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五十七章 决定下墓

韩家的别墅,如果硬是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大气。原本在江枫的眼里,楚柔云的别墅就已经算是比较大的了,但是没有想到韩家的别墅咋一看基本是楚柔云那别墅的三倍大。

屋子前方是一片大草坪,草坪的边缘处种植了许多树木作为遮掩,隔绝了外面和草坪内的视线。只能通过大铁门能够看到正前方,一条由花岗岩石砖铺就而成的道路,连通着一排连栋别墅。那带着欧式复古的装修风格,让人感觉这别墅有几分中世纪贵族古堡的感觉。

韩初雪带着江枫来到韩家别墅大门口时,大门口站了两排佣人,大门大大敞开着。韩初雪开着电动观光车进去,两排佣人立刻对着江枫和韩初雪行礼,叫道:“小姐好,少爷好。”

“少爷?”江枫有些疑惑地看向韩初雪。韩初雪微微笑着说道:“爸说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早前管家王姨已经拿着你的照片给所有佣人看过了,以后你在这里,他们也会像对待我一样对待你的。”

江枫听后并未露出笑颜,反而摇了摇头。“没意思,叫少爷感觉听上去不舒服。”

“为什么?”韩初雪不解。

“叫姑爷感觉好听一些。”江枫嘿嘿笑道。韩初雪一听,俏脸立刻红了。她把头别向一边,低声说道:“讨厌。你这么花心,韩家才不要你这种姑爷呢。”

江枫一听顿时哈哈大笑,继续逗着害羞的韩初雪,“那向你这样说,我不花心的话,韩家就要我这姑爷咯。”

韩初雪的脸都红到了耳朵根子,她把车一停,一下从车上跳下去逃也似地跑开了,一边跑只听她一边说道:“等你真的不花心了再说。”

江枫一听,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韩初雪都下车了,江枫自然也得下车来。他刚走没两步,别墅大门一下打开。贺雷霆带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韩震带着洪军、以及杵着拐杖的洪易走过来。

贺雷霆大步流星,最先走到江枫身前。他一把握住江枫的手,表情有些激动。“江枫,你救了我一次,又救了我弟弟一次。今后你就是我贺家的大恩人,但凡你有什么需要,只要冲着我张声口,我贺雷霆一定不会推辞。”

江枫一把将贺雷霆的手甩开,撇了撇嘴道:“说这些屁话还不如请我去什么东莞体验一下什么莞式XX。”

“额……这个我这边肯定是没问题的,但问题是我真要请你去了,老韩恐怕会不乐意啊。”贺雷霆看了韩震一眼,讪笑了一声。

韩震走到江枫跟前来,看了一眼江枫的左臂后,顿时眉头皱起来。“又受伤了,伤的重不重。”没等江枫回答,韩震立刻扭头对站在不远处的一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说道:“阿琴,快打电话叫袁医生过来给少爷处理一下伤口。”

“是。”管家王念琴应了一声,立刻掏出手机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韩震拍了拍江枫的肩膀,伸手指了指别墅大门。“走,我们进去说话。关于北区菜市场的那块地,我有很多事想跟你谈。”

“行。”江枫点头,跟着韩震一起走进别墅。

到了客厅坐下,偌大的客厅里就只有江枫、韩震、洪易、洪军、贺雷霆以及贺武在。贺武进屋坐下以后也是连连对江枫表示感谢,并跟江枫互留了电话,说是以后一定要多多联络,增进感情。

韩震从茶几下面取出一张图纸扑在茶几上,将图纸摊开以后,韩震道:“这就是北区菜市场那块地的地形图。江枫说这地下面可能有一座千年古墓,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意思?”

“目前萧家对这古墓起了觊觎之心,我们唯独有的选择只有三个。一是拱手让给,二是把有古墓的消息上报给国家,由国家处理。至于三嘛,那就是我们自己下墓去把墓里的东西拿了,然后把北区这块地吊高价来卖,转手给萧家再赚他们一笔。”贺雷霆分析了一下眼下的情况。

他说完以后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目光看向江枫。江枫点了点头,说道:“贺大哥说的很对,但你说的三个选择,实际上只有一个。第一,拱手相让。这已经让不出去了,萧然为了这件事而死,王强又为了这件事进了监狱。我们和萧家的梁子已经结下,即便拱手相让也肯定无法化解这段仇怨。

第二,上交国家。以萧家的势力,我们上交国家以后,恐怕他们也有办法偷偷进墓。这跟第一条,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唯独的选择便只有第三条,并且我还有不得不下墓的理由。”

