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七十五章:又是差一点点啊

这个时候的萧云舟还在别墅里休息,对吴松鹤连心盟总部发生的一起,他根本都不知道,几个女人的伺候让他如坠云雾中,飘飘然的,很是惬意。

后来赵巧馨还担心他喝酒太多,没有吃什么东西,特意的煮了一个速冻的馄饨端了过来,这一路端到了萧云舟的房间里,让杨韵环和罗宛茹说了许许多多的怪话,说的赵巧馨自己都有点脸红起来。

“起来,起来,吃点东西,多大的人了,还让人伺候。”

在萧云舟的面前,赵巧馨又摆起了脸。一副心不甘,情不原的样子。

萧云舟本来还有点迷糊的样子,现在听说有吃的,一下精神了不少,再床上就爬了起来:“吃什么,吃什么?”

“自己没长眼睛啊?”

“额,好香,是馄饨啊,乖乖,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馄饨呢?”

赵巧馨眼一瞪:“嘴里乱嘀咕什么呢?不想吃就算了。”

“想啊,想吃的很。”

萧云舟一把夺过了碗,闻一下,真的不错,他嘻嘻的笑着,吃了起来,一面吃,一面还问:“这谁煮的,太好吃了。不会是罗宛茹那个下丫头吧,那丫头懒得很,当然了,也肯定不是你,你才不会关心我,那就是杨韵环煮的。”

赵巧馨脸上的表情一下冷了起来,自己辛辛苦苦的帮他煮了馄饨,他还说自己不会关心他,没良心的,一天到晚就想着杨韵环的胸膛,赵巧馨以冷漠、遥远的目光看着萧云舟,拿起一个杯子慢慢地喝了一口,萧云舟一看到赵巧馨的这个眼光,内心畏缩了一下。

“额,对不起啊,我就是随便说说……”他开始道歉说。

“是的,我知道,”赵巧馨打断他:“反正我做什么你都不会满意,是不是?”

“不是啊,嘿,难道这馄饨是你煮的?”他讶异的问。

“是呀。是我煮的,怎么了,不想吃就倒掉。”她看看他,努力板着脸。

“哎呀,难怪我就觉得这馄饨怎么就这么好吃,不错,不错啊,普天之下,也只有你才能煮的出来这么好的馄饨。”

赵巧馨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小子,见风使舵,花言巧语的。

她递过来一张餐巾纸。

“做什么?”他注视着白纸巾问。

“嘴边有油啊。”

萧云舟赶忙接过纸巾擦嘴,擦拭了几下,直到干净。

“没有了吗?”他问。

赵巧馨注视他性感的嘴,心神一震,她赶忙努力控制脉搏不受影响。

“没有了。”

萧云舟把餐巾纸放在床头柜上,端起了碗,他喝了好长一口汤,在赵巧馨黝黑的眸子盯着他的嘴唇时,他突然变得干渴的喉咙。然后目光返回赵巧馨的脸上,赵巧馨感到两颊发烫,她愤愤不平地想,如果他想要吻自己,他最好三思!赵巧馨决心皱起两道眉。

萧云舟被赵巧馨的眼光有吓住了,他无话找话的说:“巧馨,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和男孩约会的。”

“你,你管的真宽啊。”

“是高中还是大学?”

“记不得了。”

“怎么可能啊,你为什么在高中时没有约会?”

赵巧馨迟疑着,拖延着时间来决定自己的说辞:“我并非完全没有约会。”她支吾其词地说。

“原来你有约会,”他回答,留意她的脸。“那么你为什么说你没有?”

“呃,因为——我不是很多约会。”

“你说不多是什么意思?”他模仿她的口气:“我觉得你不是有约会就是没有约会。”

“我并没有说没人邀我出去——只是我很少答应。”赵巧馨生气地瞪着他,显然很不高兴他把她想成是坐冷板凳的人。

萧云舟思索她的话片刻,迷惑地大皱其眉:“你为何不答应?”

赵巧馨愣住了,好一会,才用气愤地声音回答:“因为我在更早以前,就听到过一个男孩的名字,而且,我一直都认为我肯定有一天会嫁给他的。”

“你该不会说的是那个初恋的情人吧,他也姓萧?”萧云舟张口结舌地看着她。

赵巧馨沉默了,这个问题她无法回答,她甚至想哭,但赵巧馨又不断的告诫自己,坚强一点,绝不能在这小子面前软弱和伤心,她扬起了下巴,冷冷的看着窗户外面那一轮皎洁的月光。

