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六十二章 当年掉进粪坑的是你?

呼……呼……

江枫喘着粗重的呼吸,心跳都开始微微有些加速了。

曾经他有过这样一个梦想,那就是能和几十个青春貌美身材一流的年轻少女,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赤身肉搏战。

然而他没想到这个梦想,如此轻易的就给实现了。而实现以后他才发现,这个愿望其实并不美好,反而是痛苦到没边了。

这些女学生,好像永远不知道累,也不知道痛一样。任凭江枫一次次把她们打到,她们又会一次次站起来。

江枫的体力被一点一滴的消耗着,到现在已经是到了精疲力尽的边缘。他看了一眼站在礼堂中间一直没有动的何楚汉,心中忍不住一阵阵发狠。

既然你他娘想我死,那老子就先杀了你。

江枫突然低吼一声,一把扛起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女学生把她扔出去,瞬间砸倒了几个人。趁着打开缺口的这一刹那,江枫猛地冲向何楚汉。

何楚汉立刻避闪开,而礼堂的这些女学生则在何楚汉避闪开的那一刹那,整个人就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地上,低声痛苦的哀嚎着。

江枫顿时明白过来,控制着这些女学生,让她们力量增大不知疲倦的,就是何楚汉。知道了这个,江枫哪里可能会放过何楚汉,他追着何楚汉闪电般踢出三脚,脚势凌厉无匹,攻击的角度也十分刁钻。

但何楚汉身手也相当不错,脚下似乎踩了一个什么步法,直接把江枫踢过来的这三脚全都给躲开了。不仅如此,何楚汉还身形一顿,反身一脚便对着江腹部横扫过来。

江枫赶紧后退一步躲开,两人一交上手,何楚汉再也没有精力去控制那些女学生。数十个女学生躺在地上痛苦的低嚎着,礼堂里就剩下江枫和何楚汉单打独斗。

相互过了几招以后,江枫其实已经明白,自己打不过何楚汉。不过他一点儿也不怂,不停的和何楚汉周旋着。

何楚汉近,他就退。何楚汉退,他又黏着他,追着他打。

突然间,江枫咬破左手在右手手心写下“赦令——雷!”然后江枫一掌拍在地上,地面有雷光闪烁,整个礼堂突然间好像空气震荡了一下。

江枫哈哈大笑,两个后空翻躲过何楚汉追过来踢出的两脚,然后故意把礼堂弄的“乒咚砰铛”的乱响。

刚才江枫利用掌心雷破除了这礼堂内的一个禁音禁制,现在他弄出的声响,外面的人肯定能听见。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响动声,然后进来看看的。届时何楚汉插翅难逃!

何楚汉明显也明白了江枫的用意,他双手结印,口中不断发出奇异的音节。那音节似乎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让江枫都感觉大脑有些昏昏沉沉。

不过看到何楚汉这样做,江枫倒也是放心了。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然后立刻舌抵上腭,深吸一口气大声喊出:“破!”

这一声,是江枫蕴含道元力发出,威力不可小觑。何楚汉猝不及防,顿时吐了一口鲜血。原本已经站起身来准备有所动作的一群女生学,此刻纷纷又瘫软在了地上,口中不断呻吟着,痛苦的哀嚎着。

何楚汉抬头瞪了江枫一眼,右手一挥,礼堂大门立刻打开。

江枫冷哼一声,“想跑?”

他右手一凝法印,身体就好像装了超大马力的发动机一般,一溜烟儿地朝着何楚汉追了过去。不过何楚汉手段也不少,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拍在自己大腿上,然后极速逃出了礼堂。

江枫穷追不舍,可是刚刚出礼堂没多久,突然就失去了何楚汉的踪迹。天眼通也没能寻找到一丝何楚汉的气息,看来他使用了气息隐匿的法门。

江枫站在原地,眼中闪过一道道冷光。他很清楚的记得,何楚汉逃跑时做过一个动作,那就是掏出一张符纸拍在自己大腿上。

对于突然让自己身体加速的法门,术法之中将其称之为“奇门遁法”。术法之中的“遁法”大约就分为“术”和“符”两种。

比如江枫平常使用的,就是“术”,叫做“迷踪幻影”。

而何楚汉刚才使用的,便是“符”,至于具体是什么名字,那得看制符之人给那符箓取的是什么名字了。不过虽然术士的“遁法”不是“术”就是“符”,但每个人的驱使法门、手法却是各不一样的。

比如江枫施展“迷踪幻影”时,会先结“清风印”减轻自己身体的重量,然后结“神行印”以便加快自己的速度。

刚才何楚汉在拿出符纸拍在大腿上时,其动作是用中指扣除符纸,食指和无名指压住符头,也就是符纸上面经常会有的那个“赦令”或者“奉令”二字。最后他会把符纸拍在自己右腿的三阳交穴上,让符纸的符力贯穿整个腿部穴位,以达到加速的目的。

这个手法,对于江枫来说一点儿也不陌生,因为他之前就见过这个手法。鲁褚薛,曾经当着他的面,用过这个手法!

