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六十三章:寒气逼人

“云舟,现在也很晚了,要不你就留下来。”赵巧馨犹豫着说。

“是啊,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有宛茹一样的感觉。”杨韵环也说。

“好了,我们三个人决定了,那就不用和他商量了,我给他准备房间。”

“嗨嗨,我还没有说住下来。”

“你说了不算,巧馨姐,让他住上面还是住一楼?”

“那......那就住一楼吧,上面是我们三个女人住,他在上面会不方便的。”

“行,那就住客厅旁边的这间。”

罗宛茹根本都不征求萧云舟的意见,赶忙过去收拾房间了。

萧云舟实际上也是准备晚上到旁边那个别墅区住的,因为他在觉察到那股异样的煞气后,他就这样决定了,他不能让这几个女人受到伤害,在玉寒市,也只有自己是唯一能保护她们的人。

现在既然这几个女人都担忧害怕着,那自己就在这里住下吧,萧云舟没再多说什么,开始在别墅里转悠起来,他从一楼,到二楼,再到露台等等所有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都检查了一遍,这才稍微的放松了一点心情,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女人们都陆陆续续的回到了楼上,萧云舟关上了客厅的灯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这是一个20多平米的房间,很舒适,比起自己租住的小屋当然好的不是一点两点了,不管是装修,还是里面的配套设施都不错,但萧云舟却不能马上入睡,那种眼光和那种煞气没有消失。

萧云舟觉得它们飘忽着,围绕着别墅,忽远忽近,忽左忽右,有几次,萧云舟都忍住不的想要冲出去,找到这个根源,可是多年来养成的‘每临大事需冷静’,又让他按耐住自己的情绪,不急,敌不动,我不动,以逸待劳。

萧云舟坐在床上开始每天一次的练功了,有时候他甚至很厌倦这样的练习,很长时间的没有长进,让他的心态多多少少的有点变化,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有提升的空间?

然而,不管他怎么想,也不管他喜欢不喜欢,他还是每天坚持练着,这既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对未来的希望,以萧云舟现在的情况来说,他已经不在需要对技巧和速度等等练习,那些东西在这些年的真实搏杀中已经发挥到了极致,连他好几个师傅都不得不说:这小子再没什么好练的了。

萧云舟的师傅很多,也很杂,他们用个各自不同的理论和技巧在培育他,有的师傅说技巧是第一位,对内力嗤之以鼻,还有的师傅说内力是基础,有了内功便能抗击一切,而另外的几个师傅却没有什么系统的教授方式,他们都是腥风血雨中活下来的人,他们传递给萧云舟的就是没有任何技巧和内功的,最直接,也最原始的招数:快,准,狠。

最初几年萧云舟也很迷茫,他的兴趣不断的变换,一段时间喜欢内功,过上一段时间又喜欢技巧,好在他天资聪慧,能够很好的吸收这些学过的东西,但至从认识了枯木老者,两人在华山之巅,“博台”上面,对着当年赵匡胤与陈抟下棋时的残局,把酒论道,结为了忘年交之后,他就对内功的修炼有了持之以恒的坚持,因为正是这个枯木老者,传授了萧云舟‘虚灵内经’和‘红云掌’,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让萧云舟的修为登上了一个过去他想都没有想到的境界。

想到了枯木老者,萧云舟也是黯然叹息,已经好几年没有他的消息了,他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传闻,没有行踪,更没有人说起过他。

不去想他了,萧云舟深吸一口气,开始练气,这练气讲究呼吸吐纳,萧云舟采用的是腹式呼吸法,精神集中,循序渐进,萧云舟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这个境界叫做“身知”,就是“身体本身知道气的运行”的意思,再说得“武侠”一点,叫做“打通任督二脉”。

放眼华夏,能达到这个境界的也不会太多,但国外有多少达到这个水平的人?萧云舟说不全,可是在日本和印度绝对有,这一点萧云舟是亲身证明过的。

萧云舟大概练习了两个小时的样子,真气在体内循环几周,他才缓缓的长吁一口气,散去了真气,这个时候他发现,一直带给自己压力的那股煞气已经消失了。

难道他还需要继续观察自己?

