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七十七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火苗燃烧着到了井下,和萧云舟预想的一样,火光往枯井的一侧串了过去。

“这就是出口。我下去,你们在上面守候着。”

萧云舟说着话,就开始准备下井了。

“但是,云舟,你怎么就知道是这个水井有问题。”

“因为在这样高的一个地势,谁会把水井修在这里,这里根本都不可能有水,那么这个水井也就只有一个作用了........。”

“逃生的出口。”

“嘿嘿,你知道的晚了,所以嘛,呵呵呵。哈哈哈。”

“去你的,用不着时时提醒,我会兑现承诺的。”

“那就好,那就好,我先下去了,你们守着这里。”

萧云舟攀爬着井边,慢慢的往井下溜去,水井的四周都是石块垒成,所以趁脚的地方很多,下到底下一点都不吃力,到了下面,就见水井的侧面有一个一米左右的洞穴,萧云舟打开手机,照着路,爬进去了。

当他在地道的一个拐角处听到一个微弱的呼吸的时候,萧云舟便知道自己要结束今天的劳累了,不过他还是受了吴松鹤拼尽全力的一掌。

但当吴松鹤明白了此刻而来的是萧云舟的时候,他再也支撑不住了,惨然的笑笑,一句话没说,倒在了萧云舟的怀里.......。

萧云舟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秦萍联系的一个私人大夫,也跟着一起到了赵巧馨旁边的那个别墅里,萧云舟决定暂时把吴松鹤安顿在这里。

这个大夫过去都经常给天河帮那些手下医治各种打斗的伤,所有对吴松鹤的刀伤医治起来也是驾轻就熟,吴松鹤关键是流血太多,人一直也在昏迷不醒,这大半夜的,也没有办法调集血浆,只好先维持着,等天亮到血库弄点血浆。

萧云舟也是跟着忙了一晚上,回到这面的别墅天已经快亮了,他不愿意打扰这几个女人,悄悄的进了别墅,奶奶的,迎面就撞到杨韵环刚从卫生间里出来,穿着个宽松的丝质睡衣,一摇一摆的过来,看的萧云舟那个鼻血啊,直接都流了出来。

这杨韵环也是大吃一惊,她看到萧云舟一身的泥土,一身的血迹,心中大急,就过来一把抱住了萧云舟,大喊起来,顷刻间,赵巧馨和罗宛茹也都到了楼下,一起拥住了萧云舟,可是他们谁又能知道,萧云舟除了鼻血是自己的,其他身上的血都是别人的呢?

萧云舟也是说不出话来了,这三个女人,六坨肉啊,一起挤着自己,这是一个什嘛感受,他晕了,真的晕了。

等后来他收拾好一切,再给这三个女人说清了整个晚上的事情后,赵巧馨说:“吓死人了,那你今天就不要去上班了,好好的睡一觉。”

“好吧,我先睡一会,不过晚上下班的时候我还是过去接你们吧?”

“不用了,我和杨韵环自己开车,你就安心的休息一天。”

三个女人还给萧云舟做了早餐,等她们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萧云舟到头就睡,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

他是被旁边别墅里黑虎的电话叫醒的,这个黑虎过去一直是秦萍的手下,上次被萧云舟收拾了一次,不过人都是很贱的,现在他对萧云舟佩服的五体投地:“萧大哥,吴松鹤醒了,他想见你。”

“好的,我马上过去。”

萧云舟起床洗漱一下,到了旁边的别墅,黑虎和另外六,七个弟兄都在,那个大夫在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也睡着了,据黑虎的汇报,一大早秦萍就从血库花了高价,弄来了好几代血浆,给吴松鹤输完血,他人也慢慢的恢复清醒了。

萧云舟一面听着汇报,一面倒了吴松鹤的房间,仅仅是一夜的时间,这个上次见面还玉树临风的美男子已经完全的变样了,他的情绪暗淡,他的精神颓废,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痛苦和失落,萧云舟也明白,出卖别人是一种痛苦,被出卖的人也一样的会有痛苦。

“好点了吧。”萧云舟坐在了窗前,看着这个被悲伤快要压块的年轻人。

“谢谢你,听说你昨晚上一直在陪着我。”吴松鹤让自己勉强的露出了一点笑容。

“和我还客气什么?我如果这样了,你也一定会同样对我。”

“你这么相信我?人是不可以随便相信的,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

“你错了,出卖你的人并不是真正的兄弟。”

吴松鹤悲哀的摇下头,说:“在地道里,当我看到你的那个时候,我明明知道你是来救我的,但我还是潜意思的怕你是来杀我的人。”