“既然这样,那咱们就下去。其余的,暂时就不讨论了。我们现在就商量一下下墓的具体计划,对于这方面我不太熟,江枫你有没有什么周详的计划?”韩震听到江枫有不得不下墓的理由,顿时做出了决定。

江枫点点头,开始说出自己一早就想好的计划。“我推算过,七天以后会有一场天狗食月,也就是月全食。那个时候是阴气最为旺盛的时刻,我们可以趁机找到古墓的聚阴地。一般从聚阴地开洞下去,会直达古墓的主墓穴。如果能从主墓穴往外进行古墓探索,那将安全很多。

在天狗食月出现前的这几天,贺大哥这边帮忙准备一点儿下墓要用的东西,稍后我会列张明细单子给你。另外就是陪我一起下墓的人选,如果洪大哥有空的话,就随我一起吧。”

“可以。”洪军刚刚点完头,贺雷霆立刻跟着说道:“我也去,活到三十几岁了,我还重来没有进过千年古墓,这次也好跟着去涨涨见识。”

“会死人的。”江枫十分认真的对贺雷霆说。贺雷霆微微一窒,然后摆了摆手,“怕什么,反正早晚都得死。能去涨涨见识,死也值了。”

“会遇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妖魔鬼怪,僵尸冤魂,恐怕都会遇到。”

“你就别吓我了,反正老子已经做了决定,这墓非下不可。”贺雷霆被江枫那淡淡的语气说的有些毛骨悚然,但这反倒激起了他的雄心,更加坚定了要下墓去看看的想法。

接下来,江枫又和韩震他们细化了一下下墓的细节,以及给洪军和贺雷霆讲讲下墓需要注意的各种事宜。洪易在一旁听完以后,突然插嘴说了一句:“其实你们下墓以后,可以在身上装一个传感器和耳机。我能用电脑帮你们记录走过的路线,从而模拟出墓里的地形,这样你们应该会安全方便很多。”

“还能这样?”江枫听后眼睛一亮,连忙点头,“具体的我也不懂,反正就按照你说的做吧,到时候可能会麻烦到你。”

“不存在麻烦。”洪易摇头。

就在江枫继续说着墓里的一些禁忌,已经自己以往下墓时经历的奇险事情时。燕京萧家大宅里面,一间充斥着沉香味道的木屋中,一名手持玉珠的老者闭着眼睛,手指一颗一颗地拨动玉珠。玉珠是由晶莹剔透的清玉打磨而成,看上去价值不菲。

但惟独含带着的瑕疵的是他玉珠表面似乎布满了许多小点,把玉珠的卖相给损坏了。但若是真正够仔细的人,打放大镜去看那玉珠,那你就会发现其实玉珠上面的小点都是一些小字,每一刻玉珠上都刻了一本佛经。一共二十八颗玉珠,上面也就刻画了二十八本佛教经典。

吱呀……伴随着门轴转动时发出的摩擦声,一名身材高挑瘦弱的男子走进屋内。男子站到老者面前,微微低头算是行过了礼,叫了一声:“爷爷。”

不知道为什么,男子不开口的时候开好,一开口他整个人便透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冷意。就好似他身上充斥着森然之气,令人莫名感觉心底生寒,莫名不适。而这样的气质,真正懂行的人会懂,这是因为这男子身上的杀气太重。

老者没有睁开眼睛,甚至连手指拨动玉珠的节奏都没有改变一下。他缓缓说道:“萧鼎,临时叫你回来究竟为何,相信你已经听你父亲说过了。你弟弟的死,你需要立刻去杭城调查清楚。找出与你弟弟死有关的人,一个不留!”

“那短命杂种死就死了,我凭什么要去为他报仇,反正我也想他死,去了杭城还不如找杀他的人出来好好喝顿酒。”萧鼎语气依旧淡漠如风雪中的无边沙漠,既冷又孤寂。

嗯?老者突然一下睁开了眼睛,他的左眼瞳孔与普通人无异,但是有眼却是青色的。老者目光尖锐无比,好似实在存在的利剑一般,令人触之伤目。

萧鼎咬着牙,一下捏紧了拳头。他瓮声瓮气地问道:“说吧,目标都有哪几个?”

老者听萧鼎这样说了以后,目光终于柔和了一些。他从身后拿出一个文件夹放在身旁的小木桌子上面。萧鼎立刻走过去,拿起那文件夹打开。文件夹上面第一个名字,赫然就是江枫……