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六十章 除奸佞

“好,不错!有你爷爷的几分霸气!”黄秋生哈哈大笑道:“臭小子,我看好你。来,这是我珍藏多年的芜湖雪井茶,来尝尝味道。”

武沐抽了抽嘴角道:“喝倒是可以,可在这之前,您能不能先洗洗手?”

黄秋生无语,后道:“既然我已经答应下来了,我也就不住在这狗窝里了。”随后站起来,对着赵烨一礼道:“二皇子殿下,方才老夫多有得罪之处,却是无奈之举,还请不要怪罪。”

其实自从三人踏入何家大门时,黄秋生便已经察觉到这三人。三人进到洞穴的那一刻,黄秋生便已经认出了赵烨,可是他不得不装作不认识。

赵烨惭愧的笑了笑,想要说话。

黄秋生直接打断道:“那些话不用说,赵均是什么样的人,我比在场谁心里都清楚。”

随后哈哈一笑,四人又是谈论了一些事情,在黄家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走出了洞穴。

随后又再黄家人震惊的目光中,黄秋生安排四人在黄家吃了一顿,将他们又送了出来。

后者道:“武家小子,传闻你是一个不入流的废物纨绔。但是我还在想,武家要断后了。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老夫佩服。放心吧,既然决定要帮你们,从现在以后,黄家还是我说的算。有什么困难,尽可以来找我。只是出入锁阳城一定要注意安全。”

武沐笑了笑,点头道:“多谢!”

随后一行人离开了黄府,一路无话。

……

夜深人静,今日锁阳城的夜,出奇的静!

天空的黑云,也不知何时笼罩住了月亮,天地间顿时漆黑一片。微风渐起,慢慢呼啸起来,知道越刮越大!

武沐从一个街道窜出,沿着建筑投下的黑影,紧了紧脸上的面具,直接跃到了一座房屋上。

四品官员,钱良才的府邸。

武沐直身站在一处屋顶的侧边缘,看着闪耀明晃晃光线的钱家,咧嘴一笑。

随后直接跳进了院中,藏进了一堆杂草中。

“咦?你刚才听到什么声音没有?”此时一个小眼睛侍卫回头看了一眼,道。

“什么声音?别一惊一乍的!这么大的风,有声音不是很正常吗?”身旁的小胡子侍卫打着哈气数落道。

“可是那不是风声啊,倒像是重物掉落的声音!”小眼睛侍卫委屈的辩解道。

“你属狗的?耳朵这么灵敏,还重物掉落的声音。老鼠,就是老鼠。你难道不知道最近老鼠多吗。”小胡子侍卫继续数落道。

“我只是想,最近沿河城不太平,我们还是谨慎点好。”小眼睛侍卫道。

“不太平又怎样,我就不信有人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连大赵国四品官员的家都敢噗!

武沐下手狠辣,没有一丝同情,想想钱良才的侍卫,在主子的带领下,平时定然做了很多恶事。

武沐在处理好这两人的尸体后,直接跳上了另一处的房屋。

在此之前他已经观察过了,钱府呈现的是四边形,四个边角有流动的护卫,每半个小时,这些护卫会相遇一次。

除了流动的护卫,每个墙面下都有两个值班的护卫。武沐选择的方向,正好是离钱良才的圆底最近的方向。

武沐此时再次的跳进了一个草垛中。按他的计划,此时是不会有侍卫出现在这里的。

可是,就在这时,却真的有个人晃晃悠悠的从一个屋中,走了出来。

这人嘴上哼着小调,一副喝多了的模样。紧接着,这人便来到了,武沐蹲在的草多前,掏出小兄弟,准备开始小解起来。

武沐顿时莲塘一阵发黑,旋即一脚踹出。而那人突然看到眼前一个黑影闪过,顿时尿意全无,瞬间酒意全散,惊恐的劲还没过,只感到下体传来一阵剧痛,飞了出去。

随后,手指强姿态了两下,指了指武沐,又落了回去。

武沐道:“奶奶的,我这两辈子,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掏出那货事呢,你倒个人物。”

无奈一笑,看着已经被踢爆了的那人,已经没了气息,武沐完全没有了刺杀的那种快感。闯!”小胡子侍卫道。

只是在这时,小眼睛侍卫突然不说话了,嘴裂的奇大,瞳孔放大。手指着小胡子的背后,半天说不出话来。

旋即,看着小眼睛惊讶的脸庞,小胡子侍卫也是回过头。紧接着便惊悚的看到了一个戏虐的看着自己微笑的脸庞。

啊!

