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六十二章 杀总管

武沐直立站在了一处民房前,听着房间里传来的呻.吟声,诡异一笑。

“洪总管怕是世俗界,最幸福的太监了吧。”武沐缓缓的迈开步子,从墙头一跃,直接跳到了院中。

此时的房间内传出了一丝女声:“我说,你听没听到什么响声!”

“能有什么响声,香妃。我可是对你觊觎太久了,我可不像那个老皇帝,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可会好好的疼爱你的。”这是洪总管公鸭子般的声音。

“死鬼,明明都被割了还这么的不要脸。”这是被叫做香妃,发出的有些嗔怪的声音。

“宝贝,我可要来了哦!”洪总管再次催促道。

“啊~轻……轻点……”

耳边不断传来这让人气血喷张的声音,武沐确实有点感到小腹有些火热,此时却莫名的想到了前世的柔儿。那滑.嫩的肌肤,曼妙的酮体……

“我想什么呢!”武沐低喝一声,再也不迟疑,直接一脚踹开了两人并没有锁上的木门。

哐!

声音响起,洪总管和香妃都是震惊的向这边看了过来,随后都是愣住了。

此刻他们看到一个清秀的少年,微笑着向着两人走来。

被称作香妃的脸色发白,五官工整,虽然不是美的不可方物。但是也绝对是稀有了。

此时的香妃半身赤裸,身体虽然已经围上了一层棉被,但是情况紧急,内心慌张,仍是在外面露在了无限春光。

而洪总管则是完全的呆住了,死死地盯着武沐的面庞,眼睛一眨不眨。

武沐道:“洪总管还真快活啊,真是比某人幸福太多了。”

“武……武沐……”洪总管额头冒出了冷汗,道:“你……你怎么会没死?你到底是人是鬼?”

“你很希望我死吗?”武沐耸了耸肩道:“我死了之后,谁还能状告天下,洪总管的秘密啊!”

听着武沐意味深长的话语,洪总管咕噜的吞了一口唾沫,脸上的冷汗更多了,此刻颤抖着道:“只要你不说出去,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在此之前,武沐就抓到了他的把柄。前段时间,他便一直强忍住内心的欲望,没有触碰女色。好不容易等到武沐死亡的消息,这几天准备开开荤。却没料到,对方那个竟然忽然出现在眼前,直接给自己抓了一个现行。

还真是倒霉到家了。

武沐冷哼了一声道:“哦?那你倒说说看,你能给我什么?”

“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洪总管顿时惊慌道:“对了,是钱对吧。我有的是钱,全给你。”

说着,洪总管,拿过自己的衣服,从里面掏出了好多金条和银票,害怕的放在武沐的面前。

武沐将金条和银票推了回去,笑了笑道:“这些我都不要!”

“那……那你想要什么?”洪总管顿时害怕道,声音也是跟着颤抖起来。

“我想要你的命!”武沐淡淡一笑,凑过去道。

闻言,香妃便是一阵尖叫!

“别叫,否则你也死!”武沐最反感的就是女人的尖叫,又细又刺耳。而且即使叫,又有什么用,洪总管这次出来偷情,是不可能带侍卫的。本来就不是什么光彩事,又怕被皇帝知道降罪,他怎么可能还会带人出来。

一听到武沐的怒吼,想给顿时像是被割了脖子的公鸡般,声音立刻戛然而止。

“你你你,你为什么要杀我!”洪总管道:“我与你武家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

“无冤无仇?这话你也说得出来?”武沐道:“你看这是什么?”‘嘶拉’一声,武沐从本子上撕下了一篇纸,递给了洪总管,道:“这上面可是清清楚楚的写着,你对武家到底都做了什么!你还说是‘无冤无仇’吗?”

洪总管不知道,只要武沐从本子上撕下纸,就代表着这人必死无疑,此时却是疑惑的接了过来。旋即,额头的汗珠啪嗒啪嗒的滴在了地上。

“赵国历八五三年,洪总管密谋重官将武家次子武寒,于断桥崖杀之,并嫁祸给了武寒叔叔,武开山!”

