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五十八章 坏我好事

萧鼎仔细看了几眼江枫的资料,上面只记载了他的名字、出身年月,以及在终南山杨家坨村的户籍所在地。其余什么资料都没有。

比如过往的工作经历,情感经历,家中有哪些亲人等等。这样的资料,一点儿不像萧家办事的风格。一般来说,萧家决定派人对谁出手,一定会把他祖上八代,以及在世所有直系亲属的资料都查的清清楚楚。而江枫的资料如此简单,恰恰就让萧鼎嗅出了一丝不寻常。能够让萧家都查不到任何资料的人,那这个人无论怎么说也肯定不会是个简简单单的普通人。

并且在江枫的资料备注上,准备资料的人还备注了一个,杀害二少的最大嫌疑人。

萧鼎虽然不喜欢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短命二弟,但对他的了解还是不浅的。虽然身手稀松平常,但等闲之辈是不可能取他性命的。看照片里这个叫江枫的家伙,顶多年纪在二十一二岁左右,他竟然会是杀害萧然的最大嫌疑人?

一时间萧鼎对江枫更加感兴趣了。

他转身正准备走,突然萧家老爷子再次出声叫住了他:“等一等。你这次去杭城,除了要找到杀你二弟的凶手以外,还有两件事情需要你去做。你手里的资料上面都写了,最后几页,你自己翻翻看。”

萧鼎微微一怔,立刻翻开手中的资料。几个杀害萧然的怀疑目标资料翻过去以后,第一个出现的就是雨柔的照片。在雨柔的照片旁边,还放了一张照片。

看到那照片以后,萧鼎微微皱了皱眉,他抬头看向萧家老爷子。“萧文?萧然死了,你准备让萧文接替他去娶周家的周雨柔?”

“周通海那老匹夫老不中用,膝下只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孙女。儿子贪慕权势为他不喜,所以这个孙女就是他的心尖儿肉。现在周渊既然想要他周通海这块心尖儿肉交给我们萧家,那我们萧家为什么不顺手接下来?我倒要看看,周老匹夫的孙女进入我萧家以后,他以后是不是还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可是这萧文……”萧鼎欲言又止。

在萧家与他同辈的人里面,他最不喜欢的有两个。一是他那已经死了的弟弟萧然。二就是这个三叔家的大儿子萧文。

燕京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给他们三个人取过外号。萧鼎被人称为“狂少”,萧然被人称为“二少”,至于这萧文,则被称为“毒少”。

照片里的萧文,看上去大约二十五六岁,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显得斯斯文文。实际上,他平日里也是这一副样子。

但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那副儒雅的外表下,究竟隐藏着什么样凶狠的面目。

曾经他在英国某贵族学校读大学,一个伯爵的儿子因为和他抢女人,和他发生过一些口头上的争执。最后那个伯爵的儿子被人取了一对肾,用冰块冰镇在浴缸里。把他救出来时才发现,他那男性象征也被人阉割掉了。而那坨东西,直接被剁成了肉酱放在他旁边。

那个伯爵的儿子在醒来没多久就死了,英国的医生通过被他做检测,发现他死之前内心是极端痛苦的,甚至可以说是已经完全崩溃了。以那种状态,即便活着也会变成精神病。

当然这件事只是一个个例,萧文真正的“杰作”萧鼎还知道很多。他自己因为十六岁就进入了一个特殊的国家组织,所以也杀过不少人,但他却十分讨厌萧文那种取人性命的方式。在萧鼎看来,人与人的仇恨都只是活着的时候的事,人死了事情就到此结束。

但是萧文却十分喜欢在人死前折磨人,或者折磨的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种变/态习惯,让萧鼎尤其厌恶。

不过现在萧家老爷子发话了,萧鼎也不好说什么。他继续往后面翻,把有关萧文和雨柔的资料全部翻过去,然后便看见了上面一行大字:“西周文王墓——镇国神石。”

萧鼎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资料上面说的是杭城北区旧菜市有一块地将由嘉业集团进行改建。而那个墓下面,有七成可能是西周文王墓。

看过封神榜的人都知道,西周周文王名叫姬昌,是精通《周易》卜卦之人。在一些古籍传闻之中,有记载姬昌之所以能灭掉殷商成就霸业,乃是因为他意外获得了一块镇国神石。此石冬暖夏凉,富有灵性。如果有祸端将起,它会托梦预警。有它镇宅,可保家业富贵百世。有它镇国,可保国家繁荣昌盛。

萧鼎一看到镇国神石的介绍,立刻嗤之以鼻。他对什么看相卜卦风水玄术从来都不感兴趣,但萧家却人人对此道深信不疑,并且十分专注此道。

如今萧老爷子竟然还让自己去做盗墓贼,萧鼎心里十分抗拒。他看向萧家老爷子,刚准备说话时。萧家老爷子突然摆了摆手,说道:“去吧,早日把事情办好,回家以后我豁出这张老脸,亲自帮你去林家提亲。”

