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十九章 宴会开始(求收藏,买小当家)

赵均身着一件绣着沧海龙腾图案的明黄色长袍,脚下是金黄色龙靴。腰间佩戴者皇族的玉佩,一步一走之间,气势十分强大。而他那高挑飞扬长眉,如星星般闪耀的黑色瞳孔,犀利的眸子,完美的五官轮廓,都看起来英气逼人。甚至在赵均出现的一刹那,便有好几个少女娇.喘了一声。

一个王国的太子,又是如此的英俊有型,自然会成为万千少女梦中的夫婿。

不过武沐却看到了,后者眼中那一抹戾气,那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杀掉了许多无辜之人,难以掩饰的气息。

赵均满脸笑意的与何峰寒暄了几句,便带着身后之人向着包间走去,在经过武沐身边的一刹那。赵均明显的楞了一下,看了看武沐,和煦一笑。

武沐心下惊讶,这赵均还真不是徒有其表,只是对自己微微一笑,他的心底竟生出了亲近示好之感。若不是自己对他早有了解,怕是可能认为对方是一个很值得交往的人。这就是帝王心术,善于利用人心。

武沐闭上了眼睛,又挣了开来,保持着心下的一片清明。前一世,就是交友不慎,带给自己很大的祸患,这一辈子就更加要小心谨慎。他知道,往往就是这些道貌岸然的人,才很会欺骗人们的感情。

武沐道:“这人,很难对付。以后与这人接触,一定要小心才是。”

赵均带着众人向着高台走去,在何锋的请愿下,准备宣布这次的宴会的开始。

众人纷纷落座,武沐和不断抱怨的黄胖子,再次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赵均走上高台,先是客气的赞扬了赵国青年才俊的风采,又发挥了自己独到的讲演优势,承诺赵国在自己的治理下,未来将会无限美好,甚至在这灵界里都能成为首屈一指的大国。

在场众人由于赵均的一席话,无不振奋激动,有的甚至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喃喃道:“呜呜,实在太好了,太好了,明君啊!真是明君啊,在这样的君主统治下,就算让我们死也值了。”

就在这一刻,已经有着无数的青年才俊,发誓要用自己的生命效忠赵均,为国家繁荣昌盛添一份力。

看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赵均满意的点了点头。赵国新一辈的新鲜血液,已经被自己掌握,自己登基之日,将会少去很多的麻烦。

武沐站在台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接下来,何峰一一介绍了与会来宾。不外乎什么科举第一名,赵国第一才女,琵琶,古筝等演奏第一名等等。

不过武沐和黄胖子没在介绍的此列,则自动的被何峰忽略过去。

这倒不影响武沐的心情,只是从他坐在这里之后,赵宣儿就一直在盯着自己看,这让他心里很反感。

你说你烦我,就眼不见心不烦多好,你就这么瞪着我有啥用。是能被你眼神吓死,还是杀死。连最简单撵走我都做不到,再说万一这么盯久了,喜欢上我咋办,我可是很痴情的,除了穆柔以外,不会考虑任何女子的。

武沐正在这里YY,何峰在台上一声大喝道:“今天,我们交流的内容主要有琴和诗词这两个方面,至于书和画则由明日由各位评比选出最优秀的作品方可。现在,各位请勿在宴会上随意走动,请遵守宴会的规矩,谢谢大家的配合。”

顿了顿,又道:“众所周知,当今的公主殿下乃是琴艺高手,尤其在古筝方面颇有造诣,在临近几个国家都是享誉盛名。所以我斗胆请公主殿下为我们弹奏一段,不知意下如何?”

正因为何峰觊觎赵宣儿,他才会借这次宴会的名义请愿赵宣儿,不过为场助兴这样的事,公主也不会轻易推辞的。毕竟所有赵国的青年才俊都在这里,适当的展示一下也是好的。

赵宣儿微微一笑,道:“既然何公子如此称赞,我恭敬不如从命。”

看着赵宣儿的倩影缓缓移动到高台,在手下将一把桃木古筝摆放好后,武沐心想这也是有备而来,不过前世他也是颇为喜欢古筝,原因无他,却是因为穆柔喜欢古筝。

赵宣儿在古筝后俏生生的坐下,美眸在台下流转一圈后,轻起红唇道:“我弹奏的这首梅花谣那是我在半年前突发灵感所做,小女子不才,也希望诸位可以指点一二。”

