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七十八章 震惊的内幕

武沐以手拄着地面,又喷出了一口血液,犹自顽强的站了起来,嘴角划过一抹孤傲。就像是潜意识一般,就算死,也要站着死!

“倒是个硬骨头,不过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何昧心冷冷道。随后一道掌风劈在了武沐的膝盖处,却是像让武沐跪下去。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让男人下跪,便是很大的屈辱!武沐却是感觉膝盖一疼,小腿肌肉不断颤抖,生生止住了下跪的趋势。

大丈夫宁可杀不可辱!

见到此,却使得何昧心又是一愣。

“没想到却如此有骨气。”何昧心戏虐的一笑道:“但是终究会死!”

武沐也是笑了笑道:“就算杀了我,让我下去,我也还会去折磨你的儿子。”

“你!”何昧心独顿时气的咬牙切齿,他这辈子就何峰这一个儿子,本来就听说被武沐弄得尸骨无存,此时听到后者的话语,不禁更加的愤怒起来,冷冷道:“既然这么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

“不要!”

此时却突然传来一声喝止,这声音却是婉转动听之极。众人寻声望去,却是看到一个少女想这边跑了过来。一身的锦衣白裙,相貌娇美之极,尤其是眼中那一道慧黠的眼神,更显可爱。

此刻,有的人惊呼道:“公主,你怎么来了。”

“不要杀他!”此时赵宣儿站在了武沐的不远处,紧紧的盯着武沐的身体,当看到后者嘴角的血迹时,美眸内突然闪过一些担心,随后被急切掩饰了过去,但却被武沐看在了眼里。

此时的赵宣儿已经没了公主模样,头发由于剧烈的跑动,已经杂乱不堪,鞋子也是跑丢了一只,露出了一只娇小可爱的玉足。当她听到赵均与武沐战起来消息时,她便疯狂的向这边跑了过来,连骑马都是忘记了。

一边是自己喜欢的人,一边是最疼爱自己的哥哥。他不想任何一个人出事。

此时的赵均看到武沐立刻就要被何昧心杀掉,却突然有人出来喝止,心里不爽之极,当看到是自己的妹妹时,忽然神色极为的复杂起来。

赵宣儿望着赵均道:“求求你,不要杀他好吗?”

赵均目光复杂,看着赵宣儿的面孔,没有说话。

“他只不过是想要回他的母亲,我们还给他好吗。”赵宣儿眼睛都有些红了,乞求道:“他真的没做错什么啊,求求你放过他吧。”

“滚!”此刻,赵均突然冷喝。

使得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尤其是赵均的亲卫队,更是惊讶,这是那个当初万般疼爱自己妹妹的赵均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是那个以前万般疼爱自己妹妹的赵均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哥哥……你……”赵宣儿美眸瞪大,不敢置信道:“你……你竟然吼我……”

赵均继续冷冷的喝道:“我叫你滚,你听不见吗?真是跟你那死去的娘一个德行!一副自做可怜的贱样!”

“娘?”赵宣儿有些错愕,她感觉今天的赵均很陌生,让他感到恐惧,她确实茫然道:“她不是你的娘吗?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她……”

“我的娘?”赵均冷冷道:“我的娘才不是那种贱货!我的母亲是全天下最善良的,但却被那蛇毒心肠的贱货害死了?”

“你……你在胡说什么?”赵宣儿美眸仿佛要滴出水来,茫然道:“我们不是兄妹吗?我们是一个娘生的啊!”

“你还在这里装什么傻!”赵均冷喝道:“我怎么可能和你这种贱货是一个母亲,事到如今我也不妨告诉你!我的父亲不是赵构,我乃是岚妃的儿子,就是你们这些贱货一直在议论的私生子!”

轰!

这句话终了,全场都是鸦雀无声,武沐在内的所有人都是震惊的看向了赵均。

他们知道,再赵国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皇帝丑事。便是皇帝赵构看中了已经嫁人的岚妃,所以强行将其纳入后宫。无奈岚妃与前夫旧情难忘,瞒着赵构生下一子。赵构勃然大怒,将岚妃的前夫下令凌迟处死,将岚妃刚刚下生孩子直接掐死!

此时大家却没想到,那个应该已被赵构杀死的孩子,却是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而且竟然成为了赵国的皇帝!

“包括赵构在内的赵家人都得死,哈哈!一切阻止我的人都得死!”此时赵均笑的疯狂,忽而又阴险的冷冷道:“你们没想到的是,我的母亲是多么的智慧,在我还没满月的时候,便已经将我和赵构的亲儿子掉了包!哈哈,赵构杀的却是你的亲哥哥,想必他到死都不知道,把自己刚刚下生的孩子都是给杀了!”突然,赵均的脸色又变的怨毒起来,道:“可是你那蛇蝎心肠的母亲,那个贱货竟然在我母亲的药里面下了毒!让我母亲惨死在大冬天的冰天雪地里,可怜我那已经被贬为庶民的母亲,可怜她来虐我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你们这些贱人,我今天一定要全部杀光!”

看着状若癫狂的赵均,赵宣儿脸上满是惊恐,她不敢相信这些事情,一时间,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感觉此刻的赵均是在很恐怖,他惊恐地摇着头,一步一步的在后退。

这个事实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但是众人根也明白了。为什么赵均对自己的亲人如此狠辣,先是毒害了先皇赵构,后又杀害了自己的亲弟弟赵査,最后由陷害给了赵烨。

一切事情都一副出水面,这却是两代人的悲剧。

武沐眸子淡漠,这样的事情在世俗界比比皆是,只是他没想到。这一世,他却亲生经历到了。,而且还被卷入其中。

此时的赵烨也是混迹在银甲骑当中,听到了这样的事,不禁骤然呆住了,心下一时间难以平复。

“真是无聊!”此时安静的场面,却骤然被这声音打破,却是何昧心不屑撇了撇嘴,后又看向武沐道:“我对这样的事情一点也不感兴趣,我现在最想要的,就是你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