萧云舟抬头注视着他,她姣好的脸上显露出骄傲和决心,她是位充满骄傲的女人,这可以从她优雅的风采、微扬的小下巴和直视测的黑眸看出来。

“看来那个家伙让你伤心了。”他凝视她缓缓地说。

“或许是伤害了我。”赵巧馨立即回答,垂下眼避开他关心的眼神。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很想认识他一下。”萧云舟垂下睫毛掩藏自己眼中燃烧的妒意和对那个男人的愤怒。

“不要瞎折腾了,把碗给我吧,准备休息。”

赵巧馨低下身子,过来接上了碗,萧云舟低头看着她那么接近的脸,几乎无法呼吸,他看不到她掩藏在浓密睫毛下的眸子,可是可以看到她笔直、小巧鼻子下诱人的唇,她拿起碗时,伸出舌头轻舔*的唇,使他不安地欠动。

赵巧馨完全能感受到萧云舟火热的目光,她全身在期待的痛苦中紧绷,她的心在肋骨下狂跳如雷,她相信他都可以听得到,有好一阵她努力保持平静,可是却失败了。

她迅速瞥视手表一眼,知道已过了十二点,时间怎么已这么晚了?她转头微仰着注视他。

“我……萧云舟,”她终于开口:“时间很晚了,我们明天还要上班.......。”

萧云舟只是看着她,让赵巧馨立即产生一种触电的沉默,她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她不敢正视啊,只能用余光看到他冷峻突出的颧骨和坚毅的鼻子及下颚,萧云舟抬起了说,他缓缓伸手拂开她脸上的长发,目光由她的头发移至地的脸上,乌黑的眸中闪动着炽热的火光.......。

门一下被推开了,罗宛茹一头冲了进来,但瞬间,她又站住了,愣愣的看着这两人:“你们,你们不会刚好准备接吻吧?我是不是坏了你们的好事。”

赵巧馨一下子羞得满脸通红,嘴里骂道:“这小妮子,嘴里乱嚼什么!”

萧云舟‘嘿嘿’的笑笑,很脸厚的说:“小丫头你天生就是个破坏的料。”

罗宛茹嘻嘻的笑着,说:“谁让你们两个平常对我不够意思,以后我专门就提防你们了。”

萧云舟眼一黑,这都是什么人啊,常言道,宁砸一座庙,不破一段情,这丫头什么心态啊。

不过刚想到这个里,他就注意到了罗宛茹手里正拿着自己的电话,而电话不断的响着,这个时候怎么会有电话,一定是有麻烦事了。

萧云舟接上了电话:“秦萍啊,还没休息。”

“本来也就休息了,但刚才下面来了信息,说静安堂的人集结了不少,正往郊外运动。”

“静安堂的人?他们想做什么?知道他们的目标会是我们那个场子吗?”

“似乎不想是冲着我们来的。”

“那你预计他们会到什么地方?”

“好像是.......你稍等一下,我接个电话,又有消息了。”

萧云舟有点焦急的等着那面的电话,很快的,话筒里又传来了秦萍的声音:“现在可以确定,静安堂的人是往连心盟总部而去,看来没我们什么事情了,睡觉吧?”

萧云舟脑海中快速的翻腾着,连心盟总部?他们到那个地方去做什么?难道是因为吴松鹤没有同意和他们联手对付自己,他们就要对吴松鹤下手?

这个想法让萧云舟大吃一惊,他喊了一句:“等等.......”

而后他拿着电话,开始冷静的思索,不错,要是换做自己是夏守逸和叶老先生,为了防止出现意料不到的变化,最好就是征服,或者消灭掉连心盟,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没有后顾之忧的奠定静安堂和欧阳杰联盟的绝对优势,看来,夏守逸很果断的走出了这步棋。

萧云舟不敢在犹豫了,他对着电话说:“秦萍,马上集结一些好手,你也起来,我很快过去。”

“那需要不需要把罗老爷子也叫上?”

“算了,太晚了就不要打扰他,我们去就可以。”

放下了电话,萧云舟抓起了衣服,三下两下的穿好,嘴里一面给赵巧馨她们交代着:“我要出去一下,我走了你们把门窗都检查一遍,不要大意。”

赵巧馨和罗宛茹也都紧紧张张的说:“你要多注意啊。”

“恩,放心好了,我会注意的。”

出了别墅,萧云舟还没有忘记给旁边别墅的属下们安排了一下,让他们在自己没有回来之前,一定要严加警惕,如果有什么情况,及时和自己联系。

这里都安排好了,他放开速度,风驰电挚的到了秦萍哪里,那面也已经集结了十多名强手,萧云舟也不多说,带上了秦萍和身后的好几辆小车,一路往连心盟的总部而去,他只是希望,吴松鹤能够多撑一会,等到自己的增援,只要自己能赶到,以自己和吴松鹤的人马,一定是能抵御静安堂的攻击。

但萧云舟绝没有想到,吴松鹤等不住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