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一章 崛起吧,废材!

卞梁城外,一插云巨峰之巅。

咔……咔咔……

随着脑中一阵轰然巨响,冥冥中似有层隔膜破碎,凌志倏然间睁开双眼,漆黑星眸闪过一抹慑人锋锐。

突破了!

直起身,凌志就感觉到一股无比舒畅,无比强大的力量充盈全身。

他知道,由这一刻开始,他已经真正成长为一名修真界修士。因为只有筑基期修士,才算是真正的修真者,之前哪怕再强大,只要是练气期,依然不算是严格的修真者。

但,为何没有雷劫?

“看来,真的不在同一个世界了啊……”

嘴角露出苦笑,凌志甩了甩头,脸上看不见任何刚突破后的喜悦,反而显出些许落寞。

“已经过去三天,也不知母亲那里怎样了,先回去看看。”

随手打出一个清水诀,洗去身上尘埃,又从须弥戒指中取出一套衣服换上,凌志脚步踏出,人影已出现在百米之外。

轰隆隆……轰隆隆……

山脚下,一阵马蹄声忽然响起,大地仿佛都在颤抖一般。

凌志目光一凝,转过眼眸,随即就看到远处尘土飞扬,一行铁骑飞驰而来。宛如一条黑色苍龙,席卷大地,速度奇快。

“照夜狮子马!”

凌志目中闪过一道锋锐,“他们怎么来了?”

思索间,一行铁骑渐行渐近,卷动漫天尘埃,霍然停在凌志身前不过三米处。

马上骑士个个龙精虎猛,英武不凡。为首之人更是气息庞大,脸部轮廓刀砍斧劈,一双铜铃巨眼透着冷咧寒气,乃是一玄武境的大高手,同时亦是卞梁城城主府权倾一时的大总管——韩放。

“九少爷!”

韩大总管勒住马蹄,高居雄武马背之上,居高临下的看向凌志,“你为何会在此?”虽口称少爷,但语气中哪有半分作为奴才的恭敬,反倒带着几许戏谑与倨傲。

凌志目光凝了下,笑着道:“韩总管找我有事?”

“过了今天,九少爷就是十六了吧?”

“那又如何?”

“不如何,老奴只是来通知九少爷一声,过了十六,你该离开凌家了。因为考虑到少爷天生废脉,不修武道的缘故,所以族老会法外开恩,免除你去外地操持家族俗务的分派任务,而改为和城中一世家和亲!”

“和亲?”

“对!汴梁城药材世家,黄家黄东行之女黄青青;家族已经跟他们说好了,明日午时,你自己带人去迎亲,从此入赘黄家,替城主府稳固两家关系!以后如非城主大人亲自召唤,就不要回凌家了!”

话落,再不看凌志半眼,韩放一扬马鞭,滚滚铁骑扬长而去,唯空气中留下连绵的烟尘和阵阵放肆的大笑,“九少爷,忘记提醒你了,可别只顾着一个人去,入赘之日,记得带上你母亲一起去黄家,凌家不养废物,哈哈哈……”

“找死!”凌志面色骤冷,青筋暴凸,“嗯?”

就在这时,他突然转头,双眸闪过慑人锋芒,对准一边的空气爆喝道:“滚出来!”

“咦?”

古道边,一颗参天大树后,缓缓现出一身披黑袍的人影来,脸上带着疑惑,“你刚才是怎么发现我的?”

凌志摇了摇头,道:“你找我,什么事?”

似感受到凌志身上传来的寒意,黑袍男人倒并未多言,直接从袍子里拿出一枚血色令牌,“赤血令,有件事需要你做。”

凌志淡笑,“你们是否忘记,上个月我已经正式退出了。”

黑袍男人正色道:“这是最后一次!”

“不接!”

“盟主说了,如果你拒绝,他将不再保证你母亲的安全!”

“嗯?!”

凌志面色一凝,蓦地上前一步,目视黑袍男人,陡然间单臂伸出,杀意滔天,直扑对方而去,下一秒,铁箍般的五指已经落在了斗笠男人的喉结上:“你们敢威胁我?”

黑袍男人心下大骇,却又毫不示弱道:“这是盟主的原话,我不过一带话之人,你杀了我也无济于事……”

凌志闭眼,数个呼吸后,复又睁开,看着男人道:“时间,地点,目标!”

“卞梁城药材世家黄家,家主之女黄青青,必须在明日午时以前,把黄青青带到老地方,事成之后还你自由!告辞!”

凌志走到一棵大树后,盘膝而坐,从“上一世”带来的《自然诀》修真功法徐徐运转,很快,那躁动的情绪就平静下来。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世事岂能尽如人意?

