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七十七章 危机

而方才出手的人,则是留着一撇白色胡子的老头,脸色阴沉,语气十分冰寒的道:“混账小子,还我儿命来!”

武沐强止住后退的身形,心头不禁有些惊讶。自己的身体经过强化后,应该非常强大才对,就算是有着淬体境血完段中段的修为,都不能轻易的伤到自己,而这老头怎会如此厉害。

武沐心下复杂,口上试探道:“不知前辈这是何意?我何时伤害过你的儿子?”

“混账小子,你莫要和我装蒜!”这老头冷哼道:“我儿子就是前几日命丧这里的何峰,今日我便要为他讨回公道!”

武沐看了看面前十多个人,摸清了对方的底细。对面这何家几十多个人,一个淬体境血完段巅峰,十个淬体境血完段初期,十数个通脉境巅峰高手。

以现在武沐这方面的实力,根本不是对手。此时武沐恍然道:“原来如此,这么说你是何家的人了?”

“武沐,你少在那里装傻,今天我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站在把胡子老头身旁的便是武沐的熟人何风,此时面露阴狠,冷冷道。之前他在武沐手中吃了瘪,自然对他愤恨之极。

“可是何峰死的事也不能怨我啊。”武沐有点委屈道:“你们也知道何峰不是死在我手里的,是死在巨齿鲨的嘴里。而那些巨齿鲨又不认人,所以吃了他,我能有什么办法?”

“大长老,莫要听这小子狡辩。这小子天性狡诈,我何家数十个高手都是死在了他的手中。”何风道:“直接杀了他,会省很多麻烦。”

“我做事,还用你教!”这何家的大长老虽然年纪大,但是出了名的骄傲,对着何风便是骂道:“连一个世俗的小子都打不过,何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何风眼睛歪了歪,不爽的看向了一边,你说我好心提醒你,你却如此的不知好歹,活该你儿子死。

“混账小子,我乃是何家大长老何昧心,我想你也听过我的名字。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下跪废掉修为,自卸双臂,我便饶你一命!”何昧心倨傲的看着武沐道。

闻言,武沐还没说话,全场的人惊呆了。这人竟然是西域何家大长老,看来今天有戏看了。

武沐这方的势力,心底凉了一片。只因何昧心破有威名,而且还是凶名。为人又是心狠手辣,实力极强,今天武沐犯在后者的手上,怕是凶多吉少。

此时的赵均脸上却是乐开了花,眼睛戏虐的看向了武沐。

“何昧心?”在众人紧盯的目光中,武沐疑惑道:“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啊?”

看着武沐茫然的样子,全场都是惊了下来。武沐竟然如此胆大挑衅何家大长老何昧心,却是他们万万想不到的。

即使不认识,也应该作出虚心请教的模样,毕竟你现在的形势可比人家低了不少。

想想即使在西域,都是威名远扬的传奇人物。此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说不认识,该是多么让人难堪。

何昧心脸庞抽搐,瞬间涨红,本来生性高傲的他,怒火更是高了三分,此刻咬牙切齿道:“混账小子,今天就算是你跪地求我,我也绝饶不了你!”

武沐不屑,真以为自己到了淬体境血完段巅峰就无敌了吗?比你强的人多的是,老子上一辈子见到的,可能比你大米吃的都多,却是嘲讽道:“如果你跪下来求我,自废武功,自卸双臂。我可以饶了你!”

闻言,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向了武沐。这人今日竟说出了如此大言不惭的话语!

他们惊呆了!

何昧心气的脸都变成了茄子色,五官都有些扭曲,此时骤然冷喝:“把这小子给我拿下,我今天倒要看看,他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闻言,何家所有的人一起围了上来。秦烈和黄秋生一看事情不对,急忙的将武沐挡在了身后,武沐却是笑笑,推开了两人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既然非要把成了鱼食的何峰算在我头上,我也没办法,不过今天啊在场众人,算是领教了何家颠倒黑白的能力。”

闻言,四周的银甲骑和一些禁卫军,不禁也有些信以为真的议论道:“这小子看来确实有点冤!”

“放你娘的狗臭屁,明明是你亲手杀了何峰,是老夫亲眼所见。今日你却颠倒黑白,胡说八道。还想羞辱我何家,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何风骤然骂道。

“就你嘴大!”武沐突然冷喝道:“月步,铁块!”

啪啪!

