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六十三章 再遇冷月欣

“可是我对你没兴趣怎么办?”武沐看了一眼香妃的身体,直接转过了头去,武沐相信自己的理智,但不相信男人的本能。

香妃惊讶的看着武沐转过身,侧着的那毫无性致的脸。一时间诧异不已,她对自己的身体非常的有信心,而此时又是以这么惹火的动作对着前者,前者竟然没看自己几眼,就转过了头去。这完全不符合她的认知,想想换做一个其他的男人,早就应该像是饿狼一般的扑上来了。

这人不是锁阳城的纨绔好色子嘛?难道传言有误?

“香妃好请收起你的贵躯。”武沐道:“找个好点的人家,嫁了吧。”

随后,头也不回的推门而出,消失在了黑夜当中。只剩下床上赤果果的香妃,仍是愕然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武沐本来和这早先的皇宫妃子并无仇怨,他也懒得滥杀无辜。只是此时他手中搜刮的钱财却是需要分配出去了……

一大清早,锁阳城彻底乱了!

比之皇帝驾崩,皇子被刺,更有甚之!

先是,锁阳城四品官员以上的朝廷命官,凡是有过恶劣事迹的,统一惨死在了家中,而且死亡方式千奇百怪。

有的被掏出了心脏,有的被淹死,有的割头,有的被五马分尸……

总之各种各样,惊悚之极。

这些人家里当真可以用血流成河来形容,而刺杀的这个杀手却只是造访一些官员家里其他什么地方都没有出现。

而在前天夜里,却没有任何人发现过这个刺客的行踪,可见这个刺客的实力之强。

今天,锁阳城乱了。一些小官员望着头顶的上司被杀,自己也是慌乱起来。一些做过不到的之事的人,甚至直接逃出了锁阳城。

一时间,锁阳城,人心惶惶。

这里最高兴的莫过于,普通老百姓。

当一些人得知,某个官员已经死亡的消息时,就像是过年一般的庆祝起来。

有的甚至叫来了亲朋好友,大摆筵席。

穷一些的家庭,则是跪倒在庙里,不断地祈福着,为自己祈福,为死去的人祈福,为杀掉狗官的刺客祈福。

更有甚者,一些百姓家竟然将这刺客,按照想象中的模样做了一副画像,挂在了墙上,每天拜上三拜,希望保佑全家平安。

武沐要是看到这个画像,肯定会念叨一句:“画的可真丑。”

而就在这一夜,一些贫民住户,一大早起来,在枕边却突然发现很多金子。

这又让他们,跪天跪地,泪流满面,感激不已。

有的在念叨,孩子的病终于有钱治了。

有的在念叨,阿娘终于有钱下葬了。

有的还在念叨,全家终于有好日子过。

这一天,有个流浪诗人,为这此刻作了一首打油诗,是这么写的,咳咳……

咳咳……

赞美锁阳城血洗奸臣家族事件

三点怒意洗天下,

一份容颜半分画。

黎民苍生福禄铸,

红尘遍地是繁华。

虽然这首打油诗标题比句子都长,而且只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做出来,但还算朗朗个口,别有风味。虽然不能和那些自诩盛名,为人傲慢的江郎才子比较,但也算是不错的了。

即使武沐听到了,可能也会为其称赞一番。可是此时听到这首诗的赵均,却是满腹的怒火无处发泄。

赵国皇宫,皇帝书房。

此时的赵均在把书房中最后的一个瓷器摔碎后,脸色阴沉一片,陡然大吼道:“传洪总管上殿接旨!”

“洪总管,洪总管已经被杀了。”下手一个小太监,此时哆哆嗦嗦的回复道。

“废物,真是一帮废物!”赵均气的面膛通红,道:“给我查,看到底是谁干的?朕就不信抓不到他!”

“回陛下,昨日有人称是看到了少年模样的人,出没过一处官员的府邸,而这官员也是在昨天晚上死的。”下手小太监继续汇报道。

“少年模样?”赵均疑惑道:“看清楚长什么样了吗!”

“听目击者说,和前几天通缉的人有些相似。”小太监想了想道。

“什么人直说,北欧婆婆妈妈的。”赵均冷喝道。

“听说长得特别像武沐!”小太监战战兢兢道。

闻言,赵均一愣,语气喃喃:“武沐?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赵青出的手,怎么可能活得下来?你确认看清楚了吗。”

“昨天夜里天色漆黑,并不是很清楚!”小太监缩了缩脖子道。

“那岂不是在放屁!”赵均大呼了一口气,强压下心火道:“案发地有没有搜到什么证据?”

闻言,小太监从怀里掏出了几张纸,递了上去道:“回避下,在案发地只找到了这几张纸。”

赵均好奇的将其接了过来,看着这几张染着血迹的牛皮纸,额头青筋暴术!

