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三十一章:跳舞

“嘿嘿,我就是欣赏一下。”萧云舟喃喃的说。

“哦,那现在欣赏完了吗?”

“哦,欣赏完了,那我先回去了,不过总裁啊,你这一个人,还是要多注意一点,现在小偷多,记得晚上睡觉的时候,把厨房的窗户锁死。”

说完,萧云舟有点恋恋不舍的转身准备离开了。

赵巧馨的心就像被什么挑拨了一下,一阵的温馨,一阵的涟漪,这个男人还知道关心人,可是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不然这里就有你的一个位置,这里将充满你的欢笑,而我,也会不再寂寞和伤心。

“等等,你不是想要品尝一下我的厨艺吗。”

“这,总裁的意思是说我可以留下来吃完饭走?”

“是不是很意外?我也觉得有点意外,但我现在就想做顿饭。”

“不意外,不意外,这才是待客之道嘛,总裁,弄两个荤菜吧?”

赵巧馨摇摇头,无可奈何的说:“你上世一定是野兽........我去做饭,你自己弄点喝的,冰箱有饮料,茶是没有。”

赵巧馨为萧云舟打开了客厅里的音乐,自己到了厨房,萧云舟拿出一厅饮料来,一个人坐在客厅听着悠扬的歌声,慢慢的享受着,不过没有茶,多少还是有点遗憾,他不排斥饮料,但更喜欢喝茶。

赵巧馨在厨房里忙了很长的时间,萧云舟心中暗想,赵巧馨一定是要做很多的菜吧,其实自己也就是说说而已,能吃到总裁亲手做的饭,有没有荤菜已经不重要了,他站起来,到了厨房的门口,发现赵巧馨的腰间系着一条围裙,满头的大汗,正在忙绿着。

在办公室里赵巧馨那种笨拙呆板的职业套装,会让她显得有点僵化,现在的那长裙勾勒出她身段的欣长,她身段的玲珑,萧云舟想,她很适合穿长裙,长裙很绝妙地展示了她的娇艳,她的妩媚,她的诱惑。

看到突然出现了萧云舟,赵巧馨的脸上有点紧张,有点尴尬:“你怎么到厨房来了,去去,坐外面去,马上就好。”

萧云舟不知道一向冷静的赵巧馨为什么会突然的紧张,他微笑着,靠近了赵巧馨,他的动作让赵巧馨不下不知所措起来,她不知道他为什么靠近自己,近的几乎可以闻到他身上的阳刚的汗味,可以感受到他微微的呼吸。

笑笑,萧云舟从兜里掏出了几张纸巾来,他缓缓的给赵巧馨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这个过程中赵巧馨呆呆的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该接受,还是该拒绝,她的身体僵硬着,整个大脑晕晕的。

“好了,这样就好了,不然汗水滴到菜里,味道肯定不好。”

萧云舟调侃的说了一句,转身出了厨房。

剩下赵巧馨痴痴的站了一会,才恨恨的骂了一句:“臭家伙,我还以为你是在关心我。”

只是等赵巧馨端出了她做好的饭时,萧云舟才觉得眼前一黑,这女人在厨房里忙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原来就是弄了一个蛋炒饭,天啊,早知道自己弄,说不上了七八个菜都出来了。

“就这?有什么菜吗?”

赵巧馨有些难为情的摇摇头:“厨房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鸡蛋。”

“哎,那就凑合着吃吧。”

赵巧馨有些委屈的默默端着一碗蛋炒饭吃了起来,萧云舟很快发现了这个问题,自己有点伤害人家的自尊了。

“嗨,真不错啊,你这蛋炒饭怎么做的这么好,比我妈炒的都好。”

“真的吗?”赵巧馨的眼中有了光亮。

“真的,真的。”

萧云舟本来也是饿了,三下五除二的就吃掉了自己碗里的饭,又眼巴巴的看着赵巧馨的碗。

“你不够?”

“不是,主要是太好吃了,能再给我匀一点吗?”

“但这个我已经吃过了。”

“嘿嘿,我可以不计较。”

赵巧馨脸上闪动出了欣喜,她从自己碗里又给萧云舟拨拉出了好多,眼看着萧云舟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赵巧馨心里变得软软的,柔柔的了,多好,要是当初他不逃婚,那该多好。

因为这里是郊外的山坡别墅,客厅里的落地窗让萧云舟可以由有一种瞰视感,他吃着蛋炒饭,看着窗外,感觉真好,视野开阔。

“真好,看着外面有一种征服一切的感觉。”

“男人就是男人,总是会有野心。”

她一直都在看着他,她一手放在桌上,一手托着半边脸颊,双眼亮亮地看着他,一点也不忌讳。

萧云舟吃了几口,笑了笑说:“你这么看我,看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吃了。”

赵巧馨这才移开目光,低垂下了眼帘,说:“过去没有男人来过这里。”

“奥,记得你说过你的初恋,他是什么样的人?是那个伤害你的人吗?”