身形极快的武沐,突然闪动,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冲到了何风的身前,直接上去便是抽了两个大嘴巴。

何风的身前,直接上去便是抽了两个大嘴巴。

何风当场被抽的呆住了。他完全没想到武沐竟然在这么多高手的围攻下,还能如此从容的偷袭自己。即使没有恐惧,也应该是以防守为主啊,这货竟然直接攻了上来!

本身没防备的何风,直接被对方的两个巴掌抽的转了一圈,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红红的五指印,羞愤的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所有人都惊呆了!

何风也是捂着脸,目漏惊恐的看着武沐。紧接着,他便听到了有些人掩饰不住的嘲笑声。顿时他的脸羞怒异常,眼中如欲喷火,牙齿都是咬的咯咯作响,气恼到了极点的喝道:“给我上,给我上,我要宰了他。”

武沐就是如此,既然今天双方没有讲和的余地,战斗起来又不能讨到便宜,那还留手有什么用,莫不如在此之前将其羞辱一顿,还能出出气。况且何峰本身就是主动找他麻烦的,自己没去何家要个说法就不错了,这些人今日感还找上自己,这当真是仗势欺人,欺人太甚!

此时的何风和何昧心都是气的目眦欲裂,恶狠狠的瞪着武沐,恨不得立刻将其撕碎一般。

武沐身形极快的回到了黄秋生和秦烈的身旁,他知道就算自己阻止两人插手,这两人也不会听的。倒不如三人合作,还有逃生的机会。

“一会看准了时机,立刻逃走。”秦烈先是看了看黄秋生,得到了后者的肯许后,对着武沐低声道:“放心吧,他们不能拿我怎样。”

武沐看了两人一眼,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让自己逃跑,把兄弟扔在这里的事情,他做不到。

何家众人知道何风和何昧心都已经动了真怒,此刻都是毫不留手的冲了过来。

旋即,一道道凶猛的劲气骤然轰向了武沐三人,却是毫不留情,一出手便下了杀手。这些最弱的也在通脉境巅峰,更有十数个在淬体境初期。

这次一出手,武沐三人便是相形见拙。此刻最弱的黄秋生都是挂了彩。

“这样下去不妙啊。”武沐心里暗道,却也是无计可施。

轰!

此时,突然有人一拳砸在了黄秋生的后背上,本来就受了伤的后者,直接一口鲜血,忍不住的喷了出来。

此时的场上,武沐方面已经濒临崩溃。

由于方才施展了‘逆暗刻’,武沐一身的灵气已经耗费掉了十万分之一,再加上对方人数众多,已经压制着他只能防守,所以他也不可能照顾到秦烈和黄秋生。

但是奈何秦烈打法蛮横,又是不要命的角色,一时间危险重重,相比较于灵活的武沐,到喜爱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形势,不容乐观。

此时,看着已经摇摇欲坠的三人,何昧心此时也加入到了战圈,阴冷一笑,在武沐骤然横身躲过一个淬体境强者的鞭子腿后,照着武沐的头颅轰了过来。

速度却是快速之极,使得半空中的武沐毫无躲避的余地。只要中招,武沐必然倒下。

此事后者却是咬紧牙关,身体的灵气全部用于强化身体。旋即借着身旁场地中弥漫的劲气,使身形生生的错开了一丝位置。下一刻强忍受住身体扭曲的痛苦,堪堪在空中扭转了身体。

何昧心一愣,没想到武沐对自己竟然如此之狠,竟然违背常理的自毁身体,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轰!

这一拳,还是重重的轰在了武沐的后心之上。

旋即,武沐突然张大嘴,两道血液,却像是利剑一般骤然射出,直接溅了秦烈一身。与此同时,身旁的黄秋生也是再也支撑不住,轰然倒退了两步,吐出了一大口血块。

秦烈内心惶恐,骤然喝道:“武沐,黄老前辈!”

担心之余,却是舒于防守,四拳八脚也是猛烈地招呼在了秦烈的身上。瞬间后者便也步入了两人的后尘,‘哇’的一口吐出一块血浆,骤然倒下。

不过瞬间,以武沐为首的三人,全军覆没!

此刻的武沐,满脸都是不甘,却是单手撑地,强忍住没倒下,冷漠的瞪着何昧心。

何昧心则是居高临下的看着武沐道:“小子,下辈子行事识相点。莫要以卵击石,至少知道什么是自己能惹得,什么是自己不能惹的,以免将死之时,太过屈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