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三十章:滑天下之大稽

“萧兄弟啊,不瞒你说,就在昨天,这静安堂的人又挑了我和秦萍的好几个场子,现在我们真要同仇敌忾想一个应对之策了,不然势必会被逐个消灭。”

“还有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太过嚣张了。”

秦萍也幽幽的说:“在玉寒市,夏守逸一直都很嚣张,但他有这样的资本,所以我很为你担心,现在摆在你面前的路选择不多,一个是离开玉寒市,另一个就是和我们一起对抗静安堂。”

“离开玉寒市?这我暂时到没有考虑。”

秦萍眼中亮光一闪:“那就和我们联手。”

“这个我真难以决定。”

罗老头说:“那么萧兄弟,你想好了怎么对付静安堂吗?也许以你的功夫是可以胜过周旋一阵,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一个人的力量还是有限的。”

“对,云舟啊,我和罗老板也商议好了,只要你来做我们的老大,我们就可以合作起来,一起对抗静安堂,有了你无敌的功夫,再加上我们广泛的人手,还是有一拼。”

“我实在不想参与到这样的事情之中。”

“但你也就无法回避了,夏守逸能让儿子被人白白的打残吗?”

“是啊,这肯定是不会的,看来我是躲不过,今天夏守逸还对赵巧馨展开了欺诈........”

萧云舟大概的说了说今天的情况,秦萍到还没有太紧张,但罗老头已经是忧心忡忡起来。

“这样看来,巧馨这丫头也会有麻烦了,恐怕她会受到伤害。”

“是你是说夏守逸会因为赵巧馨的拒绝而对她报复。”

“这是肯定的,我了解静安堂的手法,威逼,偷袭,恐吓到追杀,他们会无所不用其极。”

对罗老头的这个说法,秦萍也深有感触。

萧云舟慢慢的拿起了筷子,好一会,只是吃菜,不再说话了,他要认真的想想,这件事情看来自己是无法躲避了,在玉寒市自己所有认识的朋友,现在几乎都受到了静安堂夏守逸的威胁,自己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静安堂吃掉,被静安堂消灭和伤害吗?并且,这里面还有几个自己心仪的女人?

萧云舟眼中有了一种斗志昂扬,正义凛然的火光,他做出了决定,哪怕是被老爹发现自己的踪迹,自己也一定要保护着些相关的人,一定要灭掉静安堂.......。

再后来,他们的商议就变得简单了许多,从今天开始,秦萍的天河帮和罗老头的公司就合并成为一家,而这个新成立的集团中就多了一个董事长,这就是萧云舟,本来秦萍和罗老头都一致的决定在新公司里给萧云舟百分之30的股份。

萧云舟坚决的拒绝了,说等以后公司壮大,利润丰厚了再谈这个事情,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对静安堂监视和防范,对他们将要采取的行动做好预防工作,秦萍和罗老头也只好这样了,他们拗不过萧云舟,不过他们两人的称呼也就从这一刻开始有了转变,萧云舟有了一个新的头衔,那就是‘萧董’。

萧云舟自己都感到好笑,一个给人开车的司机,却在另一个公司成为了董事长,这有点滑天下之大稽。

从酒店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到上班的时候了,在快到公司大楼的地方,萧云舟看到了一个正在跪在人行道上乞讨的老头,冷漠的路人匆匆而过,哪怕是一点点怜悯的目光也不愿意施舍,如今的人心太冷了。

这时,萧云舟看到了赵巧馨,她和杨韵环从一家饭店里出来,刚好走到了这个老人的身边,气质高贵,姿态优雅的赵巧馨站住了,她蹲下身来,和乞讨的老头说了几句什么,最后从包里拿出了一些钱,递给了老头。

这老头脏兮兮的穿戴,丑陋的长相和赵巧馨形成了截然相反的对照。

萧云舟的眼中有了一种复杂的心境,今天,他知道了赵巧馨不幸的婚姻,对她除了一种最初的喜欢之外,又多了一份深深的同情,萧云舟有了一种想要安慰和保护赵巧馨的冲动,现在站在乞丐身边的赵巧馨比起平常就更美丽,更善良,更值得关爱。

萧云舟停住了脚步,一直看着赵巧馨,一种少有的,异样的,唯美的情怀在心头慢慢的荡漾起来。

下午下班之后,萧云舟要送赵巧馨回家的,上车以后,赵巧馨的情绪依然不是很好,不过比起在办公室里的时候,要稍微的好了一些,她一路给萧云舟指点着道路,小车穿过了市中心,一路向西而去。

“总裁和家人住在一起吗?”

“没有,我一个人住的。”

“一个人啊,连保姆都没有?”

