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六十一章 杀戮

大风呼啸下,夜色更显漆黑,一个黑影在天边一闪而过。

三品官员孙长志,府邸!

“你……你是谁?”一个有着苍白面孔,矮小瘦弱的男人,此时靠在床边,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哆哆嗦嗦道:“你……你要干什么?”

黑衣人的背后,是成片成片的尸体,鲜血早已经流满了整个庭院。而黑衣人身上,却是一尘不染。

黑衣人的冷眸扫了扫大厅的周围,发现在床铺的案几上有着一个银盆,里面满是枣核大的心脏。

入目所及,目眦欲裂。

孙长志也注意到了黑衣人的目光,‘咕噜’的咽了口唾沫,急忙把那银盆打落。

随后‘嘭’的一声,银盆翻滚在地,一颗颗小孩心脏,滚落满地。

黑衣人的目光也是望了过去,随后再次冷漠看向了孙长志,道:“我是武沐,要杀你的人。”

孙长志恐惧的瞪大了眼睛,道:“武沐?武沐不是已经死了吗?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人也好,鬼也罢!若为人,便是送你下地狱的。若为鬼,便是接你下地狱的。”话音落,武沐掏出了一个本子,‘呲啦’一声,将一页撕下。

指松,纸飞。

鲜血飞溅……

武沐淡漠的看着手中还在跳动着的心脏,望着床上胸前出现巨大窟窿的孙长志,还有那由于惊惧瞪得铜铃似的大眼。

五指缓缓用力,直到‘噗’的一声,血肉从指间滑落。后者淡漠的再次消失在黑暗之中。

赵国二品官员,陈鄂仁陈府。

“上,上,给我宰了他!”陈鄂仁穷凶极恶的挥着手,朝着突然出现自己面前的黑衣人吼道:“奶奶的,敢打扰老子玩女人,不想活了。”

闻言,数百精甲兵,手操兵刃,迅速上前。

可是此刻,眼前黑衣人的身影,却已模糊。

数道残影闪过,数百精甲兵,还没来得及痛呼,便一个个的在陈鄂仁惊恐的目光中,接连倒地。

统一的,胸口出现一个透明的窟窿。

“这怎……怎……怎么可能。”陈鄂仁的口角本来就不是很利索,此时更是结巴了起来。

“今天才知道,养了一群废物吗?”武沐淡漠的看了一眼陈鄂仁,从怀中掏出了一根麻绳,缓步向前走去。

陈鄂仁摇着头,看着武沐的动作。惊叫一声,迅速跑向了大门口。

武沐闪身,瞬间出现在前者面前。

陈鄂仁只感觉眼前一花,脖颈处像是突然出现了什么东西。旋即,此处便感到勒痛难忍,呼吸困难起来。

被勒住脖子的陈鄂仁,顿时满脸通红,双手死死的扣在脖颈处,双脚不停地蹬着地面,慢慢的瞳孔涣散,没了呼吸。

此时从其头顶,方才缓缓飘过一张纸,上面写着。

“赵国历九四年冬,陈鄂仁看上一家百姓女儿。因对方不从,遂将其女儿强.奸,又再次聚众将其轮.奸。事后女孩绝望之际,上吊自杀。陈鄂仁为防止事情败露,自毁前途,又将其满门抄斩……”

这一夜,陈家血流成河。上下数十口生命,鸡犬不留。

就唯独剩下了一个,在陈鄂仁房间被掳来的女孩。武沐望着衣服已经被撕成半裸模样的少女,从怀中掏出一件袍子,扔了过去道:“快走吧。”

随后,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只剩下原地的少女,眼神复杂的看着消失在眼前那一抹宽厚的背影……

赵国一品官员,许昌治府邸。

今天的许府格外的热闹,原因今天是许昌治迎娶第二百三十六房小妾的大喜之日。

可是此时已经脱光身子的许昌治房间,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人手中还提着一颗人头,一颗水淋淋的人头。

身旁的第二百三十六房小妾看着武沐手中的人头,‘啊’的惊叫一声,昏了过去。

“你是谁?”许昌治用被单裹好身体,有些恐惧的看着武沐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武沐淡淡一笑,道:“受死吧。”

许昌治心头一抖,忽然喝道:“冷面双煞!”

而后,突然出现了一黑一白,穿着两种颜色的刀客和剑客,从窗口闪进,骤然出现在武沐面前。

“想杀大爷我,也不看看自己的实力,给我宰了!”许昌治冷冷一笑道。冷面双煞乃是自己从赵均的东厂中挑选出的,一流的侍卫。每个都在通脉境六段以上,他就不信,这招国内,谁还比他们厉害。

可眼前的人,便是其中一个。

武沐不屑的撇了撇嘴,身子动都没动。直接双指点在了两者的胸膛,骤然爆喝:“八王枪。”

冷面双煞还没说出一句话,便已经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兀自呢喃着:“竟然是……淬体境高手……”

许昌治瞳孔骤缩,平日里无往不利的冷面双煞,竟然在对方的面前,坚持不了一个回合!

此时却是穷凶极恶的瞪着武沐道:“你到底是谁?”

“杀你的人。”武沐道。

“你竟然敢杀朝廷命官,你想造反不成!”许昌治威胁道。

武沐淡淡道:“你说对了。”

许昌治抽搐着面庞,突然从怀中掏出了一颗丹药,迅速的扔下嘴中,笑道:“哈哈,想杀我,哪有那么简单。我方才服下的丹药,可以保证我在三个时辰内,身体坚固无比,免疫任何刀剑伤害!你就等着来人抓你吧,到时候,看我不把你抽筋剥骨,凌迟处死!”

“是吗?”武沐淡淡一笑,走上前去。

“你……你要干什么?”许昌治明知道自己不会受到伤害,仍是有些惊慌的吼道。

武沐不言语,直接提起了后者,拖下地,摁在了水盆里。

水盆里有着将近半盆多的水在里面,此时正好没到许昌治的脖颈。

“呜呜!”许昌治不停地手舞足蹈,却怎么也摆脱不了武沐铁钳般的束缚。

片刻后,许昌治再也没了声音。武沐漠然的将其从水中拎出,扔在了地上,确认已经死了后。

将另一颗被同样浸死的许昌治第一百四十三房小妾的头颅,扔到了后者的旁边。随后武沐淡淡的转身走出了房间。

而此刻水盆的水面上,还浮着一张纸:“赵国历八三年夏,一品官员许昌治满足第一百四十三房小妾的愿望,开挖水渠,引上游湖水到下游形成瀑布美景。造成山顶崩塌,河流泛滥,四个村,整整一千多口生命全部淹死……”

而此刻水盆的水面上,还浮着一张纸:“赵国历八三年夏,一品官员许昌治满足第一百四十三房小妾的愿望,开挖水渠,引上游湖水到下游形成瀑布美景。造成山顶崩塌,河流泛滥,四个村,整整一千多口生命全部淹死……”

这一夜的锁阳城,主动不太平。

这一夜,锁阳城那些冤死的人,注定能实现自己的心愿。

这一夜的锁阳城,血流成河……

武沐已经走了数十家,本来以为三天才能完成的任务,没想到一夜之间,几乎杀了个精光。

武沐想,明日白天的锁阳城定会大乱吧,相信到时候赵均的脸色,定然会很精彩。

可是此时他总感觉,好像漏掉了什么。

对了,洪总管。

武沐嘴角一撇,向着一个方向转身掠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