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六十一章 杭大校园有诡异

作为杭大应用心理学的明星教授,楚柔云的课一向都不缺听课的人。除了应用心理学本专业的学生以外,其余还有其它院系的学生会前来旁听。当然,一部分人是冲着楚柔云在应用心理学方面的造诣而来,另外一部分人则是冲着楚柔云这绝美姿容而来。

性感教授的名头,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

当江枫和李集贤一起进阶梯教室的时候,偌大的教室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江枫和李集贤走到阶梯教室最高的地方,这才找到两个位置坐下。

坐下以后没多久,一身职业装的楚柔云走进教室。不得不说,楚柔云真的很美。哪怕是简简单单的黑色职业套裙,穿在她身上都有一种别样的婀娜多姿,性感撩人。

楚柔云一出现,江枫耳朵边立刻出现各种感叹声。

“哇……楚教授真是一天比一天漂亮啊,要是我能靠近她闻闻她身上的味道,少活一个月我也愿意啊。”

“去,要是我能亲她一下,少活十年我都肯。”

“你这算什么,要是我能……唉,还是算了,这样的女神我实在鼓不起玷污她的勇气。”

听着耳边的感叹声,李集贤忍不住不停的把目光瞟向江枫。眼神里的羡慕和嫉妒,几乎就快要变成实体字出现在他眼神里了。

对于这些讨厌,江枫并没有去留心,反而把目光死死地盯在了前面不远处,一名女学生的后颈处。

他之所以这样看着那个女学生,并不是因为那女学生漂亮,而是因为江枫在她身上感觉到了一股阴气。并且那阴气还隐约让江枫感受到一些熟悉的感觉,好像自己是在哪里接触过这阴气一般。但具体是在哪里,江枫一时间又记不太起来了。

江枫正在苦思冥想时,突然李集贤旁边的女学生伸手就煽了他一耳光,然后拿起自己的背包就走了。

江枫一脸惊讶地看着李集贤,忍不住问:“她干嘛打你啊?”

李集贤一边搓着自己的脸,一边摇头:“不知道啊,兴许是我向她表白的方式太过直接了一些吧。”

“啊?你怎么表白的?”江枫一脸怀疑,虽然才刚认识李集贤不久,但他基本上可以肯定李集贤对姑娘的表白方式指定好不到哪儿去。

李集贤没有立刻回答江枫的话,而是把手机反到了江枫面前,指了指手机上的微信好友。

“我找那妹纸要了她的微信,加上以后发现她微信昵称叫‘月亮’。我为了向她表达我的心意,就把我的微信昵称也改了。”说着,李集贤把手机递给江枫看了一眼,江枫一看顿时无语了,只是淡淡的对李集贤说了一句:“人家没有报警抓你,我觉得已经算是给你留面子了。”

李集贤这家伙,居然把他的微信昵称改成了“明亮”。这名字咋一看没什么,但仔细一观察,不就等于耍流氓吗?

人家妹纸叫“月亮”,你立刻叫“明亮”,两个昵称的区别,只不过是多了一个“日”字而已。

李集贤听完江枫的话以后一脸委屈,低声道:“大哥,小弟我刚刚失恋啊,正是内心伤痕需要疗养,感情空白需要填补的时刻。这个时候我能做的就是学习孔雀不断开屏,向周围所有妹纸发出求偶的信号,期待有那么一两个会上钩。反正缘分这种事很难说的,虽然我丑,但也可能有妹纸眼瞎啊。”

江枫听后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转而继续去观察前方那个阴气比较重的女学生。突然,那个女学生一下站了起来,然后从同排学生身后走了出去,接着从阶梯教室旁边的出了教室。

江枫正在犹豫是否跟着一起出去的时候,突然他发现教师里面还有其它几个女学生也站了起来,然后走出教室。

江枫眼中闪过一道冷光,他立刻站起身来跟着走了出去。李集贤叫了两声,“大哥,你准备去哪儿啊?听课呢。”

“你先听一下,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江枫说完便朝着教室门口走过去。

虽然阶梯教室很大,但楚柔云还是注意到了江枫走出教室。看着他匆匆离开,楚柔云心里顿时有些不悦,“我的课讲的很差吗?才听这么一点点时间就走,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

楚柔云心里会不舒服,江枫完全没有预料到。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杭大里面肯定出了不平常的事。第一个走出阶梯教室的女学生,身上阴气极重。这种情况可能是中了邪,也有可能是她生活的地方有脏东西。

