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六十三章 何楚汉死了?

“真香啊……”

江枫放开萧文的手后,一脸迷醉地深呼吸了一口,感叹道。

”曾经听人家说过,人肉要是被煮熟了,是酸酸臭臭的。而猪肉被煮熟了,就会有一股肉香。这肉香味,啧啧啧……“

萧文终于再也无法保持自己先前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一双细长的眼睛即便是在金丝框眼镜后面,也能感受到一道道寒光从开面放射而出。

萧文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已经烧伤脱皮,并且还长起了几个大水泡。看样子,这一双手没有个一两个月是别想好了。

他看着江枫点了点头,“好手段,萧文佩服。”

说完,萧文转身就准备走。

江枫立刻出声叫他,“诶,别急着走啊。要不咱们再聊聊,你当年掉粪坑以后,吃到的东西都是什么味道的……”

萧文背对着江枫,眼睛微微眯了眯,口中牙齿摩擦的声音“咯叽”作响。

目送着萧文离开以后,江枫扭头对雨柔问道:“他是萧家新派来的人?”

“嗯。”雨柔点头,“看来周渊是不把我推进火坑誓不罢休了。不过也没关系,爷爷的身体好了不少,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重回燕京。”

“我会抽空再去给他施几次针,帮助他快点儿好起来。”说完,江枫拿出手机找到韩震的电话,然后对雨柔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嗯。”雨柔点头。

江枫一边走,一边拨通韩震的电话。很快电话接通,江枫对韩震说道:“韩叔,麻烦你。立刻找人帮我查一查杭大心理系辅导员何楚汉的具体资料,最好是能查到他现在人在哪里。”

“行。查到了一会儿传信息给你手机。”韩震也没多问,立刻答应下来。

再说萧文这边,他一走出杭大校门口,立刻有一男一女迎了上来。男的身穿黑色皮衣,身材瘦高,颈部一条刀疤朝着胸口一路往下,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冷酷。

女的满脸妩媚,穿着迷彩裤和战术背心,外面套了一件衬衣。衬衣没扣纽扣,只是把衣角捆在腰间。背心胸前露出白晃晃的两个白球,深不见底的沟能引得人把眼珠子掉在里面。

两人见到萧文以后齐齐向他鞠躬行礼,叫了一声:“文少。”

女的发现萧文双手受了非常严重的烫伤,立刻震惊地问道:“文少,你的手……”

萧文摇头,把双手背到身后,淡淡说道:“卢刃,立刻去查江枫这个人,我要得到有关他的一切资料。嫣红,陪我去医院,然后发一封邮件给大伯,告诉他江枫会术法,萧然的死很可能跟他有关。”

“是。”

嫣红点头,心中明白萧文已经对江枫起了杀意。他虽然没有派自己和卢刃去杀这个叫江枫的,但是却暗自借了萧家的刀。

如果萧家真的确信江枫跟萧然的死有关系,那恐怕江枫必死无疑。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暗地里捅了一刀的江枫,手机突然响了一声。他打开手机信息,是韩震发来的。韩震在信息上说,他托人查到了何楚汉的住址,并且把住址发到了江枫的手机里。

江枫看过何楚汉的住址以后,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处画简单画了一个五行八卦阵,然后右手虚空画了一个“赦”字,接着低吼了一声:“起!”

陡然间,那五行八卦闪烁了一下亮光,江枫在心里默默召唤着:“小强,小强……”

很快,一道好似银丝一般的细线从五行八卦阵中慢慢地冒出来。江枫右手一指,银色丝线缠绕到他的小手指上。

他再一次看了看何楚汉家里的地址,然后立刻跑出杭大校门,一出去就在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道:“师父,我去这个地方。”江枫把何楚汉家的地址递给出租车司机看了看。

何楚汉的家在离杭大不远的一个小区内,江枫到了以后下车按照韩震给的地址找过去。小区应该是有些年头了,外墙看上去有些陈旧。尤其是坐进电梯的时候,电梯一运行就发出剧烈的抖动声,让人禁不住会怀疑,是不是下一刻这个电梯就会一下断掉缆线掉下去。

来到A7—8房间外面,江枫拿出手机对比了一下。确认韩震说的地址,就是这里。

想起何楚汉不俗的身手,江枫提前凝结了一个“迷踪幻影”的法印,然后小心翼翼地靠近房间。

可是就当江枫走到那房门口后,他发现何楚汉的房门竟然是虚掩着的,里面还有微微的响动声。江枫静心倾听了一下,确认里面有人,并且还不止一个。

他想了想,干脆把身上最后还剩下的一张“紫雷驱邪符”扣在手中,然后江枫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

