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五十九章 死亡名单

武沐心里暗道:此地无银三百两。继续道:“我知道我说出来你也不愿意承认,但我还是要说。再次从先皇病倒以来,赵均主持朝政,多次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着实是清理了好多贤良之人啊,当然,我们武家便在其中。可是黄老爷子为了家族利益,为了防止被外人说功高盖主,就委曲求全,装出这一副疯癫模样。不过是为了给别人看的吧。职只为状告天下,你已没有了争名夺利的能力,确实如此的屈尊在这一个破烂洞穴,你认为真的很值吗。”

黄秋生不出声,只是坐回了石凳上,任武沐说去,看也不看他一眼。

武沐笑笑,道:“也许你感觉,你的目的达到了。因为至少到现在,黄家很安全。没有像武家一样,一而再再而三被剥夺实权。可是你看到也只是表面而已。不过是赵均抽不开身,没有对付你们。我相信,只要局势稳定,赵均早晚会把手中的大刀对准你们,这并非危言耸听。”

“黄家的实权很多,你认为那些奸臣会熟视无睹吗。”武沐冷冷道:“可是你现在还卑躬屈膝的活在他人的压力下,当真可笑之极。”

黄秋生沉默半晌,此时冷哼一声,瞪了一眼武沐。

“我只想问你,你这么夹着尾巴混日子,真的甘心吗。”武沐不放弃,继续道:“如果哪天被我爷爷看到,恐怕会笑掉大牙吧。”

“放屁!”黄秋生终于忍不住了道:“你小子知道什么,我还不是为了黄家大局着想,那老货凭什么笑话我!”

武沐撇嘴一笑,道:“怎么就不笑话你,我父亲这次临行之前,还念叨了一句。战场的爷爷经常提起黄家的事,他对你的表现很失望。”

闻言,黄秋生顿时紧张了起来。

若是说黄秋生这辈子最在意的两件事,莫过于家族利益和武长天的认可。

过去,他对武长天的实力嫉妒又羡慕,不愿屈居人下。所以一直在努力拼搏,才使得黄家有了今天的成绩。可是如今,大势已去,为了保全家族,他才不得不放下身段,屈居再在此。

可是此时的武沐提到了武长天,提到了对自己的失望。

紧紧这一句话,便已经让他动容。

此时的他,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那时的自己,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充满热血,充满梦想。

那时的他经常会羡慕的看着同胞中最耀眼的武长天,跟在其屁股追问:“我什么时候也能象你一样强大。”

妹妹如此,武长天总是答道:“只要努力,很快!”

“真的吗?”

“如果青年达不到,那就努力到中年。如果中年达不到,那就努力到老年。只要坚持下去,终有会成功的一天。”

“嗯!”

黄秋生表情失落,回想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的热血勇敢,到了今天确实有了太多的顾忌。

“对付一匹没了牙齿的狼,很简单。可是要杀了一匹仍在嗜血的狼,很难。”武沐道:“如果还想黄家能继续的走下去,甚至更强大。黄老必须再次的重振起来,否则到最后,只会被灭。”

黄秋生叹了口气,指着另外的石凳道:“别都站着了,都坐吧。”

望着黄秋生这一系列的转变,黄胖子早已惊的有些合不拢嘴。赵烨也是有些像是看神人一般的看着武沐。

赵烨也是忽然佩服起武沐,不但道理说的头头是道,而且还能抓到这老货的软肋,当真在心中对武沐竖起大拇指。

只有秦烈似乎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他心里暗道:就连姜老那老顽固都被武沐坑了一回,何况你一个小小世俗的将军。

武沐淡淡一笑,也不客气,直接做到了石凳上,随后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道:“嗯,这茶不错。黄老,真不是晚辈说你,你说你这样真的是何苦的?”

“唉。”黄秋生叹了口气道:“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你说了这么多,即使我心中有所醒悟又能怎样。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

武沐看着有些消沉的黄秋生,道:“就算水滴石穿,我们也要反抗!”

