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六十二章:害怕

回到了公司,赵巧馨和杨韵环在办公室又对中心广场的工程情况做了一些调整,对萧云舟提议的给云鹏公司承包一些工程的事情,两人也大概的划分了一下,虽然这个提议只是一个小司机的想法,但不管是赵巧馨,还是杨韵环,她们早都不把萧云舟当成一个普通的司机了,这个男人在她们的心中,有着绝对的份量。

等这些事情安排好了,两人才准备下班回家,此时已经很晚,天色黯淡,她们到了萧云舟的办公室门口,刚要喊他走,就见萧云舟正扑在办公桌上呼呼的大睡着,好像他还在做着什么梦,傻傻的笑着。

赵巧馨和杨韵环都站住了脚,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们才能好好的仔细的看看这个扰的她们心神紊乱的男人。

好一会,赵巧馨才说:“韵环啊,我一个销售计划还没有看完,不然等我看完了在走吧?”

“你不说我还忘记了,我那也有一个外销的大项目招标标书要修改一下的。”

“行,那我们再等一会走,反正回去也没事。”

“是啊,是啊,中午吃饭太晚,现在胃里都顶着的。”杨韵环附和的说。

两个女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看起了文件。

夜更浓了,赵巧馨有些疲惫的揉揉眼,从开着的门口看向萧云舟的办公室,哪里依旧是漆黑说完,她喝一口茶,让自己振作一下,又拿出了一份资料,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了。

杨韵环肚子饿的‘咕咕’叫了好几次了,她人要比赵巧馨丰满许多,所以整个胃口当然也要好上一些,可是看看萧云舟的办公室没有动静,她咽下一口口水,让自己想象一些好吃的东西,然后笑笑,看起了资料。

萧云舟醒来的时候天色更晚了,他是被一泡尿憋醒的,看看四处,发现自己实在公司的办公室里,他吃惊不小,忙出来一瞧,还好了,杨韵环和赵巧馨的办公室灯都亮着,萧云舟嘀咕了一声:“这些女人,工作起来也不知道累。”

今天他实在有些过于疲劳,从早上到下午,几乎没有停歇的忙着,这会睡过一觉,人才慢慢的恢复了精神,他到卫生间放完水,到了赵巧馨办公室的门口,整个大楼除去保安,也只有他们三个人了,萧云舟扶着门框,说:“赵总,嗨嗨,赵总,还不回家吗?”

赵巧馨抬起头,淡淡的说:“就好了,你去喊一下杨韵环,我们下班。”

“奥,好的。”

萧云舟到了杨韵环的办公室,比起赵巧馨的冷淡来,杨韵环对萧云舟态度要好很多:“呀,云舟,你总算睡醒了,我们走吧。”

“我就是来叫你回家的,你们真能忙,都几点了,也不知道吃饭,我饿的快死了。”

“还好意思说,赵总怕打扰.......算了,算了,走吧。”

萧云舟也不是傻子,从杨韵环的隐隐约约的话中,似乎听出这两个女人之所有没有过早的离开,其实也就是为了自己,想通了这点,萧云舟不由得心头暖意绵绵,不要看着这两个女人平常对自己凶神恶煞的样子,在她们的心里,好像对自己还是不错的。

她们三人没有直接回别墅,大家都饿了,萧云舟说带她们去吃点好吃的东西。

“吃什么呢萧云舟,你先说说看。”

“不要管,反正是好吃的。”

赵巧馨和杨韵环也没有在提出异议,车就开到了夜市,这个时候的夜市还是很热闹的,到处都是人,熙熙攘攘的。

萧云舟把两个美女带到了房东张大叔开的小店,这应该只能算小摊,没有包间,没有什么装修,简简单单的一个通间里,摆着7.8张条桌,客人就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背靠背的挤坐在一起,大家也都旁若无人的说着话,大声的吆喝,快乐的欢笑。

对这样的地方,杨韵环倒还勉强能够接受,但作为弘丰集团的总裁赵巧馨,却是从小到大都没有进入过这样的地方,她最初有些惊讶,这样的环境怎么能吃的下东西?

但当她看到萧云舟一进来就两眼放光的时候,赵巧馨决定无论如何,今天自己也必须坐下来。

还好,这里的老板张大叔看上去干干净净的,他对萧云舟的到来感到欢喜异常:“小萧你来啊,还带的有朋友啊,吃点什么?”

“先来三份张大叔你拿手的甜酒鸡蛋汤圆,然后再来三份馄饨。”

“好好,你们稍坐一下,我马上做。”

张大叔到里面厨房忙活去了,赵巧馨问:“云舟,你认识他?”