但令江枫没有想到的是,紧跟着出教室的那几个女学生竟然身上也带着浓浓的阴气。而阴气的属性,和先前那个女生的属性是相差不多的。

一个有可能是巧合,但是几个一起出现,那就肯定是这所学校有问题。

江枫尾随在她们身后走出教室,刚跟了没几步,前面那个几个女学生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齐齐转身往后面看过来。不过江枫反应也是极快,在几个女学生转身的同时,他也跟着转了身。

不过即便是背对着那几个女学生,江枫也能感受到几个女学生眼神里带出的浓浓煞气。这种煞气令江枫感觉十分不爽,就好像大寒天里,有个人还往后背衣服里面扔了一坨冰块一般。

江枫往前走了几步,直到他感觉那几个女学生的注意力没有再集中在自己身上以后,他这才转身过来。不过等他回头看时,几个女学生已经不见了踪影。

江枫立刻凝结法印,口中飞速念道:“苍穹不明,浓云弊目。幽冥不明,厚土相阻。开我法眼,明辨万物!天眼——通!”

江枫念完,右手在额头上抹过,额头立刻闪过一丝亮光。霎时间,空气中数缕黑气被江枫捕捉到。江枫循着黑气,一路找过去。

终于,在社会科学院一个小礼堂外江枫发现那黑气一下断了。反倒是这个小礼堂屋顶的一个烟囱处,浓郁的黑气从烟囱口飘逸出来。那黑气其实就是阴气,如此浓郁,恐怕里面里面绝对不止一个身上带阴气的人。

江枫想了想,双手赶紧凝结法印,将全身气息收敛起来。然后他悄悄地靠近礼堂,围绕着礼堂转了一圈,却没能找到一点缝隙可以看见礼堂里面的情况。最后江枫刚才往后退了几步,抬头看了看屋顶那个烟囱。

江枫四下看了看,发现无人以后他猛地助跑几步,然后身体十分灵活地攀爬上了礼堂屋顶。如果你要问江枫为什么爬墙这么厉害,他绝对不会告诉你,这是因为当初他为了偷看寻龙宗宗主女儿洗澡,长年累月练出来的。

礼堂的烟囱只是用来做装饰用的,不过里面常年没有打扫,有不少灰尘。江枫钻进烟囱里面,将一只壁虎一般慢慢往下滑。

终于到了烟囱底部以后,江枫能够看清礼堂内的景象了。不过眼前的一切,却让他惊呆在了原地。数十个年轻女人,浑身一丝未挂,全身被抹满了鲜血。江枫虽然没能近距离去观察,但也能猜到她们身上的鲜血应该都是猫血。

猫是一种对灵魂生物十分敏感的动物,猫血更加有凝聚阴魂的功效。这数十个女人身上被猫血涂满,并且还是按照冥煞阵的阵型站立,每个人口中颂念的还是《往生经》。这一切重叠起来,使得这个小礼堂里面的阴气几乎浓郁到快要变成实质一般。

阴气被分摊在每一个女人身上,钻入她们体内。如果长此下去,她们恐怕会彻底失去神智,变成一具具行尸走肉。

《往生经》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懂,所以这一群女人前面,还有一个男人在进行导读。江枫很想看清楚这男人是谁,他让这些女人吸收这么多的阴气,究竟是想要干嘛?

就在江枫使劲调整角度时,突然那男人一下转身过来,目光凌厉直接瞪向正在壁炉里躲着的江枫。

这一下江枫总算是看清楚那男人的长相了,这人他认识,正是心理系的辅导员何楚汉!

何楚汉猛地一眼指向江枫,大声吼道:“异端!诛灭!”

江枫吓了一跳,赶紧从壁炉里跑出来。数十个女人一起围向江枫,要知道这一个个女人都是没有穿衣服的,这可要了江枫亲命了,他好意思对这些女人下手?

可是他不好意思,人家可一点不好意思的想法都没有。七八个女人一起对江枫挥出一拳,江枫躲掉了其中两拳,身体最终还是挨了两三拳。

这些女人的力量可不低,江枫有一拳被打在腹部,嘴角立刻被打得溢出了鲜血。这等伤势,基本上能抵得上一个职业军人的全力一击了。

江枫知道自己不能不还手了,不然肯定得被这些阴气灌体从而迷失心智的女人活活打死。他猛地一脚踢出去,一个女人被他踢中腹部,身体撞飞出去的同时,还一连撞倒了好几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