萧云舟站起来,从房间到了别墅的外面,锁好门,独自在周围漫步,一双眼和一双耳朵在机敏的查询周围的一切,夜色已经很浓郁,夏夜的星空湛蓝而明净,对方确实走了,一点点残留的气息都没有,萧云舟这样的人是能感知到很多危险的,现在他心里不在烦躁,不在有那种压力感,说明对方真的离开了。

后面萧云舟的转悠完全是一种散步,晚上吃的羊肉串太多,有点顶胃,再加上办公室睡了一会,现在也不困,他在小区绕了好几圈才回到了别墅,洗洗涮涮,折腾了老长时间,这才酣然入睡。当然,假如在夜间出现什么异常的情况,他还是能够惊醒和感知,这就是内功的奥妙,自然保护,被动反击,敌强我强,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则后发先至。

这一觉睡的真他娘的舒服啊,特别是这里有空调,凉快啊,哪像在租住的小屋,经常半夜能把人热醒,所以萧云舟睡的很好,一直到天亮之后,他才又被一泡尿憋醒了,哎,这小子,经常都是靠尿醒来。

他眼睛迷糊着,半睁半闭,扶着墙匆匆忙忙的到了厕所,靠,真的有点迷糊了,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开了马桶盖子,他一面揉着眼睛,一面拉出了自己那条胖大虫来,对着马桶一阵的扫射,这可是很解气的,不过尿到半途,他有点紧张起来,怪异,太怪异了,那马桶中仅然寒气升腾,冒出了一股白烟来。

萧云舟算得上是经见过各种各样怪异场面的人,但这样的状况还是第一次遇见,他一下想到了在中心广场和昨晚上别墅外面的哪股子煞气,不好,莫非在自己睡着之后这妖孽来过别墅,也或者说,现在这股寒气是在给自己一个预兆?

想到这里,萧云舟“哎呀”一声,抓住自己身下的胖大虫,三两下装进了裤里,说声:“要遭,千万不要伤害到这三个臭女人。”

边说着话,萧云舟嘴里喊着赵巧馨她们几个人的名字,冲到了二楼,推开赵巧馨的卧室门,里面没人,而且连被子都是叠的整整齐齐的,萧云舟头上开始冒汗了,刚才他可以说睡的得迷迷糊糊的,但现在已经完全吓醒了,这几个女人要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劫,自己还有何面目在这个世上。

他快步到了杨韵环和罗宛茹的房间,情况是一样的,房间里空空如也,罗宛茹的被子倒是没有叠,而且床脚上还扔着一条蕾丝小内内,萧云舟走过去,抓起来放在鼻子边上,使劲一闻,嗯,这上面残留的罗宛茹身体上的气味还是很新鲜的,这是不是可以断定她们是在刚刚才被劫持。

萧云舟眼中射出了冷冷的光,好吧,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开始吧!

他庄重的走下了楼梯,准备再检查一遍整个别墅,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点有用的线索,别墅里死一般的寂静,但清醒过来的萧云舟猛然的停住了脚步,他眼中闪过一缕奇异而带着欣喜的光芒,因为他还是在这一片死寂中听到了几个呼吸声,不错,就在别墅里,准确的说,还是在餐厅里。

萧云舟冷笑一声,大步走进了餐厅,他的内力也提到了八成,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

他愣住了,在餐厅的餐桌旁,端端正正的坐着赵巧馨,杨韵环和罗宛茹,她们的面前放着煎蛋和稀饭,还有几盘小菜,但诡异的是,这三个女人犹如老僧入定,一动不动,连眼光都定格着,就像三座美女蜡像,没有生命,没有情感。

萧云舟缓缓的靠近了她们,他不会把她们当成死人,因为她们还有喘息,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们已经被谁点了穴位,萧云舟还不能确定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手法,他需要过去把脉一下才知道。

他的手搭在了赵巧馨的手腕上。

“你不要动我。”赵巧馨大喊了一声,移开了手臂。

萧云舟差点被她吓个半死,他呆呆的看着她:“你能说话,你没事?”

“我没事,到是你,你怎么这个样子?”

“我没事啊,我担心你们,怕你们被歹徒劫持......。”萧云舟还没说完。

罗宛茹动了一下,杨韵环也动了,但他们和赵巧馨一样,都用一种恐怖的眼神看着萧云舟,那是一种难以置信,不敢相信的眼光。

她们几乎都同时说:“萧云舟,你怎么这样?”

萧云舟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三个女人,说:“你们真没事吗?吓死我了,刚才我小便的时候,感到阴森森的,寒气逼人,深怕你们遭遇毒手。”

三个女人一起看着他。

罗宛茹大声的说:“萧云舟,你往冰箱里尿尿能不寒气逼人吗?”

杨韵环也说:“你还当着我们三个人的面尿,你一点不害羞。”

赵巧馨说:“匪夷所思,不可想象,萧云舟,今天你不用上班了,给我把冰箱清理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