“这就是我的房东啊,我们住的离这也不远。”

“那一会我们到你住的地方去看看。”

萧云舟有点尴尬的笑笑,说:“那个地方就不要去看了,过于简陋,你们去了,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免了,免了。”

赵巧馨叹口气,暗自想,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为了躲避婚姻,他可以四处流浪,过着这样简朴的生活,要按自己对他和他家族的理解,他本来应该是一个锦衣玉食的官宦子弟,难道在他心中,和自己的婚姻就那么可怕吗?

“赵总,你在想什么?”杨韵环问。

赵巧馨指指到小丹门口给她们要烤肉的萧云舟,说:“我在想这个男人,他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呢?”

杨韵环摇摇头,说:“谁都说不清楚。”

“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他了?”

“没有,没有。”

“你能欺骗自己,但欺骗不了你看他的眼神。”

“我......巧馨,你好像也不讨厌他,我看你每次对他的眼神也都迷迷蒙蒙的。”

“杨韵环,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你的问题。”

“赵巧馨,我的问题和你的问题好像是同一个问题。”

两个女人相互对视着,她们的眼中都有一种复杂,矛盾,彷徨和不安,她们也很难准确的界定,到底自己对萧云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你们在聊什么呢?来来,刚出炉的烤羊肉,吃点,吃点,这可是没有结婚的羊娃子肉。”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能吃吗?焦糊糊的?”

赵巧馨皱一下眉头。

“能吃,能吃,来来,你尝一串。”

萧云舟给赵巧馨和杨韵环一人分了几串,剩下的一些,他就老实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吃的那个爽啊,满嘴流油,赵巧馨和杨韵环本来也饿了,在看到萧云舟这个吃法,胃口陡然大增,一起吃开了。

这顿饭花钱不多,萧云舟清的客,算下来也就不到一百元,但离开的时候,赵巧馨和杨韵环都吃的很舒服,特别是赵巧馨,第一次到这样的环境吃这样的饭,对她来说,是一种奇异的经历,奇异的体验。

坐在车上,赵巧馨都有点难以置信,自己怎么会到这样的地方来,也许,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这个男人让自己放心,自己愿意和他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吧!

车在夜色中的玉寒市穿行,城市的夜晚,美丽如梦,深不可测,就像神秘丰饶的大海,夜色和霓虹灯是城市最美丽最神奇的化妆品,一切平凡的或不尽如人意的乃至不洁的丑陋的肮脏败坏的东西,都被遮掩在夜幕背后,有这样美丽如梦的夜色和灯光,人们可以毫无心理重负地进行各种各样的交易,一切关于商品、金钱、名声、快乐、梦想、爱情的东西,都可以交易,甚至可以度身定做,因为,霓虹灯给城市涂上魔幻般的胭脂。

回到了赵巧馨的别墅,还有走进大门,萧云舟突然的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和中午在中心广场感觉到的那个生冷的眼光,那个凌厉的煞气一模一样,萧云舟一下提高了自己的警觉,拿出了电话。

电话是打给旁边别墅区里哪些保镖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萧大哥,今天一切正常,没有什么情况。”

“奥,这样啊,那好吧,不过今天晚上大家幸苦一下,提高警界级别。”

“萧大哥,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难说,但提高戒备总没坏处。”

“好好,放心,我们马上调整。”

萧云舟在别墅门口打完了电话,又站了一会,不得不说,在玉寒市里,自己没有几个值得信赖的手下,并且,就算旁边别墅里的手下尽职尽责,忠诚勇敢,但他们的能力还是太差,根本无法预感到可能出现的危机,关键时刻能帮自己多少呢?

要是铁鹰大队的哪些经历过生死的伙计随便来上几个,自己都可以高枕无忧了,可惜,自己暂时不能和他们联系,不能让老爹找到自己的踪迹。

萧云舟叹口气走进了别墅,罗宛茹正在唧唧喳喳的给赵巧馨和杨韵环说着什么,看到了萧云舟进来,罗宛茹撇下了她们,蹦蹦跳跳的到了萧云舟的身边,拉这他的胳膊说:“萧大哥,萧大哥,今天你就住在这里吧?”

“又怎么了,小丫头!”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有一种很害怕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双眼睛在黑夜里窥视着我。”

萧云舟抬头看看赵巧馨和杨韵环,见着两个女人也都有些恐惧和不安的神情。

女人,不错,这才是真正的女人,她们的第六感往往比起男人更为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