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十七章 何家请帖

噗通一声,武沐直接扣进了一堆书当中。

“我去,我竟然睡着了!”武沐忽然想起来自己是处于意识海当中的,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睡着了。

也可能是刚刚接受光无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消化,大脑正处在疲乏的状态,所以自己才会累到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而且这藏书阁实在太安静了,睡的沉也是理所当然。

这阅览室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好了,所以武沐就一直没有醒来。

武沐活动活动筋骨,直接从藏书阁的大门走了出去。

是在守卫惊讶的目光中走出去的,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世家纨绔竟然能在藏书阁泡这么长的时间。

不过他们还记得那天让他们搬书的过程,他们当时只想对方无非是想打击报复自己而已。根本没有想到,对方真是为了学习!

这确实有点违背常理!

以他们的认知,武沐这样的人,来到藏书阁也只会找一些人间行乐图看看而已。

出了门,武沐又抻了个懒腰,在守卫口中得知自己足足碎了四五天,正想着父母担心,直接打道回府呢。却突然看到对面走过来了几个人。

武沐想了想,认出了当前一个一身绿袍的男子,是锁阳城何将军家的长子,何峰。

被誉为锁阳城的希望,年轻一辈的栋梁之才。在锁阳城年轻人的地位中名列前茅,武道已经打破了通脉境的第四道脉门,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

而且风度儒雅,担任温和,谦逊有加,与锁阳城第一纨绔武沐比起来,真是天地之差。

只是有一点,何峰是公主赵宣儿的爱慕者之一,而且他认为自己才是最有资格配得上公主的人选。可是皇帝却下旨将其许配给了武沐,他便心存不甘,对武沐十分敌视。

此时的何峰已经走到了武沐的面前。

“真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碰到我们锁阳城大名鼎鼎的人物,武兄!”何峰阴阳怪气道:“不知道武兄不泡在怡红院,到这皇宫里来做什么啊?”

“哦,原来是何兄!”武沐看着何峰背后的几个公子哥满脸讥讽的看着自己,笑道:“我来这皇宫能有什么事?当然是见我那美貌如仙的妻子啊。”

武沐明知道对方十分在意赵宣儿,便如此说道。

“哼!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恐怕是刚被公主从行宫里赶出来吧!”何峰讥诮道。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在偷窥吗?”武沐道:“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不过我就是被赶出来了,因为公主说,我们不能急,要留到新婚之夜才有乐趣。”

看着武沐意有所指的模样,何峰和善的面孔升起了一抹怒色,但还是很好的掩盖住了:“不过是一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有什么好得意,说不定哪天这堆牛粪就会被有心之人,给除了!”

“会不会除不知道,但我忽然感到很惋惜。”武沐故意的摇了摇头,喟叹道:“有的牛粪连鲜花都没有!”

“你……”何峰手动了动,被身后的同人连忙拽住,身后那人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便又回复了一片云淡风轻的模样:“你要不说,我还真把他给忘了。”

何峰从后者手中接过一个金灿灿的请帖道:“今晚在何家,将会举行一次家族聚会,为庆祝何家得到了整个西域都少见的两块三曜晶石,界时赵国所有的才子佳人都会到场,所有的有识之士都会欢聚一堂比拼琴棋书画,为其助兴!要不是偶然碰到武兄,我还真把你给忘了。”

武沐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金灿灿的请帖,心里暗道,这请帖是纯金打造的,应该值几个钱,一会转手,卖了。

看着武沐竟然接了过去,何峰继续道:“哦,我差点忘了,武兄可是没什么才艺啊。不过没关系,只要来就可以,大不了就是丢点脸呗!哈哈哈!”

看着没有说话的武沐,何峰感觉心里很是舒爽,道:“到时候公主赵宣儿,三位皇子殿下都会亲临现场,我也知道你与他们有点过节,若是你做了夹尾巴狼不敢来,也是情有可原!”

“多谢何公子,武某定会赴宴!”武沐抱拳,目光坚定道。因为他看到了请帖上面写着一排字,宴会上表现突出者,将被赠予一块三曜晶石作为礼物。

这三曜晶石可是好东西,至少对现在的武沐来说很珍贵。一块拇指大小的三曜晶石,里面至少含有一个通脉境修炼者一年的灵气吸取量,武沐若是将其拿到手,短时间内突破通脉境,直接进入淬体境,都不是问题。

而且还可以先前在兵器上,坚韧度,威力都不仅仅是提几个档次那么简单。

这次何家为了宴会,可是下了血本。但是被邀请的人,也是要准备礼物的。

一听此话,何峰反而一愣,他本意是想拿请帖恶心一下午木,没想到他真的会答应下来。

“我期待武兄的大驾光临!”何峰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原地的武沐,想了想何峰说的话,迈开步子,又回到了藏书阁。

“我记得他刚才说要比拼诗词歌赋吧?”武沐道:“这里这么多的书,应该够了吧。”

说着,武沐直接抬起头,用光无的力量,将藏书阁内的书全部的扫了一遍。随后,砸吧砸吧嘴,心满意足的迈出了藏书阁的大门。

一路上,武沐去杂货铺买了一个江湖郎中炼药的铁制鼎炉,又跑到药材坊买了几株药。这次武沐去的仍是那家御建堂药材坊,只是这一次的伙计招待出奇周到。巫妖的肌肤药材也是需要预定的,可是在武沐没有开口的情况下,对方直接把他人预订的给了武沐。伙计可是见识到了武沐的狠辣,他可不想重蹈覆辙。不过武沐也懒得解释,其实我是好人。

拿好一应药材,付了账,武沐回到了家中,在母亲接连的盘问下,撒谎说自己出去玩了,在朋友家住到现在,母亲才算放过他。

不过最后还是被父亲叫了出去。

“我给你请的教练听说这几天不小心受伤了,所以不能再教你了。我又找了几个高手,可是统一的拒绝掉了!这是怎么回事?”武狂然一双锐利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武沐,看的后者心里直发毛。

“我,我也不知道。那天他从家里出去好还是好好的,怎么就受伤了呢。”武沐打着哈哈道。

武狂然又看了几眼武沐,叹了口气道:“我想也不是你的原因,不过这几天我还是劝你少往外跑。锁阳城最近很乱,边境的战事已经到了白热化,你的爷爷和叔伯们已经传回了很不好的消息。这时候,你要是再惹事,我可管不了你!”

“知道,知道。”武沐嬉笑道:“父亲,您就放心吧,儿子聪明着呢!”

武狂然看了武沐几眼,失望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