萧鼎眼睛微微眯了眯,淡淡地回应了一声:“是。”然后转身便离开了萧家老爷子的房间。

等到萧鼎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萧定山这才又慢慢闭上眼睛,手指拨动着玉珠叹息一声:“此子乃宝马良驹,可惜野性难驯,堪大用不堪大信啊。幸甚,哀甚……”

距离下古墓还有几天时间,各种准备工作都有贺雷霆和韩震的手下在操办,江枫自己反倒变得悠哉悠哉起来。用他的话说,这叫养精蓄锐。

客厅的茶室内,江枫和韩震相对而坐。韩震一脸愤怒地对江枫说道:“你还当真搞我马子啊,真的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啊?”

“切……你搞我对象的时候,咋没想过给我留面子?”江枫嗤之以鼻。

“你……”韩震气的脸都红了。

一旁的韩初雪走过来,没好气地拧了一下江枫的耳朵。“你们两个下个象棋而已,说话能不能文明一点儿。”

“咋不文明了?”江枫拿着一枚炮旁移,放在马后面。这一招“马后炮”直接让韩震没棋走了,韩震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他偷偷看向韩初雪,冲着韩初雪眨了眨眼睛。韩初雪立刻拉起江枫的手臂道:“好了,走了啦,上学去。”

“别急,先等你爸举棋认输……”

“读书要紧,读书要紧。”韩震一把将棋盘上的棋子一抹,冲着韩初雪问道:“是我叫司机送你们,还是初雪你自己开车?”

“我自己开车吧,正好去接一下蓝小云。”

“蓝小云?”江枫原本准备说说韩震下棋输了耍赖的问题,但是一听韩初雪提起“蓝小云”的名字,他注意力立刻被转移开,“小云家在北区,离这里很远的。”

韩初雪见江枫如此关心蓝小云,心里不免又有些吃味。她哼了一声,把头扭向一边。“我喜欢,我乐意去接她行不行?”

“额……那我该回答行,还是不行?”

“爸,我上课去了。”韩初雪干脆不理江枫,转身就走。

江枫立刻对着韩震挥手,“老丈人,我也走了。”

“诶诶,好,路上小心啊。诶?不对,臭小子你给我说清楚,谁是你老丈人!”韩震后知后觉,大声叫着时,江枫和韩初雪已经出了别墅大门口。

在车库取了车,韩初雪一言不发地开着车子往江山如画里面走。江枫不解地看向韩初雪:“初雪,吃醋吃糊涂了吧,出江山如画不是走这边啊?”

“谁吃你醋了,吃你醋的人是小狗。”韩初雪一脸嗔怒。

江枫嘿嘿一笑,“这话咋说的呢,我们家初雪怎么可能是小狗呢。况且小狗是怎么叫的恐怕初雪都还不知道呢。”

“你才不知道,小狗叫不就是‘汪汪汪’吗?”韩初雪刚刚把话说出口,立刻把车停了下来。她知道自己又上当了。

刚才自己“汪汪汪”不就是在学小狗叫吗。

“你……你怎么这个讨厌呢。”韩初雪恼羞成怒,举起粉拳就对着江枫的胸口一阵乱打。

江枫连忙抓住韩初雪的手,连连说道:“好了好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突然,他眼神一下变得深情起来,目光深邃的犹如浩瀚星空一般。

“初雪,如果你真的是小狗的话,那……也是我最喜欢,最爱的小狗。”

说着,江枫把头慢慢靠近韩初雪。韩初雪哪里会不明白江枫这是准备干什么。她先是一阵紧张,然后霞飞双颊,接着眼神中充满了甜蜜,然后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江枫一看韩初雪摆出这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心中激动不已。自从下山以后,自己除了亲过一个女警察以外,还从来没有好好亲过一个漂亮妹纸呢。好了好了,这次终于要大开嘴戒了。好紧张,好激动,我该用法式湿吻好,还是法式舌吻好?算了,不管了,两样一起用……

眼看着江枫的嘴就要贴上韩初雪那性感的小嘴时,突如“嘟嘟”两声车子喇叭声响起。韩初雪轻呼一声,像一只受惊了的小兔子一样红着脸躲开了。

江枫身上腾起浓浓的杀气,按下副驾驶位的车窗看出去。只见前方一脸白色奥迪的驾驶位车窗缓缓摇下,一脸性感妩媚的楚柔云从车窗里伸出脑袋来。

“江枫?怎么会是你呢。你们把车子停在路中央准备干嘛?”

“准备干杭大应用心理学的一位明星教授!”江枫咬牙切齿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