣,道:“黄小姐何出此言?”

黄青青就笑,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就算没有易大哥,我同样不会赞成这桩婚事,因为我……压根,看、不、上、你!”

突然一抹炽热的目光射在脸上,却是易风听见她的话后,心情大畅,忍不住投来赞许一瞥。

黄青青暗舒一口气,知道自己做对了一件事。这易风表面上不在乎,实际上心头不知怎么想的,现在自己当面羞辱凌志,不用说,已经获得了他极大的肯定。

只是,为何心中会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就好似,自己从此错过了什么东西?

没有愤怒,甚至连丁点情绪的波澜都没有,凌志还是一脸平静道:“如此,那事情就简单了,坦白说,对于这桩婚事,我同样是反对的。”

“你倒是有些自知之明。”

黄青青冷笑,自动把凌志的说法理解为刚刚羞辱他的一种报复,又道:“这么说,你这趟来是向我父亲提出解除婚约的?”

凌志点头:“是的,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你跟我走一趟。”

说罢似乎想起什么,看了旁边的易风一眼,又补充道:“不带任何其他不相干的人,就你和我,一起去一个地方,希望黄小姐不要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