作为一个术士,江枫对于这种施术手法的记忆力绝对不错出一点儿差错。他可能百分百肯定,鲁褚薛和何楚汉用的手法,是完全一样的。这证明了,他们两个人绝对有关联!

好啊,你个鲁褚薛还说我是什么暗黑术士,要和我来什么正邪不两立。结果你自己屁股才是真正的不干净,别让老子再遇到你,遇到了非得把你屎给打出来不可。

江枫口中骂骂咧咧,一路朝着楚柔云讲课的那个阶梯教室走去。至于礼堂里的那些女学生,江枫可不敢去管。管了,他该如何解释发生的这一切?

江枫一转身,整个人顿时傻眼儿了……

靠!又迷路了。

江枫左右看了看,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走,准备找人问问楚柔云上课的教室在哪儿。

不过刚走没几步,江枫突然看见了雨柔。

一个带着金丝框眼睛的男人跟在她身后,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是雨柔好像很不想听他说话,脚下速度越走越快。

江枫眼珠一转,立刻猜到发生了什么。他赶紧叫了一声:“雨柔!”

雨柔转头看向江枫,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松一口气的表情。她笑着叫了江枫一声,“江枫!”

看见雨柔露出笑容,江枫整个人顿时愣了愣。从认识雨柔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雨柔笑。平日里冷若冰霜的雨柔,在露出笑容的这一刻,真就好像是天山上万年未曾盛开的雪莲花,突然一下被一束阳光包裹着,然后一下绽放开了。

无疑,如果真的有人能够看到这样的美景,一定会觉得很幸运,很惊艳。一如此时此刻,江枫内心的感觉一般。

雨柔赶紧朝着江枫跑来,一下站在江枫旁边,伸手挽着江枫的手臂。

这几个动作雨柔做的十分自然,好像早已经做过成百上千遍了一般。

带着金丝框眼镜的男子跟着走到江枫面前,微微笑着对江枫说道:“你好,我叫萧文,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

萧文一言一语中透露着浓浓的儒雅意味儿,仿佛是个极有内涵的学者一般。江枫看了看萧文伸手过来的那右手,笑着伸手过去跟萧文的手握住,说出自己的名字:“江枫。”

“哦,江枫?好名字,江枫渔火对愁眠的‘江枫’对吧?”萧文说话间,突然手部力量一下加大。

这一股力量让江枫有些始料未及,他赶紧也加大力量去对抗。

萧文脸上不动声色,嘴角的笑意依旧显得那么儒雅,连一丝一毫的改变都没有。“不知道江枫兄弟也是在这杭大读书吗?我与雨柔从小就认识,两家是世交。雨柔平日里喜欢新鲜,挺任性的。她一个人在杭城这边读书,多亏江枫兄弟平日里的照顾了。”

说话间,萧文手部的力量在逐步增加。江枫无法开口跟他说话,因为他一开口就会泄气,手恐怕会直接被萧文捏成骨折。

江枫自知自己力量不如萧文,他想了想后,心中干脆一发狠从丹田处调了一部分狗蛋儿那妖魂珠的力量到手部。

滋……滋……突然间,肥肉放进烧红的铁锅中,所发出的“兹兹”声响起。萧文大惊,赶紧甩着江枫的手。

江枫微微一笑,把另外一只手覆盖上去,握着萧文的手道:“哎呀,萧公子真是太客气了。雨柔是我的女朋友,照顾她是应该的嘛。雨柔曾经给我说过,以前她小时候有个姓萧的朋友,没事儿去偷人家的西瓜一下掉到了粪坑里。被捞出来的时候,一边跑一边擦嘴一边打嗝还一边笑的那个人,是你吧?”

“不……不是。”一股烤肉的味道,从江枫和萧文的手里散发出来。

江枫眼睛一瞪,“什么?不是你?不可能吧……”

萧文立刻明白过来,他今天要是不承认的话,江枫是不可能放开他的手的。萧文赶紧点头,“是是是……是我,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