当房门虚开一条缝隙以后,江枫透过那缝隙发现房屋的客厅里面并没有何楚汉的身影,只有两个年纪大约在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和老婆婆围在一个铜盆旁边,好像是在烧冥纸。

江枫眉头微微一皱,想要看看他们究竟是在给谁烧冥纸。不过恰好那灵位离是背对着门的,以江枫现目前的角度根本看不见。

江枫犹豫一下后,悄悄把扣着符纸的手背在身后,然后推门进去。

门被推开时发出“吱呀”的一声声响,那老头和老婆婆一起看向江枫。老婆婆泪眼婆娑,双目红肿,明显是哭了很多次。老头眉头紧锁,满脸愁容。虽然没有哭,但却让人感觉他心中的悲伤,比之老婆婆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头冲着江枫问道:“请问你是?”

江枫:“额,叔叔阿姨好,请问……这里是何楚汉的家吗?”

“是的。“老头点头,老婆婆问道:“你是楚汉的朋友吗?怎么在之前的葬礼上没有见过你?”

“葬礼上?”江枫微微一惊,立刻扭头看向那灵位。

果不其然,灵位上的冥照,正是何楚汉的照片。这一下江枫彻底愣神了,自己在不足一个小时的时间以前还见过他,怎么现在就死了?

不对,刚才这老婆婆说的是之前的葬礼。何楚汉如果是刚刚死,那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葬礼都办完了。

江枫忍不住问道:“请问,您二老是何楚汉的父母吗?他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

两位老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相互对望了一眼。江枫顿时反应过来,自己这样问有些唐突了。他感觉解释,”对不起了叔叔阿姨,我和楚汉是在网上认识的,我刚从国外回来,还不知道他出事了……“

“没事。”老头摇摇头,“我们是楚汉的父母,楚汉他七天以前去世的,今天是他的头七。”

何父说话时,语气显得尤为沉重。

“好好的一个人,也不缺钱,也没交女朋友,说没就没了……”何母哽咽着说到这里,突然一下就大哭了起来,何父赶紧把他搂入怀中,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着。

看到何母那模样,江枫怎么可能还怀疑何楚汉没死。

他赶紧从兜里摸出昨天韩震递给他的两千块钱,对着何父和父母鞠了一躬道:“叔叔阿姨对不起,我不该在你们面前问这些的,这里是我一点儿心意,我先告辞了。”

说着,江枫把钱放在一旁的灵位桌上,转身便准备走。

何父此刻开口道:“小伙子,你等一等。”

何父拍了拍何母,何母立刻从他怀中坐起身来,独自一人抹着眼泪。何父走到江枫身旁,指了指门口,示意江枫与他一起出去说话。

江枫点了下头,然后跟着何父一起出去。

到了屋外,何父叹息一声道:“楚汉是自杀死的,烧炭自杀。死前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一点预兆都没有。”

“那楚汉是火葬的,还是土葬的?”江枫问。

“土葬。”何父回答,“原本是准备火葬,但我老伴儿说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楚汉跟她说,希望她把自己土葬,所以我们就将他土葬了,墓地在北郊墓园。”

“知道了。”江枫点点头,对何父说道:“还请叔叔节哀顺便,我这就去看看楚汉,叔叔再见。“

”有心了。“何父点头道。

江枫坐着电梯离开,从电梯里出来以后,江枫眉头微微皱着,心中感觉到事情似乎越来越不简单了。

死了的何楚汉,托梦给他母亲希望能土葬,然后今天又突然出现,使用术法控制数十个年轻女学生,凝聚阴气灌入她们的体内。

要完成这一切,一点儿也不简单。

首先第一个,托梦。要强行进入别人的梦境,这得需要术法达到一定境界才可以,即便是江枫目前的境界,都办不到这一点。

然后是死人重生行走,还施展术法。这里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有强大的魂魄,强行霸占了何楚汉的身体,否则何楚汉绝不可能再起来行走。

其次是何楚汉施展术法的手法,居然和鲁褚薛的手法一模一样,这又是为什么?

最后就是何楚汉要这些灌满了阴气的女学生干嘛?他究竟有什么企图?

这一切的一切,让江枫感觉自己可能无意间搅合进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