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三章 初露锋芒

“你是在开玩笑吗?”

一把冰冷刺骨的声音响起,这次说话的却不是黄青青。但见易风跨前一步,冷冷的注视着凌志,厚薄适中的唇线微微上翘,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似在嘲讽,又似不屑。

凌志摇头,“我不习惯和陌生人开玩笑。”

“你确定?”

易风眯了眯眼,笑容中透着一丝怜悯,“井里的蛤蟆,永远不会知道蓝天有多么广阔,或者传言有误,你应该觉醒了武魄,又或者你已经身居黄武境六七重的实力,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隐忍,更不知道你为什么甘愿顶着废物的名头活着,但……”

稍微一顿,易风嘴角那抹笑容显得越发灿烂,“在我眼中,你始终都是废物,所以,我想再确认一次,你刚才的话,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凌志苦笑,武道的世界,强者为尊,却并非每个人都能修习武道。

武魄觉醒者,万不存一,可以说,只要身具武魄,哪怕只是如花花草草般治疗系的武魄,亦算上天的宠儿。

眼前的男人,气势如虹,神华内敛,当是天之骄子一类,但让凌志感觉可笑的是,即便如此,他又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装?

抬脚,上前一步,迎着易风如刀般犀利剔骨的眼神,凌志以惯有的平静口吻道:“我说过,我从不习惯和陌生人开玩笑。”

“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啊,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那并非代表牛犊就能战胜猛虎,不过是无知的傻大胆而已,既然你诚心找死,那我自当成全你!”

易风双目一寒,无尽的杀意电射而出,原就如剑的身躯更显锋锐。

“嘭!”

一声闷响,凉亭不大的空间中只见一道厉芒闪过,紧跟着就听见一声痛苦的惨叫。易风英挺如剑的身躯化作离弦之箭,闪电般朝后飞扑而去,重重砸在地面,不等他抬起头,一口血水已经喷薄而出。

“易大哥……”黄青青瞳孔骤缩,浑身如遭雷殛,张大的嘴半天也合不拢来,“你……你你你……”

“不用担心,他暂时还死不了。”

凌志收刀入鞘,又把惯用的血饮狂刀归入须弥指环中。就似做了一件吃饭喝水般的平常事,连看也不看一眼倒地的易风。朝黄青青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黄小姐,如果方便的话,我们现在就走吧。”

“你究竟把易风怎么了?你又要带我去哪里?”

黄青青回过神来,突然想起这里是黄府,是自己的家,胆气不免大了几分,“我警告你,你千万别乱来,我只要随便喊一声,保证你不能活着离开……”

凌志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突然跨步上前,在黄青青惊骇的注视下,一爪扣向她雪白的玉颈。

黄青青黄武境五重修为,就在前一刻,她还把凌志当着蝼蚁废物般践踏羞辱,但此刻,面对凌志突如其来的一爪,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竟然连半分抵抗都不能。

就当她心胆欲骇,以为吾命休矣时,却感觉几道指风袭来,瞬间刺入她周身大穴,一身黄武境元气给封了个结结实实,连半点调动都不能。

黄青青脸色大变,朝着凌志恶狠狠道:“凌志,没想到你竟然隐藏得那么深,但你要明白,这里是黄家,你就算再厉害,难道还能逃得掉?”

凌志就笑,在她肩头轻轻拍了一下道:“所以,我想请黄小姐送我一程。”

“你究竟要做什么?”

“如果我说,我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黄小姐你好,不知你信吗?”凌志继续笑道。

“你以为我是白痴吗?”

黄青青一声冷哼,正欲反唇相讥,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心头不禁一喜,可就在这时,却见凌志屈指一弹,一记指风射向自己咽喉,竟然是封住了她的哑穴。

黄青青完全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又看见凌志单手一拂,不知从哪里取出张符纂,一巴掌贴在她的额头上。

“黄小姐,得罪了!”

凌志朝她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随后一手抄起她的小蛮腰,搂着她直朝黄府外飞奔而去。

这个时候,听见动静的黄东行一行人正好带着族人赶来。

远远看见自己的父亲,黄青青大喜,呜咽着不断的朝父亲挥手示意。

可见鬼的是,明明父亲一行人就隔着她不过十来丈,甚至有几个家族长老眼神都已经和她碰上了,却好似什么也没发现,完全就把她当成了空气。

“黄小姐,我建议你还是省省力气,令尊是看不见你我的。”

凌志凑到黄青青耳旁低声提醒了一句。说起来,这隐身符不过是修真界最常见同时也是最低级的一种符纂,他上一世虽然不以炼符见长,像这种最基础的符纂还是能够炼制的。

也就是这一界的武者,和修真界修士具有本质的区别,这才能够蒙混过关。

但这并非万能。

据凌志所知,武者一旦突破地武境,精气神聚合,反应、速度、力量将全面提升,武者的元气液化、形成强大的真元,那他的隐身符就再不能起半分作用。

可想达到地武境,又谈何容易?

