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七十六章:晚来一步

是的,吴松鹤开始吐血了,他整个身体都只能伏在那块石桌上,他抬着手,颤抖的指点着叛徒王志效和铁根,嘴里喃喃的说:“我一直把你们当成兄弟,可是,可是你们却如此对我!”

王志效脸上闪出了一丝愧疚的表情,说:“我也没有想到我们终究要走到了这一步,吴大哥,这都是命,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安葬你。”

说完,王志效咬咬牙,举起了匕首,他只想给吴松鹤来个痛快,毕竟两人这几年来,还是有点感情的。

吴松鹤似乎已经不能站直腰了,他佝偻着身躯,完全的俯下身去,就在王志效离他还有两步远的时候,猛然的,吴松鹤鼓足了最后的一点力气,对着王志效掀起了那块石桌,石桌往王志效砸去。

这个变化太过突然了,王志效绝没有想到吴松鹤在垂死之前还能做最后的拼死一击,他脚下一蹬,腾腾腾连退几步,侧身让过了石桌。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人发出了一声惊呼,因为在石桌飞起的瞬间,吴松鹤却突然不见了,这个变化太过诡异,在人群中,飞闪而过的是两个身影,当先一人叶老先生,紧随身后的是皇甫少华,他们借着月光,一下什么都明白了,在石桌的下面有一个黝黑的洞穴,吴松鹤刚才就是跳进了这里。

皇甫少华肩头一动,便要纵身而下,但叶老先生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说:“打开车灯,那个铁根,你下去看看。”

作为一个叛徒,铁根现在战战兢兢的一直都魂不守舍,听到叫他,有点猥琐的走了过来,但当明白了是让他下去查看的时候,他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这.......我怕打不过吴松鹤。”

“他一个垂死的人有什么好害怕的,快下去。”叶老先生眼中露出了狠色。

铁根激灵灵的一哆嗦,只好慢慢的趴在了洞穴口。

叶老先生哪里受的了他这样的磨蹭,飞起一脚,这铁根就掉进了洞里。

一声的惨叫从洞中传来,那凄厉的叫声在山庄里回荡不绝,但叫声并不长久,下面就静悄悄的没有了一点声响,上面的人都面露疑惑之色,但也没人敢轻易的跳下去,这样等了一会,有人从车里找来了电筒,往下一照,大家才看到,这个洞并不很深,只有三米左右,但洞底却有一排排的钢钎,而铁根正被七八根钢钎从身下贯穿而出,在洞穴底部的侧面,还有一个洞,但因为现在一米多的钢钎立起,封住了侧面的洞口,要想去追人,必须先拆除这些钢钎。

皇甫少华心中也是惊惧万分,要不是刚才师傅拉自己一把,自己肯定也和铁根是一个下场了,这可恶的吴松鹤,就是临死,还安排了这样狠毒的机关陷阱。

“师傅,我们马上拆除钢钎,追下去。”

叶老先生摸着胡须,叹口气说:“算了,来不及了,吴松鹤能提前设定好这样的机关,他也一定在洞里还有层层的障碍,说不定啊,在里面安放炸药也是有可能的。”

“那我们就在附近搜查,他总有出来的时候。”

“只怕不会有什么效果了,他能安排的这样周到,后面的事情他能不准备好吗,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身受重伤,未必能熬得过去,我们下一步对玉寒市的个大医院多注意一点。”

皇甫少华正要说话,就听到洞穴里传来了几声闷响,脚下的土地都震动一下,果然,这吴松鹤炸掉了地下的通道,要是真有人追过去,现在也就只好葬身在地下了。

皇甫少华的手机也响了,他接上了电话,冷冷的说了几句话。

叶老先生看着他,等他电话一挂断,就问:“是不是那面有动作了。”

“是,据消息说,萧云舟带着人准备往这面来了。”

“他倒是速度不慢啊,好吧,所有人马上把这里打扫一下,不要留下痕迹来,然后我们撤退。”

所有人都动了起来,包括连心盟被王志效收买的一些属下都帮着打扫起来,有三个炮手的尸体也被他们一起扔进了这个洞穴里,在弄些土来填上洞口,再把石桌安放到位,谁也看不出来这个地方曾经发生的那一幕惨烈悲剧。

没有用到20分钟,整个山庄的人都撤离了,落大的山庄又变得安静而祥和,只有那轮清冷的明月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萧云舟和秦萍赶到的时候,山庄悄无声息,他们的车开进了院子里,没有警戒,没有生机,萧云舟皱起了眉头。

“看来我们来晚了。”

“云舟,你是说吴松鹤已经被他们抓跑了?”

