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六十一章:功夫

这样的规模,这样的阵容,根本都不是现在这个已经被萧云舟威名吓破胆的大哥所能抗衡的,他脸色变了,变得发青,嘴唇也不断的哆嗦着,他的眼前出现了血星飞溅的场景。

不要看这些人对普通老百姓凶横霸道,但牛大还有剥牛的刀,在比他们更为强大的同行面前,他们一样的会害怕,会恐惧,会惊慌失措,因为那些人比他更凶残,更冷酷,更没有人性。

很快,他们这百十号人就被秦萍,罗老爷子的五六百人围在了中间。

秦萍和罗老爷子都恭恭敬敬的过来给萧云舟问了好:“云舟,你没事吧,赵总也没事吧。我们接到你的电话,立即就赶了过来。”

萧云舟淡淡的笑着,说:“没事,我正在和在各位大哥商量事情呢?”

那个刚才还气势如虹的大哥现在都快哭了:“大哥,大哥,司机大哥,我知道错了,我也是被夏守逸逼的,我和你们无冤无仇的,对不对,对不对,司机大哥,你可不要生气啊,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呵呵,我不生气啊,我说过了,我就要你的第三支腿。”

“大哥,你......你,你把我刚才说过的话当成一个屁放了好吧,我混蛋,我.......”他哀求起来,他在玉寒市也混了好多年,对秦萍,罗老爷子都是认识的,人家的实力比自己要大的多,可是就这两个脾气孤傲的人,现在见了这个司机也是恭恭敬敬的,可想而知,这个司机更是了得。

“你不是害怕了吧?我看你刚才很生猛的嘛。”

那罗老爷字也大概的知道了眼前的状况,他怪笑了两声,露出了几十年的狠辣之样,从腰间抽出了一支匕首,对着身边的几个彪形大汉说:“既然萧老弟开口了,我们自然要帮着办好这事,你们按住他,我来切腿。”

而罗老爷子的话刚一说完,他手下的几个好手一把就摁住了对方这个大哥,一个人用刀一划拉,这大哥的裤子就被割开,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罗谦道的心狠手黑也是出了名的,能在玉寒市的盘口上混迹这些年,割你一个小*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这个大哥可是浑身战抖起来了,这玩意一旦割掉,自己的生活也就算没有乐趣了,生不如死啊。

他哭了,鼻涕眼泪一大把的哭了,他也知道,现在这里唯一能救自己的就是这个司机了:“大哥,司机大哥,你绕了我吧,以后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老人家今天的救命之恩.......”

这小子苦苦的哀求着,声泪俱下,情真意切,但一点效果都没有,罗老爷子的那把雪亮的匕首已经搭在了他的下面,他都能感到一种铁器的冰冷。

秦萍也有点好奇的伸头看了一眼,看罢,秦萍眼中尽是不屑之色,嘴里嘟囔了一句:“这样的一个小牙签割了就割了,留着也没有太大的用处,你有什么好伤心的,又不是上等好货。”

她秦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割的不是她,人家那玩意大也罢,小也罢,可都是身上的肉啊。

罗老爷子一手拉长了那萎缩的厉害的玩意,另一手就要切割下去。

萧云舟总算开口了:“等一下,老爷子,我提一个条件看他能不能答应下来。”

“大哥,你说,不要说一个条件,十个,二十个都没问题的。我都答应。”这小子都快吓晕了,哭的声音也有些沙哑了,看看有点转机,赶忙抓住。

“好,既然这样说,我就说说我的条件了,从今天起,你那个什么团伙就算彻底消失,你们的生意和人手,以后都归入到‘云鹏公司’,这样的话,我可以免你一条腿。”

这大哥哪里还敢讨价还价,一叠声的答应着,说自己以后一定彻彻底底的效忠云鹏公司,生是云鹏的人,死是云鹏的鬼。

他那手下的兄弟,也是连连的点头,没人敢发出任何的异议,今天能好好的站着,已经算烧高香了,而且投到秦萍和罗老爷子,特别是这个司机大哥的手下,也不是坏事。

罗老爷子和秦萍更是心里高兴,这云鹏公司今天刚开张,就收编了一支队伍,抢占了一笔生意,这可是个好兆头啊,跳蚤的大腿也有肉,何况人家这真真实实的是有好多市场在手上的,这一下,云鹏公司的资产可又多了一两成。

不过萧云舟却没有他们这样的乐观,今天他绝不能动手,因为他已经感到在什么地方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自己,那是一种冷酷到没有一点点热量的眼睛,而另一种寒彻入骨的煞气也开始隐隐约约的,飘忽着,慢慢的侵袭着萧云舟,但这样的眼光和煞气却有无迹可寻,萧云舟试图若无其事的变换了几个角度,去寻找,还是没有找到它的根源。

