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八十章:去见父母官

大家说笑是说笑,不过赵巧馨还是担心着,今天差一点点,自己的公司就会遇到麻烦,要不是萧云舟对欧阳杰的施压,真不知道会闹成一个什么样子,还有啊,刚才萧云舟给欧阳杰说的三天时间,但他准备怎么在三天之内让欧阳杰屈服,或者,换句话说,是要让欧阳杰的老子,欧阳副市长屈服,这绝对是一个高难度的动作。

萧云舟却在吃饭的时候也再也没有提到这个事情了,他似乎已经成竹在胸。

当回到了别墅,萧云舟接到了小梅的电话,她问他最近为什么没有回去住,萧云舟就解释了一番,说自己最近在外地,等以后回去。

而后,萧云舟思索着,拨通了一个电话:“何叔,我萧云舟啊。”

“唔,云舟,我刚好还想给你说下,省公安厅送来了表彰你见义勇为的报告,准备从宣传和物质上给你奖励,你还有什么想法吗?”

“奥,真的啊,那奖励多钱?”

“你怎么就想着钱啊,好像是20万。”

“恩,好好,我的想法就是,什么仪式啊,宣传啊都免了,直接把钱划到我的账户就可以了。”

“切,想什么呢,你要不想参加仪式也成,但钱就免了。”

“别别,何叔啊,这钱是一定要的,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个身份,宣传恐怕不是太好吧。”

“奥,这倒也是,这样吧,那就在公安系统内部搞一个小型的仪式,这是最低标准了,你要还不想参加,那就算了,谢谢你,你帮政府省了20万。”

“哎,挣点钱真难,好吧,好吧,我去就成了,另外啊何叔,今天找你想让你帮个忙的。”

“什么忙啊?”

“我们弘丰集团有点事情,想明天一早到欧阳副市长办公室汇报一下工作,但排不上接见啊,你看能不能给通融一下。”

那面何省长迟疑了一下:“是什么事情?”

“工作,就是中心广场的工作,我们想把这个项目搞的更好,更完善。”

“嗯,那成吧,我会和欧阳市长联系的,说好了我的秘书会给你通知。”

“好好,谢谢何叔!”

萧云舟美滋滋的挂上了电话,有了何省长给欧阳副市长的招呼,自己就完全可以狐假虎威的去见见这个至关重要的市长大人了。

一会和罗宛茹看球打赌,没想到巴西队不争气,萧云舟输给罗宛茹,只好帮她倒水泡脚。

罗宛茹说加点盐,萧云舟就加了点进去,一琢磨,萧云舟又加了些冰糖、醋、枸杞到盆里。

罗宛茹很稀奇的问:“你这和中医学的?”

萧云舟说:“不是,和我妈学的。”

“你妈常常泡脚?”

“我妈常常煮猪蹄。”

气的罗宛茹好一会都不理萧云舟。

不过看来今天晚上吃的有点多了,萧云舟肚子难受起来,就对罗宛茹说:“方才本官腹中稍有不适,暗想许是用膳过多,然忍耐须臾,竟如翻江倒海一般,忍无可忍,妹妹素来人缘是极好的,本官今日不得不有求于妹妹......”

“说人话!”

“我想大便,借点纸。”

一包卫生纸砸在了萧云舟的脸上了。

等解决了个人问题,萧云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个夜很平静,旁边别墅里传来的信息也让人很欣慰,吴松鹤伤势虽然很严重,但已经度过了危险期,接下来只要好好的医治,就有可能恢复身体。

不过临睡觉的时候,秦萍的一个消息让萧云舟又一次的陷入了沉思中,秦萍说,今天的连心盟乱成了一团,吴松鹤的失踪让下属们进入了混乱之中,在玉寒市里,一天之间也谣言不断,有的人说吴松鹤已经死了,有的说他潜逃了,还有人说他被政府秘密的抓捕了,所以在连心盟里,一些过去吴松鹤的属下都开始为盟主的位置磨刀霍霍了。

萧云舟有些矛盾,对这个连心盟现在的状况,他想要干预一下,想告诉他们,吴松鹤还活着,让他们老老实实,安分守己的维持下去,但吴松鹤的情况是不是应该公诸于众,萧云舟还是没有决定下来,他怕一但消息走漏,安逸集团的大批杀手都会纷拥而来,不仅不利于吴松鹤的恢复和安全,同时还会给赵巧馨她们带来很大的危险。

所以对这个事情,萧云舟还是决定等等,等自己和吴松鹤商议一下,再做决定。

这样东想西想的,在练完功,也很晚了,萧云舟觉得自己睡下去还没到一会,天又亮了。

起来收拾一下,到几个美女的房间的窥视一圈,听听女人撒尿的声音,这也就该出门上班了。

等把赵巧馨和杨韵环送到公司,萧云舟还得送一趟罗宛茹,一路上罗宛茹话比屎多,问东问西的,让萧云舟疲于应对。

“云舟,我昨晚上听杨韵环说,你和表姐在酒店卫生间里亲热,是不是真的啊。”

“马勒戈壁,杨韵环就会造谣,少听她瞎掰。”

“我觉得这也不算是空穴来风吧,再说了,前天晚上我心眼看到你和表姐那个眼神,那个表情,我要不进去,你们肯定吻上了。”

“你小丫头就是烦人,懒得理你。”

“嘻嘻,这么大的人了,接吻就接吻呗,怕什么啊,要不我们两人也吻一下。”