“小子,你还小,你还不知道赵均的实力有多强。”黄秋生脸色凝重道:“你眼前的东厂可能就是你认为最强大的势力,然而并非如此。赵均手下还有着一个死士队伍,那是三百号的亡命狂徒啊。据说各个实力都不弱,而且视己命如草芥,更杀人如麻。”

“死士部队……”武沐沉吟了了一下,这个名字,他还真的没听过,看来赵均给自己也是流了很多的底牌啊。

“就算没有这些,就朝中那些文武百官,赵均一派同流合污的贼臣乱党,就够你喝一壶的了。孩子,不是我想的天真,还是你太幼稚啊。”黄秋生看着武沐,有些唏嘘,道:“就算你爷爷在这,他也不敢轻易的说出,要反抗赵均。”

武沐沉默,随后表情越来越淡漠,眼眸也是黑漆漆一片,微微一笑道:“敌人越强,我就越有干劲。如果他弱了,反而让我会感到失望。”

看着武沐一副战火然然的模样,黄秋生固然一愣,在他眼中,她仿佛看到了几十年前的武长天。不愧是爷孙俩,真的很像。

“黄老前辈,只要你答应帮助我,我绝对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武沐道:“不管敌人多可怕,只要你行动,坚持住,一切都不足以击倒我。况且,我必须要把我的母亲就出来,无论什么都拦不住我,神挡诛神,佛挡杀佛!”

看着豪情壮志的武沐,黄秋生也是有些动容,但仍是沉思片刻道:“你实力不弱,但是就以自己一人的力量不足以行事。你拿什么向我证明,又让我帮助你的资格。”

闻言,武沐刚想说话,黄秋生,突然站了起来,走向了另一个石洞。片刻后,手里拿着一个本子,走了出来。紧接着,扔在了桌子上,道:“这是当今皇宫内所有官员的档案,忠臣,奸臣一应俱全,你可以看看。”

武沐拿过这个牛皮本子,心想,这可是宝贝啊。有了这东西,科就相当于对赵均势力知根知底了,随后将其翻开。武沐惊讶了,这里面不但画着各个官员的画像,而且生辰八字,家庭背.景,从出生到现在所经历的事情一应俱全,甚至比史记还要完整。

武沐惊叹道:“做一个这么样的本子,可是要花费很长的而时间吧。”

“你以为我这些年就只是在这洞穴中装傻充愣吗?”黄秋生道:“我可是把所有赵国的大官小官,全部调查了一遍。”

武沐继续翻看,此时看到了一页,上面写这三个字,武长天。

“这是爷爷的。”武沐心里暗道。

果不其然,看这下面的注释就知道,书写纸人对此人浓浓的敬佩之情。

武沐继续翻看,心底却是越来越凉。后面记载的所有,却都是一些贪官污吏,祸国殃民的官吏,做的一些丧心病狂的罪事。

武沐直接念了出来……

“赵国历五四年秋,四品官员钱良才为了一己私欲,搜捕百姓赋税超十倍有余。同一年土地大旱,民不聊生,饿死着无数……”

“赵国历七九年春,三品官员孙长志因患病,得郎中偏方,虏获超百名新生儿,取出心脏,煮熟服用……”

“赵国历九四年冬,陈鄂仁看上一家百姓女儿,由于对方不从,将其女儿强.奸后,又再次聚众将其轮.奸,事后女孩因绝望之际,上吊自杀!陈鄂仁为防止事情败露,自毁前途,又将其满门抄斩……”

“赵国历八三年夏,一品官员许昌治满足第一百四十三房小妾的愿望,开挖水渠,引上游湖水到下游形成瀑布美景。造成山顶崩塌,河流泛滥,四个村,整整一千多口生命全部淹死……”

……

细数着赵国官员的一些恶行,武沐的头上的青筋暴涨,手都颤抖起来。

一旁的赵烨更是咬牙切齿,愤恨之极。

黄老爷子叹了口气,淡漠道:“这上面的事情都是有据可察的,那些找不到证据的事,我都没有记下来,而那些事,不知道又有多少。老夫给你看这个的目的,就是让你明白,整个赵国都已经腐朽不堪,你想要将他重振起来,难上加难。但是若你若能把这上面的奸臣除掉一些,我会考虑是否要帮你。不过这些官吏可都是朝廷重官,身旁都有高手护卫,侍卫军团更是数不胜数。你想要杀掉他们,会非常难。”

武沐沉默片刻,道:“这个本子能先放在我的手中吗?”

“可以!”黄秋生点了点头道:“你真的要去做,会很危险的!”

“对!”武沐淡淡道:“这些人渣,留在世上多一天,就会让百姓多痛苦一天。”

“你想什么时候行动?”黄秋生道:“要不要我拍给你些人!”

“今晚就行动。”武沐道:“就我自己,三日之内,我会让他们在这个世界除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