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七十九章:回忆那个童真的年代

萧云舟还在诧异着,这个人就是马上要改变自己和安逸集团实力对比的家伙,由于他向安逸集团的倾斜,给自己即将带来巨大的麻烦,今天在别墅里,萧云舟就为这件事情思考了很长时间,没想到现在就遇见了他,看来玉寒市地方斜,想到乌龟就来鳖啊。

萧云舟眼一眯,站了起来,他觉得,或许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没等欧阳杰把电话拨出去,萧云舟手一伸,那手机就到了萧云舟的手中,他微微一笑,咔嚓的一声响,手机就成了一把零碎的物件:“小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我正要找你,你就送上门来了。”

欧阳杰也是一愣,一面揉着脖子,一面看着萧云舟,说:“怎么?我认识你吗?”

“你不认识我,不过你肯定听过我的名字的?”

“呵呵,是吗,你叫刘德华还是周润发?”欧阳杰不在惊慌了,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名字对这个人是有很强的威慑力,他的眼中露出了调侃的味道。

萧云舟用一根手指在眼前摆动了一下,说:“刘德华他们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但我就不一样了,我可以让你快乐的生活,也可以让你痛苦的后悔。”

说这些话的时候,萧云舟刚才那和蔼的神情荡然无存了,他的眼中隐隐翻出了一片的冷凝和杀气。

两个保镖刚才已经领教到了萧云舟的厉害,现在都不敢乱动,但听到萧云舟的话后,他们都是全身秃噜的一颤,他们感受到了这股扑面而来的压力,而欧阳杰也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看着萧云舟,有些慌乱的说。

“你,你是什么人?你叫什么?”

“我叫萧云舟,就是昨天你在安逸公司一直讨论的那个人。”

欧阳杰脸上的惊恐显露无遗了,他早就听闻过这个萧云舟的强悍,他突然的担忧起来,这个萧云舟会不会就只专门来刺杀自己的,要是这样的话,现在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大喊救命。

这样的想法就是一刹拉,他很快的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对方要是真想弄自己,也绝不会在这样的一个大庭广众之下,所以不用怕他,在玉寒市这一亩三分地上,自己还没有怕过什么谁的,就算是夏守逸,对自己都要客客气气,何况这一个初来乍到的野小子。

“怎么?姓萧的,你想和我动手?”

“不,我想和你谈几句。”

“谈什么?我看不必了。”

“哈哈,这恐怕由不得你,不要看你有两个保镖,但他们一定没有上次劫持学生的那六名歹徒厉害吧?我自信可以在两秒之内解决他们。至于你,听说对付起来也并不太难。”

萧云舟看着他们,发出了几下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两个保镖都恐惧的后退了半步,对上次绑匪的事情,现在玉寒市道上的人大都听说了,那可是真真的歹徒啊,手里有枪尚且被这小子弄死了,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欧阳杰刚才还有的一点点骄傲完全被萧云舟这个笑声给摧毁了,他迟疑了片刻,说:“你敢在这里行凶。”

“你说呢?既然大家都是做这一行的,有时候铤而走险也在所难免?”

“那,那行吧,我订了一个包间,我们进去聊。”

欧阳杰不得不妥协,面对这样一个传奇式的人物,自己大可不必和他硬拼,他萧云舟是亡命之徒,自己还想过好日子呢。

几个人就到了包间,萧云舟也不客气,大刀金马的坐在了首位,旁边坐下了赵巧馨,这欧阳杰邹邹眉头,也只好坐在了萧云舟的身边。

“好,我们长话短说吧,你和夏守逸昨天商议的事情我都知道,我现在就想要你一个态度。”

“萧云舟,我知道你很你厉害,我打不过你,不过你也要明白,江湖上混,并不完全靠拳头。”

“切,少给我说什么大道理,欧阳杰,我告诉你,你不就是仪仗着你老爹的权势吗?”

欧阳杰心里轻松了一些,呵呵,既然你知道我老爹了,那就好,他慢条斯理的说:“萧云舟,你总不会想和政府作对吧?”

“拉*倒吧,你认为你老爹就是政府?你也太自以为是了。”

“是不是都不要紧,只要你在玉寒市混,就逃脱不掉我的手掌。所以你还想要我一个态度?什么态度,我就是要和夏守逸一起,把你赶出玉寒市,把弘丰集团挤垮。”

萧云舟有点悯天怜人的摇摇头,无可奈何的说:“那行吧,既然如此,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但也许过不了多久,你老爹就会因为你受到牵连,最后不得不从玉寒市政坛上滚下来,到那个时候,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得意的资本。”

“就凭你?哈哈哈,萧云舟,我欧阳杰也不是吓大的。”

“那么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赌什么?”

