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十八章 何家宴会

正如何峰所说,何家这一次的聚会,排场很大。隔着很远,武沐便听到了何家府上传来的嘈杂声。

摇摇晃晃的,武沐来到了何家门前。看到四周还有许多年轻人,不是很熟悉,都进到何府里面。

“先生,请出示请帖!”司仪坐在门侧,想着武沐礼貌问道。

武沐掏出了那片金子雕刻而成的请帖道:“这请帖你们收回后怎么做?”

小司仪楞了一下,道:“可能会被溶解掉,重新做成金锭。”

“哦!”武沐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先生,请问有事吗?”小司仪疑惑道。

“没事。”武沐指了指身后排队的众人道:“你继续吧。”

说着武沐便进到了何府的大厅,之所以询问何家怎么处理请帖的事情。是因为在赵国炼金术的技术只掌握在皇帝的手中,而何家能制作出如此精美的请帖,看来这次宴会的主角可能不是何家。

而借着宴会的名义,何家想要搞点什么名堂,此时的武沐还不确定。

不过确定的是,他不会在这次的宴会上搅一搅。

武沐进到大厅,看着里面川流不息的俊男靓女,不禁一阵心旷神怡,这何家还真是把整个赵国的帅哥美女都找来了,啧啧,真是饱眼福了。

武沐正想着找个位置坐下来,却发现一个大黑影从身后走了过来。警觉的他立刻转身,随后满脸黑线。

“武兄,你怎么也来参加宴会了。”黄胖子好像见到了亲爹一般的激动道:“真是太好了,终于见到一个认识的了。”

“怎么了?一副被遗弃的模样。”武沐打趣道。

“你可不知道,我根本不想来参加这个什么赵国才子佳人什么宴会,可是我爹不同意啊,非要我来。本来我想躲起来,可是我爹竟然找了几个壮汉一直盯我到现在,呜呜。”说着黄胖子指着大厅角落的几个大汉道:“你瞧瞧,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我,都快烦死了。”

“这里这么多人,不也很好玩吗?”武沐耸了耸肩,无所谓道。

“好玩个屁,你可不知道。刚来的时候,我确实被这里的人们惊讶了,能看到这么多的美女,的确很幸福,可是后来呢?”黄胖子抿嘴道:“一个个都谈起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这些高雅的东西,我根本插不上嘴啊。本来想着逗逗几个美女,说几个段子,可是被当白痴一样的看了我半天。你看,你看就那几个,到现在还是那个眼神。”

武沐顺着黄胖子的目光望过去,没想到连自己都被鄙夷了:“额,那就算了。你看我这不是来陪你了吗,别难受了。”

“你难道也是被你爹逼的?”黄胖子仿佛找到了同道中人一般的高兴。

“不是,我是自己来的。”武沐淡淡一笑,听的黄胖子很是无语。

“公主驾到!”

两人正聊的兴起,一声吆喝,打断了大厅内所有人的谈论。两人的视线跟随者众人,都是霍的看向了何家的大门。

锁阳城公主的名声非常高,即使性格泼辣,也不能阻止无数的追求者前仆后继。毕竟这可是当朝的公主,而且论美貌绝对是锁阳城首屈一指。

用一些泼皮的话说就是:“大爷就是喜欢你这泼辣的小娘子。”

今天的赵宣儿身穿一件水蓝长裙,粉颈上挂着一块水晶项链,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她由于众人的注视,脸色有些微红,在白皙滑.嫩的皮肤上,看起来甚是迷人。

纤足在莲步微移间,顾盼生辉,当真是美的不可方物。

时下,很多人都看的如痴如醉。有些人甚至跑到角落里,做起了苟且之事。

武沐也忘了过去,眸中清澈,没半分仰慕之色。

“瞧瞧!瞧瞧!这可是你没过门的公主啊。”黄胖子怼了怼身侧的武沐道:“你说你这是修了哪辈子的福分,能娶到了这么美的女人。”

武沐呵呵一笑,不置可否。而当他的眼神看过去的时候,赵宣儿则在众人的注视下,向这边走了过来。

“你怎么也来了?”赵宣儿明显有些不满的道。

“怎么了,我就不能来吗?”武沐耸了耸肩,好笑道:“这里这么热闹,又有很多的美女,为啥不来?况且,听说我这没过门的妻子也要来,我就更不能推辞。因为想想,这万一要是看上哪个帅哥,跟人跑了怎么办,我得看着不是,我可还想留着入洞房呢!”

