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七十九章 出手

赵宣儿听到了这股声音,骤然望了过来,摇头道:“不要……不要杀他!”

何昧心不屑的嘴角轻瞥,在武沐漠然的表情中,突然抬起了手中的长刀。

旋即,赵宣儿再次惊叫了一声,冲了过来,想要拦身挡在武沐的面前。此刻身后的赵均,却是前走几步,挡住了前者的去路,上去便是一嘴巴!

啪!

赵宣儿捂着脸,惊恐的看着后者。赵均却是笑声狂妄道:“休想再阻止我,否则我今天连你一起杀。”

此刻赵宣儿手捂着脸,脸色绝望。

而何昧心手中的长刀,预势便要劈下。

可就在这一刻,有时有一道黑影突然出现。随之而来的,还有着一道银光划过半空,直取何昧心首级。

这道黑影速度极快,身法诡异,此时突然地出现,让众人心头都是一惊。

然而何昧心却有恃无恐,淡定从容的在这道银光甩向自己之前,一掌拍了过去。

掌法却是比黑影还要迅速许多,即使两者出手有时间间隔,也被他直接追平,甚至犹有过之。

旋即,何昧心这一掌重重的拍在了黑影的身上。这道黑影当即中招,吐出了一口鲜血,身处半空的身体,直接坠落,手中短刃‘叮当’一声,掉落在地。

此时的黑影,已经现出了模样,却是被武沐放在暗处的冷月欣。

武沐苦笑了一声,道:“你太傻了,躲在暗处,你很安全。为什么要跑出来……”

今天的冷月欣没有用面纱蒙住脸庞,却是嘴角挂血,微微一笑。娇俏的小脸,骤然涌上了一抹凄美之色,我见犹怜。

赵宣儿的美眸盯着冷月欣看了片刻,目光复杂,她能感受到武沐对后者的关切。

何昧心冷哼道:“臭小子,没想到还是个小白脸。竟然有这么多女人为你送死,这辈子,你获得也算值了。”

何昧心冷言嘲讽,武沐却不为所动,道:“杀了我可以,但请你把这些无辜的人放了。”

“臭小子,你要认清现在的形势,你是否还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何昧心瞪视武沐,冷冷道:“他们死不死由我决定!而你,则是必死无疑。”

话落,何昧心再次举起了长刀。

此刻众人的心底都是一凉,秦烈、黄秋生,赵宣儿、冷月欣,都是再也不看武沐一眼,死咬着牙齿闭上了眼睛。

长刀在高空骤然滑落,武沐也是闭紧了眼眸,他的身体灵气一空,五脏受损。虽然淬体境的修为在慢慢的修复身体,却是太过缓慢,在何昧心这样实力面前,终究无济于事。

而何昧心的嘴角却掀起一抹戏虐,惹了何家,无论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就在众人以为这一事件要落幕的时候,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刺耳的铁鸣。

在场所有人都是感觉心头一颤,耳朵嗡鸣,随后他们看向了声音发出地,惊呆了。

何昧心的长刀不知道被什么击向了半空,竟然在太阳的光辉下,化为了点点碎片。

而此时的何昧心的手掌,却在滴血。

旋即,一道淡漠声音传了过来:“我倒要看看,今天谁敢动他。”

所有人都是循着声音看去,确实看到一个身穿白色云袍,头发梳后的老头从远处慢慢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黑斗篷看不清面容的黑衣人。

何昧心看了一眼手掌上的鲜血,心头微震。在方才一瞬间,他只是看到了一个石子飞来,便将自己的长刀击落,甚至直接将手震伤。

对方是谁,怎会如此之强?

待到这两人缓缓走近时,何昧心诧异的呆住了。

不仅仅是何昧心,一些见过时间的包括现在所有的何家人,都是呆住了。

因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乃是整个西域的传奇人物,炼丹师姜老!

姜老的名头,想必只要有所见识的人,都会听说。后者本身不但就是一个宝贝,年轻时更是西域很多大势力争抢的对象。据传言,有些大域都是向其伸出了橄榄枝。

绝对是一般人无法奇迹的人物,无法招惹的存在。

可是他,今天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现在在场众人,都有的疑惑。

难道是因为武沐?

