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三十二章:她们喝酒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赵巧馨推开了萧云舟,说:“我们继续喝酒。”

“不跳舞了?”萧云舟一下从顶点滑落到了低点。

“不跳了,我累了,就想喝酒,你陪我。”

萧云舟还想接着感受这个氛围,所以找寻着借口说:“我不能喝多,我一会还要开车回去。”

“我不管,哪怕你晚上睡在沙发上,你都要陪我喝。”

萧云舟的情绪还停留在刚刚的激情澎湃中,他不明白,为什么赵巧馨要破坏刚刚营造出来的气氛?逐渐分明也感受到她一样的有了激情,他只好努力退去激荡的热度,陪着赵巧馨喝了起来。

音乐还在飘溢,灯光还那般朦胧,赵巧馨还是那么坐着,还是一只手放在餐桌上,身子前倾,然而,她却在口大口地喝酒,喝了杯里的酒再倒,且倒得满满的,便半举着酒杯,让那酒离嘴唇更近些。

萧云舟不得不说说:“别喝了。”

赵巧馨却斗气似地喝了一大口,他就伸过手来拿她的杯,她比他还快,把杯里的酒都喝了,然后,狠狠地把杯子甩到地上,只听“咣当”一声。

她有点竭斯底里的大声说:“你凭什么管我?谁都管不了我,我想喝就喝,想醉就醉!”

萧云舟没说话,慢慢把自己杯里的酒倒满了,推到她面前,说:“继续喝吧!总裁。”

赵巧馨愣了一下,突然笑起来,满脸绯红,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那笑的激荡,她说:“我是有点激动了,我们慢慢喝。你去帮我拿个杯过来。”她举起他的酒杯轻轻所抿了一口。

萧云舟走到酒橱前,从里面重新拿了一个杯过来,赵巧馨便帮他倒酒,一边倒,一边说:“男人是不是都喜欢任性,爱耍点小脾气的女人?”

萧云舟模棱两可的笑笑。

她不再说什么了,又大口大口地喝酒,她看着萧云舟有有点担忧的眼神,说:“你可以走了。”

萧云舟坐在那里没有动,他很担心她,担心他走后,她会怎么样?虽然,她看着轻松,看着仿佛还洒脱的样子,但是,他知道,她内心并不像她表现得那么洒脱,这晚,她的情绪太低落,太反复,萧云舟想,自己应该再陪她坐一坐。

“你没听到我说什么吗?”

“我刚喝了这么多的酒,还是再坐一坐。”

“那我们再喝酒。”她把两人的杯又倒满了,示意碰杯。

“不喝了吧。”

“为什么不喝?我今晚突然想把自己喝醉,你留下来就要陪我喝。”

萧云舟看了看酒瓶,也没多少了,想赵巧馨再喝了也应该没什么事,就举了杯和她碰,她却一口喝干了,说:“你也喝干了。”

再倒酒,每人就只有半小杯了。

这个时候,萧云舟已经意识到赵巧馨是肯定要醉了,同时,萧云舟还知道,自己劝不了她,只能由她醉了,但是自己不能醉,两个人都醉了,说不定就会做出什么事,自己要少喝一点,然而,赵巧馨却不放过他,每次自己喝了,都要他把杯里的也喝了,再先给他倒酒,萧云舟就不能不抢着和她喝了,好在萧云舟的酒量很大,他们一边喝,一边说着不痛不痒的话题,这酒喝得就没主题了,就有点纯粹是为了喝酒了。

她真的醉了,当她想站起来的时候,那知,还没站起来,人就倒了下来,萧云舟不得不赶快过去扶住她,因为喝了酒,她的身子越发的软,且发烫,他也喝了酒,也是热的,这一接触,那种感觉便点着似的升腾起来。

赵巧馨在挣扎着想自己上楼,她身子一蠕动,萧云舟那火便烧得更旺了。

萧云舟抱着她,她便趴在他怀里,舞动着双手打他,她哭了起来,嘴里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彻底软在他怀里,就只有呼吸声了。萧云舟摇了摇赵巧馨,见她没反应,知道她已不省人事,只得抱她回房间,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见她裙子撩起,便拉伸那裙子,掩住露出的腿。

这时候,萧云舟一点邪念也没有了,他站在床沿,看着这醉美人,看着她那泛红的脸,那起伏的曲线,心里不禁感慨万千,这么漂亮光彩照人的女人,却这般孤独无助,她需要爱,需要关心和爱护,然而,她的情郎却背叛了她。