“你听谁说的?”赵巧馨有点惊讶。

“听玉寒市一个朋友说的,说他辜负了你,说你为他郁郁寡欢,你告诉你啊,这样的人不值得你伤心,真的,好男人多得是。”

“你是好男人吗?”

“额,这个啊,这个还不好说,看你的标准是什么了。”

“那你自己觉得呢?”

“嘿嘿,我自己当然觉得我很好了,有责任心,又知道怜香惜玉的。”

“责任心?”赵巧馨难以琢磨的冷笑了一声,站了起来,在客厅里走动。

萧云舟不知道这有怎么踩着赵巧馨的尾巴了,让她情绪发生了变化,但他不想过度的追究这个问题,女人吗,本来就不可理喻。

好一会,赵巧馨才神情落寞的说:“喝点酒。”

她不准备征求萧云舟的意见,从酒柜里拿了一瓶酒过来,又弄来两个酒杯,倒了酒,把一杯推到萧云舟面前,举起一杯晃荡着,然后很清脆地和他磕碰了一下,便轻轻吻了一口,她那嘴唇红红的艳艳的,茶几本来就不大,她又把一只手放在桌上,身子便前倾,越发离得萧云舟近了,让他时时闻到她那很舒服,很沁心沁肺的幽香。

萧云舟暗想,自己应该离开这里,这气氛太有点暧昧了,自己的小名自己知道,自己会受不了的,这完全是在考验自己的自制能力啊。

赵巧馨说:“我以前不会自己在家里喝酒,后来,就喝了,有时,心里不高兴。当然,不是天天喝,不是没了酒就睡不着的那种酒鬼。”

“少喝一点也没有什么。”萧云舟有点干巴巴的说,他觉得自己已经有点反应了。

赵巧馨说:“是的,至少可以麻醉自己。”

说着话,赵巧馨就拿起酒瓶把萧云舟杯里的酒倒满了,萧云舟看着一大杯的酒,呲呲牙说:“别倒这么满吧?这可是不是红酒,是XO啊!”

“我会不知道吗?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

“我不是怕,是不想你喝醉,这很伤身体。”

“你的怜香惜玉又来了。”赵巧馨很不屑的说。

她又举起了酒杯,因为是坐在茶几对面的布墩上,萧云舟居高临下又看到了她的裙领里面那雪白一片,萧云舟一下紧张起来,想要移开眼光,还是被赵巧馨看见了。

她一下又喝光了杯子里的酒,站起来。

“陪我跳支舞。”

很快,一支舞曲充溢了整个客厅,光线也暗了,似乎这一切都是事先准备好的,那酒,那舞曲,那光线,仿佛她为了他的到来蓄意已久,他不可能不搂着她跳舞,她在他的支配下进退、徘徊、旋转。

她看着他的眼睛说:“你跳的很好,我觉得很随意,很放任,自己好像不是自己的,你经常跳舞吗。”

“不,很少。”

“你爱过女人吗?我说的是那种刻骨铭心的爱!”她软软的呼吸喷在他的脖颈上,让他有一种过电的感觉。

“好像还没有过。但不可否认,我喜欢女人。”

“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

说完话的赵巧馨就静静的看着萧云舟的眼睛,萧云舟的舞步乱了,踩了她一脚,赵巧馨移了移他轻托着她的那只手,试探式地搂着他的脖子,问:“可以吗?让我靠一靠。”

萧云舟示意可以似地双手扶着她的腰,她便大胆地搂住他了,把脸放在他的肩上,他便时不时地触碰到她那丰~满的胸,他们已经停了舞步,只是随着节拍轻轻地晃。舞曲依然在客厅里飘溢,赵巧馨慢慢地搂紧了他,让她的脸贴着他的脖子,让她的发拂拭他的脸,她那胸也紧贴着他,令他好一阵迷茫,萧云舟把他的手放在她的背上,虽然,还显得轻,却有了一种拥抱的意思。

赵巧馨的身子更紧地贴着他,萧云舟的手从她的背上顺着长裙的缎面不知不觉滑下去,滑到她窝陷的腰间,他意识到再往下,就是一道漂亮的弧,就是赵巧馨最多肉的地方,且是弹性十足的肉,萧云舟总是认为,女人最性感,最诱~惑人的就是这个地方。

这时候,萧云舟感到唇舌干涩,他贴着这么漂亮的女人,贴着这么软的身子,不可能没有感觉,他嗅着那熟悉的幽香,感受她的*,那感觉不可能不强烈,更让萧云舟尴尬的是,赵巧馨也感觉到了他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