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六十四章 谈谈

闻言,顿时冷月欣背气的面红耳赤。

武沐补刀道:“手感真好啊,好怀念!”

“你!”冷月欣咬牙切齿道:“我一定要宰了你。”

武沐呵呵一笑,直接闪身避开,与此同时,暗运灵气,用手弹了一下冷月欣的短刃,道:“这么弱的小刀,可是杀不死我的哦。”

看着武沐对付自己如此游刃有余的模样,冷月欣明显有些吃惊,这才几日不见,对方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

“想必,你也看出来了。以你现在的实力,是根本不可能伤到我的。”武沐梗着脖子道:“而我,想要打到你,轻而易举。”

“哼!”冷月欣冷哼,根本不迟疑,又是一剑刺了过去!

武沐无奈的耸了耸肩,道:“你怎么就这么执着呢,真是不进棺材不落泪,不入黄河不死心。”

顿时冷喝:“铁块!八王枪!”

嘭!

金铁相击的声音,顿时传出。冷月欣只感觉自己的短刃像是砍在了一块钢板上一般,坚不可摧。

而此刻的武沐,却是用另一根手指牢牢的夹住了冷月欣的短刃。

“放开我!”冷月欣用处了最大的力气,却发现根本无法撼动半分。

“不要!”武沐摇了摇头道。

“放开我!”冷月欣再次爆吼,向后抽了抽短刃,道。

刺客的剑,对于此刻来说,相当于生命。是不会轻易被放弃的,除非被折断。

“不要就是不要!”武沐又是摇了摇头道。

“再不放开,我可对你不客气了。”冷月欣美眸含煞,与武沐如今近距离的接触,让她的脸上腾起了一抹红晕。

“你何时都没对我客气过?”武沐淡淡一笑,耸了耸肩。

“你到底想怎样?”

“是你到底想怎样?”武沐无语,这还真是恶人先告状,想了想道:“你看你的实力不如我,打又打不过我,我们不妨坐下来谈谈如何,也许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或许能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冷月欣美眸闪烁了好片刻,看了看武沐捏住自己的短刃,知道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是杀不掉后者了,便只能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心想,自己一定要找机会,杀掉他。

武沐松开了后者的剑刃,道:“那好,跟我来。”

片刻后,两人便一起出现在了‘秦巢’。由于秦烈和赵烨还有别的事,所以此时都没在。

此时冷月欣看了看面前的‘秦巢’道:“你跟这里的人是什么关系?”

“朋友。”武沐道。

问了一句后,冷月欣也不再说话了,只是像是孩童般好奇的观察起洞穴来。她倒也不怕这是个陷阱,以武沐的手段,要想要他命,直接上就好,根本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

此时武沐带着冷月欣来到了一处洞穴,这里是‘天纲’本部的所在。

至于‘天纲’本部的名字是孩子们自己起的。

现在是清晨,大约五点多钟,便已经有孩子起来了,呼呼哈哈的打着拳,武沐远远便听到了这个声音,随即脸上露出了一副温柔的笑意。

这一幕,被冷月欣看在眼里。

紧接着,两人一起走进了洞穴。

洞穴内,此刻有五六个孩子,看到有人进来,瞬间转移了目光。

随后都是一窝蜂的冲了过来。

“沐哥哥,你可算回来了,你去哪里了,这段时间我好想你啊。”

“对呀,对呀。听‘秦巢’的一个侍兵说你受伤了,暂时不能回来了,一气之下,被我给打成猪头了,敢说我沐哥哥会受伤,简直是笑话。”

“沐哥,你上会给我的丹药全都用了,现现在我们几乎都到通脉境三段了。小星最是认真,都已经到了三段巅峰,最强的还是我们老大小豆,他已经都是通脉境四段了呢。”

武沐露出了会心的一笑,道:“你们都很乖,沐哥要奖励你们。”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此时的冷月欣却是震惊了,这些孩子才多大点,就已经进入武修的阶段了。

而且竟然还有人到了通脉境四段,想想自己在他们这个年纪里,也不过才刚刚进入武修而已。

不对,该惊讶的不止如此,武沐看起来与自己同龄,自己就已经看不出对方的实力。自己是通脉境巅峰,那对方岂不是……

天啊,这都是天才啊。想想自己在通脉境巅峰都卡了两年多了,对方这才刚刚今天……

冷月欣着实惊讶不已,如果这里的孩子只有一个这样也就算了,竟然有十六个!

这要是说出去,可是多么的惊世骇俗!

如果这样的一股势力成长起来,想必横扫世俗界都是太过简单了。

此时他看着武沐对孩子们一脸溺爱的表情,好奇道:“这些孩子,你都是怎么找来的。”

“他们都是孤儿。”武沐淡淡的回复一句,便被孩子围在了中间,开始指导他们武修上面遇到的一些难题,同时把下面需要的丹药分发下去。

而此时的冷月欣却是被武沐一句:“他们都是孤儿。”触动了内心,他们是孤儿,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生下来,家族便被恶人毁掉,父亲被杀,妹妹和母亲惨遭陷害,被打入了死牢。自己这一辈子都成了别人的奴隶,不断地杀人,杀人,杀人……

想到此,她看着面前这群脸上露出了阳光的孩子们,内心不禁有些纠结。

做了一辈子的杀手,杀了一辈子的人,却没有一天像今天这么纠结过。

她的眼角有些湿润了,她在想一个杀尽贪官的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在想,一个收容了这么多孤儿,而且让这些孩子如此依赖自己的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个让孤儿露出了如此乐观的笑容的人,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总之不会是一个坏人,而这样的人,自己却又不得不杀。

所以,冷月欣犹豫了。从自己十二岁开始杀死第一个人的时候,她都没犹豫过半分,此时她犹豫了。

因为她是孤儿,他能深切的感受到一个孤儿的幸福,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而现在自己却要把这么多孩子的幸福,亲手毁掉。

她感觉自己很自私,但是为了母亲和妹妹不再遭罪,她不得不做。冷月欣的眼角落泪了,她转过了身去,可能从自己杀掉第一个人的时候,她就已经没了人性,丧失了人格,注定这辈子,要为别人而活……

“抱歉,让你久等了。”此时武沐站起了身子,看着冷月欣转过去的身子,不禁有些疑惑,却是微笑道:“来,我们谈谈吧。”

武沐指着旁边的一个会客的石洞道。随后,先一步的走了过去。

紧接着,冷月欣也是跟了上去。在此之前,她却是用着复杂的目光,看了一眼孩子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