可恶的家伙,最好不要让自己遇上。

萧云舟走进卫生间,扭了一条湿毛巾轻轻帮她擦脸。

而后,他关了房间里的灯,不想灯光刺激她的眼睛,他只亮着梳妆台的台灯,坐在梳妆台边的椅子上,也感觉到酒精在渐渐扩散,感觉到一阵阵的疲倦和困乏。

黑暗中,他摸摸她的脸,摸摸她的祼露的手臂,然后抖开一张毯子盖在她身上,他心里想,这晚,他是不会离开她的,对这样一个伤心的女人,自己应该关爱。

赵巧馨动了一下,她可能想要吐了,萧云舟端起早已放在床下的脸盆,把她扶起来,他一手托着她,也不是故意的,很随手却托着了她软的胸,且是托得满满的,那时候,他一点那种感觉也没有,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背。

她对他笑了笑,却没有吐,他便又扶着她躺下了.......。

半夜的时候,赵巧馨突然的醒了过来,她惊讶的发现,一个人正在摇晃着自己,这太恐怖了,她刚想大叫一声,这个人就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接着,她听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别叫,是我。”

她没有叫出来,不是她不想叫,而是根本没法叫,而那个贴紧自己的男人,赵巧馨也已经分辨出来了,这是萧云舟,是这个本来应该做自己丈夫的男人。

但就算两人的婚姻依然有效,也绝不能让他这样得逞。

赵巧馨再扭动一下头,挣扎身子。

“嘘!不要担心我会乱来,外面好像有点不对劲。”

赵巧馨听出了萧云舟口气很认真,她停顿了一下。

“不要大叫,我松手了。你听懂了吗?”

赵巧馨点了点头。

萧云舟果然松手了:“好像有几个人人已经进到了别墅。”

赵巧馨激灵灵的一颤:“真的吗?这会是谁?”

“假如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安逸集团的人吧。”萧云舟小声伏在赵巧馨的耳边说。

“是夏守逸的人?你怎么能确定。”

“因为我见过一个叫皇甫少华的人,也听到过他的脚步声。”

“是这个人啊。”赵巧馨的恐惧更强烈了,她听说过这个很多关于皇甫少华的故事:“那我们怎么办?报警吗?”

“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脚步身便到了卧室的门口,连赵巧馨都能听清了。

门被推开,接着,一缕电筒的光柱照射进来,在接着,门口的开关被摁动,卧室里一下亮如白昼,而三个人走了进来,这是三个面目阴冷,诡异和凶狠的人,他们一起看向了赵巧馨,露出了狞笑。

“呵呵,没有想到,玉寒市鼎鼎大名的冷美人赵巧馨也喜欢偷情啊,这是哪个小白脸呢?”

“女人吗?都是外表端庄,内心*,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住嘴。”从这三人的后面,走出了皇甫少华,他有点落寞的抬头看了看惊恐不安的赵巧馨,又看了看萧云舟,说:“赵总,不好意思啊,这早上刚见面,晚上又来打扰你了。咦,这人好像是你的司机吧?”

半夜三更的,自己的卧室突然出现这样的四个男人,而且明明知道他们是来作恶的,赵巧馨怎么能不紧张,她有点颤抖的坐了起来。

“皇甫少华,你们难道不怕王法。”

“怕,但再怕也要这样做,早上没有商议好的事情,我们现在还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赵巧馨努力的振作一下:“休想,我永远不会答应你们的要求。”

“哎,这就让我们下面的人为难了,我先下去,让我这三个弟兄和你好好谈谈,不过他们不太擅长讲道理。”

说完,皇甫少华转身就要离开。他已经查询清楚了这里的状况,别墅再也没有了外人,凭自己手下的这三个人,完全可以控制局面,至于对方的这个司机吗?嘿嘿,典型的小白脸,自己一点都没有看出他有什么能耐。

“皇甫少华,请等一等。”萧云舟说话了。

“呵呵,司机同志,你有什么建议,我洗耳恭听。”

“我想知道你们准备怎么对付我们总裁。”

皇甫少华想了想,说:“我不清楚,但以我对他们的了解啊,估计他们会轮流~奸~淫施暴,这三个人,好多次都用的这个手法,一点都没有创意。”

皇甫少华说的很随意,也很平淡,可是听在赵巧馨的耳朵里,犹如是五雷轰顶,她明白,皇甫少华没有欺骗自己,像这样的事情,在玉寒市也曾经发生过几次,但绝没有想到,今天轮到了自己。

她刚刚甚至想过他们会杀了自己,那虽然也害怕,可是比起这三人当着自己未婚夫的面奸~淫自己,那就更让赵巧馨心胆俱寒,不能,自己哪怕死都不能让他们得逞,不能让萧云舟看到自己被这些人侮辱,早知道,晚上的时候把身子交给萧云舟也好啊。

赵巧馨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堵得自己呼吸都觉得困难,她手心淌汗,脚掌头皮发麻,双腿发软,

她努力的站了起来,惨然的看着萧云舟笑了笑,一下推开了身后的窗户,一跃而起,在面对这些恶魔的时候,她只能选择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