这些纸,正是武沐留下的各个奸臣的罪名状。此时赵均看到后,更为恼火。

“拿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赵均威喝道:“难道是给朕看的,恐吓朕不成!”

“小奴知罪,小奴知罪。”小太监害怕的急忙跪了下去。

“冷月欣现在在哪里,去把她给我找来。”此刻赵均想了想道。

“小奴这就去召唤。”闻言,小太监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原地的赵均脸色却是阴沉之极,过了片刻,一个蒙面的少女走了进来。

随后瞄了一眼书房内,已经被砸的乱七八糟的摆设,出声道:“陛下你找我?”

“昨天晚上的事,听说了吗?”赵均揉了揉鼻梁,语气冷漠。

“听说了。”‘黑面’淡淡道:“要我怎么做?”

“查出凶手,杀了他!”赵均冷漠道。

此时‘黑面’抬起了头,如果武沐在这里,一定能认得出来,这人正是前段时间一直在追杀他的冷月欣!

“用什么方法?”冷月欣问道。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下毒也好,美色也罢,或者刺杀,只要你把这人除掉,我可以答应你放了你的母亲。”赵均道。

“一言为定!”冷月欣的脸上自始至终没有半分感情,但是此刻听到‘母亲’两个字,明显的话音颤抖了一下。

“我从不食言!”赵均阴沉道:“把这人的人头提来送我,我就放了你的母亲!你,也可以获得自由,到时候,天高海空,任你驰骋,我都不会再阻拦半分!”

“明白了!”冷月欣应允道。

……

夜已深沉,此时的武沐才刚刚从一个狗官府邸出来,便感觉自己被人跟踪了。

“杀了这么多人,终于被盯上了吗?”武沐笑了笑道。

今日白天,他便深切的感受到了锁阳城的乱。虽然一些狗官在知道自己危在旦夕的情况下,早早的逃离了锁阳城,不过不乏一些还心存侥幸的存在,武沐今天的任务就是除掉剩下的这些人,完成黄秋生的任务。

“就剩最后一个人了呢?”武沐淡淡道。

随后他豁然转身,看向了后方。为了给任务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他想先在此之前,除掉打扰自己的人。

“跟了我这么久,应该出来了吧!”武沐淡淡道:“难道,你这么喜欢做一个跟屁虫?还是看我人长得帅,喜欢上我了?”

面前没有一丝动静,仍是静静的风声在流动,偶尔传来一阵蝈蝈的叫声。

武沐耸了耸肩道:“好吧,如果你不想出来,那可就别打扰我!”

说着,武沐直接窜进了最后一个狗官的家中。

片刻后,武沐擦了擦手上沾染的鲜血从这处府邸走了出来,可就在这时,一刀银光突然闪烁,照耀的漆黑夜晚,骤然一亮。

“终于肯漏出面目了吗!”武沐冷哼一声,嘴角轻瞥,但是这一剑给他的感觉,颇为熟悉。

嗖!

短剑划破空气,传来嗡嗡的震动声音,武沐一个闪身避了过去,随后惊讶道:“是你?冷月欣!”

“没错,就是我。”冷月欣藏在薄纱后面的俏脸,此时在夜光的照耀下,更加的令人迷醉,此时嗡动着嘴唇道:“就是杀你的人!”

“喂!我可是刚从鬼门关回来的人,怎么又碰到你了。”武沐感觉有点头疼,不过这回武沐倒是看出了对方的实力,通脉境巅峰,距离淬体境乃是临门一脚,相信只要一个契机,瞬间升上去也不是难事。

但是,关键的是,现在对方的实力比自己低。

“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冷月欣意指武沐两天内杀掉的赵国朝廷官员。

“对!”武沐也不掩饰,诚实道。

“为什么?”冷月欣道:“是什么他们做了坏事吗?”

“不是!”武沐耸了耸肩道:“是因为看他们不爽!”

冷月欣嘴角抽搐,本来以为武沐会说是为了黎民百姓,为了天下苍生造福,才杀了这些贪污奸臣,却没想到闲前者却是说出了如此欠打的理由。

武沐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从来不会把大仁大义挂嘴上,他感觉这些,并没有什么用。

“受死吧。”冷月欣也不纠结,举起短剑,便向着武沐冲了过来。

“我说你怎么总是一言不发,就开打啊。在这之前,你至少说说,为什么要杀我啊?原因是什么啊?”此刻武沐却是无语道:“你这样真的很让人惆怅啊。”

“废话真多!”冷月欣低喝:“暗影。”

瞬间,曼妙的身影便化作了一道残影,出现了在了武沐的面前。

武沐无奈的闪身一躲,道:“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你,但不得不承认,你的熊还是那么大!”(伟大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