这一界的武者划分,由高到低,分别为天地玄黄四大武境,每个境界又分九层,第一二三层为前期,四五六层为中期,七*层为后期。

以他来到这个世界十六年的见闻来看,整个大夏王朝,天武境的强者存不存在都是两说,基本上武者达到地武境,已经算一方霸主枭雄。

而像汴梁城这种偏居一偶的小城,各家族最强者也不过是玄武境中后期修为。不过有外人猜测,他的便宜老子凌太冲,似乎隐隐有突破地武境的趋势,甚至有传言说他早已经是地武境一重的修为。

因为上一世来自修真界的缘故,凌志也曾做过对比,以他现在堪堪筑基期一重的修为,严格以真元浑厚度而论,最多相当于玄武境中期武者的实力。

不过他两世为人,上一世更是摸到元婴期的门槛,加上各种修真手段,即便碰上玄武境后期,也就是玄武境六重以后的武者也能斗上一斗。

这也是他在突破筑基期境界以后,决定不再隐忍的一大依仗。

回到现场,凭着一张隐身符,加上自身隐身术的小手段,凌志挟着黄青青,很是从容的走出了黄家。但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二人刚刚离开之后,黄家却已经炸开了锅。

“啊?易风贤侄,你这是怎么了?究竟是谁把你打伤的?”黄东行领着一帮族人赶到凉亭,第一时间发现了地上重伤濒死的易风,当即脸色大变。

“影子武魄,那畜生是影子武魄……”

易风就像没听见黄东行的问话,犹自张嘴喃喃自语起来。话落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显然伤得不轻。

黄东行正要伸手去扶他,却被他一手给打掉,只见他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双目迸射怨毒的神光,“凌志,小畜生,你竟然敢伤我,我要你满门陪葬!”

说着,易风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块玉佩,捏碎后冲着玉牌冒起的一道虚影大声道:“师兄,你快来汴梁城啊,师弟我就要被人给杀掉了!”

……

“你……你竟然是影武魄?”

汴梁城外,一条僻静的小道上,已经完全显出人形的黄青青呆滞的看着凌志,眼中闪过难明的色彩。

九州大陆,武魄千奇百怪,除了常见的刀,枪,剑,戟等攻击类武魄,一些诸如花草,书,画等武魄也是存在的。

黄青青口里说的影子武魄,正是奇异武魄的一种,同时也刚好具有隐身的功效。

凌志正愁不知该如何解释,现在被这女人自己找了个借口,倒也乐得她误会。

“凌志,我小看你了,整个汴梁城的武者都小看你了,没想到你竟然隐藏得这么深,事到如今,你还想隐瞒些什么?你绑我出城,究竟想做什么?”

见凌志笑而不语,自以为猜到答案的黄青青一声冷笑,眼神变得阴冷起来。

“黄小姐,你似乎记性不太好,我之前已经说过,这次带你出来,不是为了害你,而是为了帮你……咦?”

说道这里,凌志突然脸色一变。

黄青青看着他讥讽道:“你又想耍什么把戏?”

凌志没有理她,而是冲着路旁一颗大树冷声道:“滚出来!”

“哈哈哈,不错,凌志,你果然没有辜负盟主的期望,这么快就把任务完成了。”

一把大笑声发出,随即只见树干后施施然走出一个黑袍男子,此人身材不高,脸型消瘦,鹰鼻括嘴,一双倒三角眼阴毒冰冷,看人的目光就好似一条阴冷的毒蛇。

“蝮蛇,你来早了。”凌志把黄青青放到地上,看了看天空渐斜的日头,朝对面的三角眼男人淡淡道。

“嘿嘿,这不是怕你为难吗?好了,废话少说,你的任务完成了,现在把人交给我吧!”蝮蛇嘴角勾起一抹狞笑,说着就准备上前领人。

凌志淡淡一笑,随手把黄青青给护在了身后,道:“人,现在还不能给你。”

“什么意思?”蝮蛇目光一凝,瞳孔里射出冷冽杀意。

PS:新书开张,需要大家的支持!!各位最最可爱的兄弟姐妹,叔叔伯伯,大哥大嫂……鲜花收藏投票滴走起……冰天雪地赤身果体倒立一阳指三百六十度旋转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