众人带着疑问都是看着姜老,等待其缓步走到了近前,此刻时间都像是静止了一般。

何昧心十分不解,不懂对方为什么要组止他出手。

此时的武沐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自己没将‘寿灵丹’交给姜老,自己就能的得道后者的短时的庇佑。

此时姜老已经走到了武沐的面前,看都没看何昧心,直接对着武沐道:“武小子,跟我说说,这里发生了什么?”

姜老看都不看众人一眼,直接问武沐事情原因。意味却是相当明了,摆明车马护着武沐。

武沐看了一眼和何昧心,又看了一眼姜老身旁的黑衣人,眸光闪烁片刻,顿时无限的悲屈道:“二爷爷你可给我做主啊!”

二爷爷?

这是什么称呼!

在场众人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西域姜言是武沐的三爷爷?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就连知道真相的秦烈都是抽了抽嘴角,不过心底却是赞赏武沐的机智。

何家人的脸,此时都成了猪肝色。如果姜老是武沐的亲戚,就算是这称呼有些怪异的三爷爷,只要得罪了后者,那也定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嗯!”姜老云淡风轻的答了一声,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下,道:“你且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我会为你做主的。”

顿时武沐哭丧起了脸,用手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无限的悲戚道:“何家的人实在欺人太甚!就在几天前,他们不但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而且还哦其辱我弱小,置我于死地。甚至还要杀光在场的所有人,除去口证!三爷爷,这样的世俗败类,您绝对不能轻饶啊。”

看着姜老认真在听,又有点疑惑的表情,武沐继续道:“而事情的起因,只是因为他们家的公子在武比的时候,被巨齿鲨吃了,就要赖在我的头上!你说就这么点小事,我冤不冤!”

闻言,姜老点了点头道:“有点冤!”

“岂止是有点冤。”武沐仿佛要哭了般,抿嘴道:“他们就看我弱小,不断地追杀我,幸好我那时跑得快,可还是差点丢了性命。反倒后来就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当时便是劈死了几个,可是他们又把这事怪我身上,硬说我是将他们陷害致死的,你说我有多冤枉。”

反倒后来就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当时便是劈死了几个,可是他们又把这事怪罪到我身上,硬说我是将他们陷害致死的,你说我有多冤枉。”

眼看着姜老的表情一点一点的冷了下来,武沐心中乐得都要飘起来了,但是嘴上继续煽风点火道:“你看他们今天更是过分,不但要杀了我,甚至还要把所有知道内情的人全部杀掉!当真是狂妄自大,嚣张至极!三爷爷,你可要为天下人做主啊!”

话到了最后,直接上升到了天下人的层次,众人不由得都是赞叹武沐的说话的功底,真真是首屈一指,乃是一绝。

“哦?这些事情都是真的?”此刻的姜老好似有些愤怒,突然冷冷道。

闻言,武沐点头如捣蒜,随后看向了身后的众人道:“你们说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闻言,武沐这方面的人都是齐齐的点头如捣蒜。顿时看的姜老目光越来越冷,心里满是怒火。

而此刻何家的人,却都是哭丧着脸使劲摇头,不过却是直接被姜老忽略了去。

何昧心此时的内心,真是翻江倒海,恨不得马上上去给武沐一嘴巴抽死他。真是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如此无耻的,此时气的鼻子都歪了,骤然冷喝道:“武沐,你如此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也不怕报应!”

闻言,武沐十分怨念的瞪了回去,悲戚道:“你们如此仗势欺人,也不怕雷劈吗?此时还红口白牙的在狡辩,见过无耻的,就没见过你们这么无耻的!”

“你……”何昧心顿时气的肝都颤了,只感到胸腔压抑难受,差点一口鲜血直接喷出来。

“你什么你?”武沐悲戚道:“就你这种罪无可恕仗势欺人的人,会遭报应的,都会不得好死。”

此刻的在场的众人里面,武沐方面的人,都是憋笑到差点岔了气。他们感觉,这小子实在太有才了。要评个,最佳气人奖,这小子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

“何昧心,你真是好大的威风。”此刻的姜老已经再也压抑不住的冷喝道:“你真的以为西域何家无敌了不成?我今天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能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