刚想尖叫,自己便被堵住了嘴巴。下一刻,银光一闪,他只感觉脖子一凉。便是吃惊的看到,自己的衣服瞬间被鲜血染透。

还没缓过神的小胡子护卫便已经被割喉而亡。

小眼睛惊恐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瞳孔放大的看着武沐,一屁股做了下去,嘴里喃喃:“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噗!

武沐下手狠辣,没有一丝同情,想想钱良才的侍卫,在主子的带领下,平时定然做了很多恶事。

武沐在处理好这两人的尸体后,直接跳上了另一处的房屋。

在此之前他已经观察过了,钱府呈现的是四边形,四个边角有流动的护卫,每半个小时,这些护卫会相遇一次。

除了流动的护卫,每个墙面下都有两个值班的护卫。武沐选择的方向,正好是离钱良才的圆底最近的方向。

武沐此时再次的跳进了一个草垛中。按他的计划,此时是不会有侍卫出现在这里的。

可是,就在这时,却真的有个人晃晃悠悠的从一个屋中,走了出来。

这人嘴上哼着小调,一副喝多了的模样。紧接着,这人便来到了,武沐蹲在的草多前,掏出小兄弟,准备开始小解起来。

武沐顿时莲塘一阵发黑,旋即一脚踹出。而那人突然看到眼前一个黑影闪过,顿时尿意全无,瞬间酒意全散,惊恐的劲还没过,只感到下体传来一阵剧痛,飞了出去。

随后,手指强姿态了两下,指了指武沐,又落了回去。

武沐道:“奶奶的,我这两辈子,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掏出那货事呢,你倒个人物。”

无奈的撇了撇嘴,看着已经被踢爆了的那人,已经没了气息。本来想体验一把刺杀快感的武沐,完全没了兴趣。

索性直接一个身法,闪到了钱府的大厅,推门而入。

此时的钱良才正坐在自己的床铺上,数着金条呢。

据记载,钱良才这人十分贪婪,就喜欢收集各种值钱的宝贝。所以说他富可敌国,都一点不差。而这人为了金钱,甚至放弃了女色。真可谓钻钱眼,钻到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

此时门被推开,一阵冷风吹进,钱良才顿时大怒道:“谁啊,进来不敲门,想死不是。”

随后抬起头,看向了武沐,顿时心凉了半截道:“你……你是……武沐?你竟然没有死?你……你……你,来我家做什么?”

武沐点了点头,道:“杀你的!”

“救……”钱良才这才刚刚吐出一个字,只见银光一闪,舌头直接被割了去。

随后,‘霍霍’的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钱大人莫怕,我只是来杀你的而已!”武沐淡淡一笑,看了看床上的像是小山般的金条,道:“钱大人果然是好官啊,怕百姓们钱多了没处放,都收在了自己手中。”

钱良才可不认为,武沐是在夸奖他,此刻连忙摇头,哭丧着脸。因为说不出话,直接给武沐跪了下去,连连磕头。

武沐冷哼道:“你若只是贪了一些钱也好,罪不至死,可是你却间接的害死了许多无辜的生命,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闻言,钱良才绝望的颤抖了起来。

此刻,武沐掏出了一个本子,翻到一页,‘呲啦’一声,将其撕下。随后,甩在了钱良才的头上!

钱良才抓起那页纸,看到了自己的画像还有上面一系列的罪状,瞳孔顿时放大。

随后只见银光闪烁,鲜血飞溅!

钱良才满目惊恐的倒在了地上,结束了自己贪婪的一生。

武沐缓步上前,收起了那些金条。随后直接从门口淡然走出,看也没看对面冲过来的数十守卫,展开身影,消失在了无边黑暗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