“你……真无耻!”赵宣儿本来想说你真混蛋的,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毕竟这是公共场合,不能失了礼数。

“无耻?”武沐摸了摸下巴,自我怀疑道:“有吗?我只感觉自己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年少多知,聪明伶俐,活泼开朗,器宇不凡的旷世美男子啊?”

“脸皮真厚。”赵宣儿身旁的丫鬟好像看不下去了,骂道:“真不明白皇帝陛下怎么让我家公主嫁给你这恬不知耻的人。”

手下丫鬟骂人,正常当主子应该教育才对,反观赵宣儿不但没说话,反而赞赏的点了点头,看着武沐道:“你参加这才子佳人的宴会,只为这些吗?你若是有自知之明,或者我若是你,就会马上离开,这种场合不适合你!”

武沐心里知道,赵宣儿就是不想看见自己,怕自己给她丢脸,所以赶自己走,但是他岂是对方几句话就能撵走的人,武沐惊讶的楞了一下道:“这里要比试琴棋书画?那不是我的强项吗?那就更不能走了,我可要好好在娘子面前展示展示,想我三岁习文,七岁习武,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晓。每逢外出行走,长引美女回头,帅哥跳楼,其优点多如涛涛江水连绵不断,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真乃人中之龙,旷古烁今,毫无仅有的旷世奇才,我怎么会怕了这小小的比试。公主殿下,你说对吧?”

武沐一番吹嘘,听的在场的众人都是头晕脑涨,有的人甚至都干呕了起来。

赵宣儿先是愣愣的没反应过来,后是气的银牙直咬。这货,实在是太不要脸了。明明就是一无所能,毫无建树的纨绔废物,还如此的不知廉耻的吹嘘狂妄自大,这要是别人也就算了。还偏偏是自己未过门的夫君,这脸真是丢尽了。

“真不要脸!”丫鬟颖儿吐了吐舌头,不屑的瞥了一眼武沐道:“公主好心劝你,你却如此的不领情,好心当驴肝肺。公主我们走,不理他。”

武沐心里道:真是主人什么脾气,丫鬟什么个性。主人说话讲究场合,丫鬟就不行了。

“你挡路了,快给我们小姐让开!”颖儿瞪了一眼武沐,喝道。随后扶着赵宣儿缓缓向前走去,身后跟着过来的还有迎出去接见的何峰。

“真没想到,武兄如此信守承诺,倒是与传闻中那个胆小怕事的废物,有点不同。”何峰笑了笑道:“不过今天来了就是客人,我们都会盛情款待,即使武兄的表现很差,丢尽脸面,我们也会像是贵宾一样对待的,哈哈哈。”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目的很简单,就是在公主面前羞辱武沐,炫炫威风。

看着大笑而去的何峰,黄胖子道:“这小子,看起来像个人,被以为我不知道,他背地里做了多少的龌蹉之事。”黄胖子打抱不平道:“我说武兄,他这么说你,你为什么不还回去?”

武沐耸了耸肩,道:“狗在吠,人在看,看的只是热闹而已。”

本来向前走的何峰,听到此话,面皮一抽,没有回头,心头却是记下了。

此时的武沐和黄胖子也是跟着众人向前走去。不过他们现在才知道,这次宴会重要的人都有包间,而像他们这些没什么‘才情’的只能坐冷板凳,当观众来用。

不过武沐也没怨言,坐在外面视线好,又离吃的近一些,很是方便。况且这里还在大厅的中央附近,只要站起来一说话,定能成为瞩目的焦点,所以他也乐得坐在这里。

不过他这么想,黄胖子却不乐意了,当即喝道:“何峰,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老子身份不够。还是你公报私仇,为啥我就没有包间?”

何峰正在安排手下在大堂的四周摆放花盆,听到黄胖子的叫喊,皱了皱眉,刚想说话,忽的听见外面太监喝道。

“太子殿下驾到!”

这声音武沐熟悉,是洪总管。他在心里想,今天的主角来了。

怕被人说闲话,武沐也站了起来。而且他也想看看,未来一段时间内,这个自己最大的敌人到底是什么样子。武沐可记得,这太子殿下就是大皇子,将要迫害武家的首要元凶。

顺着人群的空隙望了过去,武沐看到当前迎面走过来三个人,低头哈腰十分恭敬的是洪总管,满脸傲气的三皇子赵査,居中站立的则是赵国大皇子,当今的太子殿下赵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