“你暂时不要有所动作,一两天之后,你老爹会告诉你该怎么做?”

欧阳杰眯起了眼睛,他久久的看着萧云舟,好一会才说:“你要是输了呢?”

“我要是输了,云鹏公司以后就是你的了。”

欧阳杰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其实,这次他之所有答应夏守逸的联盟,不过也就是想在灭掉云鹏公司之后,获得一点好处,现在萧云舟说出了整个赌注,对他具有太大的吸引力。

“此话当真?”

“绝无虚言!”

“哈哈哈,好,成交,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到期,要是你没有说动我老爹,可不要怪我横刀夺爱。”

萧云舟也露出了笑容:“好,不过三天之内,你不能有任何的动作。”

“没问题,对了,等等。”欧阳杰说完,一摸手机,才想到手机已经被萧云舟捏烂了,忙对身边的一个保镖说:“赶快告诉手下的兄弟,停止晚上的行动。”

这保镖点着头,挂通了一个电话,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听得赵巧馨冷汗直冒,这欧阳杰一伙,本来安排的今天晚上到自己集团下属的一个酒楼砍人捣乱呢。

“欧阳杰,你的运气真好,要是今天没有遇见我,你手下真做了这件事情,最后你会后悔终身的。”

“且,先不要把自己吹的神乎其神的,等三天之后看结果吧。”

萧云舟冷冷一笑,站了起来,说:“你会等到结果的。”

他拉着赵巧馨一起出了包间,返回了雅间里。

杨韵环正急的准备给萧云舟他们打电话呢。

“你们两人上个卫生间这么长时间啊,是不是在卫生间里亲热呢,要亲热也用不着躲那个地方啊。”

赵巧馨娇笑着拍了一下杨韵环,说:“我劝他出来呢,这小子,躲在卫生间听墙根。”

杨韵环一下睁大了眼睛,‘啧啧’两声,用最鄙视,最不屑的眼光看着萧云舟说:“你真够龌蹉的,那有什么好听的,心理变态了吧。对了,你该不是在卫生间那个,那个自己那个什么吧?”

萧云舟心中那个愤愤不平啊,靠,这赵巧馨也学坏了,这样的谣言也能造,这不是败坏自己的清誉吗。这个杨韵环也真想的出来,自己是那样的人吗?

不过萧云舟在仔细的想想,好像自己还真的就是那样的人,幼儿园的时候,一次例行午睡,他发现躺在旁边的一个女孩也是辗转反侧,寂寞难耐的样子,令他心中一动。他用脚隔着被踢了踢女孩,示意向下,然后头钻进被窝。

小女孩果然心有灵犀,很配合地也把头埋进被里。他们很好奇的你摸我的脸,我摸你的手,在寒暄试探等过渡仪式完毕,该直奔主题了,他以虚心求教的姿态问女孩:“你那个地方长的什么样,为什么不能站着撒尿。”

好为人师的小女孩给他描述了一番。

他装作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请求摸一摸以免除她口舌之劳,验证她所言是否属实,而他那种探求真理、查明真相的认真执着,确实也有拿求知欲掩盖了其他的朦胧想法。

但最后还是被女孩拒绝了,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上小学的时候,他得原以偿的见到了那个一直都想着的地方,当时学校每年都要大搞爱国卫生运动,有一次自己带领小伙伴,正执着地追随一只老鼠,大家群起对这只老鼠进行围追堵截,近处用棍子或脚,远处投石头,严密封锁,诱敌深入,十面埋伏,敲山震虎,迂回包抄,闪电奔袭,非常专注地盯着目标,物我两忘地跟着老鼠进了女厕所。

里面有几个‘脚踏黄河两岸,手拿重要文件,前面机枪扫射,后边炮火连天’的女人,她们正安然沉浸在代谢之乐中,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女人们一片惊叫和斥骂,立即草草收场,已顾不得残局未了,兴犹未尽,其惊恐和慌乱不亚于那只老鼠。

而那只善解人意的老鼠已不知去向,因为萧云舟他们的注意力早发生了转移,伙伴们拥挤推搡,且目光贪婪四顾,也就是这个时候,萧云舟第一次看到了女人不同于男人的地方,他当时就惊呆了,那个地方好美丽,好神秘,好让人流连忘返啊。

所以现在赵巧馨说自己是在听女厕所的动静,其实好像没有说错太多,自己的性启蒙还整的就是那次女厕所之行。

“嗨嗨,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了?”

萧云舟打住了回忆,嘿嘿一笑,说:“再想刚才听到赵巧馨在女厕所放水的声音呢。”

不用说,萧云舟的头上很快就被赵巧馨的手指关节照顾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