萧云舟宽厚的笑笑:“不管是谁,在经历了你这样的巨变后,都会有一些扭曲的心理,这很正常,时间会让你恢复成为过去的你,有一天你还会引吭高歌,叱咤风云的。”

吴松鹤的眼中就有了朦朦的水雾,他有点向往,又有点不大相信的说:“我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

“有,一定会的。”

“我没有信心了,我现在很害怕在看到那些部下。”

萧云舟握住了吴松鹤有些战抖的手,说:“我理解,让我们暂时的忘记这一切吧,等时光来消磨这些痛苦的记忆,到那个时候,你就会好起来的。”

对萧云舟来说,这样的状况他也曾经有过,那已经是好几年的事情了,自己在那个时候也有过迷茫,也遇过对人世间一切的怀疑,但自己挺过来了,他也相信,吴松鹤也是能够挺过来。

对昨天夜里发生的那许多事情,萧云舟其实很想知道,但吴松鹤的身体还是很虚弱,所以萧云舟没有让他再说太多的话,他们只是那样坐着,彼此看着对方。

吴松鹤也似乎不想多谈昨天晚上的事情,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痛苦的回忆,每次想到王志效刺向自己的那一刀,他的心都在流血。

萧云舟也没有问,他就是宁静而真诚的注视着吴松鹤,直到吴松鹤有沉沉的睡去。

萧云舟回到了赵巧馨的别墅,在客厅坐了良久,现在玉寒市的局面已经发生了一个质的变化,以后的形势对自己会很麻烦,自己要仔细的思索,想出一条路来。

他足足的坐了有一两个小时,这才想起昨晚上还没有练功,赶快在沙发上打坐运气,又认真的练了一个来小时,让全身的真气在每一个穴道和经脉中都转过一次,在缓缓的收起,人也感到轻松了许多。

这也就快到过去下班的时间了,萧云舟的肚子也饿了。

他决定,还是到弘丰集团去接一下赵巧馨和杨韵环,顺便一起吃点饭。

出门还没等到出租,到等来了一辆公交车,萧云舟也不是一个很挑剔的人,就坐了上去。

在他身边还坐着两个大概上初中的小女孩,她们正在聊天,一个红衣服女孩说:“嗳,你和他的事,家长同意了吗?”

另一个回答:“恩,我妈同意了,而且觉得他挺好的,特老实。老爸有点不愿意,觉得我还太小了。”

“小什么小?又不是小学生了,怕什么?”

“他现在和我们住一起拉!我妈都开始亲切的叫他儿子拉!呵呵”。

“真好!真羡慕你,我妈可没这么开明!那他晚上睡哪?”

“当然睡我房间喽!”

一车上人惊奇的目光斗看了过去,连萧云舟都心中叹口气,这都什么世道啊,这才多大的女孩,这就被猪给拱了。

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很激动的问:“快说说有啥感觉?”

“感觉?抱着他睡感觉比以前睡的踏实多了。呵呵”

“对了,对了!那个…….你们晚上是不是都很累呀?”

“恩,刚开始觉得挺累的,后来习惯了觉得还不错啦,只是他一般都比较精力旺盛。”

“呵呵,那你……那你一般都给他带套吧?”

“我当然是主张让他带套的啦,老妈也是这个意思,说带了安全,只是他自己不那么原意带。”

车上的人都快晕倒!!真的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有这样的家长,当然了,也只有这样的家长,才能培养如此的女儿,这应该叫遗传吧?

对话还在继续,那个红衣服女孩又说:“哎!羡慕死你了!”

“有啥羡慕的?要么这样吧,你周末有空吗?有空来我家玩吧?住我家也没事的。”

“住你家?住你家我睡哪呀?”

“当然和我们睡一起喽?平时晚上都是我受累,你来了我就可以休息下了,那他就麻烦你喽?”

“呵呵,我……我成吗?”

“没问题,相信我,我会在旁边指导你的。”

“恩,那好吧,就这一次哦。”

“恩,你会爱上他的。”

车上人诧异的目光都开始带着愤怒了。

红衣服女孩还在说“不怕,我要是真看上它了就磨我老妈,也去给我买条纯种苏格兰牧羊犬。”

“好呀,买了正好和我的凑一对,记住买狗链子时买最大号的脖套,还有买几个结实点的球球……”。

萧云舟傻眼了,他呆呆的看着这两个小女孩,觉得自己的智商一下回到了十多年前,自己现在是不是已经走火入魔了,什么事情都能往哪个方面想,不过,不过,这两个女孩说的话好像也有误导效果吧。

萧云舟很郁闷的想了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