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八十一章:消除了隐患

欧阳副市长连连的点头,说:“不错,果然是很精神,我代表玉寒市的百姓谢谢你啊,你可是我们玉寒市的英雄。”

“欧阳市长过奖了,我不过是运气而已。”萧云舟还知道谦虚一下。

“哈哈,至于你说的运气,我可不敢苟同啊,哈哈,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今天你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欧阳副市长很快就跳过了这个问题,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思路受到萧云舟英勇事迹的影响,他先要弄明白,这个人今天找自己到底为了什么,还有,他和何省长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点也很重要。

欧阳副市长在玉寒市已经很多年了,他无论是在领导经济工作上,还是在处理官场复杂纷争中,采取的策略都是循序渐进、以柔克刚,在一般人的印象里,越是地位高,越是官职大的人,讲起话来越是“大宏观”,越是“大道理”。动则“重要讲话”,“重要指示”。

但是,欧阳副市长却常讲老百姓话,常唠家常嗑。比如,他常挂在嘴上的话是:“官场不是作秀的舞台”,“老百姓的肚皮比领导干部的脸皮要重要的多!”“当官不收礼,只收好建议。”

所以,在玉寒市里,他的名声一向都不错,不过萧云舟是有怀疑的,看看他儿子那副德行,他能好到哪里去?

“是有点事情,不过.......”萧云舟看了一眼欧阳市长的秘书,又闭上了嘴。

秘书是一种特殊的团体,他们具有极高的情商,更善于察言观色,见风使舵,所以没等欧阳副市长说话,秘书就忙说:“市长,要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先出去了。”

欧阳副市长欣慰的点点头,人聪明了真好,免去很多尴尬和口舌。

等秘书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办公室,欧阳副市长也没说话,只是注视着萧云舟,他不用多问,他明白,这个年轻人会自己说出来的。

“欧阳市长......”

“副市长!”

“奥,好吧,欧阳副市长,我这次来是想请你约束一下你那个宝贝儿子的。”萧云舟不在躲躲闪闪了,今天没有什么好客气的,这是一次关乎玉寒市地下决战胜负的关键时刻,有的话必须说透。

欧阳副市长眼中冷光一闪,从来他都没有见过有谁敢如此嚣张的在自己面前这样说话,不过,多年的官场沉浮,让他已经磨光了棱角,他不会轻易的动怒,更不会丧失理智。

“此话怎讲?”

萧云舟也不得不暗中赞叹,好一个稳如泰山的欧阳副市长啊。

“嗯,简单的说,你儿子现在正要卷入一场很危险的争斗中来。”

“事由?目的?”

“他准备和安逸集团一起联手,对付弘丰集团,至于目的吗?那就是帮助安逸集团挤垮弘丰集团,当然,他一定会分的些许好处。”

“这样啊。”

欧阳副市长沉思了片刻,点上一只烟来,抽了几口,说:“他们对你们形成了威胁,那么你所说的危险时什么?”

不得不说,他一下就找到了重点,他要评测一下,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还有什么仪仗和威慑。

“危险来源于两个方面,其一,我也不是吃素的人,最后很可能会鱼死网破,养这么大一个儿子很辛苦的,说没就没了,那会让你伤心。”

欧阳副市长太阳穴上的青筋鼓了起来,他几乎都快要达到愤怒的极限,在一个副市长的办公室里说出这样的威胁话,真是闻所未闻。

萧云舟没有在乎他的表情,他继续说:“其二,为了更好的对付他,我可以回首先迂回进攻,拔掉他的靠山。”

欧阳副市长当然明白萧云舟所说的靠山就是指自己,他憋着一口气,静静的坐着,猛吸了两口烟,心里想,且听他再说一些,等自己搞清楚了,他这些威胁只是空洞的威胁之后,自己在转入反击。

“当然了,这有点难度,不过有你儿子欧阳杰作为一个引子,我相信,火一定会烧到你这里来,因为权力是相对的,你儿子有靠山,难道我就没有,如果我没有,我能这样轻易的见到你。”

欧阳副市长心里一悸,不错,敢于如此嚣张,他当然有他嚣张的资本,这些年来,欧阳副市长虽然位高权重,但也还是过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所有的政敌都在时刻准备着给予自己最残忍的攻击,他不能大意,他要把一切危险都提前排除,这个萧云舟不仅功夫奇高,关键他和何省长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一点最重要。