说完,罗宛茹就崛起了嘴,闭上眼睛。

萧云舟真的还有点心动了,这丫头除了胸膛小一点,其他的地方还是很有诱惑的,不过现在萧云舟心里有事情,想着一会见欧阳副市长的问题,所以只好把一个手指放在了罗宛茹的嘴唇上,没想到啊,还多亏是手指,这丫头就没安好心,张口就咬住了手指,疼的萧云舟只吸冷气。

这要是嘴唇上去了,还不让她咬的鲜血淋漓啊。

“靠,你个臭丫头,想谋财害命啊。”

“哼,哼,本姑奶奶让你知道一下,敢轻薄我,对你不客气。”

“日,你等着,哪天大哥我心情不错的时候,非把你先奸后杀不可。”

“来来,我等你,小心我折断你哪是非根。”

“切,屁事不懂,你以为那是塑料的啊,那都有筋连着,折不断的。”

“啊,啊,啊,你个流氓啊,我打死你。”

萧云舟很郁闷,这话题是你说的,老子不过是给你纠正一下你认识上的错误,你反倒说我是流氓了,这到哪讲理啊。

两人争争吵吵的到了学校,下车后,罗宛茹边走还边转过头来做着鬼脸,气的萧云舟牙痒痒的,等着,你这臭丫头,晚上回去,老子就把洗衣机里你的小内内全部拿出来射了,嘿嘿,这算不算间接的把罗宛茹嘿咻了一次啊?这样一想,萧云舟的心情也就豁然开朗了。

他车旁边三个来送学生的人在聊天,开车的说:孩子现在也接不起了,住的远,一天油钱也得二十多块,费油啊。

骑电动车的说:谁说不是呢,我这一个月电费也得二三十块,费电啊。

骑自行车的说:我这不费油,不费电的,天天还可以锻炼身体,不过啊,也花钱,天天吃的多,费饭啊。

萧云舟摇着头离开了学校,他没有回弘丰集团,而是把车直接的开到了政府,等闲的车是进不了政府大院的,这可是省会城市的是政府,门口都有武警站岗,但萧云舟今天开的是什么车,凯迪拉克,再说了,报上了弘丰集团的名头,门卫值班也就拉起了栏杆,放行。

昨晚上萧云舟已经接到何省长秘书的电话了,说何省长已经和欧阳副市长打过招呼,让他今天早上直接到办公室,另外还告诉了他欧阳市长具体办公的地点。

也亏得昨天问的详细,不然你想,偌大的市政府,想要找到一个市长的办公室,那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萧云舟拐来拐去,到了欧阳副市长的办公地点,在门口被一个秘书模样的男子拦住:“同志,你有什么事情?”

这人很严肃的。

“我找欧阳市长。”

“哦,请问你是?”

当萧云舟报上了弘丰集团的名头之后,这个男子脸上的表情立马发生了一个巨变,他客气,亲切,谦和而恭顺:“哎呀,我一早都在等你的,欧阳市长也在等你,请跟我来。”

萧云舟那一点点虚荣心也快速的膨胀起来,嘴里打着哈哈,迈着八字步,到了欧阳副市长的办公室。

一进门萧云舟边看到一个50来岁的男子,大背头,圆脸,脸上挂着若有所思的浅浅的笑容,不过这个笑容看上去没有丝毫的真实感,完全是一种为了笑而笑得表情,身材也比较胖,一身休闲服,皮鞋擦得锃亮,他没有在办公桌那面坐,而是在一个红木沙发上坐着,手里正在摆弄着一副茶具,他摆弄的很专注,以致于萧云舟进来了他都没有抬头来看看。

萧云舟不用看他壶里泡的什么,单单是办公室里漂浮的茶香,就能肯定他摆弄的那是正宗的武夷山大红袍。

秘书用低八度,很温和的声音说:“市长,这位就是弘丰集团的人。”

这男子应该就是欧阳副市长了,他略微的抬眼了看了看萧云舟,也没站起来,点点头,很疑惑的看看萧云舟,说:“嗯,赵巧馨没来?你是弘丰集团的什么人?”

“赵总不用来,因为接下来我要和你谈的事情和她没有太多的关系。”

“奥,你不是为中心广场项目而来?”

“不是。”

欧阳副市长略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但很快的又舒展来,笑笑,说:“那坐吧,过来喝口茶。”

作为在宦海中沉浮多年的老手,他绝不会轻易的表现出自己的不快,既然这个人是何省长特意叮嘱要自己接见的,自然有他特殊的地方,且听一听他说点什么。

萧云舟不客气的坐在了欧阳副市长侧面的一个红木单坐上,笑着说:“好正宗的武夷山大红袍啊,欧阳市长的雅兴不错。”

欧阳副市长有点惊讶,再次的抬头看了看萧云舟,说:“你都没看我壶里泡的茶,你怎么酒知道是大红袍?”

“不用看的,一进你这房间,我就闻到了纯正的自然干香,这香气高而持久,无烟、焦、酸、馊、霉、闷及其他异味,这当然是只能是大红袍了。”

欧阳副市长连连的点头,说:“不错,我们也算是同道中人了,那么请问你怎么称呼。”

“萧云舟。”

欧阳副市长似乎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抬头沉思了一下,突然抬头,说:“上次学生被绑架案件......。”

“嗯,是我。”

欧阳副市长这才很认真的注视起萧云舟来,对这个民间英雄,他也多多少少听到一些汇报,这样的人,在当今这个世上已经很少很少了,自己要多看两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