“赵国历八五四年,洪总管密谋牢狱之人,将武开山毒死。”

“赵国历八五四年,同一年间,武家出现了一个警经世奇才,武岳。天赋极高,三岁练武,八岁便已经成为武者。十岁便已经打开三道脉门,未来当真不可限量。却因洪总管私下勾结土匪,在武岳外出玩耍之间,残忍将其杀害。”

“赵国历八五八年,洪总管在皇帝面前参了武家一本,武长天被迫失去十万军权。导致西域凉城一站,寡不敌众,受了重伤。武家数十人阵亡疆场!”

……

“这一个个狠心的故事,这一条条的罪证,我想请问洪总管。”武沐淡漠道:“你可认?”

洪总管眼神闪躲,身上的冷汗早已经把后被浸湿。

武沐道:“之所以我还让你有和我说话的时间,无非是让你认识道自己的错误,想让你下辈子有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你……你若是杀了我!殿下不会放过你的!”洪总管此时突然咬牙切齿道:“我不管这次你是怎么活着回来的,只要你杀了我,你肯定不会好过。你也知道赵均的实力和心性,以他的心狠手辣,定不会轻易的饶了你。”

“哦?”武沐好奇道:“那他会把我怎样?”

“他如果抓到你,定会让你受一千多种酷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洪总管以为武沐害怕了,心里顿时有了几分自信道:“倒不如,今天你给我陪个礼,道个歉。今天的事,就算完了。事后,我还可以将你平安无事的送出锁阳城,我相信你也明白赵青的实力,如果你再让他抓到,定会必死无疑!”

“原来如此。”武沐道:“看起来你们很厉害啊。除了这些,还有吗?”

洪总管笑了笑,道:“当然有,今天大不了就让你见识见识,殿下到底有多么的可怕。他的手下还有着一个千人的死士部队,各个都是精英,里面甚至还有赵青惹不起的存在,怎么样,怕了吧!”

“这些死士部队,在哪里?”武沐问道:“你莫要拿一些子虚乌有的东西吓唬我!”

“哼!死士部队,就在我们的地下!”洪总管道:“前段时间,我还和殿下看过一次,那个地方看过之后,今生难忘!”

“那从哪里能进去?”武沐继续问道。

洪总管冷哼一声道:“这也是你这种普通人能进去的地方,这个地方,隔一段时间便会换一个入口。这个四十部队乃是殿下征战世界用的,你也不要想了,以你这么点实力,想要见到,还不够资格!”

“哦……没了吗?”武沐摸着下颌,想了想道。

“没了!”洪总管感觉武沐肯定是怕了他,此时哈哈大笑道:“臭小子,和殿下斗,你也配!”

“那你可以死了。”武沐淡漠一道。说这么多话,武沐无非是想从前者的话语中,套出一些赵均的底细。既然对方已经被自己掏空,那也就没了存在的价值。

“你,你难道?”闻言,洪总管顿时再次的害怕得颤抖起来。

“我难道什么?”武沐笑了笑道:“洪总管不会这么弱智,才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吧。”

“你真想要和赵均对抗!你疯了吗?”洪总管立刻心里恐惧起来,做着最后的努力道:“杀了我,殿下的一根手指头,都能让你下地狱!”

“是吗,我很期待!”武沐淡漠一笑,横手一阵银光闪烁,道:“只是你看不见了!”

噗!

鲜血飞溅。

洪总管的头颅也被割了下来,咕噜噜的在天空旋转几圈,掉在了地上。

武沐手法老练,毫不拖泥带水。

此刻的香妃,以手捂嘴,强忍住没有痛呼出声,眼睛却是瞪得奇大无比。

随后,武沐骤然看向了她。

香妃只感觉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别,别杀我。”香妃看着洪总管瞪大的惊恐双眼,心里越加慌乱起来,此时咬着嘴唇道:“只要不杀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武沐斜眼看了看香妃,坏笑道:“是吗?”

香妃转着秋波般的眼眸,看了几眼武沐。忽然想起,武沐这个名字,可是以前锁阳城除了名的好色之徒。

随后一狠心,直接将被子扔下了床铺,露住了自己完美的娇躯,而且动作很是撩人,竟然叉着腿道:“只要不杀我,我……我随你处置!”

此时武沐顿时一愣,下眼睑剧烈的抽搐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