“恐怕不是抓跑那么简单的事情。”

“但这里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啊。”

摇摇头,萧云舟说:“不需要痕迹,我可以闻到一股血腥的味道,你在看看地下那颗树,虽然看上去像是倒了很久,但那欺骗不了我。”

秦萍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说:“云舟,那你说吴松鹤会不会一脚遭遇不测了。”

“恐怕在所难免。但这个血腥的气味为什么这么飘渺?我找不到准确的位置。”萧云舟一面说,一面在院中来的走动,但走了两圈,还是无法确定血腥味到底从何而来,最后他只好放弃了寻找。

带来的属下也一一的过来回复,说山庄里没有一个人,不过他们在吴松鹤的卧室找到了吴松鹤的手机,这更加证实了萧云舟的推断,吴松鹤绝对已经遭遇了不测,但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不测,萧云舟也无法获悉。

他坐在了石桌的旁边,点上了一只烟来,他要把自己的思路捋一捋。

烟还没有放到嘴上,他突然的又掐灭了烟,疑惑的看看身下的石桌,不错,血腥味想着更为明显了,他试着用手推推石桌,竟然可以移动,接着,他就发现了石桌下面的新土,他一下站起来。

“来人,把这个地方给我刨开。”

“云舟,你发现什么了,难道这里就是......。”

“秦萍,现在还不好说,先弄开这个地方看看再说。”

有人从车上取下了户外工具,还有人从山庄找来了铁锹锄头,很快的,就发现了下面的秘密,等一个小时之后,下面清理的差不多的样子了,萧云舟的思路也慢慢的清晰了,这里的一切虽然他不能一一详细的复诉,但大概的情况他已经从铁根那惨死的状态上估计出来了,萧云舟想,或许吴松鹤还有一线的生机。

萧云舟在山庄寻找到一个较高的地势,站在那里久久的观察起来。

秦萍有点莫名其妙的过来说:“云舟,你在这里看什么啊?那个洞口我们已经恢复原状了,下一步怎么办?”

“下一步我们要找到吴松鹤。”

“不会吧,他要是真的钻地道了,这地道的出口谁知道会放在什么地方。”

“所以我要找到这个地方。”

“这怎么找,开玩笑吧?”

萧云舟郑重其事的说:“我没有开玩笑,地道不是想怎么挖就怎么挖的,要根据地质和地理环境,要躲避地下的岩石,和暗流,所以这也是一门学问。”

“这你都懂?我可不是小姑娘了,你不要用这样的博才多学来勾引我的崇拜。”

萧云舟‘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那我会证明给你看的,只要他还活着,我就能找到他。”

“真的啊,要是你真这么厉害,嘻嘻,那下次我给你来个温柔的,你不是老想让我用嘴吸你哪下面吗。”

“额,这太刺激了,求你不要说了,不然我现在都忍不住了。”

秦萍‘咯咯’的笑了,用手探了一下萧云舟那要害之处,这禽兽啊,他果然反应起来了。

当然,萧云舟不管怎么热血上涌,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开始活动的,他又观察了半个小时的样子,才对秦萍说:“留下几个嘴严的弟兄,其他的离开山庄。”

“好,我去安排。”

一下子,车辆声,脚步身汇成了一片,少顷,这里又平静下来了,萧云舟这才带着秦萍和另外两个手下,往山庄的后山而去。

“云舟,你确定他的洞口是在这个方向。”

“是的,他只能往这个方向挖,其他两面地势很低,下面肯定有水,另一面是岩石地质,挖不动,只有后面这一片,地势高,干燥结实,不会坍塌,地质也适合。嘿嘿,秦萍啊秦萍,你就等着下次兑现你的承诺吧!”

月色中,秦萍的脸红了起来,要真是这样,自己也只好满足他一下,给他好好的嘬嘬。

四个人就到了后面的小山坡上,萧云舟并没有让他们分头寻找,而是认真的先观察了好一会,才顺着一个小路,到了一个简易的枯井旁,这个水井看上去很普通,也很古老的样子,旁边哟用青石垒成,下面黑幽幽的,萧云舟拿出了打火机来。

“秦萍,身上有纸吗?给我一点。”

秦萍小声的说:“有,但就是不方便取出来,也不大好用了。”

萧云舟头上黑线乱串,这女人啊,怎么说出来的话总是有这么多让人想象的地方。

他犹豫了一下,‘刺啦’的一声,撕下了自己半个衣袖,点着之后,扔进了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