“是啊,我喜欢安静。”

“那你自己做饭?”

“你怎么总是能把什么事情都和吃饭联系在一起,偶然吧,我也自己做,但更多的时候是在外面吃。”

“这样啊,那今天好像你还没吃晚饭,要不我尝尝你做饭的手艺怎么样?”

赵巧馨扭头瞥了他一眼,懒得理他,这人,整天的做梦娶媳妇,怎么就尽想好事?

这城市的外围呈现出了另外一种动人的美丽,新建的公路笔直宽阔,公路两旁是大片的热带植物,翠绿迎人,空气清甜通透,令人心旷神怡,渐渐的远处那绿树掩映下出现了散落其中的一栋栋别墅,个个造型典雅奢华,远处能还看到起伏淡远的青山。

这景致让萧云舟都感到精神一振,这里一个是玉寒市繁衍出来的富豪,显贵们精心打造的栖息地吧,这样的环境,一般人只能是欣赏和路过。

凯迪拉克在减速,并打亮了左边的转向灯,公路的左前方有一个巨大的欧式造型雕像,雕像下是一个铁艺的大门,他们的目的地到了。

车拐到大门前,车玻璃被放下来,萧云舟拿着一张卡片凌空在感应器前晃了一下,铁艺门便自动打开了,车一直的开了进去,那里面是一排排的别墅,道路两旁或公共区域的景观设施里都安装着非常先进的监控设备和警报系统,安防制度很严格,保安人员的素质和装备都是一流的,每栋别墅更是建造的牢不可破,这些有钱人在这方面是绝对的不惜重金。

在一个高档别墅的门口,车停了下来,萧云舟侧目可以看到院子里干净典雅的布置,窗口拉着淡黄色的鹅绒窗帘。

萧云舟知道这个别墅就是赵巧馨的家了,他下车帮着赵巧馨打开了车门,提着她的包,跟赵巧馨的身后,走进了别墅。

一进大门便是一盏五米高的枝型水晶吊灯,光芒璀璨,把客厅照耀的典雅高贵。

客厅的四周镶嵌着镜子和壁画,家俱大都是法国十八世纪的样式,巴洛克风格的座椅上蒙着紫红色的丝绒,典雅精致,温馨浪漫。

“包给我拿上来吧。”说完,赵巧馨自顾自的走上了楼梯。

萧云舟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只好给人家提着箱子,跟了上去,到了一个卧室的门口,赵巧馨打开门,说:“把包放进来。”

萧云舟走了进去,这是一个里装饰豪华的房间,精巧又不乏舒适,一张大床上竟然还放着一个毛茸茸的大熊猫,墙上还有一些装饰,更吸引萧云舟的是那休闲椅的扶手上还搭着一条粉红色的裤裤,看的萧云舟热血上涌,他甚至很快的就想象着这个条裤裤穿在赵巧馨身上的样子。

赵巧馨也同时发现了这个问题,一下脸色大变,囧态难抑,跑过去,一把抓起了那个裤裤,说:“你乱看什么,乱看什么?”

萧云舟叹口气说:“其实这个小内内也真不错呢?”

赵巧馨气急败坏的举起了手来,就想把裤裤扔到这个流氓的脸上,但一下又明白了,自己手里的这玩意是绝对不能乱扔的,她恨恨的说:“你先出去,出去,到客厅去。”

“这都什么人啊,又不是我哭着喊着自己要求上来的。”嘴里嘀咕着,萧云舟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回到客厅里,萧云舟开始对一楼展开了一次认真的观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突然的对赵巧馨开始关心起来了,从今天罗老头和秦萍的话中,萧云舟有了一种隐隐约约的担忧,他怕赵巧馨会受到静安堂的攻击,而很多攻击往往都会选择对方认为最安全的家里。

萧云舟看的很仔细,厨房,餐厅,客厅的大落地窗,所有的一切他都一一的检查了一遍,不得不说,这个地方是没有办法抵御真正的高手侵入和攻击的,看完一圈,萧云舟心里有了担忧。

“你在溜达什么?”

楼梯上出现了赵巧馨的身影,萧云舟只觉得眼前一亮,神啊,这哪里是人啊,简直就是天仙下凡,神女再世。

赵巧馨刚刚换过衣服,人也显得慵懒了许多,没有了在公司时候的冷峻和威严,她的美丽是全方位的,从服饰,到气质,再到身材和脸蛋,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流盼妩媚,秀挺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娇艳欲滴的唇,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肤色奇美,身材颀长,温柔绰约。

《本书正在冲新人榜,请朋友们投票支持一下,当然,打赏我会更欢迎的,呵呵呵,谢谢各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