但萧云舟的直觉告诉他,不会错的,自己的这种直觉救过自己很多次,也是屡试不爽的,找不到对方,只能说对方的功力深厚。

单单的功力深厚,还不能让萧云舟紧张,而他更为担心的是,对方的忍耐和冷静,或许,今天中心广场的这场闹剧,不过是对方的一个试探,对方没有因为功力深厚就骄傲狂妄,目中无人,他很小心,也很谨慎,他想要观察自己,看到自己的实力。

这种对手,才是真正可怕的对手。

所以萧云舟今天绝不能动手,既然对方很谨慎,那么自己就要借助他的心态,让他摸不清自己的实力,这样才能阻止对方不管不顾的大打出手,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

萧云舟淡然的离开了,他拉着赵巧馨和杨韵环先回公司,后面的事情就交给秦萍她们去处理,萧云舟也相信,对方在没有摸透自己的深浅之前,不会贸然的动手。

“云舟,秦萍她们很听你的话啊,你和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准备合伙做点买卖。”

“合伙做生意?你知道他们都是做什么生意的吗?纵然罗谦道是我表叔,但我还是奉劝你离他们远点。”

“谢谢赵总的提示,我明白,我有分寸。”

“不过今天确实应该感谢他们,要不是他们即时得赶到,我们肯定难以脱身,以后的工程也会阻力重重。”

“对了赵总,我提议啊,可以让云鹏公司承包一些广场的工程。”

“萧云舟,这就是你说的合伙做的生意吗?不会是他们准备给你提成吧?”

“啊,呵呵,有一点点提成,不过我想啊,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给谁做都是做,价格按市场的行情走,何况,有了他们的参与,可以更好的抵御一些对工程觊觎的团伙。”

“嗯,这倒也是,韵环啊,你怎么看?”

杨韵环坐在前面和副驾上的,回过身去,看着赵巧馨说:“我觉得可以,现在做工程是挺麻烦的,到处都有人捣乱,有了他们是能起到一定的效果,只是.......。”

“只是什么?说吧?这里也没有外人。”

“我怕不好控制他们。”

萧云舟赶忙说:“这点请放心,我可以让他们好好干活,不会惹事。”

“你就这样确定。”赵巧馨有点疑惑的问。

“我确定。”

“那成,让他们管事的尽快过来找韵环洽谈,不过先说好,我不会给什么优惠的政策。”

“好好,杨大……啊,你看我和你谈怎么样?”

“萧云舟,再叫我杀了你!”

赵巧馨别嘴一笑,哼了一声说:“要真想杀他,都至少杀了很多次了。”

杨韵环脸一红:“巧馨,你还在幸灾乐祸?你的胸他可是也看到过。”

赵巧馨也是羞红了脸,不说话了,剩下萧云舟一个人嘿嘿的笑着,杨韵环不提醒还好,这一提醒啊,萧云舟又回忆起那个早上看到的无边春色了,想想,他就偷偷的笑了。

赵巧馨和杨韵环有点尴尬,好一会,为了打破这个气氛,赵巧馨问:“云舟,问你一个事情,刚才那个家伙说要躲掉你的第三条腿,这第三条腿是什么啊?你有第三条腿?”

萧云舟很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说:“有啊,我有,是男人都有着第三条腿的。”

赵巧馨和杨韵环一起看向了萧云舟,用疑惑不解的眼光在萧云舟的身上看了足足了好几十秒的时间,摇摇头,赵巧馨问:“瞎扯,你哪有第三条腿?”

萧云舟言之凿凿的说:“有,绝对有。”

“真的,那让我们看看,奇怪了。”

“你们真要看?”

“恩,要看。”

“要看。”

两个女人异口同声的说。

萧云舟有点无可奈何的点点头:“行啊,只是现在不方便,一会到办公室看吧?”

“看一眼有什么不方便的。”

“要脱掉裤子才能看到的,这车上多窄狭.....。”

赵巧馨和杨韵环好一阵的沉默,有句话叫着‘不在沉默中消亡,就在沉默中爆发’,萧云舟迎来了一次绚丽的爆发,赵巧馨几十万元钱的坤包,现在一点都不爱惜了,毫不留情的砸在了萧云舟的头上,还不是砸一下,这一路都在砸,假如不是这凯迪拉克的隔音效果好,马路上的人一定会听到萧云舟那鬼哭狼嚎的哀求声。

(喜欢本书的读者可以加群:318607274一起来讨论,作者和看盗版的就不要进来了,免得大家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