坐在琴案后面的赵宣儿,只是这么一个取景,便给众人极强的视觉享受,当真像是泼墨画中的仙子一般,倾国倾城。

第一个琴音响起,空灵婉转,便是抓住了所有人的心弦。

赵宣儿的葱白一般的纤指在琴弦上舞动,好似一副颇美的画卷在人们的面前展开,一个个婉转美妙的音符,都是带着所有人进入了赵宣儿所塑造的斑斓世界。

所有人都醉了,完全沉浸在了赵宣儿的倾诉中。这音符带着淡淡的伤感,一遍一遍的撞击着人们的内心。好似有魔力一般的,让他们跟着心里悲伤难过,随着音符的起伏,又失落绝望。

慢慢的众人竟然情不自禁的流下了泪水,他们被曲子中那低沉的悲伤深深感染,仿佛看到了一个内心绝望的少女,在用无助的眸子在望着他们一般。

时间在流逝,大厅内除了古筝如泣如诉的声音外,就只剩下一些少女啜泣的声音。

曲子停了下来,最后一个音符在赵宣儿的手中流逝,在大厅内回响,然后消失。此时的众人却都没有缓过神,仍旧沉浸在悲伤的乐曲中,难以自拔。

又是沉默了几秒,终于有人打破了这股沉寂,由衷的鼓起了掌。

随后,掌声一片,久久没有停息。

随后,有个女孩疑惑道:“这段曲子如此凄美伤感,好像公主亲身经历过悲痛的事一般,有这样的事吗?”

身旁一个女孩用胳膊撞了一下她,小声道:“你难道不知道吗?皇帝把她许配给了锁阳城第一纨绔武沐,你看你看,就那边吊儿郎当坐着的那个。”

这女孩心生同情道:“怪不得曲子这么的悲伤,公主可真可怜,竟然要嫁给这么一个禽兽,真是苦了她了。”

“就是,就是。”

武沐无语,就因为一段曲子,就被人骂成了禽兽,你说他可招谁惹谁了。

掌声渐消,赵均微微一笑,走了上来,对着赵宣儿亲昵的笑了笑道:“小妹的琴艺日渐精湛,真是我大赵国的荣幸啊。”

武沐心里腹诽,什么事你都能扯到赵国身上。

“皇哥谬赞了。”赵宣儿谦虚道,但很难掩饰眼中的那一抹得意之色。

“公主殿下人美,曲子更美,真是神仙看了也嫉妒啊。”何峰哈哈一笑,道:“周老你看怎样?”

何峰口中的周老,乃是这次宴会请来的贵宾,方圆万里内首屈一指的古琴大师。

周老捋了捋颌下几瞥白胡子微笑道:“在太子殿下面前,周某人不敢说假话。周某研究琴艺数十载,走遍周边数个国家。还是首次见到有如此高天赋的才女。这一首曲子当真是无可挑剔,公主小小年纪就由此成就,就算方圆万里之内的琴艺大师,都是少有人及啊。”

一听周老的话,赵宣儿眸中的那抹得意之色更加的强烈了,甚至还带漫了一股自傲。

而此时懒散的靠在座椅上的武沐,却在自言自语道:“这倒未必啊,这首曲子嘛,弹的还行。不过有优点就有缺点,这也是难免的,瑕不掩瑜,瑕不掩瑜嘛。”

武沐的话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大厅内所有人听到。此时众人都是一脸怪异的看向了武沐。

“武沐,你在哪里胡说什么?”何峰首先反应过来,对着武沐喝道:“太子殿下在这里,你休要放肆!”

“没什么,只是说了句实话而已。”武沐看了看赵宣儿,耸了耸肩无所谓道:“你们不想听,我就不说了。”

“你想说什么?”何峰鄙夷道:“琴谱都识不全的人,在那装什么内行。我看……”

“等等!”赵宣儿陡然打断了何峰的话语道“我倒想听听,什么叫有优点就有缺点,什么叫瑕不掩瑜?今天,你除非给我解释清楚了?否则我跟你没完!”赵宣儿一生最喜欢的就是古筝,最擅长的也是古筝。所以他对自己的著作极其自信,过去到现在,从来没有人否定过他。

此时武沐的话,让她非常生气。她感觉自己的曲子像是被对方亵渎了一般的恼怒,所以她要讨个说法。

武沐也不做作,站起来道:“这曲子确实有些几分底蕴,作品也非常不错,弹奏的人也有着几分能耐,这都是众人可见的。可是曲子就是曲子,悲伤过度引人共鸣没问题,可是你让人一直都这么压抑可就不好了!”

“他在乱说什么?”在场有个少女不屑道:“弹奏古筝不就是为了让所有人沉浸其中感受曲子的魅力吗,不压抑起来难道还要……”

“闭嘴!”赵宣儿黛眉微皱,冷冷一喝,随后看向了武沐道:“你继续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