但,天无绝人之路!总会在困境中给人一线生机,分别只是能否把握而已。

然而这个时候,凌志不知道的是,在距离他数千里之遥,蜿蜒的古道上,正有着几匹骏马奔驰而来。

马上骑士有男有女,个个英武不凡。最耀眼是滚滚铁骑中一女骑手,眉目清越,英气逼人,身披火红长袍,宛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煞是惹人注目。

“青青,此次回卞梁城,相信伯父一定会对你大吃一惊的,哈哈哈!”骑士中,一俊朗青年对着那火红女子低声道,平静的眼眸中隐隐透着几分倨傲。

黄青青看了身旁的英武青年一眼,美眸中露出一抹柔情,“易风,谢谢,谢谢你愿意跟我一起来卞梁城这种小地方。”

易风,大夏王朝四大宗门,无极宗的外门弟子。不单背景强大深厚,本身实力也不简单,年不过十七,已经是玄武境二重的修为。是她黄青青的男人,同时也是她这趟出门历练最大的收获。

她已经跟着易风有半年多了,虽一直到现在都还未获得过任何承诺,但她并不介意。能够成为易风的女人,本身就是一件荣耀之事。

莫说她仅仅只是小小卞梁城一小家族的千金,哪怕是不可一世的城主府凌家,甚至是城主凌太冲,面对易风这种级别的青年才俊,也必须笑脸相迎,小心侍奉,不敢得罪半点。

也因此,以对方的身份,能够主动提出愿意和她一起回卞梁城一趟,让她心中十分的感激。

“青青,你我在一起也有半年多了,我易风并非无情之人,很多时候,有些话,我不想说,也说不出口,但青青你要相信我,一切,就看我实际行动吧!”

“我信,我一直都相信!”

易风朴实的话语让黄青青心湖荡漾起幸福的涟漪,但随即,她又想到了父亲昔日找人带来的传信。

趁着对方高兴,索性提了起来,“易大哥,我这次回家的原因,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哈哈哈!青青,我说你一路上愁眉不展,原来是担心这个啊?你就算不信你易大哥的本事,无极宗你总该相信吧?”易风放声大笑,说不出的飞扬放旷。

“我信,我当然相信无极宗的威严,但天高皇帝远的,我怕……”

“青青,你想多了!”

易风嘴角上挑,目中有杀意迸射,“我已做好万全准备,那狗屁城主一家,识相便罢,如若不然,我要他们凌家在大夏王朝除名!”

……

“树欲静而风不止,既然避无可避,那就一次性解决掉吧!”

古树下,凌志长吁一口气,心中再无任何犹豫,目露坚毅之色,直朝着远处庞大的汴梁城城门口而去。

九州大陆,以武为尊,强者高高在上,俯视众生;弱者匍匐在地,苟活于世!

严酷的武道丛林法则,铸就了九州生灵人人尚武的独特个性。

然,武道艰难,纵有万世不拔之决心毅力,又岂是人人可循。

武魄,九州大陆生灵与生俱来,且为独有、唯一之天赋,唯有觉醒武魄者,方能踏入武道,追寻那永恒力量的源泉。

武魄,就是九州大陆亿万生灵进击武道世界的敲门砖。

但事无绝对,没有人知道,茫茫大陆上,有一个人,被所有人认为天生废脉,体内连废武魄都不具备。可他如今的实力,就算比上武道黄武境巅峰强者都不差分毫。

这个人当然是凌志了。

凌志原是一个名叫天星大陆的修真界人士,因为一次渡元婴劫时,被天雷轰顶,魂飞魄散。本以为此生终了,不想醒来后竟然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更郁闷是还附体到一名叫凌志的婴孩身上。

他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体内检测不出武魄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此生的凌志出生大夏国汴梁城,父亲凌太冲高居汴梁城城主一职,手掌一城兵马资源,可谓出身显赫。只是这显赫的家世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方便,反而是无穷的麻烦。

最是无情帝王家!

记忆中,自检测出本身不具武者潜质后,父亲凌太冲就再没有在他眼前出现过。连带着,生育他的母亲,也被打入冷宫,母子俩所享受的便是连下人也不如的待遇。

但他并未放弃!

不能修武道,专修真亦可!哪怕这片天,并不是最合适修真者的土壤,哪怕修真初期的功效,并不见得就比武道更强悍。

可他没得选择!

就算不是为了前途,单是母子俩平日生活开资用度,不修行挣钱也是万万不行的。

只不过,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暗中进行的。因为他无法解释,一个没有唤醒武魄觉醒的废脉,为何能够修炼出可媲美武道强者的力量。

正是基于此,更加坐实了他天生废脉的名号,如果不是有个城主父亲这层关系,如他这种不修武道的平民,只怕早就被赶出汴梁城主城区了。

“这里,应该就是黄家了吧?地方不小啊!”

一座红墙高耸的庄园外,凌志静静站在门口,心头小小的感慨了一番。当然,也只是“小小”感慨,黄家再大,和他凌家的城主府相比,也仅仅只是算不错而已。

“你在看什么?”

一把冰冷的女人声音在耳旁响起,凌志转起头,就看见一道火红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曼妙的身姿,秀丽绝伦的五官,算不上绝美,但也有几分独特的韵味在其中。

女子并非一个人,身后还跟着十来个青年随从,尤其是和她并排站立的一剑眉男子,气息浑厚,目光炯炯,一看就是个高手。

“我在问你话呢,你听不见吗?”女子见凌志不回答,黛眉微微蹙了下,语气却是越发寒冷。

凌志反应过来,笑了下道:“哦,没什么,只是见黄府气派威严,特来瞻仰一下而已,对了,看小姐一行人似乎也是往黄府而去,不知可认识黄府千金,黄青青?”

“你要找黄青青?”

那火红女子都准备带人进府了,闻言却是陡然间停了下来,饶有兴致的打量起凌志,眉眼间露出一抹古怪笑容,“你找她干什么?你认识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