自己比起何省长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他真要帮这个年轻人,那么一切都很可能和这个年轻人设想的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你说话很直接啊,不错,我喜欢这样的谈话风格。”

“谢谢欧阳市长没有怪我狂妄,我也是没有办法,只好说的透彻一点。”

“是啊,我理解你,不过你所说的这一切都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怎么来兑现,我认识何省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他,我还是很了解的,他不是一个不分青红皂白的人。”

萧云舟暗自一笑,这老狐狸开始试探自己的口气了,那好吧,老子别的本领一般,这个吹牛可是拿手好菜,不说把死人吹活吧,但把活人吹晕还是能办的的。

“是啊,他的品德我们都知道,但正因为他是一个认真的人,所以你才应该更加小心,你儿子在玉寒市做了些什么,你可能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手里有他一大把的问题可以利用,至于何省长,我想,他看到这些东西一定不会等闲视之,再说了,他对弘丰集团怎么样?你或许心里也很清楚。”

欧阳副市长不得不重视起来了,一个是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到底做了些什么,自己真的很忙,没有太过关注,但可以肯定的是,就算他在外面没有杀人放火,但至少假借着自己的名字,在外面以权谋私,狐假虎威,摄取各种利益和好处那是少不了的,不然凭他那点能耐,能把公司做到如此规模?

现在电视和新闻经常有坑爹的子女,自己还真的要小心一点。

而何省长上次突然的到中心广场视察工作,还点名让赵巧馨做了汇报,外行人看不出来,自己却能深刻的体会到,在弘丰集团差一点点就被弄黄整个项目的关键时刻,何省长的出现意味着什么?这不言而喻。

这样说来,萧云舟并不是单单的威胁了,也许逼急了他会转入实际行动的,这个险是不能随便冒,小心使得万年船啊。

“哈哈,萧老弟你真是快人快语,纵然我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事情,但我还是很喜欢你这个性格,年轻人啊,就要有股子干脆劲,我做工作啊,最怕拖拖拉拉的人了。”

“谢谢,谢谢市长的赞誉,其实昨天我和何省长一起吃饭的时候啊,我就说过,欧阳市长绝对是一个好领导,何省长对你也是很欣赏的,所以他认为我应该过来和你开诚布公的谈一次。”

“奥,这样啊,谢谢萧老弟在省长面前给我美言啊。”

“我们不用客气,以后仪仗市长的地方还很多呢?”

"好好,不客气,以后啊,只要有什么事情,你只管来找我,至于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你也要多提携一下,哪里不对了,该说就说,不要给我留面子。"

“好好,我一定会。”

欧阳副市长就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的走动了几圈,说真的,他现在确实对萧云舟的话有些吃不透了,这小子到底说的是真是假呢?

但后来他还是决定了,不管真假吧,还是接受他的要求,毕竟,这人来路不明,莫测高深,知己而不知彼,躲避锋芒最为恰当。

“萧老弟,那么你希望我儿子怎么做?”

“什么都不做!好好的挣自己的钱,不要卷进整个是非圈。”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欧阳副市长露出了一丝笑容,本来他还担心萧云舟会提出什么更多的要求来,现在看来,只要自己儿子束手旁观,两不相帮就行了。

“好,我答应你,一会我就给他说说。萧老弟还有其他的什么事情吗?”

萧云舟摇摇头:“没有了,等什么时候欧阳市长能抽出时间,我们弘丰集团请你一起坐坐,聆听一下市长你的教诲。”

“哈哈哈,太客气了,不过我答应你,对你这样的年轻俊杰,我还是乐意结交的,我老了,这以后的世界啊,就是你们的了。”

萧云舟心中暗自高兴着,今天的事情办的不错,这老狐狸还真的让自己给蒙住了,不过一个人一个脾气,自己这个方法啊,要是用在自己的老爹身上,那肯定是一点用处都没有,那老家伙,一副牛脾气,你越是威胁他,他还越是跟你顶着来。

不过想到了老爹,萧云舟也有点奇怪,以自己老爹和他一帮子无孔不入的手下的能力,他们怎么就没有发现自己在玉寒市呢?自己都住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的确有点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